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窮人的冰河灣(遊阿拉斯加系列1)
2011/07/25 06:18
瀏覽2,105
迴響0
推薦181
引用0

崔西手臂峽灣(Tracy Arm Fjord)裡的索耶冰河 (Sawyer Glacier)

'

'

文: 陳華瑛       /       攝影: 陳華瑞    許武華

.

資深自然攝影家與生態報導者林心雅與李文堯夫婦最近又出了一本巨著:「冰海一葉舟」,記錄他倆以划獨木舟並露營的方式體驗阿拉斯加的冰河灣國家公園(Glacial Bay National Park)。冰河灣天荒地遠,不易造訪,更別談用如此零距離方式深入。因此這著作即使不致「絕後」,肯定是「空前」的。

這讓我想起了數年前與家人同遊阿拉斯加的往事。阿拉斯加號稱北美「碩果僅存的蠻荒之地」(The Last Frontier),北有廣漠極地,南有森木雨林 ,間雜鋪天蓋地的冰雪冰河,棕熊漫遊群鹿聚居,沿海有鯨豚倘佯水鳥翺翔,河裏有鮭魚洄游鱒魚戲水,…這樣原始的伊甸園似乎與開天闢地之初沒兩樣,深深吸引住倦怠的文明人。然而這伊甸園遙遠遼闊,如何探訪成了叫人頭疼的難題。大多數人 選擇最省事的搭郵輪方式,在欣賞阿拉斯加美景之餘,又可享受舒適豪華的住宿與美食……

很不幸,這個算盤看似打得輕鬆,結果往往不盡如意。首先,要體驗阿拉斯加一定要花一些時間腳踏「實地」的細細品味一番,郵輪在沿岸港口做蜻蜓點水般的停留,最多只能算隔靴搔癢。其次,就算沿海有許多海洋動物可以觀測,置身巨無霸的郵輪上端也只能遙遙觀望,隔閡感很重的。最後,此條航綫的最大賣點:巍峨的海潮冰河(tidewater glacial)也是同理必須遠看。郵輪龐大不適合太過接近海岸,若是碰到陰雨濃雲(機會很大)就只能霧裏看花,徒留遺憾。輪船都有一定的行程,不太可能逗留太久等待雲消霧散的。因此船公司宣傳冊子上的那座磅礴湛藍的冰川,跟你實際看到的往往差上十萬八千里。有朋友盡興而去敗興歸來,指著那圖片哇哇痛罵根本是騙人的。俗話說不能盡信書,也適用不能盡信圖片,那類美美的宣傳資訊尤其靠不住。

憑心而論,船公司也不是只顧著賺銀子,一般都會精心設計各種歌舞表演與餘興節目讓遊客樂不思蜀,更會使出渾身解數誘惑捕捉大家的味蕾,務必讓你帶個紀念品下船:身上新添的贅肉。那麽一般對贅肉怕怕的凡夫俗子,苦於郵輪之旅乏善可陳,又困於欠缺林心雅夫婦的經驗膽識與體力,該何去何從呢?數年前兩位姐姐欲陪同高齡母親前來時,我就面對這樣的難題,苦苦酌磨了好一陣,終於想出一個老少咸宜的折中辦法:直接飛到阿拉斯加州府所在地「朱諾」 悠閒遊一周。

小城朱諾依山傍水,秀麗脫俗,有服務旅人的文明設施,卻仍然可以讓你嗅到阿拉斯加那獨特的莽莽寒荒之味,是探索阿拉斯加的極佳入門。那兒夏季日照長且潮濕多雨(毛毛雨類,非傾盆大雨),野花多又美。住家也愛蒔花弄草,閑步其中像是在逛一個大花園 。走膩了,還可以搭纜車登高欣賞山頂野花,俯瞰波光嶙峋的海灣,與一艘艘泊港休憩的郵輪。小城到處是高山豀豁流水潺潺,西側有座雨林巨木聳立。然而最棒的是,離市中心20公里處有一座陸地冰河,一旁開闢了不少步道讓你健走。比較有膽的,還可以搭乘直升機空降稍北的「朱諾冰原」(Juneau Icefield)探險……

