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若有所思
2021/06/14 21:46
瀏覽503
迴響0
推薦29
引用0

若有所思

高塔 2021

 

數年來,有鋪必讀溫任平先生的詩,第一首讀後還想再讀的是「南洋大學」,當時,我被溫先生的超大肺活量-沉得住氣嚇一大跳。

 

嚴羽滄浪詩話謂:其用工有三:曰起結、曰句法、曰字眼。

 

在南洋理工大學的甬道/聊著歷史,一列盆栽帶著我們/

走進,前南洋大學的五臟六腑   五百二十英畝的大學校園/

搖曳生姿的相思樹/一夜之間被砍伐殆盡    二十五年校史與一萬兩千名學子/集體記憶怎可能是廢墟   殖民統治,英文至上主義/

華文教育出來的是左傾份子/新舊政府都不允許   把大學生命實體煎熬成「南洋精神」/自我激勵的話,濃縮成一句   義唱、義賣、義演、義剪,..../三輪車夫,德士司機捐出/他們一天的所得所需

   雲南園,知識份子深邃的堂廡/行政大樓成了世界文化遺產/供後人遊客瞻仰唏噓/在甬道的盡頭/站著若有所思的陳六使(南洋大學 溫任平)

 

這種ending是庖丁的善刀動作「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莊子‧養生主》,「若有所思」更將讀者帶入更大的維度。

 

後來看到溫先生的「報販出家」、「三組俳句」、「三伏天」、「延誤」、「族裔文化交流論述」、「七行試筆」以及「偶而發現」,更發現我在華文現代詩壇少見多怪的幽默感。

 

李煜的〈菩薩蠻〉:花明月暗飛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辛棄疾的清平樂·檢校山園,書所見

連雲松竹,萬事從今足。拄杖東家分社肉,白酒床頭初熟。

西風梨棗山園,兒童偷把長竿。莫遣旁人驚去,老夫靜處閒看。

辛棄疾的粉蝶兒·和趙晉臣敷文賦落花》

昨日春如,十三女兒學繡。一枝枝、不教花瘦。甚無情,便下得,雨僝風僽。向園林、鋪作地衣紅縐。

而今春似,輕薄蕩子難久。記前時、送春歸後。把春波,都釀作,一江春酎。約清愁、楊柳岸邊相候。

 

這三闕詞頗有「詩的戲劇性」著墨之處,但,我要是寫「溫詩的戲劇性」,肯定會改成「溫詩的喜劇性」。

 

以特寫鏡頭來看生命是悲劇,以遠鏡頭來看是喜劇

(Life is a tragedy when seen in close-up,

but a comedy in long-shot.”Charlie Chaplin)

 

妳原來沒看我我偶爾發現/妳原來想走左我卻走去右邊/父親辭世妳在靈堂發獃我以為妳太悲哀/母親走了妳一邊摺紙錢一邊打呵欠/我除了蹓狗下棋寫字唱歌一無可取/髮型後現代竹筒褲有十個補釘的褲袋   妳原來沒看我我偶爾發現/同時也發現妳的假睫毛與真眼袋 2020115(偶爾發現 溫任平)

 

——————/妳怎麼可能把一滴涙/初一貯在眼眶,初二懸在睫毛/初三才讓它緩緩掉落/經過臉頰,來到下巴/(遲到的飛機,遲出來的行李)/妳的雙唇,就這樣看著/涙花從藴蓄、綻開,到放棄/看著地面的塵埃,接受洗禮/是塵緣未盡,未能盡?/是所有的花,包括涙花/都必須回到孕育它的大地?/(公巴開走了,妳得叫德士)(延誤 溫任平)

 

金聖嘆說「花生米與豆腐乾同吃,有核桃味。」以前卡夫在的時候,大雅每年一會,令我念念不忘的是大桶茶配花生,溫詩的「延誤」與「偶爾發現」並看,有味。

 

「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因以蔓衍,所以窮年。」(莊子 雜篇 寓言〉,有人問卓別林的「天倪」,溫任平的天倪,我若有所思。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創作
上一則: 偶爾發現
下一則: 我畫我的夢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