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的功課》(廿六) 第二部 第六章 放逐2
2017/12/30 00:29
瀏覽705
迴響3
推薦28
引用0

 

 

第二部

 

第六章 放逐(續)

 

李金榮和許靜蘭從喪子之痛走出,也回復生活常軌,李斯廷卻堅持不再念大學。「阿廷啊,錢真的不用擔心,」許靜蘭明知沒法改變,還是要跟他說清楚:「再怎麼累,我和你阿爸都會供你念到畢業的。」「是啊,是啊!」李金榮一臉請求般地忙著附和。李斯廷並未答腔,自行到軍警單位接洽,申請在家鄉服兵役。

 

「你這小子是真愛國,還是想出名啊?」濃厚鄉音的山東籍兵官斜眼打量李斯廷一番,滋了滿嘴黃牙冷笑道:「俺告訴你,戶籍在台的役男自告奮勇到咱們前線來,才會被當作『莒光』楷模、軍人的榜樣受到褒獎,你這金門人不在條件內。」「無所謂,」李斯廷朝他點了兩下頭,淡淡回答:「只要能在古寧頭服完役都好。」

 

報到那天,李斯廷會見了他部隊的上司,竟是收他入伍申請的山東老兵,冷嘲熱諷的撲克牌外表下,卻隱藏一顆悲天憫人的同理心。老兵看到李斯廷體檢報告上的聽力,五歲時在八二三砲戰中輕微受損,特別據此動用關係,將李斯廷安插其下,專挑輕鬆的任務派給他。老兵偶爾心血來潮,跟李斯廷敘說他是在山東鄉下長大的野孩子,後來在青島這國際性都市待過,看到不少女孩子和德國軍官談戀愛,讓人睡大了肚子,卻連根鳥毛也沒抓著,亦不乏德國女人同青島男子成婚,在國共大戰吃緊時,一票德國軍民連忙撤離得乾乾淨淨了。

 

「俺的老家很多鄉野奇譚,你聽過狐仙沒有啊?」老兵起了思鄉情懷,就再也關不住地滔滔說道:「俺的老子說,俺的老家鄉下有狐仙,俺家一房遠親還拿狐仙餽贈的樂府古詩給俺的老子看。」李斯廷反問:「那你相信狐仙嗎?」「俺沒見過狐仙,不知是真是假,但俺的老子說他見過。」老兵吸了一口菸,慢慢吐完才說:「不過,山東蓬萊海邊常常出現海市蜃樓,俺家鄉的人都說這是仙女逗著旅人玩兒哩。」除了眾說紛紜的鄉野傳奇外,老兵還跟李斯廷說:「俺的老家什麼都大哩,地方大、房子大、饅頭大、向日葵像臉盆那麼大、玉蘭花像吃飯的碗那麼大……」李斯廷以為老兵吹起牛來,就故意說:「難怪你家鄉的蟲也都像人那麼大。」老兵一聽,立刻說:「那是當然的,有的大蟲還比俺人大多了哩。」老兵家鄉宛如天方夜譚的故事,確實引起李斯廷強烈的好奇心,恨不得擁有飛天遁地的本領,可以窺探台灣外面的大千世界。

 

李斯廷日後果真如願行腳天涯,那是他服完兩年國民役,跑去商船應徵水手後的事了。「好好的大學不念,跑去當船員幹麼?」李斯廷聽到李金榮、許靜蘭背地裡老淚縱橫,聲淚俱下地搖頭,嘆息西洋傳教士的預言只對了一半。在戒嚴時期,出國可是一等一的大事,若非外交官、留學生或貿易商身分,李斯廷壓根兒別想踏出台灣國門一步。他在台大時,聽到不少人想出國進修,找不到出路,先去當船員,等船隻停泊在想留學的國家碼頭,就頭也不回地上了岸做偷渡客。

 

一九七九年乃台灣多事之秋,首先是美國承認中共,與台灣斷交,接著是五月中旬,金門馬山發生了國家培養的林姓軍官叛逃醜聞,以一顆籃球游過台灣海峽投靠對岸,他可是七年前軍方打響反共口號的閃亮明星呢。金門軍民卻因美國和中共建交受惠,日常不再受砲擊之苦,李斯廷得以不用顧慮李金榮、許靜蘭二老生活中的安危問題,應聘上船員,終於離開島國,環遊心神嚮往的四海,像歌仔戲最愛上演的守窯橋段,一走十八年。李斯廷打從心底不屑那個揚名海外姓林的傢伙,他堅絕不做偷渡客固然是為了李金榮和許靜蘭著想,主要還是秉持做人要有良知的簡單道理,絕不可被一己的私心泯滅,他寧願當個人人看不上眼的船員,也不要像那人打著台大學生輟學入伍的反共光環,最後又自打嘴巴,效法西瓜偎大邊、扶強不扶弱的水果特質。

