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陪蘿蔔乾曬太陽
2021/02/24 14:24
瀏覽2,029
迴響0
推薦116
引用0

氣象局預言的陽光,今早在窗台前閃爍跳躍,卻又忽近忽遠。彷彿傳聞將登台的閃亮巨星,雖然如期演出,但追星族若不及早守住要塞,找到看台的好位置,恐怕也難親炙他的光芒。受誘於這樣不明確的暖意,我離開工作桌,追逐難得的冬日太陽而去。

腳步輕快地下了樓,步入附近公園,一路避開樹蔭,迎向兒童遊戲場後方一座橢圓形溜冰場。及腰的鐵欄杆和明亮溫暖的陽光圍繞著溜冰場,欄杆底部環狀的水泥基座,儼然形成最佳「賞光」座位區,我選了個面光良好的角度坐下,讓身體浸入難得的午後陽光中。

掀起懶洋洋的眼尾,向左瞥見一位身形修長的中年女子,她正柔軟地彎折自己的身體,一邊聽著從手機傳來的悠悠梵樂。右側鄰著一位年紀略長些,約摸六、七十歲的婦人,她癡癡望著手機,邊滑邊咧嘴笑著。從她的位置在向前延伸,幾步之內有一座棚架,聚集一群老人正在下象棋。

一位兜圈子來回的大叔,晃著高聳巨大的身影,在溜冰場外圈走步運動。他一邊耳貼手機,頻頻發言問好,嘖嘖稱是。聽那客套的語氣,好像是一些業務電話。

「你必須同時擁有影子和光源

把你的頭放在敬畏之樹下

當你從那棵樹回來

你的羽毛與翅膀將變得豐滿」

受在暖暖陽光下讀幾頁文字,我把書本攤開,默唸十三世紀伊斯蘭詩人魯米的詩句。讀了一會,索性把身體橫躺下來,不顧姿態只想讓陽光將我全人籠罩。書本與臉頰愈貼愈近,我緩緩閉起雙眼關掉視覺,專心聞到書頁紙張的味道。詩句掺揉陽光會是什麼的味道?我聞到的應該只是受潮的紙張,在陽光下慢慢散逸水分的味道吧?

暫時關掉視覺,但聽覺卻是關不掉的,我聽到有三兩種音色在不遠處飄浮

啦啦啦不辣眯可謎可班……

「可麗慢慢佞可麗可強,一蘭滴都昂。」

「我身處的是烏有之鄉,留下的是烏有之跡……嗄盎手疊得讓巴,阿曼阿管。」魯米的詩句與身後湧來的異國語言盤旋交織,我似乎什麼也無法捕捉。

推開書本,再坐起身來。原來左右兩旁的婦人皆已離去,溜冰場的水泥台座上已換成三名外籍看護,她們正在熱切交談。不遠處有三座輪椅一字排開,他們照顧的老人們把身體龕在輪椅裡面,目光卻落向遠方,眺望的彷彿不是距離,而是時光。

時光的跳動會因著氣候變化嗎?溫暖的時候跳得快些?冷涼的時候容易凝止?跳不太動?我好奇他們望見什麼樣的時光?

突然,有個人影快速掠過我,逼進水泥基座內側深處。他不知愁怒什麼,動作粗魯地拖動一條綠色物體。是一個紗網袋!裏面鋪陳著白褐色的什麼東西?方才我沒注意那紗網袋,它一直好端端晾在陽光下。來人拖起紗網,一股腦把它擲到對面一座垃圾桶上。我有點訝異那人的粗暴。

「有人在曬蘿蔔乾啦!」棚架下玩象棋的老人們有人發聲。

原來那是一袋安放在陽光下的……蘿蔔乾!

昨天就放那兒了。」另一人接話。然後老人們開始聊起老家栽種蘿蔔、高麗菜的經驗,評論今年冬天產量好惡,沒有人對一袋食物突然被丟置垃圾桶感到不安。

沒多久,一位身形矮胖的老太太踩著碎步奔跑過來,手裏拿著一串佛珠也跟著左右晃動。

「小姐,你有看到我的蘿蔔乾嗎?」我吶吶指向垃圾桶。

好壞噢!是誰那麼壞!」她邊尖叫,邊奔過去搶救她的蘿蔔乾。

是公園管理處的人來巡邏。」下象棋的老人們看來對這公園聊若指掌。「人家沒把你丟到垃圾桶裡面,是放在上面呦。」言下之意是已經手下留情了。

「公園不能曬蘿蔔乾!」

「棉被也不能曬!」老人們此起彼落。

「我只是看陽光很好…… 」老太太有點氣結。

「那就不要走開呀!」

「對呀!你就陪你的蘿蔔乾一起曬曬太陽!」有人朗聲建議。

老太太像個被迫屈服的任性小女孩,不高興地撇著嘴,緊抱著蘿蔔乾返回陽光燦爛的水泥基座區。仔細把綠紗網鋪平,把蘿蔔乾重新排列整齊。她忸怩地坐下,不太情願地曬起太陽。不知她是因自憐委屈而抽吸一下鼻子,還是和我一樣也聞到了…某種比書本受潮了的紙張更引人的滋味,某些濕潤過生命的淚水一次一次被溫暖釋放......,那神秘的網袋裏水分慢慢蒸散,陽光曬出蘿蔔的氣味,空氣中傳來淡淡的甘香。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隨筆
上一則: 業餘家長
下一則: 牽手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