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加州海岸之旅 (下):驚奇連連
2015/09/21 06:42
瀏覽1,708
迴響4
推薦167
引用0

左圖是灰鯨母子(gray whales), 右圖乃大翅鯨(座頭鯨 / 駝背鯨  humpback whales),兩隻大鯨都正在噴水

 

 

文  /  攝影 : 陳華瑛 

 

在小徑上與山貓(bobcat)不期而遇

 

我剛走出一片林子就被眼前一幕震住了。那…那是…四周突然風止樹靜、時間凝結,我大氣也不敢喘一口。前面不到20幾公尺的小徑上,不就立著貓女兒的親戚:一隻貨真價實的山貓嗎?我倆四目相接,竟然不覺得錯愕陌生,彷彿咱們前世就相知相善,今生各自走過千山萬水,就是爲了能在這一刹那在這處山道上重逢,可以輕聲問候一下:「嗨!別來無恙?今生開心嗎?」牠似乎在説:「嘿!還不錯。妳呢?」

 

 

我愣了幾秒,方才回過神來,暗罵自己糊塗,此刻還不拿出相機更待何時?錯過這天賜良機可要遺憾終生了。我用超慢方式取出相機,生怕大動作會嚇跑牠,可又怕耽擱過久牠不耐煩溜了。心頭因矛盾糾結而撲通狂跳,手指緊張得近乎顫抖不聽使喚。趕快深深吸口氣鎭定了些,方才喀嚓喀嚓地連按快門。出乎意料的,他沒被嚇跑,反而滿不在乎地低頭玩弄著手下的不知啥東西,偶而才再抬頭望望我。照了十幾張之後,提到喉頭的心慢慢鬆下來,有閒爲先生祈禱了,希望他也有同樣的好運。

就在這當兒後面傳來腳步聲,夾著哇啦哇啦的嚷嚷:不要走太快嘛!前面馬上有個岔口別弄錯了…山貓縱身一躍,沒入及膝的亂草中。我依依目送那矯健的背影,默默祝福著 「一路好走呀!」。

這隻山貓的家園位在山明水秀的《安竹莫雷拉公園》裡(Andrew Molera State Park 下圖)。還沒離開我就已經決定要再快快回來了。

 

 

園裡這條沿著海岸的步道(Bluffs  Trail上圖)提供了絕佳的視覺饗宴,藍的藍、綠的綠,風和日麗。除了那隻山貓,半途還看到一幕精彩鏡頭:有隻黃色蜥蜴死咬住另一隻略紅的不放(下左圖看得到兩個頭,下右圖則可見兩個身子)。跟我們狹路相逢後,黃蜥蜴並不撒腿逃命,仍舊不棄不餒地拽著紅色的走,歪歪趔趔拐七扭八地。下下圖中可見被咬著的紅蜥蜴半睜半閉著眼,看不出是不是有無耐的痛苦。這到底是生死博鬪?還是打情駡俏?我毫無概念,有待高人指點。

 

 

 

 

此公園位在大瑟溪(Big  Sur  River)的入海處,有不少水禽在附近逗留。這群肥碩的加拿大雁鵝(Canada  Geese)大概已成了加州永久居民,不再長途跋涉地來回奔波了。下圖是第一次見到的一群灰褐色、似鴨似鵝的禽類,不知叫啥?

 

 

 

 

大瑟鎮一帶不僅野生動物多,野花也亮麗。上下兩圖中是一片耐旱的ice plant (冰葉日中花?),美艷絕倫。很欣賞那個木柵門,上面彷彿是一位娥娜女體仰臥著的雕塑(下圖中間:頭右腿左),可靠近一看,不過是一截枯樹枝,真是化腐朽爲神奇、簡單卻富創意。

 

 

 

鳥瞰藍海的懸崖上開出大朵大朵的蓮花似的植物(石蓮 echeveria?),花瓣肥厚多汁,艷紅與雪白相間極盡絢麗奪目之能事。下圖是中加海岸的地標景觀:必可絲碧橋(Bixby Bridge)

