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看我看我》特展 看圖說故事
2019/09/11 22:00
瀏覽437
迴響0
推薦27
引用0
  •          參觀華府美國肖像藝術館的小朋友和歐巴馬肖像合照。

早在手機Selfie流行之前,藝術家們流行自拍、自畫像,華府史密森尼系列博物館之一的國家肖像藝術館(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的特展《看我看我 : 1900年至今的自畫像》(Eye to I: Self-Portraits from 1900 to Today)從去年11月展至8月18日。有幸趕在展期最後一天去瞧了瞧,藝術家軼事和展出的自畫像作品同樣吸睛,挑了四個特別有感的寫出分享。

     依蓮德庫寧1968年的自畫像。
依蓮德庫寧 抓得住甘迺迪

一般遊客造訪華埠邊上的肖像藝術館,會衝往二樓的美國前總統的肖像展,綠葉叢中的歐巴馬肖像,最受歡迎,周末常得排隊爭睹;對我而言,最震撼的是一靠近就無法抽身的長幅甘迺迪總統畫像。

   華府美國肖像藝術館最受歡迎的歐巴馬肖像,周末和肖像合照還得排隊。

年輕又瀟灑的甘迺迪,生前肖像丶照片不少,白宮掛的那幅也是數十幅裡我最愛的,不是因為他長得俊,而是受他委託的畫家總能超越傳統「御用畫師」的狗腿,抓得住甘迺迪的不凡氣韻。

仔細看了看圖下方的草寫簽名「E de K」,這個抓得住甘迺迪的女畫家全名是依蓮德庫寧Elaine de Kooning(1918-1089)。在國家肖像藝廊二樓總統肖像展廳繼續往深處走,在《看我看我》特展中竟然看到Elaine de Kooning的炭筆自畫像。

  德庫寧1963年為甘迺迪總統畫像,但畫作完成前,總統就被刺殺。(取材自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1962年她獲得杜魯門基金會賞識,爭取到這個難得的為總統畫像機會,跌破眾人眼鏡,除了是第一位為美國總統畫家的女畫家,更因為當時的她從未接受任何名流雅士的委託作畫,名氣與她那當代抽象畫大師丈夫威廉‧德.庫寧(Willem De Kooning)相比 ,是天壤之別。

威廉‧德.庫寧來自荷蘭,20歲抵達美國,是20世紀上半葉抽象表現主義畫派的領先人物,他的多幅作品賣出天價,讓他在生前就生活優渥,有別一般窮哈哈的畫家。威廉擅長抽象景物,依蓮則聚焦人物,作品用色濃重,筆觸大膽,尤其她的全身肖像,無論是表情或是姿態,總能抓住主題人物的靈魂。

依蓮德庫寧的炭筆自畫像創作於甘迺迪畫像後五年,這時的她,剛過50歲生日,這幅自畫像眉頭微皺,眼露凶光,因為此時她和先生正處於分居狀態,感情不睦仍情牽對方,在紐約長島東漢普頓丈夫畫室附近買了個小房子定居、創作。

依蓮年方20歲時透過老師介紹,在紐約認識她老早崇拜的34歲威廉,並成為門下學生,威廉脾氣暴躁,評價苛刻,經常把依蓮的作品評得一文不值,甚至撕掉她的作品。兩人結識五年後,從師生變成夫妻,但據說沒幾年就採「開放式婚姻」(open marriage),對「性關係」不設限,大方接受彼此的婚外情,依蓮的男友們包括藝評家、藝廊主人,都曾推助威廉的事業。

威廉和外遇對象之一Joan Ward於1956年生了女兒麗莎庫寧(Lisa de Kooning),這對畫家拍檔於次年正式分居,威廉在藝術家的天堂長島生活優渥,但受抑鬱症之苦;依蓮則慣用酒精麻醉自己,在紐約市困頓求存,直到1963年受委託為甘迺迪總統畫像,鹹魚翻身,成為70年繪畫生涯的最亮點。

這對藝術家拍檔從未離婚,在分居近20年後,大概彼此都玩累了,1976年復合,相守終老。

藝術家與藝術家的結合,是你我平凡人所無法理解的人生。

奔騰 愛妻的肌肉男前輩

離「豪放女」依蓮德庫寧自畫像不遠,一幅色彩斑斕的油彩畫豎立在特展中心牆上,正面凜視著參觀者的是個肌肉男,旁邊還依偎著身著泳衣的女伴,這幅自畫像,出自湯瑪斯.哈特.奔騰(Thomas Hart Benton,1889-1975)之手,也就是畫作中留著八字鬍目光炯炯的「肌肉男」,這是1924年的畫作。

  地域主義畫派代表人物之一奔騰,是上世紀藝術界的愛妻好男人。

奔騰生長在密蘇里州的法政世家,奔騰違背父意拒絕從政,而在母親的支持下早早前進巴黎習藝,成為美國地域畫派(Regionalist)的代表畫家之一。

他的作品反映美國中西部風土人情,線條流暢,有超寫實調調,可能和他出道之初曾替雜誌畫漫畫有關。

因為每年夏天到麻州馬莎葡萄園避暑,長達50年,作品有不少是瑪莎葡萄園的人事物,和感動。這幅奔騰的自畫像畫就是奔騰和新婚妻子麗塔在瑪莎葡萄園海邊度假時所作,麗塔身上穿的是當時領先潮流的新款連身泳衣,奔騰則大方秀六塊肌和健碩身材。

和德庫寧那一對的故事前段類似,奔騰和義大利移民的麗塔同樣結識於紐約市,也是從師生發展成為戀人。不同的是,這一對愛得很傳統,相愛相守一輩子,婚齡超過半世紀,奔騰去世六星期,麗塔也撒手人寰。

最近有個和奔騰有關的新聞。天才老爹比爾柯斯比(Bill cosby)因性侵鋃鐺入獄,之前曾換了十幾個律師幫他打官司,為了籌錢,他把私家收藏的兩幅奔騰作品上市出售,其中一幅是創作於1926年的Going West。貼上的另一作品是1941年的Harvest,他在二戰前後的作品,作品有濃濃的反戰風。

“The only way an artist can personally fail is to quit work.”(放棄,是藝術家唯一失敗之路),是奔騰的金句,也是自己藝術生涯的寫照。

會走上藝術這條路,多是不在乎「錢」景的異類,但一輩子可以持續精進、永不言休,算是藝術家的補償吧!

