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的功課》(四十三) 第三部 第五章 情定1
2019/04/06 02:44
瀏覽1,125
迴響1
推薦34
引用0

第三部

 

第五章 情定

 

遇上小男孩一家化解李斯廷和陳幼琴冷凍的僵局,倆人不約而同起立,拍下衣褲上的沙土,很有默契地走到機車旁,準備搭船回古寧頭。吃了一肚子餅,吹海風,頭腦睏,身體疲,互道晚安,早早上床,徹夜好眠,一覺到天明。

 

隔天陳幼琴起床下樓來,李斯廷照樣坐在飯廳看報紙,喝咖啡。

「早餐想吃什麼?」

「喝咖啡就好。」

「杯子在這,妳自己倒吧!」

 

陳幼琴拿起咖啡壺倒入杯中,剛好倒完,關掉保溫開關,順手要把插頭拔出。插頭插得比想像中還緊,不慎用力過頭,反而打翻咖啡杯,潑得她衣服、褲子都是。她懊惱得還來不及說抱歉,被李斯廷大喊一聲嚇到,突然又被他抱起來衝進客廳,放在沙發上後說:「妳不要亂動!」又匆匆趕往房內,聽他開抽屜的搜尋聲,手握一把裁縫大剪出現,來到陳幼琴坐臥的沙發前,撩起她的長褲褲管,二話不說由下往上直剪開來。

 

「大哥,你瘋了嗎?」陳幼琴驚聲叫著:「你剪開我的褲管幹什麼?」

「別這樣大聲亂叫好不好?被開水燙到千萬不可以直接脫下褲子,要用剪的,否則妳會脫下一層皮!」

「但這咖啡又不是剛燒滾開來的水!」

 

陳幼琴這話打醒了李斯廷,卻已太遲,兩根剪開的褲管露出陳幼琴白晰的小腿,上面還有不少疤痕。

 

「對不起,我想起和小學同學到老師家拜年,她被桂圓茶燙到,大家忙著脫下長褲,反被脫了一層皮的情景……」李斯廷訕訕說:「我買條新的給妳,但,腿上這些傷疤是怎麼回事?」

陳幼琴趕緊把腳縮起來,雙手把開岔的褲管拉上遮住說:「就開除我的那個老闆,工廠搬家時拿我們當工人用,我不小心摔跤擦撞後受的傷,已經好了啦。」

 

李斯廷想起被北極熊攻擊所受的傷,陳幼琴腿上的傷痕看來想必也不輕。

「大哥,對不起,飯廳地板要麻煩你處理,我上去換衣服。」

他望著陳幼琴上樓的身影,滿懷心疼不捨。陳幼琴再獨立能幹,也需要有人憐愛吧?難道她跟他一個樣兒,從小提早學做大人,謹慎戴著面具隱藏軟弱,即使傷痕累累,也得效法猛獸獨自療舔傷口?李斯廷心情盪漾不已,長年獨行漂泊於汪洋人海,他好像找到同類,希望對方不嫌棄,願意上來搭乘他的破船,好一塊兒同舟共濟。

 

陳幼琴再次下樓來,背著背包,手上拿那頂有金門國家公園帽徽的帽子,準備出門去。李斯廷想起一事,問道:「介意我當跟屁蟲載妳出門嗎?」

「你不是說要買新的褲子賠我?」

「看我這老糊塗!等我一下,我們先開車去山后民俗文化村,之後再去買長褲。」

 

李斯廷也戴上那頂隨他到斯瓦巴群島的黑帽,啟動藍色POLO車,載著陳幼琴朝金沙山后民俗文化村驅車前進。陳幼琴回想五年前,許靜蘭也開這部車繞路載她到瓊林,在那兒巧遇林文章,他又載她到料羅灣,才會碰上李斯廷,這些人非親非故,對她的關照卻比她家人來得入微,誠如大多數人的感嘆:「家人最難相處。」家,本應是倦鳥歸巢的棲身處,心靈創傷療養的避風港,曾幾何時卻變成既需要、又生畏、打擊大的地方?她想起中暑那天,湄洲媽祖現身夢境對她說,要接受遭遇的一切,先與自身的處境達成和解,往後的一切就會順多了。她努力接受命運的乖戾,五年一晃而過,工作沒了,逃家沒得去,跑來找一位定義不明的大哥,完全沒有順利的跡象。她突然想到,李斯廷為何剛好有一頂女帽可以給她?說不定是要送女朋友?朝李斯廷看一眼,瞧他正全神專注開車,也就不便多問。

 

相關文章:《人生的功課》(四十二)第三部 第四章 心旅4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如斯
2019/05/04 11:14

看到文中的那句「從小提早學做大人」我真是感慨

其實我也是提早學做大人,從小父母都是上班族,我又是校長的女兒,從小被迫凡事低調、溫良恭儉讓。

放學自己回家寫功課、洗米、把電鍋壓下去先煮一鍋飯...很難想像這是獨生女的童年生活吧?

謝謝如斯。

妳的童年生活真不容易,完全顛覆我對獨生女的觀感。

不過,妳童年的遭遇讓我想起一位大學同學。她的母親生她時難產過世,父親是老兵,沒再娶,她就成了獨生女。小時她父親工作時,將她放在幼兒之家,她從小就自己照顧自己,洗衣燒飯樣樣來,提早學做大人。現在她父親年紀大了,她平日全職工作外,其他時間就在家照顧九十多歲的老父親。 

與我這位大學同學相較之下,如斯比她幸運且幸福多了,不是嗎?得意

童言2019/05/09 03:5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