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鮭魚洄游百年盛況奇觀
2010/11/06 09:32
瀏覽3,354
迴響17
推薦186
引用0

紅鮭大軍原是兵分兩路,彷彿碧水中漂著兩條紅帶子,在此會師後,繼續朝左逆水推進。

.

.

文    /    攝影 : 陳華瑛

.

見面即訣別,是每次看望洄游鮭魚的必然結果,因此觀魚行總不免帶點傷感。鮭魚從大海逆河返回上游的出生地產卵、然後死亡的自然奇觀,充滿生與死的交織糾葛,神奇又神秘,因此吸引無數也長途跋涉而來的觀者。洄游是一場迢迢遠赴的生死之約,關係到鮭魚這個「種」的延續,也牽涉到「個體」基因的傳承。此一看來很抽象的「觀念」,體現在當事者身上,是一場赤裸裸你死我活的拼搏,其過程之慘烈叫人無法不動容。。

加拿大的亞當斯河(Adams River, British Columbia,Canada)在2010年的秋天有個紅鮭大洄游(Sockeye salmon run)。亞當斯河位於溫哥華的東北方向,開車5小時左右。這兒的紅鮭洄游有個四年一周期的特色,四年中有一年為超級盛會,約有兩百萬的紅鮭洄游。次年則減為三十幾萬,接下來的兩年門可羅雀。我在三年多前得到這個資訊時,剛好錯過超級盛會,不得不耐心等待,一等就將近四年,這期間只能用望穿秋水來形容。

我們這次觀魚行不像大多數人由溫哥華出發,而是從東邊遊完洛磯山脈後,穿越優厚公園(Yoho National Park)過來的。這一路青山綠水,然而我已有點心不在焉,開始惦記著紅鮭會不會碰到意外來個失約什麽的,那可怎麽好?我們大夥兒是千里迢迢來參與這個盛會的。心頭七上八下的進入觀魚公園(Roderick Haig-Brown Provincial Park, British Columbia, Canada),哇!眼前已熱鬧如市集。

.

不是假日,在這樣偏遠的山水之間,竟然出現熙來攘往的喧囂吵鬧,無異是票房保證。我們有如打了一劑強心針,迫不急待。及至親眼看到大批如約而至的紅鮭,頓時心花怒放,兩眼發直,雙腳生根。唯一的遺憾是手上的傻瓜相機表達力欠佳,完全無法展現當時的氣勢與動感。有遊人的設備高級多了,把防水相機綁在棍子一端,擱在河裏拍攝,羡煞人也。

沿河走一陣子,就看見一處水波碧透的寬河中,隱約浮現一條暗紅帶子,細看才知是百萬紅鮭大軍形成的。這紅帶子綿密迤邐浩浩蕩蕩,叫人瞠目結舌。當地旅遊局說今秋是1913年以來最盛大的一次,估計數量可能達到三千多萬。



.

.

.

.

多半時候紅鮭大軍看似歇著啥事沒做,其實牠們在凝神抗拒水流的沖刷,並伺機繼續逆流前進。圖片無法顯現那處境有多艱難:牠們光是維持停留狀況,就須使出吃奶的力;更何況在這之前,已經不吃不喝的花了21天,從太平洋岸的河口逆水而游,途中要躲避各種捕獵、陡坡激流與淺灘尖石等等,日夜兼程趕了足足四百多公里才到了這兒。可想而知此時多少已精疲力竭了,有的更是傷痕累累、皮開肉綻,甚至奄奄一息,顯示一路吃足了苦頭。在這洄游的過程中,其外觀會從原來的銀藍轉變成紅體綠冠,鮮豔奪目。

.

上圖顯示牠們貼著流勢較緩的邊緣喘口氣。歇一會兒後,有的會一股作氣、急劇擺尾往前衝刺,猶若一把紅色利刃劈波,尾端水花四濺,

.

.

很不幸,上面那魚拿捏失了準頭,反而被激流連沖帶刷轟退十幾尺。目睹牠一路翻滾倒退,張著大嘴無聲慘嚎,旁觀者都不由得「啊」的一聲為牠叫出來。那是一隻公魚,在洄游的過程公魚的嘴巴會彎拱成鐵鈎狀,裏面佈滿利齒,模樣猙獰,背部也比雌魚高拱的多,這些轉變都是為了吸引異性、並利於拼奪打鬥。

噢!總算有幸運的魚來到水流比較平和的淺灘一角,此時多半是成雙捉對了,

.

.

一雙雙愛侶開始卿卿我我比鰭悠游、妙曼起舞。下兩圖裡,左側那隻公魚隨俟一旁,亦步亦趨,不僅猙獰利齒不顯,眼神甚至透露幾分柔情蜜意。

.

.

.

.

此時雌魚會側身拍打河底的細沙與鵝卵石,做成一個小凹洞再下卵,公魚隨即執行讓魚卵受精的職責,之後雌魚會攪和沙石覆蓋其上,為孩子過冬並成功孵化盡最後一臂之力。至此這對父母已累癱了,還有餘力的話他倆會反復同一過程,直至咽下最後一口氣。此時有任何「第三者」出現都意味著麻煩,

.

.

