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樹與藤與愛情 蕭之華
2013/09/07 19:14
瀏覽1,657
迴響2
推薦22
引用0

樹與藤與愛情 蕭之華

2013/09/07 19:02

 

樹與藤與愛情     蕭之華

 

那天,在她面前,我隨意唸了一句莊子的話:「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唸者隨意,聽者專心。她聽了,竟正色地回我:「我當然沒理由要纏著你不放,你當然也沒道理要耽心被糾纏呀!」

她心靈結構精密,反應敏銳,敏銳到有點敏感。

聽她不溫不火的淡然口氣,看她臉上有持無恐的表情,我知道我踩到了沼澤溼地的泥坑,處理不好,不是爬不起來,而是會沉沒下去。

我瞭解,她話只說了一半,另一半沒說出口,想必是:「你耽心本姑娘滯銷?省省吧!我可搶手得很!」

知道自己踩到了泥坑,雖然是偶然失足。我趕緊危機處理,向她解釋:「我不是贊同這句話,我正要批判這句話,是妳反應快了一點!」

我正在想,千百年來,莊子這句話,他說得逍遙,卻不知貽誤過多少人?沒想到,麻煩竟然無端上身。

「我幾時說過怕妳纏?我是怕妳不纏呀!我們相濡以沫,我還希望妳是螞蝗呢!是妳自己說的。」我繼續辯解。

我想起了我們第一次的親吻,車上,車停淺水灣的一處海邊。

「味道真好,你怎麼形容?」吻罷,陶醉,脈脈含情,她問我。

「相濡以沫。」我回答她。以後的每一次,她一樣問,我一樣答。

有一次,我們一起赤足涉過山間小溪,捲起褲管,手牽手,摸著石頭過河。「有螞蝗!在你腳上!」過得小溪,上了岸,她眼尖,發現我左小腿下方附了一隻螞蝗。是一隻長約三公分的小螞蝗,油光亮麗,身體半鼓,吸了半飽的血,我的血。滲血處癢了起來,我伸手撕下螞蝗,順手就想往草叢裡丟。「且慢!給我!」她突然阻止我,伸出她雪白的小手掌。「如果有來生,我正想變成螞蝗,附你身上,吸你的血!」她矜笑地說,我把螞蝗放她手掌中。螞蝗帶血,在她如雪的掌上蠕動,紅染雪地。她小心地把螞蝗放回溪中,順溪水流走。

「現在,妳想脫身也難,妳不纏我,我倒要纏妳呢!」我對她宣示。我想起了一首《客家山歌》,拉開嗓門就唱給她聽。 

 

      入山看見藤纏樹,

      出山看見樹纏藤。

      樹死藤生纏到死,

      藤死樹生死也纏!

 

聽完了山歌,她並不答話,而是偏著頭,拋媚眼,報我以她特有的,半是靦腆,半是矜持的深情微笑,羞澀地向我胸前依偎。

兩情繾綣,互相纏綿。我不便透露,接下來,我們做了甚麼?

若有人問我愛情是甚麼?我會回答,相濡以沫,螞蝗吸血,古木青藤的百年相纏。那就是愛情。

                              

                         0一三年九月七日。

                    

 

 

 

      

                         0一三年九月七日。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黑冷小姐
2019/11/07 16:37
真太完美了!她故做生氣,您逗她開懷,她願做螞蝗,您為她高歌,完美!羨慕!
凡是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會反對所有的殘酷行徑,無論這項行徑是否深植傳統,只要我們有選擇的機會,就應該避免造成其他動物受苦受害。—史懷哲
謝謝妳, 黑冷小姐!這是多年前的一篇文章,承妳如此抬愛,歡迎轉載,謝謝! 蕭之華2019/11/07 21:49回覆
1樓. Melody 心靈小棧
2013/09/08 00:30
好令人稱羨 纏綿悱惻的愛情 謝謝分享! 蕭大哥 我現在是您的"鄰居"了 來打個招呼喔!
歡迎歡迎!台灣妹子!我那「阿篤仔」洋女婿可好?十分高興遠親變近鄰! 蕭之華2013/09/08 00:4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