曾廣智 自拍的老祖宗

1972年受到尼克森訪中的破冰之旅啟發,22歲的曾廣智戴起墨鏡、身著毛裝,展開繞著地球跑的「當東方遇到西方」系列攝影。《看我看我》自畫像特展的東方藝術家不多,看到一個華人,當然特別留意。

曾廣智在紐約布魯克林大橋前的這幅自拍,是「當東方遇到西方」的系列作品之一,創作那年,正好是美中建交的1979年。

  曾廣智1979年穿著毛裝的系列自拍照,在紐約藝術圈闖出名號。

在「當東方遇到西方」系列中,曾廣智將自己扮演成中國無任所大使角色,以同一式的裝扮在不同的國度、景點自拍,表情通常是一成不變的木然,在70、80年代的政治氛圍下,透過藝術嘲弄外交,而他的跨國探索,凸顯「自由行動」這一人類權利,對當時中國人卻是奢侈。

40年前的自拍,靜態的獨照可以用腳架,這幅捕捉到跳起一瞬間的動態照,則需要設備和技巧,相片中的曾廣智右手捏著遙控的快門按鈕,當時算是高難度攝影,也因此被此特展選入,成為20世紀具有代表性的一幅作品。

曾廣智(Tseng Kwong Chi,1950-1990),出生於香港,父親是內戰落敗逃往香港的國民黨軍官,曾廣智16歲時全家移民加拿大,他先學畫,後轉攻攝影。他的攝影作品具創意並反映社會、時代,成為紐約頗受矚目的亞裔藝術家,卻因愛滋病引起的併發症,生命終止在盛年,得年40歲。

艾莉絲尼爾 婆婆全裸自畫

畫家,尤其畫自己的畫家,多少有些自戀,依蓮庫德寧50歲的自畫像被人批評至少凍齡10歲,與本尊「失真」;肌肉男奔騰的肌肉,似乎也被畫家自己加厚幾吋。國家肖像藝廊自畫像特展走一圈,參觀者不會錯過的應該是這幅不美,但誠實的尼爾婆婆自畫像。

  艾莉斯尼爾和她的裸女畫像。(維基百科)

艾莉絲尼爾(Alice Neel,1900-1984) 從賓州家教甚嚴又思想古板的中產家庭成長,母親曾對她說, "I dont know what you expect to do in the world, youre only a girl."(我不知道能期待妳對這個世界做些甚麼,妳只是個女生),埋下她一生掙脫世俗道統、追求心靈解放的種子。

自由、真實、公義,是她藝術生涯的中流砥柱,這樣的品質也是坎坷前半生養成。她高中畢業後工作三年,進入費城藝術學院學畫,認識了來自古巴的另一半卡羅斯,結婚後一起搬往卡羅斯故鄉哈瓦那,在那兒舉行她人生第一個個展,那時期她活躍於當地自由主義文人藝術家圈子,拓廣也深化她的藝術視野。

她和卡羅斯的第一個女兒生於哈瓦那,未久,帶回美國定居,但女兒卻在11個月大時病故,對艾莉絲精神造成極大衝擊,也撼動她和卡羅斯的婚姻;不久,兩人又生了個女兒,卡羅斯卻決定回古巴,並且把女兒也帶走,艾莉絲跌入人生谷底,神經失常並住入精神病院數年。

出院後的艾莉絲碰到的戀人是個毒蟲,有次毒癮發作喪心病狂,把艾莉絲350幅水彩、油畫作品放火燒毀,又是艾莉絲人生的一次風暴。

艾莉絲的作品以周遭人物為主題,在抽象表現主義運動中堅持畫人像,在當時仍趨保守的時代讓她未受到應有的重視,她的裸女圖自成一格,大膽、寫實。

邁入70後,她真誠面對自己的衰老,畫風也更率真、可愛。

   尼爾婆婆的全裸自畫像,是參觀「看我看我」特展很少會錯過的。

這幅她完成於80歲的全裸自畫像,是她人生最後的作品,下垂的乳房、腹部腫大的梨狀身軀,全身精光卻不忘手握畫筆,整幅自畫像的色調以粉淺為基調,除了座椅的藍線條,最濃烈的部分就是臉頰的兩抹紅彩。

因為這幅畫,尼爾婆婆名聲大噪,她在受訪時談到作畫過程說到:「我臉頰變得如此紅暈的原因是我實在很難畫下去,我幾乎把想把自己解決掉。」

尼爾婆婆自畫像挑戰主流對女性的衿持、有氣質的理想刻板化印象,她坦然接受衰老的身體,這是她畢生追求的藝術境界。

這境界,也就是此幅畫的主題:自由 !

附註 :原文刊載於2019年9月8日出版北美《世界周刊-城市傳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興趣嗜好 攝影寫真
下一則: 屬於我的「闖蕩」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