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疫情中南加奼紫嫣紅開遍
2020/05/10 05:10
瀏覽2,130
迴響13
推薦135
引用0

 

彩虹之上的S形的天梯可引導你走入另片似錦繁花…

 

 

 

文:陳華瑛   /   攝影:陳華瑛   胡澤銘

 

今春武漢肺炎疫情席捲全球,世界各國紛紛封城鎖國。老百姓受令居家防疫,絕大部分的經濟活動勒令停擺。於是人類彷彿打了一個大大的盹,竟讓地球得到意外喘息的機會,處處出現蓬勃生機。短短兩三個月之內全球空氣品質大大好轉,以前隱身在霧霾裡的都會城鎮如今從衛星上俯瞰可一覽無遺,種種景觀變得清晰明了。

據說旅遊勝地威尼斯的運河也清澈見底,可看到魚兒水中悠游。最驚人、最不可思議的是:印度那條曾是全世界污染最嚴重的「恆河」也乾淨到可以直接飲用的程度,是往日備受困擾的當局夢寐以求的奇蹟 。看起來地球是不需要人的,人類的進化與繁殖力簡直是它的噩夢。

然而長期封鎖致使眾多人口的生計陷入困境。譬如印度在封城鎖國之初就有窮人抗議說:我的家人完全靠我打工糊口。我一天不打工,全家馬上就要餓肚子;我們可能還沒染病就會先餓死了。更何況印度的貧民窟擁擠不堪,待在家裏跟外出沒兩樣,室內屋外都擠得摩肩擦踵,而且也缺乏乾淨的用水。

然而有乾淨用水也應付不了如今「勤洗手」的宣導。眾人在水龍頭底下嘩啦嘩啦地猛沖猛洗,對多處水源趨近枯竭的地域無異是雪上加霜(或火上澆油?)。於是又有朋友傳來一則洗手新法:把手打濕後,將肥皂抹上並揉搓出泡沫,然後等20秒才沖洗乾淨即可。這種以浸在肥皂泡沫裡20秒的殺菌方法不但效率高,也不會太費水。

此外,就算居家隔離有空間行得通,長時間的社交隔離也會悶出抑鬱症、神經病來。年輕人尤其耐不住,久久不出門透氣或訪友肯定會憋死。因此疫情中謠傳滿天飛,似真似假:譬如西班牙禁止老百姓外出,除非遛狗。於是眾多鄰居想法借用有狗的來遛,輪流把狗遛得累癱倒地。又說西班牙(怎麼都是西班牙?)當局把空拍機裝扮成鬼模鬼樣在街上漂浮,追趕夜遊聚會的人。更匪夷所思的謠言是:蘇俄政府在夜裏放獅子到街上嚇逗留不歸的人…

最近朋友還傳來一楨畫:名畫裡的蒙娜麗莎竟變成披頭散髮的瘋婆子。我笑不出來,如今的我也好不到哪裡去。圖方便我一向留著打薄的短髮。短髮的問題是每個月都得修剪。很不幸三月中我正要跟美髮師定約,就接到居家防疫令。這一拖轉眼又是兩個月,頂上早已沒形走樣了。沒法子我只好自己拿剪子動手。一番掙扎下來,鏡中的成果慘不忍睹。上超市買菜時我只好既戴口罩,也罩上一頂寬邊大帽,務必把自己遮掩得密密實實。

不過在這捕風捉影、草木皆兵、不知所終日子裡,我還是有些盼頭的。盼啥子呢?每年冬季我會殷殷祈禱下雨。雨水既能解除南加的乾旱,又有野花可觀賞。今年初下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雨,燃起我的希望。不幸二月竟然滴雨未落,又讓吾心陷入憂谷。哪知三月居然又降了一兩場雨。剛進入四月更是很不尋常地又淅瀝淅瀝起來,稍後竟變成稀罕的滂沱大雨。南加的高山谷地正巧到了由綠轉黃的當兒,得到即時滋潤,趕緊回頭二度穿上綠油油的時裝。而野花更是隨地亂冒。那麼眾人矚目的罌粟花呢?聽說不同的野花對甘霖的時機是有講究的。所以我的心仍然吊在半空中。

去年南加出現超級野花秀,洛杉磯北邊的羚羊谷加州罌粟花保留地大放異彩,我特地寫了一篇專文報導(請參考南加2019超級野花秀:彩虹之上)。今年不敢奢望該盛況會重現,但是大自然的脾氣是很難捉摸的,沒人說得定。我不時去保留區的網站查看其網路攝影機 / 監視器,發現花情越來越樂觀,鏡頭中的氣勢似乎要追上去年的超級秀了。我那期盼之心原本僅是支小火苗,亦隨之熊熊燃燒起來。不料就在這節骨眼上,該網站宣布因應疫情暫時關閉保留區。這盆冷水澆得我火熄心寒透。

可是我不甘心呀!怎麼辦呢?偷溜進去是不可能的,網路監視器讓現場一覽無遺。而且聽說現時犯罪率大降,執法人員閒著無事,就跑去公園或海灘景區抓違規的登山或衝浪者等等。

眼看保留區的花海日日在擴張版圖,顏色也從桔黃變成桔紅,我只能乾著急。後來突然想通了,進不了保留區也可以到羚羊谷周遭賞花呀。先生老批評我會鑽入「曾為滄海難為水」的牛角尖,忽略了「天涯何處無芳草(野花)」的灑脫。我們在許多旅途中不就常常出現「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驚喜?

