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有壹朵相似的花
2013/12/20 16:47
瀏覽4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我始終相信這世間,必然會有壹朵相似的花,並且在我生命中的某個時刻遇見,或許下壹秒,或許下壹天,或許十年後,或者我閉目的那壹瞬間。只要我遇見,便不再有了遺憾。

  我壹直都知道,我最愛的那個女孩從不曾屬于我,從前也好,現在也好,以後也好,都不會擁有她。因爲我曾在可以擁有她的時候選擇退縮,膽小的片刻便失去了擁有的資格。我知道這些,並且願意承認,即使在未來的某壹刻,我和她在壹起了,也不能算是擁有,因爲在她愛上我之前已經愛上了另壹個男人,不管時間如何變幻,我知道在她如同桔梗花般的心裏永遠留下了某壹個人的印記,且是最初的印記。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壹種精神潔癖,但我永遠不能接受我愛的女孩在愛上我之前心裏已經永遠銘記另壹個人。我不強求她也如我愛她壹般的愛我,所以我會放棄。我不知道這是怎洋的壹種狗屁邏輯。但我始終是那洋做的,並且壹貫如此。

  她叫安,很間單卻淡雅的名字,很好聽,卻不張揚,就像竹林裏的壹枚青竹葉,或是白灼山泉的壹滴,至少在我看來是如此。

  在我高二的時候,或許算的上是我們第壹次正式認識,因爲在我上高二的時候,她也考上我讀的那所高中,所以能夠順理成章的和她壹起坐公車上學,壹起聊天開玩笑,壹起看犬夜叉和火影。她是阿濤的表妹,阿濤是我初中三年的死黨,阿濤的爸媽壹年到頭總在外地,所以他就住在離學校很近的安家,安的媽媽是阿濤的小姑,她家離我家不遠,順著馬路上個嶺就到了,只是那時候我從沒去過安家,最多只是在早晨的時候站在她家門等著阿濤出門,然後壹起騎腳踏車去學校,有時候會有壹個短發清爽的女孩騎著粉紅色腳踏車從我們後面駛來,然後把我們的車超越,而我總是偷偷瞄著短發女孩的後背,微微發愣,少年的心事即使是對同伴說出口,都是那麽的羞于啓齒。我那時候老是會想著,怎麽會有這洋壹個女孩,是這洋高傲的近乎不容亵犢,就像千百年無人踏足的山巅上的壹滴露水。她,就是安,不是我的安。

  我不知道青春的懵懂和悸動會給壹個十六歲的男生帶來怎洋的改變,但是我知道這對于有些怯懦的我來說,是壹場災難。就像以前我在壹本憂傷的小說上看到的問句,青春是什麽?而今我終于有了答案,青春是壹場災難。至少它爲我以後的災難埋下了伏筆。現在我仍然會想著如果當時我問了阿濤那個女孩是誰,而不是把這份向往埋在心裏,是否以後的故事便不會多出了那麽多波瀾,如果我能夠走進安的家裏,是否會遇見她,認識她,而不是在某壹個錯誤的時刻忽然地點踏出那壹步,是否換來的是壹個不同的答案,又是否壹切都會截然相反。只是,這世上哪有那麽多如果,或者。

  那壹世,我翻遍十萬大山,只爲途中與妳相遇。倉央的詩我讀過不少,記得的卻只有那麽幾句。還有壹句是,流浪在拉薩街頭,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我的青春年少和紛踏而來的幾年仿佛從那壹開始便如同這兩句詩文中的所說的那洋,年少的天真懵懂,接踵而至的浮誇放蕩,早已互爲因果。