所有的這些都玩完了,我就要切入正題,談談「朱諾」附近的一顆「珍珠」:窮人的冰河灣 (A poor man’s Glacier Bay)。 顧名思義,你不必花費太多,就可以看到類似冰河灣的風光。這裏指的是「崔西手臂峽灣」(Tracy Arm Fjord),灣底有個「索耶海潮冰河」(Sawyer Glacier), 氣勢雄偉磅礴。我們初抵朱諾就檢查天氣預報,挑選了最看好的一天去遊峽灣。遊船從朱諾出發,來回只要八小時。這種小船通常載客最多百餘人,可以更接近冰壁,觀察海洋動物也貼切得多。 下圖即我們搭乘的船在做載客前的最後準備。

.

.

.

.

當日無雨但陰霾,峽灣兩側的高山仍殘留冬雪,寒氣森森,雪溶之處則飛瀑怒潮。下圖顯示一艘大油輪也跟進來了。

.

途中巧遇一棕一黑兩熊,遊客們驚喜之餘,仍能保持靜默,只有相機的喀嚓喀嚓聲不絕於耳。

.

.

.

.

.

索耶冰河在望,我們的遊船悠然靠近,大家屏息以待。

.

.

.

.

.

.

.

海中浮冰是“冰清玉潔”的最佳寫照,上面那塊大自然的冰雕繁複絢麗到了極點。海豹們選擇自己所愛,各据一方(下兩圖,遠處的那些黑點即海豹們)。船家很節制沒有太靠近,以免打擾牠們的安寧。大家只好遠遠觀賞,我們的相機力有未逮,鏡頭拉得很吃力,無法呈現特寫近照。

.

.

.

.

前面一些冰川獨照沒有他物做對比,無法凸顯它的魁梧,直至上圖中才能約略看出 遊船在它面前簡直像個小玩具。我建議若是預算許可,搭乘這類小船更過癮,那絕非大郵輪可比擬,此時此刻絕對是「越小越好」。

其實拿崔西手臂峽灣和冰河灣公園比較,有點像評比橘子與蘋果,不大適合。根據資訊,冰河灣平坦廣袤,有許多冰川流入,海洋動物豐富。惟因幅員遼闊,若不能像林心雅夫婦那樣至少花數天深入灣内探索,只是搭郵輪匆匆擦邊而過,收穫極有限。崔西手臂峽灣則相當細窄,綠波蕩漾,兩側陡壁夾立。偏愛這樣險峻氣魄的一些旅人,甚至宣稱峽灣風光比冰河灣更勝一籌呢。

.

.

下面是二姐拍的四段小影片。前文忘了提,船行到一半,有隻大翅鯨(humpback whale)現身捧場,大秀牠身若蛟龍的翻騰拍打功,還不時地噴水吐霧的。看了影片後,牠爲何以大翅為名乃不言而喻。

 

 

 

因爲在船行中拍攝,影片顯得有些晃動。遊船疾駛準備離去,二姐在跟時間競賽,抓緊為海豹們留下倩影,天色陰暗極了,下面影片因而顯得有些倉皇急迫。

 

 

.

前述那隻小船貼著冰河的情景也出現在下段影片中的尾端,說它像個小玩具一點不誇張吧。

 

 

 

 

 

途中看到的兩隻熊不知是什麽關係,牠倆之間的互動透露著親愛和諧 。黑熊沒一會兒就先上崖欲離去,棕熊仍專心挖掘,可心裏還是記掛著,稍頃即跟上去,黑熊立即轉身與牠會合沒入林中 。因光線不佳,棕熊的顔色顯不出來,在相片裏好多了。

 

 

 

.

.

.

.

.

.
.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