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安地斯山雲霧林賞鳥記
2018/06/01 05:06
瀏覽2,831
迴響8
推薦131
引用0

 

安地斯動冠傘鳥(Andean Cock-of-the-rock near Mindo,Equator) 

 

 

文   /   攝影:  陳華瑛

 

這裡是南美厄瓜多爾的明多地區(Mindo)。在厄國首都基多(Quito)的西北方,位在熱帶(北段)安地斯山脈的西麓,據說此地鳥種的多樣性與密度全球第一。我們這日起個大早,匆匆忙忙漱洗進餐,不到五點就跟著鳥導出門,摸黑在山路上顛顛簸簸近一個小時,來到一座草棚中坐定,有一對可能是從歐洲來的旅客已在那兒鼓弄其大砲相機了。感謝老天爺開恩,今日沒下雨。不過這濃雲密霧也跟下毛毛雨差不了多少。只見草棚前方二、三十公尺處是一片暗昏昏的林子。管理人員叮囑不可用閃光燈,說話要盡量輕聲。

不久林子那端傳來嘰嘰嘎嘎的吵聲。此時霧氣漸漸散開,氣若游絲的日光也若隱若現。黑林裡開始出現一團團鮮紅夾著黑灰色的東西在枝枒間跳來跳去。若非那一坨紅花花的腦袋瓜上隱隱約約嵌了個黑眼珠子,還真搞不清楚這是啥東東?

 

 

這怪異的鳥叫安地斯動冠傘鳥,也是秘魯的國鳥。中文這麼叫應是指公鳥頭頂上有個傘狀的冠羽之故。公鳥全身通紅,僅翅膀烏黑並在邊緣各自鑲著一列三柄的灰羽。此鳥為繁殖下代會出現一種叫lek現象,即公鳥聚集在一個「求偶場」互相競逐角力以博得異性青睞。根據維基百科說,有記錄顯示有雄性會成雙捉對地進行「對抗性的演示」,包括面對面點頭鞠躬、跳躍或拍翼,偶而甚至猛咬對方嘴喙;同時並發出各種嘎嘎與咕噥的叫聲。此時若有雌鳥接近,這些動作與表演就愈趨激烈瘋狂,叫囂聲喧天價響。

我們來訪時只見到雄鳥,雌鳥缺席。估計現在不是求偶季,眼前的雄鳥只是在操練預習。冠傘鳥的雌鳥據說是灰不溜丟的暗褐色,其貌不揚。這樣雌雄差異很大的現象叫雌雄異型/雌雄異形/兩性異形(sexual dimorphism ),是性擇(sexual selection)結的果,因雌性的偏好而促成雄性演化出誇張的特徵。這類雄鳥把絕大部分的精力用在求偶的展示炫耀上,一旦目的達到完成交配,就撒手不管,把所有孵蛋與撫育的工作丟給雌鳥獨力負擔。是動物界(包括人類?)好看卻不中用的最佳詮釋。

五天裡我們跟著鳥導在保留區或私人餵鳥園漫步閒逛,或在路邊河畔追尋鳥蹤。這兒號稱雲霧林不是開玩笑的,天候即使不下毛毛細雨也多半濕答答的,陰晦黯淡。雪上加霜的是我背的是個傻瓜相機,技術也欠佳,因此下面的作品不甚理想,請網友們包涵。

 

↑金頭綠咬鵑Golden Headed Quetzal。 那「金毛」頭頂被雨淋濕了,又因天色陰暗,看起來「灰頭」土臉的。幸好那絢麗的綠背與紅腹仍然很醒目。不懂為何中文叫成「咬」鵑,難道牠們喜歡互咬?

 

↑黑臉美洲咬鵑Masked Trogon。牠口中的果子似乎比嘴大,叫人擔心會嗆到。此時毛毛雨不小,因此前景出現不少灰白圓點或斷線。

 

↓白領美洲咬鵑Collared Trogon跟上面的鳥像雙胞胎,不過胸前多了一條白領帶,尾部添了黑白橫條紋。

 

↑棕翠鴗Rufous Motmot離得太遠,因此影像模糊。牠不僅身著豔麗的橘黃與綠衣, 尾巴還拖著個蒲扇。

 

↓淡嘴阿拉卡鴷Pale-mandibled Aracari 看起來衣冠不整且沒梳頭似的?其實是因為被雨淋得濕答答而略顯狼狽。

 

↑喬科巨嘴鳥 Choco Toucan的嘴太大,想必妨礙到兩隻眼的影像整合重疊,所以有時必須歪著頭目視?