公魚常得和企圖橫刀奪愛者拼鬥奮戰,有回一隻公魚張著大口咬住對方背部不放,足足有好幾秒沒動靜,我擔心他是不是累癱了已無餘力撤回大嘴?大家驚得目瞪口呆,等回過神來舉起相機,已錯失良機、空留遺憾。雌魚有時也會為了捍衛下卵點而驅趕入侵者。

蠟燭終於燃盡,沙場已橫屍遍地,然剩餘的紅鮭大軍仍前撲後繼不息。

.

.

唉!我為那未能及時受精並被掩埋的魚卵嘆息,也為曾經身懷牠們、歷盡千辛萬苦卻功虧一簣的母魚扼腕。謎樣的鮭魚,他們如何知道自己來自何方,又是什麽樣的機制驅使他們義無反顧的回鄉孕育下一代呢?他們若知道四千個受精卵裏,只有一個能成長、進入汪洋大海再洄游,還會認爲這一切值得嗎?

 

相關閱讀:

鮭魚洄游的阻礙之一是棕熊的捕獵, 三年前我有機會去阿拉斯加的卡特麥國家公園觀賞此一奇觀。那兒的鮭魚也是紅鮭,只是當時尚未變色而已。有興趣者請參閲我那時發表的四篇相關遊記:

阿拉斯加終極之旅(一) 觀賞棕熊的鮭魚大宴

阿拉斯加終極之旅(二) 單親熊媽媽+熊寶寶

阿拉斯加終極之旅(三) 觀熊遊客形形色色

阿拉斯加終極之旅(四) 熊與公園之間的點點滴滴

 

至於今秋亞當斯河的紅鮭洄游, youtube.com上有幾個不錯的小影片: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7) :
17樓. 雲大少爺
2020/03/28 23:52
真是奇觀

為了繁衍後代激烈戰鬥

當鮭魚真不容易XD

 

16樓. 盹龜雞~ 竹圍淡水 自行車健行步道
2010/11/25 00:40
清淺的亞當河
卻有滿滿的鮭魚群, 鼓足力氣一而再 , 再而三的跳躍逆行, 行進再行進, 去完成謎樣的使命.  這首豔麗的生命謳歌 ,  真令人動容.

才看到國家地理雜誌放映斑馬在遷移時,一隻母斑馬可能支撐不住死了,小斑馬一直嘗試要把媽媽叫起來,不肯隨著馬群走。這時斑馬爸爸(小斑馬是只認媽,不認爸的)居然留下來陪了四五小時,禿鷹降臨,小斑馬才終於隨著爸爸走。這種呵護下一代的犧牲真是感人。

Chen Mimi2010/11/25 05:04回覆
15樓. 黃彥琳~~不要驚惶!
2010/11/14 03:32
鮭魚過馬路

給妳看一段鮭魚過馬路的影片,

口憐返鄉的鮭魚遇見奪命狗……

http://www.nownews.com/2010/11/06/91-2661469.htm


感謝你的資訊,大大開了我的眼界。沒想到洄游鮭魚的阻力還包括水災+“可愛”的家狗。真是命運多桀,旅途坎坷。可憐的鮭魚啊。 Chen Mimi2010/11/14 10:12回覆
14樓. Reed
2010/11/10 03:34
鮭魚返鄉~到死方休?!
若身臨其境,相信絕對會更震憾!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
另一種春蠶到到死絲方盡。 Chen Mimi2010/11/10 03:46回覆
13樓. Sharon
2010/11/10 02:21
Salute to the Sockeye Salmon
It's an amazing way to survive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for Sockeye salmons. I only saw a few last time I went, you were lucky to see so many this time, what a trip. Thanks again for sharing your wonderful trip with us
的確,我們很幸運。真感恩。 Chen Mimi2010/11/10 03:55回覆
12樓. * 六月 *
2010/11/09 16:49
鮭魚返鄉

鮭魚是種令人驚嘆連連的魚族,

有人形容「鮭魚返鄉」悲壯若史詩。

沒錯,若能描寫出這小小身軀如何在21天裏不吃喝的逆水四百多公里,絕對精彩若史詩。 Chen Mimi2010/11/10 03:54回覆
11樓. 天涯孤鴻 (我兒)
2010/11/09 09:57
宿命

神奇又讓人好傷心

生命爲什麽還是這樣???

他們以“數量”為延續的本能,的確叫人驚心。 Chen Mimi2010/11/09 11:28回覆
10樓. 金紡車
2010/11/08 21:53
實在太精彩了
圖文並茂,猶如身歷其境,看完後,不禁深深感動...

你若身臨其境絕對會更感動。

Chen Mimi2010/11/09 05:16回覆
9樓. 酸柳丁
2010/11/07 22:14
既精彩又感動
好精彩及細膩情感於其中的敘述,讓我對鮭魚那洄游的意志力
,有著一股深深的感動在其中。
洄游鮭魚能觸動觀者的心弦,這也是爲何當地每年此時舉辦一個向紅鮭致敬的歡迎會:Solute to the Sockeye Festival.
Chen Mimi2010/11/08 02:11回覆
8樓. 竹子
2010/11/07 17:20
又見鮭魚

真難得看到鮭魚洄游產卵的畫面和詳細的敘述!

謝謝Chen Mimi 的精彩分享!

拍攝動態的魚原就不容易,加上波紋與反射,更是難上加難。幸好紅鮭顔色醒目。當時也有一些國王鮭魚(Chinook Salmon)夾在其中,只是通體烏黑,在相片中根本顯不出來。

Chen Mimi2010/11/08 02: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