 

「斯廷船長啊!」導遊漢娜帶觀光客回來,聲音比身影先到:「可以準備開船回隆雅市了。」李斯廷止住回首的千萬思緒,瞥見岸上留髭鬚負槍的男子,忙著協助遊客登船,並伸手解開固定船舶的繩索。「嗨!亞歷山大!」李斯廷揮手招呼。「嗨!斯廷!」亞歷山大回應時,用手指向李斯廷頭上的遮陽帽,眉目傳意眨來眨去,李斯廷笑著搖頭,表示不行。「出再多錢也不賣給我?」亞歷山大不死心。「不行。我若回金門,」李斯廷說:「再幫你買頂新的。」「老梗了!這兩年來你回去了嗎?」亞歷山大將繩索朝李斯廷丟去說:「別食言太久,變得越來越肥!下回見了!」李斯廷啟動引擎,開出港灣,揮別了駐足港口目送的亞歷山大。

 

第一次從隆雅市開船載客到俄屬的巴倫支堡聚落,眼尖的亞歷山大看到掌舵的李斯廷東方面孔,先以英文問他哪裡來。「金門。」「在哪裡?」「在台灣。」亞歷山大立刻改以流暢的京片口音說:「那我們可以說普通話,我好久沒練習的機會,快忘光了。」

 

李斯廷很喜歡亞歷山大這位俄國導遊。亞歷山大總是一副哥薩克士兵模樣,現身巴倫支堡碼頭迎接觀光客,看起來嚴肅古板,一開口就妙語如珠,逗得遊客隨時捧腹大笑。李斯廷多次開船載客到巴倫支堡,和亞歷山大陸續接觸,特別欣賞他斯文風趣的談吐。亞歷山大的家鄉在聖彼得堡,他不待在滿溢沙皇遺留下的人文氣息大都會,反而甘願在不及四百名人口的荒廢礦城落腳,這種心情,恐怕只有李斯廷可領會。亞歷山大說,他身上穿的這襲黑色大衣,不過是聖彼得堡跳蚤市場上的便宜貨,他繫條腰帶於外衣,戴上這頂毛茸茸的黑色帽子,卻總被遊客誤認為他穿軍服。亞歷山大看上李斯廷老戴在頭上的黑帽,喜歡那枚閩南燕尾屋脊的圖徽,用綠、白、藍、紅四色針線搭配縫製,簡樸典雅,煞是好看,每次碰面都不忘再提及慫恿,但李斯廷就是不肯割愛。

/ 童言 201573日攝於巴倫支堡

 

相關文章《人生的功課》(廿五) 第二部 第六章 放逐1

相關照片:挪威 - 斯瓦巴群島 - 巴倫支堡

http://album.udn.com/hsuklemsdal/49464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盹龜雞~ 久違的天元宮櫻花
2018/02/06 00:19

童言當真把當年的歷史織進 人物的情節發展中 , 好用心 又不怕麻煩的寫手。

我也討厭那個 從台大輟學出了大風頭, 明明是要保衛台灣的, 居然自掌耳光 叛國泅水投奔敵營去。 管他官再大 財產再多 都是個膽小 沒有理想的投機者。

呵呵,讀文知道此人的,恐怕不多吧!

那人到對岸,還風光得很哩!但這種吃裡扒外的人,令我不齒。誰理你

所以把他寫進小說,略微批評一下。大笑

童言2018/02/13 22:17回覆
2樓. 如斯
2017/12/31 08:46

文中的山東老兵沒有吹牛喔!山東的向日葵真的像臉盆那麼大喔!我在山東看過。

至於狐仙,我爸說他在蓬萊老家只聽人說過,沒見過。我乾媽說她萊陽老家有狐仙,是個白鬍子老頭,還會作詩。另外,還有黃鼠狼也會冒充狐仙,不過黃鼠狼很壞,常把家宅搞得亂七八糟,不得安寧。

以上都是鄉野奇談啦!當消遣好玩就好。

謝謝如斯。

妳說的這些鄉野傳奇都很有趣,我也是聽一位大姊說過,才寫下來好玩的。得意 

我從沒去過山東,希望將來有機會去探訪。

童言2017/12/31 22:39回覆
1樓. behappy
2017/12/31 04:25
祝新年快樂。

謝謝behappy的祝福。

您也一樣新年快樂!

童言2017/12/31 22:3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