 

 

網路照片

 

上面的網路照片因從橋的東北角拍攝,有比較完整的全景。此橋跟胡佛水壩一樣,也是在經濟大蕭條的時候建的(1931-32)。由於橋景優美壯濶,經常出現在電影、電視影集、廣告片、歌曲與郵票中,動作冒險電子遊戲Grand Theft Auto V中的Cassidy Creek也以它爲藍本。

 

 

大瑟鎮的南緣有顆珍珠:朱莉亞州立公園(上下兩圖)。有一方80英尺長的瀑布注入藍得醉人的海灣(上圖綠箭頭指處,McWay Falls, Julia Pfeiffer Burns State Park)。

 

 

 

大瑟鎮北邊有個自然保留區(Point  Lobos State Natural Reserve)也是遍佈風光明媚的步道。我們選擇在北岸步道( North Shore Trail 上圖)漫步,從北向南走到海獅觀景點(下三圖),遙聽海獅嗷嗷吼叫。

 

 

上圖是遠景,其左側的特寫在下方,右側的特寫在下下圖。

 

 

 

這一路看到不少飛禽,譬如:

 

鸕鶿(cormorant上圖)霸佔了海岸邊的木架,大咧咧的群聚築巢、安家立命起來。下圖是加州的褐色鵜鶘。

 

 

 

上面的野火雞羽色亮麗。下左是蒼鷺(blue  heron),下右是杓鷸(Curlew)

 

 

 

白嘴潛鳥 (Loon上圖)蠻希奇的,脖子上好像圍了一串真珠項鍊似的。不知何故中文稱白嘴,此處看不出來。

 

 

上面是一種鸊鷉(grebe),有雙红眼,取鏡時因背光無法顯示。此鳥很羅曼蒂克,求偶期間會雙雙曼妙起舞,因而受到瞩目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bRrxw-H6xA)。

 

這一路與野生動物和美景相逢,可説驚奇驚艷連連。沒想到的是最後那天,還有更「大」的驚奇等著我們。當日一早起程返家,沒多久看到路旁有個鳥瞰大海的泊車處,一對年輕男女各自拿著大炮相機對著懸崖下的海面瞭望。我們下車請教有啥可看的?女士説有隻大翅鯨 (humpback whale)正遊過來。遠處還有幾隻灰鯨(gray whales )朝這兒行進,估計15分鐘後會抵達。

我倆不敢相信這樣的好運竟會從天而降:有北遷阿拉斯加的鯨魚正要路過,又巧逢高人指點!倆人心花怒放,千謝萬謝後,忙找了個視角寛廣的懸岩坐定,守海待鯨。

 

 

 

果然稍頃大翅鯨(上兩圖)現身。那對巨大的白色胸鰭是其商標,在水裡時而呈現淡藍色。返家後檢視所有的攝像,發現也有側身拱背的鏡頭(上圖),無怪牠們也稱駝背鯨。公鯨以會唱歌聞名,一唱可連續十幾二十分鐘,甚至長達24小時也有。牠們沒有聲帶,是把空氣逼過鼻腔出聲的(可説是吹鼻哨?像人吹口哨那様?)。有趣的是北太平洋的大翅鯨唱的歌類似,北大西洋的鯨唱的又是另一樣,其差異有若人類發展出方言似的。

大翅鯨還有個叫人稱奇的絕活:「氣泡網」 捕獵法(bubble nets),即一群鯨魚在獵物魚群下方圍圈打轉,齊向上噴氣,吹出千百萬的水泡。群魚突然被一片亮花花的氣泡包圍住,彷彿陷入迷魂陣,一時慌了手腳(或是慌了鰭與尾?),本能地推擠簇擁在一起,形成一個大魚球(超大號魚丸子?)。大翅鯨此刻才大嘴一張往上疾竄,千百的魚兒輕易就進口了。

 

 

