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的功課》(三十七) 第三部 第三章 際遇3
2018/06/16 01:56
瀏覽1,765
迴響1
推薦40
引用0

 

 

第三部

 

第三章 際遇(續)

 

那般無憂無慮的家庭生活何時走下坡的?這是教陳宗明最不願意回首的過往,他之所以會走到目前的地步,該從陪他一同前去偷看林月好、親如弟弟般的堂弟宣告破產算起,開啟了大家庭緊密關係日益鬆垮的骨牌效應。家族上下成員省吃儉用的積蓄都被這位堂弟惡性倒閉,只收回不到三成的債務,剩下的毫無法律追訴權;陳宗明的三叔、三嬸因這個長子拖累眾親朋好友,自覺顏面掃地,遠赴美國投靠其他兒女,從此沒再回台一步,幾年內的光景,即雙雙抑鬱以終,客死他鄉。

 

民國六十幾年的經濟迅速發展,經濟起飛帶動財團壟斷市場,對陳宗明自家的麵粉小本經營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陳宗明的寡母差不多於此時腦溢血,到雙連的馬偕醫院救治出院後,半身不遂且喪失記憶。母親在石牌自強街買給小弟婚後住家的二樓,因緣際會由他和大哥合資買下;母親中風時,他大哥的兒女皆已成家,兄弟決定請大哥、大嫂搬到石牌住,病後的母親由他們代為照顧,住在三樓的小嬸也可就近分擔不時之需。

 

母親的病情時好時壞,幾年後再次中風,成為植物人,在竹圍馬偕分院臥床數年,沒再清醒。陳宗明和他二叔合營的麵粉店家業,遭到大盤商蓄意削價競爭,盈餘愈來愈差。多年往返竹圍探視植物人的母親,隨著入不敷出的龐大醫療住院費,兄弟四人不得不把母親帶回迪化街老家,由妻小輪班照料。

 

遠在沙烏地阿拉伯工作打拼的小弟,輾轉得知三叔兒子倒閉的風聲,立即捎信給陳宗明曉以大義。

 

……自古有云:「親兄弟,明算帳。」親屬之間最好不要以金錢往來……

 

陳宗明讀信至此,氣得當場將信撕得粉碎。

 

「我被倒債,又沒開口要跟他借錢,先發制人啦?忘恩負義的傢伙,是誰賺錢養家供他念完大學,到結婚生子、成家立業的?」陳宗明在腦海裡怒罵,首次意識到沒有錢就沒有親戚朋友,連自己的胞弟也現實得這般厲害。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僅一半血親的二叔一直對陳宗明這位侄兒總懷有分別心,長久以來和他處理生意和生活瑣事的嫌隙,都在倒閉風波之際接踵雲起,最後決定分家。二叔年事漸高不再經營,陳宗明打算接管。

 

「爸,我們的麵粉店要收起來了嗎?」一日晚飯後,陳宗明在店門口桌前記帳,二女兒陳幼瑩怯生生的來到跟前問他。

「妳在胡說什麼!」

「那我為何聽到堂叔接電話時,跟客人說:『我們已經停止營業,不要再打來叫貨了!』」

「誰這樣說?」

「就叔公的二兒子和小兒子,兩個叔叔都這樣說過。」

 

陳宗明內心一震,跟隨二叔工作,在外奔波多年,堂弟非但不領情,反而視他為眼中釘,不肯讓他獨當一面,竟通知客戶將關門歇業。二叔還把擁有的房屋產權承租出去,寧可讓陳宗明與外人對分店面的一半,完全不考慮他如何生計,尚有三名正在求學的子女待養。人心的良善,總要在關鍵時刻方能瀏覽無疑啊。

 

兩名由中部鄉下北上的年輕人來租店面,準備經營藥材,一個已婚,另一個未婚,單身的為了省房租錢,常常打烊後直接在店面打地鋪過夜。兩位好友胼手胝足,沒多久開始盈收,未婚的卻被已婚的太太趕出合夥關係,在同一條街同一邊不遠處另闢門戶,兩人自此交惡,互為競爭對手,斷絕往來。陳宗明看在眼裡,內心更涼,是不是發了財,人也跟著變了,忘記初心?

 

多年臥床成植物人的母親撒手人寰後,麵粉店的生意難上加難,三個孩子的開銷日益增多。陳宗明心急如焚地另尋出路,透過熟識開始跟人玩期貨,滿腦子只想如何投資賺更多錢,繼續給林月好跟三名子女不虞匱乏的生活。

 

「爸,我需要繳鋼琴的學費。」陳宗明正為周轉心煩意亂,突然聽到大女兒陳幼琴找他討錢。

「學什麼琴啦?浪費!」陳幼琴被他突然爆出的情緒嚇到,從此不再找他拿錢,宛如他小時要錢吃麵,遭拒後如出一轍的性格。

 

但又怎樣,難道要他這位父親去跟女兒說對不起?有沒有搞錯,誰才是一家之主?

 

「一家之主?你自生意失敗後,獨自還清債務、負責養過這個家嗎?」陳宗明天馬行空的思緒,被床邊這位古裝扮相的綠衣將軍再度打斷,甚至強迫他坦誠以對自己的內心。

 

是啊!他想法天真到無防人之心,為在期貨市場相識不深的香港人作保,笨到將自己名下擁有的八分之一祖產抵押,就此失足成終生憾。財產因保人之故被查封法拍,所幸仍可住在親戚外遷、尚未變賣的八分之七老宅裡。兄弟無情啦,沒為他買下被法拍的財產,等他有能力再償還;反而任由樓下租店面的人得標,認定陳宗明一家五口白住,百般冷言冷語譏諷。

 

陳宗明因票據法被收押好幾次,多虧林月好回娘家籌款,數度將他保釋出來。身無分文的他,因保釋的罰款債務更加高築,沒錢付水電費,家裡被斷電斷水。孩子正值升學聯考,如古人點蠟燭念書;水的部分,他設法買了一個大水桶,利用水壓原理,每晚半夜起床以水管偷接鄰居的水,如此度日好長一段時日,直到有錢繳費為止。

 

老宅年久失修,屋頂不知何時長出一棵小樹,穿透天花板的根清晰可見,每遇夏末秋初的颱風季,是陳宗明一家五口的夢魘,外頭風雨交加,屋裡則鬧水災。家中所有鍋碗瓢盆盡數拿出來接水,一家子在屋簷下忙著清理溢出的雨水,尤以林月好心力交瘁,徹夜無法睡眠,倒水倒到手腳癱軟無力。

 

家道中落彷彿台北市經濟中心由西往東移,繁華不再如昔。

/ 童言 2010年12月15日攝於台北迪化街

 

相關文章:《人生的功課》(三十六) 第三部 第三章 際遇2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如斯
2018/06/16 09:27

陳宗明老家的家道中落,令我想起我外公家的繁華落盡

陳宗明還有個能幹的太太~林月好,我外公家的幾個男丁沒有一個是有肩膀扛起重任的,幾個媳婦都是傳統的「好」女人,所以家族沒落是必然

啊~~扯遠了!陳宗明的家後來有再度興旺嗎?比如說靠著幾個兒女跟毅力堅強的林月好?

謝謝如斯。

家道中落讓人辛酸。

至於陳宗明家如何,煩請耐心看下去。大笑

童言2018/06/22 22:2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