 

↓緋腰巨嘴鳥Crimson-rumped Toucanet的臀部有玄機,是豔紅色。胸前的綠是屬於那種藍綠寶石的色彩。

 

 巨嘴鳥最讓我中意,體型碩大,拍攝起來比較輕鬆容易,不致兩眼昏花。

 

↓燕尾鳶Swallow-tailed Kite大概是一對夫妻,一直相伴不離。

 

 ↑火臉唐納雀Flame-faced Tanager好像火氣很大,一副氣洶洶的樣子?

 

↓金頸唐納雀Golden-Naped Tanager是指後頸有一坨金黃色。

 

 

↑↓藍翅嶺裸鼻雀Blue-winged Mountain Tanager來了一群,顏色鮮豔,又有陽光降臨,我逮住良機猛按快門。

 

 

↑橙腹歌雀Orange-bellied Euphonia跟上面的好像是表親?但是這歌雀的藍翅比較深暗,也缺了條紋。

↓紅頭擬啄木Red-headed Barbet紅得豔麗奪目,吃水果也吃蟲蟲。

 

↑金唐納雀Golden Tanager擦抹的是黑色胭脂,審美觀特怪。

 

↓桂紅厚嘴霸鶲Cinnamon Becard是肉桂色,崇尚樸實,素面朝天。

 

↑灰藍裸鼻雀Blue-gray Tanager站在樹幹的右端,淡淡的灰藍色在綠葉中不太顯眼。

 

↓棕櫚裸鼻雀Palm Tanager是指左側那隻灰黑色的。右側即灰藍裸鼻雀的側面特寫。此時陰雨加劇,枝頭上都掛著水珠子。

 

↑黃腰厚嘴唐納雀Lemon-rumped Tanager的母鳥,藍嘴黃腹。

 

↓下面是公鳥,此鳥的公母兩性羽色南轅北轍,除了同樣的藍嘴外。感謝悠鶴旅遊的鳥專家國勝指點,否則我是一輩子也猜不到兩者是同種鳥。

 

 

↑曲嘴森鶯Bananaquit的白眉又粗又長,不太秀氣。

 

↓黃尾擬鸝Yellow-tailed Oriole是豔麗嬌媚的黃鶯類?可惜很害羞,又太遠了,沒法來個特寫。

 

↑鳳頭距翅麥雞Southern Lapwing,我在2016年去亞馬遜雨林見過,可以清楚地見到所謂的鳳頭是啥模樣(http://blog.udn.com/hwayu/71973064)。

 

↓白喉鶉鳩White Throated Quail Dove顧名思義是介於鵪鶉與斑鳩之間的物種?其實是一種大型的南美鴿子。

 

↑黑背林鶉Dark-backed Wood-Quail的胸部橘紅奪目,不懂為何不稱為紅胸林鶉?比叫黑背好聽多了。個頭相當大,類似大母雞。

 

↓黃胸蟻鶇Yellow-breasted Antpitta很嬌小,是吃螞蟻專家,腿修長,總在地面走來走去地找螞蟻。直立姿勢比一般小鳥挺直顯著。

 

↑鬚蟻鶇Moustached Antpitta也是個螞蟻專家,名叫蘇珊。

 

↓是園主長期用麵包蟲(?)餵食成了朋友,聽到叫聲才願意出來見客。不過這食物看著有點噁心。

 

↑強健啄木鳥Powerful Woodpecker是我的鳥導幫我拍攝的,因為他手腳快,若等我調好相機可能已經飛了。然而他匆忙中把曝光設定弄砸了,下載後才發現一片花白,所幸修片後居然能還原出鳥的本色,謝天謝地。

 

↓綠黑食果傘鳥Green-and-Black Fruiteater正在孵蛋,只見到那嘴鮮豔地有點嚇人 。

 

↑明多地區的三大河之一:新頭河(Cinto Rio

 

↓好有趣的植物:紅花苞+紫藍果?