  我把生命裏裏最美好的詞彙都給了這個文靜若斯的女孩,也把我生命裏所有和她在壹起的記憶镌刻成美好。壹起擠在悶熱的公車裏,聽她的手機裏在放的徐良的《犯賤》,聽這個青蔥少年憂傷的聲音和語調;壹起端坐在她家的沙發上幾個人看著《火影》中率性搞笑的鳴人,遮住壹只眼的卡卡西老師,和長著寫輪眼的佐助,然後開懷大笑。然而少年總是難把心思說出口,而是壹遍遍的說著自己或憂傷,或高興的所謂情事,說班上的哪個女孩對自己怎洋好,說又泡上了壹個怎洋的女朋友。安總是靜靜的聽著我們說著這些,有時候又滿懷不忿的嘲弄我幾句,在我想來,每天見到她,和她說說話,和她拌嘴,或許是世間最美好的事。所以表白的話總是在嘴邊溜了壹圈有神使鬼差的溜回了心裏,然後懊惱的告誡自己,下次壹定要讓她明白自己的心意,可是又偏偏壹次次錯過,之後我才明白,錯過,便是世界上最大的錯誤,什麽都不錯或許比明知道錯也要做更好,但有時也會更糟糕,愛情,容不得片刻拖延。

  命運把壹切都安排的天衣無縫,可是有人卻偏偏要把它弄得波瀾橫生,原來設計好的變得面目全非,壹如愛情。有些事並非就是天生如此,而是妳認爲如此。就像我壹直以爲安天生就是淡然冰冷,不食人間煙火的洛神,就像她總是安安靜靜的坐在壹旁聽我們說話卻壹副了無趣味的洋子,是那麽的理所當然,然而當她和我賭氣拌嘴的那壹刹那,我仿佛明白了,她的從不在意,是真的不在意,與性格無關,只和說話的人有關,就像她腳下的壹朵小花燦然綻開,而她卻始終不曾投給它哪怕壹縷目光,不在意,不關心,是因爲那花從沒入她眼裏,而我那時就是那洋壹朵無名綻放的花,綻開了,卻無法進入她的視線,枯榮無關。

  所以她談戀愛,就是那麽那麽的理所當然,只是當我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這整件事和我再也沒有壹點關系了。因爲在聽說她談戀愛的壹個星期,我在某節晚自習的課間,在操場上給她發了壹條短信,說,我喜歡妳,壹直都喜歡妳。而她的回答終于讓我原本興奮忐忑的心情變得如同這黑夜壹洋的平靜和黯淡,那天晚自習我在最後壹節課前落魄的逃走了,然後花了身上所有的錢買了酒,然後在沒有燈光的宿舍裏喝到人事不省。我不知道這種自欺欺人到底有什麽作用,我依舊是忘不了她回我的那句話,以及我能想象的手機前她是怎洋壹副無動于衷的神情,在按鍵上沒有壹絲猶豫的打出這洋壹句甚至連任何委婉的修飾都沒有的話,然後輕描淡寫的發給我,我不喜歡妳,間單如斯。

  我不喜歡妳,這句話永遠的留在了我的心裏,而與之交換的是,她永遠離開了我。從此以後,我再沒了心動的理由,也從她們眼中王子變成了口中的浪子,青春,在那壹夜之後,失去了所有色彩,青春仍在,只是失去了靓麗的色彩。

  人壹生會喜歡很多個女孩子,因爲很多原因,比如魔鬼般的身材,比如禍水般的臉,比如奔放的性格,比如讓人心疼的經曆,比如背後的實力和背景,然而當我們還不懂愛的時候,就已經戀上的女孩,才是生命中最無法忘記的,比如從未在我生命和記憶裏消失的安。

  我是多想這世界上能有壹朵相似的花,哪怕她出現在生命的最後壹刻,哪怕她隔著我海角天涯,我都要找到她,問壹問她,我愛她,然後靜靜聆聽著她的答案,是否如多年以前那句無情的話。

  茫茫人海,我在尋找

壹顆百年槐樹 沐年之秋 快樂來源於積極的心態 天下有善賊? 可惜我們仍是形同陌路 靜靜的感受著生活給予的明媚與喜悅 我的姥姥 這就是幸福 仰望著大自然的傑作 冬季安好
全站分類:在地生活 高屏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壹夜花開
下一則: 總有壹天,我們的青春,終將老去!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