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必相送的師生情誼
2021/12/18 00:12
瀏覽85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思念之情】童言/不必相送的師生情誼

2021-12-12 00:19 聯合報 / 童言(挪威奧斯陸)

不必相送的師生情誼。圖╱Betty est Partout

「大學國文老師去世了」的訊息於三月下旬的某日印入眼簾,當時我人在台灣,詳看訃聞內容,即刻趕往安靈處。搭車途中思緒澎湃,無法釋懷一月底方與老師會過面,怎會走得如此突然?

六年多前,與即將退休的老師再度聯繫上。當時我已至挪威生活,回台老師邀我參加他和哥兒們的餐會。那晚寒流來襲,與四位男士圍著圓桌吃火鍋,大半晌未見老師身影。坐我左邊的是老師的弟弟,得知我是老師回母校教過的學生,便侃侃談起他們的父親是澎湖首位出國赴日留學之人的諸多往事;右方男子則透露,回故鄉當四年教育局長的老師自宣布要退休,一個月來天天應酬不暇。交談間,忽見老師頂著帽子踉蹌踏步入內,喝得微醺動作遲緩,入座便與我東南西北閒談。那是我們闊別二十幾年後再見,鬢髮蒼蒼的老師乾起杯來不減當年,飯後叫車目送他醉茫茫搭離,夜雨溼冷的台北令我有股「明日隔山岳」的惆悵。

來到安靈地點,至二樓尋得老師的靈位。我手捻一炷香,立於老師遺像前凝望許久,卻未流下一滴眼淚,內心平靜異常,感覺老師迅雷般地瀟灑離世,無有苦痛。那次聚餐一別又隔五年,去年回台才和老師再相逢,告知將出書的消息;老師提起退休餵流浪狗的日常,直說緣起於回澎湖當教育局長時,狗債纏身。今年返台一解除隔離,即與老師碰面獻上拙作,老師笑談師母工作的無奈,乾脆提前退休,以照顧孫兒;獨生女已是教授,頗以為榮。

「一直想等有錢,請你們吃大餐的。」臨別前老師忽然這樣說。「您開車載我們兜風、打保齡球、唱卡拉OK,到您家裡吃飯,請過很多次了啦!」我如數家珍回答:「我尤其感謝老師在我大學經濟最困頓之時的幫助,此恩情很難回報。」「真的嗎?」老師微笑說:「我都忘了……」

面對遺像,於心默念不克出席告別式,冥冥感受「不必相送」的回應。

老師火化後的骨灰依其願入塔故鄉。返挪威前專程去了澎湖,由師母的資料找到棄置的老宅,見到老師父親籌建的「四配第一」宗祠,才知老師是孔子弟子顏回的七十幾代子孫。我也到生命紀念館給老師上香,館內牆上書寫著我喜愛的《心經》、《八大人覺經》,陪伴長眠的老師。館前一池湖水,捻完香漫步曲橋,聽鳥兒戲水,看蝴蝶起舞,周遭草木扶疏,隨風擺動,不啻為安息的好環境,為老師歡喜。

「人活著在作夢,死後才算甦醒。」是老師講述的莊周思想,當年懵懂,如今體悟甚深。待我夢醒時分,能與老師再會之日,或許來場未曾的合奏,老師拉小提琴,我彈鋼琴,譜下一段三十四年的師生情誼。

本文刊登於2021/12/12聯合報家庭副刊

【思念之情】童言/不必相送的師生情誼 | 家庭副刊 | 閱讀 | 聯合新聞網 (udn.com)

相關文章:夢築濱田

延伸閱讀:初戀情結

               送妳一程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聯合家庭
上一則: 蛀哥和菌弟
下一則: 初戀情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