 

↑正碰到當地的節日,首都基多的城裡人盛行到明多的雲霧林度假,騎馬欣賞鄉野風光。

 ↓我們的鳥導艾力克斯(右二)與司機(左一)

 

我們去年五月趁著去厄瓜多爾的巨龜島(加拉帕戈斯島)搭遊船之便,順道去該國的安地斯山觀鳥。這是我倆首次獨自做賞鳥遊,有專門的導遊和司機帶著我們早出晚歸,日日在山麓、河畔或樹林裡轉悠,第一晚還夜遊看貓頭鷹(相機太菜沒拍照),兩人大開眼界。

住進旅社後碰到一個五人的菲律賓攝鳥團,其中兩位居住美國,三位居菲律賓,都屬於菲國賞鳥攝影協會。他們雇了一位幹練的女性鳥導,天天比我們更早出門,更晚歸來。一日我們兩批人馬碰巧都去一處保留區(Silanche Reserve) 賞鳥,大夥兒擠在一個簡陋的塔台上看鳥。有趣的是那三位從菲律賓來的大約比較有錢,各自雇了一位腳夫幫忙扛著他們的貴「重」大砲相機。五人加上三個腳夫和一個鳥導,再加上我們兩人與鳥導,一共有12人,再架上他們各式各樣的大砲,狹窄的塔台頂層吃不下,有的人只好駐守在下一層,或是階梯上。而細雨絲絲綿綿沒完沒了。

我本來被擠得有點不耐煩,一陣子後不得不佩服這些鳥痴起來。他們為了拍鳥不厭其煩地上上下下,尋找好角度,為相機穿防雨設備,自己倒是不顧淋雨。在等鳥的當兒,先生跟他們聊起來,才得知其中一位住美國的竟是菲律賓華僑,還會講中文。他大約看我的相機太不上道,很熱心地指點一款比較輕便的攝鳥相機。眨眼兩個多小時就溜掉了,這雨勢似乎越發地來勁,我有點吃不消了。今晨已看到好幾種漂亮的鳥,我倆非常開心滿意了,決定轉戰他處。而他們還打算繼續堅持幾小時,不由得人不欽佩。

晚上在旅社餐室裡只見鳥痴們把當日的成果下載到筆記本電腦上後,有一位就兩眼發直的盯住螢幕,右手在鍵盤上抹呀抹地。我問他在做啥呢?原來今日雖然下雨,他的高檔相機不負主人厚望,主角仍然神龍活現,叫人艷羨。可他對小鳥周遭 淡淡的灰色雨絲影像極不滿意,正在用修片軟體把雨點一滴一滴的抹掉。他的求好心切與耐心讓我瞠目結舌。

一日我們起個大早,四點半吃早餐時屋外一片漆黑,他們已經在摩拳擦掌準備出發了,說是要搭車近三小時去看一種稀罕的傘鳥。當晚他們回來時我們已經入寢。這一切說明了賞鳥的辛苦,非比尋常旅遊,是需要一些癡傻的狂熱和體力。

我的鳥導每日在一份鳥種清單上幫我勾畫出當天碰到的鳥種,5日下來共有112種,其中包括他聽到叫聲的。這類只聞其聲不見其影的清點法完全讓我倆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覺得這標準未免太玄了點?後來去加拉帕戈斯群島時碰到一位團友就聲稱:她若沒拍到好鏡頭的鳥,就不算看到?嘿,這標準似乎又偏高了點?。

順便一提:我們在明多小鎮看到一種形似迷你鳳梨的水果叫pitajaya,打開來一看類似火龍果,品嚐之下覺得質感更滑嫩爽脆、甜蜜多汁。我當下買了整簍子,二十來個還不到美金3元。分了些給導遊司機。導遊說這個東西一日只能吃一個,否則會瀉肚子。為了保險起見,我回到旅社才大開「吃」戒,稍後即驗證導遊果然不是危言聳聽。人間事總是難兩全,好吃的東西往往有諸多禁忌,氣人吧?