大翅鯨才走,好幾隻海豚就跟上來(上圖),小個子身手特靈活,才按了兩次快門就沒影沒蹤了。

然後是灰鯨駕到,一個灰鯨媽媽帶著超可愛的小寶寶游來,叫人感動地涙眼溋框。灰鯨命運坎坷,大西洋的鯨群於300年前因人類大量獵殺而被趕盡殺絕。在西太平洋(靠亞洲一側)剩不到300隻。還好東太平洋一側尚興旺,約有26000隻。牠們於秋季從白令海一帶出發,沿著北美海岸遷徙到墨西哥的下加利福利亞半島(Baja California)附近繁殖生育。春天母鯨再帶著幼鯨北返。這一趟來回可長達16000至22000公里,在每年遠途遷徙的哺乳動物中,灰鯨含蓋的距離最長,類似人類馬拉松的冠軍。

 

灰鯨很特別,沒有背鰭,但頂上有兩個噴氣孔。

 

看到上圖中有隻小鳥在上方飛翔嗎?

 

 

上面的幼鯨緊貼著媽媽亦步亦趨。母鯨悉心護航,刻意放緩了速度牽就幼兒,洋溢舔犢情深的溫馨。  很欣赏那付有棱有角、對稱有致的大尾巴,有若巨形蝴蝶在水中遨游。灰鯨與大翅鯨都是哺乳動物中的巨無霸,兩者成鯨可達15、16公尺長, 36頓重。以前曾經搭乘賞鯨遊船去瞻仰,可因爲船矮,只能側看鯨魚,水面反光很强,變成霧裡看花。此刻我們在幾十尺的懸崖上向下俯瞰,嚐到居高臨下的美妙,而且一切得來全不費工夫。

這短短四天精彩之至。中加海岸的確是個美麗的世界,不僅風光如畫,野生動物尤其豐富,譲我們驚艷連連,值得一來再來。

.

.

.

.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4) :
4樓. 水 羚
2015/09/29 02:20
拍的好美

美國是動物的天堂

在那兒的動物

無論飼養或野生都很生活的快樂

水羚拍攝於新加坡

的確,美國地大又開發得晚,地廣人稀,加上有保育觀念,山野河湖之處常常可以看到不少野生動物,是愛好大自然者的福氣。 Chen Mimi2015/09/29 09:53回覆
3樓. 花面
2015/09/26 23:46
看到這些景觀熟悉的照片,

感謝我有幸住在這裡。圖中的“石蓮”的拉丁文, 根據收集的專家說是“Dudleya", 

這位專家堅持我來更正。 抱歉。

下次再來此地遊覽時,告訴我一聲。我願當個業餘”導遊“。

祝中秋快樂。

謝謝您的指正。我查了一下 Dudleya的中文叫仙女杯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894736110184069620.html?fr=iks&word=%BE%B0%CC%EC%BF%C6%CF%C9%C5%AE%B1%AD%CA%F4%CD%BC%C6%D7&ie=gbk

,好奇怪有趣的名字,而且有100個種與亞種。自然界真是多彩多姿。

Chen Mimi2015/09/27 11:30回覆
2樓. 一畝桑田
2015/09/26 16:42
驚豔

這樣的旅程讓旅人驚豔,

這樣的遊記讓賞文者驚豔。


謝謝鼓勵。格友的欣賞是我努力不懈的推動力。 Chen Mimi2015/09/27 08:32回覆
1樓. 天涯孤鴻 - 秋意
2015/09/24 00:26
精彩絕倫

真是精彩絕倫的一篇

那一段山貓相遇,是巧合,是幸運

拍攝動物飛鳥,機會往往稍縱即逝,我常常失望錯過

能看到如此多的動物,陸地,天上,水中,真是因緣際會

有人説“自從數位相機發明後人人都可以做攝影家”。我以前反應不夠快,錯失許多良機。慢慢地累積一些歷練,加上數位相機無需記掛浪费底片的問题,養成了有機會就連按快門,再不濟也能撿到幾張差强人意的作品,娱人也自娱。

Chen Mimi2015/09/25 01:0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