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的功課》(三十一) 第二部 第八章 歸心2
2018/02/03 01:09
瀏覽749
迴響1
推薦32
引用0

 

 

第二部(完)

 

第八章 歸心(完)

 

許靜蘭忌日前一星期,李斯廷才回到金門。「你這臭小子,一跑出去就是四年!」李斯廷的身影一出尚義機場大廳,馬上挨了林文章劈頭痛罵:「你躲到非洲部落去了嗎?曬得一身黑金金的!」「在北極曬的啦!」「別說笑了,鬼才相信你的話!」「那裡真的快靠近北極了啊!太陽四個月不下山,每天曬下來也很可觀的。」「等你完全供出四年來到底在幹什麼,我才會放你回古寧頭,作為我四年來代墊水電費的利息。」李斯廷跟著林文章到他金城寓所,把酒言歡談到三更半夜,只告訴林文章巧遇奧勒夫牧師、開船維生的點滴、斯瓦巴群島的人文風情以及動植物生態,對於李梅姬這人,還有受傷住院的事,則完全迴避不提。

 

翌日,林文章載李斯廷到古寧頭後,隨即揚長離去。李斯廷近鄉情怯地駐足在外頭好一會兒,可惜身上沒有菸,這時好想抽一根,鎮定他略顯激動的情緒。他終於掏出鑰匙,打開他四年前親自上鎖的大門,光線照進了黑暗的客廳,可以看見地板、桌椅皆蒙上一層厚厚的灰。他先把行李放進客廳,再度關了大門未上鎖,趕往李氏祠堂方向走。

 

「爸、媽、李家的祖先,不肖子李斯廷回來了。」李斯廷立在牌位前,以手作揖拱禮默念:「尤其是媽媽,我更對不住……」他閉上眼睛,懺悔般靜靜站了十多分,感覺許靜蘭對他說:「總算回來就好了。」忐忑的激昂情緒方平復下來,走回家去。他打開客廳的燈,將行李搬到樓上房間,換了輕便的衣褲,準備好好大掃除一番。他從自己的臥房、浴室打掃起,花了幾個小時才打點妥當,感到有些累,八月初的太陽烈,乾脆睡個午覺,等傍晚涼快些,再來打掃樓下客廳和廚房。

 

李斯廷沉沉睡了下去,夢到他四年前要離開那天,郵差叫住他,請他簽收掛號信,然後許靜蘭又來問他,為何不幫她拆信。李斯廷從夢中驚醒,跳起床,衝下樓,目光落在客廳的茶几上搜尋,果然有一封灰塵掩蓋泛黃的信,倒放的信件背面露出「陳幼琴」寄件人字眼,還有地址,而正面的收信人是許靜蘭。他吹去信封上的灰塵,褪色的字跡渾厚豪放,若非陳幼琴一名透露性別,李斯廷光看筆跡,恐認為出自男子之手。李斯廷心跳加速,拆信的手微微顫抖,取出一張短箋,還有兩張照片。一張是許靜蘭和滿桌的蚵仔菜,另一張和一名女子合影,李斯廷很少見過許靜蘭像照片上笑得這樣開懷,而旁邊這人應是陳幼琴了。李斯廷仔細端詳那女子的臉,若隱若現的酒渦,覺得很面熟。「難道她是在料羅灣中暑的那個女人?」他的眼睛愈睜愈大,瞄到照片角落,餐桌上一頂米色配桃紅色帽緣的遮陽帽依稀可見,證實他的疑慮。李斯廷上氣不接下氣,極力鎮下心來閱讀信函。

 

李媽,收信好:

 

回台後忙著工作,常常加班到很晚,拖到現在才有空提筆寫信,真的很抱歉。

 

七月到古寧頭住宿那些天,承蒙無微不至的照顧,每天做道地金門美食予我享用,內心的感激,實在無以言喻。

 

附上最後一晚拍的照片兩張,這一桌的蚵仔菜料理,是我對古寧頭最美好的回憶。

 

末祝 健康平安

 

幼琴 敬筆

2001.9.21

 

李斯廷暈頭轉向,看到照片右下角顯示的日期是二○○一年七月二十八日,在許靜蘭驟逝十天前拍的。

/ 童言 2016725日攝於金門北山

 

相關文章:《人生的功課》(三十) 第二部 第八章 歸心1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盹龜雞~ 葡萄牙 里斯本
2018/02/06 00:49
文章裡的兩支線路  就要接在一起了, 搬張椅子 , 期待的等著看。

人生很多人事物,一開始都是平行的兩條不相干路線,卻因機緣,才能交會一起。

感謝大姐有耐心看下去。

先祝妳新年愉快,歲歲平安喔!

童言2018/02/13 22:2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