最後一日要去跟悠鶴的加拉帕戈斯群島船遊的團友會見,路經水果攤又看到它,特地買了一些去慰勞舟車勞頓的團友們,結果大家都讚不絕口。從香港來的團友後來還e-mail過來說香港市場上也有這水果,從南美進口,大名叫麒麟金果,是一般火龍果的10倍價格,一個要港幣$68=台幣$240? …早知道這果子竟貴重如金子,我也許會不顧一切的大快朵頤一番。下述連結是香港方面的介紹: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etw/magazine/article/20071109/3_10395185/%E9%87%91-%E5%85%89-%E7%87%A6-%E7%88%9B-%E9%BA%92-%E9%BA%9F-%E6%9E%9C

總之,這次賞鳥行讓我大開眼界,下面我要借用悠鶴旅遊的許老闆的話做結語,他表示:

賞鳥讓我們視野大開
洞察大自然的奧秘
也體認生態的環環相扣與危機
我們有幸可以見到如此美麗豐盛的大自然
但同時警醒它的脆弱
愛護地球不是口號而需要行動

 

他說得真好!我們腳下踩的是一個獨一無二的美麗的地球,眾多稀奇古怪、絢麗奪目、鶯聲燕語的小鳥就是最佳佐證,我們一定要好好愛惜它呀。

 

 

延伸閱讀:

蜂鳥繽紛赴盛宴 ~ 在厄瓜多爾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盹龜雞~ 尼加拉 瀑布 (一)
2018/06/16 01:35
跟著妳們的厄瓜多爾巨龜島 到如今安地斯山的賞鳥, 大大打開了我的心眼 。 非常感謝 !
感謝像您這樣的知音和支持。這趟旅遊相當辛苦,但是大開我夫婦的視野,兩至今仍津津樂道,覺得非常值得。 Chen Mimi2018/06/16 23:16回覆
7樓. 雲大少爺
2018/06/13 23:26

好多色彩鮮豔~從沒見過的鳥

自然生態令人欣喜

 

鳥的世界琳琅繽紛,真的是魅力無窮。 Chen Mimi2018/06/15 06:51回覆
6樓. 楓之谷
2018/06/12 21:05
鳥...

細數我在山上的菜園, 也有許多鳥....小白鷺, 黃頭鷺, 黑冠麻鷺, 夜鷺, 藍鵲, 樹鵲, 大卷尾, 小彎嘴, 白腰文鳥...都經常可見. ( 天上還有 大冠鷲, 松雀鷹, 鳳頭蒼鷹...)

另有 竹雞 在菜園草叢築巢, 還有兩窩的 白頭翁 在桃子樹上築巢.

更大的, 是有 山羌 偶爾被我遇到, 還有 穿山甲 跟 鼬獾.... 嗯, 加上 " 不知道幾隻 " 的 野豬, 把某部份沒有種菜區域的整個草叢跟土地, 搞的像是被 怪手 挖過一般, 四處挖坑與拱土的痕跡.

能夠維持生物多樣, 是蠻珍貴的....如果環境破壞太嚴重, 造成某些東西消失, 可能就不會重來了 ( 萬一 絕跡 的話 ).

週二愉快.

哇!您的菜園簡直是個動物園了,能夠常常看到這麼多野生動物小鳥的真是幸福。最近才看到一個節目提到非洲的穿山甲現在被盜獵地非常嚴重,瀕臨絕境,因為中國人高價收買做中藥,讓人感嘆不已。 Chen Mimi2018/06/13 10:08回覆
5樓. 雲霞
2018/06/08 07:15
很喜歡那一對燕尾鳶的照片,頗有國畫的風味!
那張鏡頭很遠,加上晨霧把色彩幾乎全吞噬掉了,成就了一個灰濛濛的景緻了,算是意外的收穫。 Chen Mimi2018/06/09 06:41回覆
4樓. 雲霞
2018/06/08 07:13

這傻瓜相機能拍出如此清晰的鳥照,十分佩服!

您這趟賞鳥之旅讓我開了眼界,好棒!謝謝!


那是因為私人鳥園放了香蕉做誘餌,所以只有數公尺之遙。再遠些就只能勝任大個頭的巨嘴鳥啦。 Chen Mimi2018/06/09 06:34回覆
3樓. *花ㄦ
2018/06/06 18:39
很棒的分享
謝謝來訪。 Chen Mimi2018/06/07 10:30回覆
2樓. 天涯孤鴻 - 深秋之後
2018/06/02 04:00

鳥兒真美麗

寫得好有趣,來來回回的欣賞,給一個大!!!讚啦

您看得歡喜就是最大的鼓勵。這趟生態之旅打開我兩眼界,至今仍津津樂道。 Chen Mimi2018/06/02 06:07回覆
1樓. 東村James
2018/06/01 09:43

鳥兒五彩斑斕,真美真奇特

難怪目前在台灣賞鳥拍鳥的粉絲們越來越多啦。

Chen Mimi2018/06/01 10:3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