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誰是孩子的破風手?
2017/05/23 16:28
瀏覽1,333
迴響0
推薦123
引用0

「媽,我來當你的破風手!」兒子身手矯健地蹬上腳踏車,回頭拋下這句話,俯身急速向前。留下氣喘吁吁的我,踩著踏板瘋狂追逐孩子遠去的背影

看過電影「破風」之後,每逢騎腳踏車出門,兒子不時興起,模仿片中角色。在此之前,缺乏自行車賽知識的我,其實不了解何謂「破風手」?

原來自由車公路賽中,破風手騎在前方阻擋風阻,一方面幫衝線主將保留體力,同時也協助衝線手在終點前二、三百公尺處,最後衝刺。

彷彿一個車隊中的頭號「破風手」,當父母親踩著生活的輪軸,為摯愛的兒女揮汗如雨。也許會以為自己正努力為孩子們清除成長路上的阻力,全心全意幫助孩子向美好的生命衝刺達陣!

兒子幼稚園時有位同學的媽媽,很喜歡把「衝刺」當作口頭禪。「我兒子的XX功課還沒做,我們要趕快回家去“衝刺”!」那時我總疑惑,才幼稚園大班,要孩子衝到哪兒去呢?她曾耐心用各種預算分配比較法慫恿我,應該讓兒子唸私立小學。「如果妳把課後各種補習費加加減減精算,上私立中小學肯定比較划得來!」

另一位小學同學媽媽精通十二年國教政策。無論是幾年前「廢除國中基測改會考」或者最近「國中會考又改回基測」她都能說出一套複雜的應考對策。

雖然我聽得滿頭霧水,卻隱隱感覺,她們都鎖定某種明確方向,一邊戰戰兢兢打著教育算盤,一邊敏銳地追蹤教育風向。焦慮的眼神燃燒也似地盯著前方,無不試圖為孩子開出一條自以為穩當的路。

而我卻彷徨著不知道孩子的路在何方?該往何處「破風」?一個游移不定、隨時變換車道的破風手,恐怕只會讓車隊亂陣,遠遠落後吧!

但每個生命的路線真的被劃定不變了嗎?每個成就價值、每個品德含義都那麼絕對與明晰?

學校老師讓兒子為一篇有關蘭斯阿姆斯壯的品德故事寫心得。勇奪七次環法自行車賽冠軍的蘭斯阿姆斯壯以抗癌鬥士的形象激勵人心,在競爭對手意外摔車時停下車等他,更充分表現出運動家精神!但我和兒子卻看了一部以不同觀點記述蘭斯阿姆斯壯的影片:「是誰在造神?」,片中描述車神追隨瘋狂求勝的野心,上百次使用禁藥且費儘心思逃避檢測的內幕,完全顛覆了蘭斯阿姆斯壯的品德形象。

當優雅的運動家精神和征服求勝的不擇手段並存,在隊友互相掩護使用禁藥的車隊中,黑暗的同謀算不算是一種團隊精神?

人類的社會若只能擺盪在造神與驅魔間,道德的兩面就成為絕對的撕裂。但是非好惡之間仿佛隱藏更多的色階,一層一層塗出更細膩的人性與脆弱。

雖未必服過運動員的禁藥,我們不也有些迷戀成功價值的興奮劑,習慣往社會想要的方向走去。然後有人懷疑是否迷路?有人專注投入藉以實現自己。

曾在一談論台灣教育的篇章中讀到:「不能夠做真正的自己,就如同將你的靈魂困在一個不快樂的肉體囚獄中,很可悲也很可惜。不能夠做自己的這個問題,其實都源自台灣教育制度仍沉迷於天天考試的填鴨模式,還有愛面子的家長強加在小孩身上的無形壓力。」

「不能夠做自己」這個問題卻非僅僅發生在孩童身上。許多成人也猶疑著是否曾踏踏實實地做自己、活出自己?如果孩子「不能夠做自己」受制於考試為先的填鴨模式,大人們的靈魂又是被什麼所禁錮著?

家長強加在小孩身上的無形壓力背後,其實還有一隻無名的手掌。它讓大人蒙著眼引領孩子朝向某個衝刺目標,相信有種「理想的身份」值得一致性的追求。認定孩子的「美好的生命」有什麼固定形貌。一旦揭開眼罩,一旦懷疑人生有一體試用的成功幸福,迎面襲來的未知,刮得人兩頰發麻,勝過任何巨大風阻。

難道...我們從來就不是孩子車隊中的「破風手」,生命的車隊中體力、耐力最佳,最能抵抗風阻,最適合當「破風手」的反倒是孩子們。他們樂於迎接未知,他們用自由衝撞著大人的恐懼,他們用錯誤踐踏大人曾失敗的軌跡。他們用脫疆的姿態,挑戰著大人的選擇。

選擇看清自己脖頸上長期依賴一股拘束的力量?或者選擇準備一樣的繮繩為孩子套上?

還是讓前方的孩子破風而去吧!

一路上我們還得忙著學習保持追風手和衝線手的默契。

相信孩子!他正在幫助不完美的母親,不完美的大人,努力向下一站的「自己」…達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家庭親子
自訂分類:隨筆
上一則: 女生不能做的事?
下一則: 聞到一種鬼的味道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