於是跟先生選了個風不大的日子(4月22日)興沖沖地上路了。到了羚羊谷果然有幾處頗具規模的似錦繁花 。返家後繼續上網追蹤花情,發現野花竟愈演愈烈。不到一週(4月28日)我們再度踏上征途,果然目睹空前盛況,叫我倆也心花怒放。

 



上圖裡的小路鑲滿了小白花(下圖為特寫)。兩側坡地有幾抹紫紅色是貓頭鷹苜蓿(Owl’s Clover)。二十多年前這一帶遍地都是,近年來不多見了。

 

 

 

 

 驚喜今年的貓頭鷹苜蓿還有點規模,我特為紅豔豔的「她」多拍了幾個留影。標題裡的「奼紫嫣紅」對「她」來講是最貼切的寫照。

 

 

 

上圖裡罌粟花(poppy)與沙漠雛菊(Desert Dandelion)密密交織似錦緞。這是登山友胡澤銘的傑作。我們在對面的花海裡大逛特逛時常常遙望到這片花海(即下圖遠方左側山麓的那一抹黃+桔)。我當時吃著碗裡,望著鍋裡,心中惦記著遠方的「她」放不下來。然而我知道那片花海看似不遠,其實也不近,而且要開上土石路才到得了;而且那處坡地太平坦缺乏變化…,說來說去真正的難處是我們的時間有限,必須有所取捨。因此特感謝胡兄傳來此玉照,稍稍彌補了我的遺珠之憾。

 

 

 

漸漸走入如夢似幻的世界裡了。來此觀花累積了近三十年的經驗,至今仍然回回為之驚奇驚艷,目眩神迷。

 

 

大地在此展現出它最原始、最純淨的魅力。如詩如畫的視覺饗宴靜靜地撫慰觀花者的心靈,疫情塵囂漸行漸遠,終至雲消霧散 。

 

 

花海繽紛絢麗、浩浩蕩蕩,莫非伊甸園在人間的版本?

 

 

 

遠方幾個凹陷的山麓谷地不但蓄滿顏色,而且四處漫漫地潑灑流溢。十幾二十年前南加有個冬雨連綿不斷的聖嬰年。那年春天罌粟花季從三月底一路持續到六月中,讓我倆疲於奔命。一次我們遙遙望到這兒山腳流淌著一窪一漥的桔紅色,不顧有響尾蛇藏身的危險,一路高抬腳在綿密的野草叢中穿梭跋涉過去。到了眼前那震撼感終生難忘。從此這裡就成了我倆的私密景點。暗自猜想這一帶應屬私人牧地,故而從未向他人透露。

 

 

 

很難得看到萬「桔」叢中一點「黃」(上圖偏右下),我來了個下面的大特寫,逆光中兩者都是豔麗灼灼四射。絕大多數的罌粟花是桔紅色,但是偶而會出現一兩個異數怪胎,泛出澄澄金黃的色澤。

 

 

 

 

上圖是站立拍攝的,下兩圖是蹲下來的角度,您喜歡哪一種?

 

 

 

三小時後我們轉往罌粟花保留區一帶。看到保留區大門深鎖,內裏杳無人煙。從路邊可以遙望到裡面花海已經走向尾聲,顏色萎頓呆滯。我痛惜那絕色兀自花開花落無人與共,跟一年前的喧囂熱鬧有天壤之別。繁花或美人最經不起似水流年,正呼應了「牡丹亭」說的: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殘垣(此地是「都付與荒山野草」?)。哎!我不免也要長嘆一聲:良辰美景奈何為病毒所誤。

幸好它附近的坡地有花海正如火如荼地展開 (文首第一張)。稍後我們右轉Munz Ranch Rd往Elizabeth Lake南走,不到一哩就看到右側群山染桔。爬上有點陡斜的坡路來到峰頂, 只見一山紅似一山。山頭的野花不若山麓谷底的密集,但是另有一種氣象萬千的莽蕩遼闊 (下面數圖)。大自然時時有驚人的手筆,不由得人不感歎佩服。

 

 

 

 

 

有片坡地遍佈簇簇魯冰花。不知何故以前常見的魯冰花近年來也很少露面了。我特地拍了幾個留影。如同前面的紫紅色貓頭鷹苜蓿一樣,這些藍紫的魯冰花獨自出現時都相當嬌豔動人。然而只要夾雜在罌粟花之間立刻顯得黯淡失色。沒法子,罌粟花的色彩太搶眼奪目,總會把一旁其他的美色都壓下去。

加州罌粟花千嬌百媚、裊娜娉婷。看似嬌滴滴,卻能在春風起舞時,敢於天候嚴酷的荒山漠地設宴餉客,擺出鋪天蓋地的絢爛繽紛,令赴宴者無不意亂情迷、如醉如癡。難怪「她」會讓加州奉上「州花」的后冠。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加州風情+野花
下一則: 解憂鬱金香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3) :
13樓. 雲大少爺
2020/05/19 23:15

罌粟花~是我的最愛

 

聽說臭氧層的大破洞也因此修補了不少

可見只要讓地球短短休養生息~暖化將大大減緩

這次疫情~希望能讓人們意識到這個問題

 

真是每朵烏雲都鑲著一條銀邊。希望人們意識到地球暖化的問題時地球還有救。 Chen Mimi2020/05/20 05:31回覆
12樓. 黃彥琳~~不要驚惶!
2020/05/18 11:39

滿山遍野的罌粟花,

美艷絕倫,數大真美!崇拜

謝謝分享


乾旱荒地缺乏植被,正好給春花大展身手的機會。這正是沙漠的魅力:平常看似枯焦,碰到適當時機來個大驚艷。 Chen Mimi2020/05/18 22:26回覆
11樓. 茉上盛開 ✿ 泉
2020/05/17 21:58

無論是站立拍攝或是蹲下的角度都很漂亮!

橘色系的花海我感覺好像比較少見?  真美~

的確,一般來說黃的、白的、紫色系的野花比較多。像這樣豔麗若火焰的桔色,又鋪天蓋地的野花非常稀少,我們能親眼目睹此盛況是非常幸運。 Chen Mimi2020/05/18 04:54回覆
10樓. 老牛
2020/05/15 22:49

上帝的調色盤

美極了

真的,大自然的奇觀是人類無法模仿的。 Chen Mimi2020/05/16 02:43回覆
9樓. 陳正華 牧師
2020/05/13 06:24

謝謝您分享美麗的罌粟花,讓我想起曾經在北加州居住的那十多年。

記得每年春未暖,我已去山野中等候一小朵火焰般的橘紅...

Poppies(罌粟)好像是加州的州花,對嗎?

非常感謝來訪。沒錯,它正是加州州花,所以也叫做加州罌粟花California Poppy。從網上資訊得知,北加州也有很多野花,有幾處很出名的花團錦簇的野花熱點。希望未來有機會與運氣瞻仰一番。 Chen Mimi2020/05/14 01:18回覆
8樓. Charles Lin
2020/05/12 16:39
大山大景,好美,比起花展的局部美,更是大塊假我以美景。
的確,體驗過野花這樣連綿遼闊的大氣大魄後,一般人驚艷的大片栽種的花田總讓我覺得太人工呆板了。 Chen Mimi2020/05/12 21:52回覆
7樓. 甜水窩蜂鳥
2020/05/12 00:38

野花紅似火,就是這樣!!!

好美,謝謝捕捉世界之美.


這就是罌粟花的魅力,大片的桔紅仿若燃燒的熱情,會融化觀者的心。 Chen Mimi2020/05/12 02:35回覆
6樓. Sir Norton 當我們泡在一起
2020/05/11 11:29
這世界級的豪猷壯景,火焰奔騰且紅雲放肆,氣勢如虹令深深感動,南北加之間福地寶山。❤️❤️❤️

您們不僅盡收盛景於眼簾,也實況轉播並加料大放送,報章登載使心下奇癢往探,以前路過此處苦不逢花時。👍👍👍
欣賞到鋪天蓋地的野花是可遇不可求的。除非天外飛來好運,一般只有住在附近,勤於搜集情報並親自探查才有可能。此外,有些精彩的野花點且不在大馬路旁,還真得累積多年的經驗+不怕跋涉勞頓才可能看到。 Chen Mimi2020/05/12 02:31回覆
5樓. nothing special
2020/05/11 09:36
能出去走走賞花看山,真是幸福。
我從3/16/2020居家上班,城沒封人倒是被禁足不出戶至今。
在家工作並不偷懶,比上班還認真。我連窗前的連翹花開報春都沒見著,除了睡覺外眼睛盯著電腦螢幕(一個不夠,還得加上2nd terminal,眼睛近視+老花全都加重),每年的tulip花季就這樣錯過了。(我都是到密西根的荷蘭村去看那大片大片的鬱金香花園看花的。)
我們可是同病相憐了。如今我在電腦前待不到一小時就老眼昏花、視線模糊。所以目前一篇小小的文章也得一點一點地累積好幾個禮拜才行。

能在家工作又勝過那些必須上前線作戰(醫護人員等)或失業的人了。很難想像眾多失去收入、生活陷入困境的人要如何度過這個難關?我能做的就是誠心誠意為大家祈福。 Chen Mimi2020/05/12 02:09回覆
4樓. the flying kite
2020/05/10 14:25
滿山遍野的燦爛,真是壯哉盛哉;親臨其境真的要叫人停止呼吸!難怪您們追30年,值得呀!
這兩年發現許多原來會出現野花的荒地竟然安裝了大片的太陽能電板,野花的地盤日漸縮小,叫人擔心它們的未來。 Chen Mimi2020/05/11 01: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