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的功課》(廿一) 第二部 第四章 求學1
2017/10/28 16:00
瀏覽567
迴響0
推薦33
引用0

 

 

第二部

 

第四章 求學

 

李斯廷在學的課業表現無比優異,連美術、體育也難不倒他,瘦瘦高高的個頭,和同學站在一起,有如鶴立雞群。但李斯廷卻很討厭出風頭、引人注目,每學期要推舉班長前,李斯廷總是私下要脅最要好的林文章:「你設法巴結其他人選你當班長,否則你可別來找我幫你解決美術作業的問題。」

 

原來林文章除了唯一的罩門畫畫之外,也樣樣都行,每次都靠李斯廷暗中代筆,美術作業才能勉強過關。

 

李斯廷不想當班長的另一原因,是下課後才能隨時趕回家,跟李宏廷一起幫忙李金榮和許靜蘭耙草、餵豬或剝海蚵,分擔家務事。

 

「老ㄟ,我沒看到阿廷花什麼時間念書,成績怎麼可以這樣好?」許靜蘭納悶問李金榮:「難道是睡覺中念出來的?」李金榮不禁笑說:「我也是這樣想啊!我們自己幫阿宏取名,不就希望他也可和阿廷一樣?」倆人一想到有個天生就會讀書的李斯廷,對李宏廷也有帶頭作用,不禁抬頭挺胸,頂上充滿希望的光環,即使飽經戰爭的洗禮,被生活的重擔折磨,突然都不覺得有什麼過不去的了。

 

當年懵懵懂懂的李斯廷,不懂探究自己何以應付自如的原因,及至成年後回首兒時求學情景,才瞭解他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和極大的專注力,課堂上即已牢記所學,課間休息不想和同伴遊戲時,就兀自複習一遍,或開始寫老師交代的功課;會念書或許與天性有關,卻也要用對方法,才能事半功倍。「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觀念,不知摧殘多少不擅長念書的人,接受教育、增長智慧確實能幫助人格提升,脫離貧窮,但受教育的方式何其多,並不止於學校的書本,否則哪來的「行行出狀元」?這是種下李斯廷後來放棄人人稱羨的第一學府系所,選擇「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走船的背後誘因之一。

 

李金榮和許靜蘭看到兩個存活的兒子在烽火下日益成長,相繼入學,倆人都自動自發求學外,也都很懂事貼心自願分擔家事,從不叫苦,一家四口共同躲避砲彈,命運雖然困頓而艱辛,但甘苦與共相互依偎的生活,感覺日子卻是甜蜜蜜的。

 

在國民政府未撤退遷台以前,金門還沒有自衛隊;自古寧頭和八二三兩項國共對峙的台海關鍵性戰役後,戒嚴、宵禁一連串的防衛性措施接踵而來,連年滿十六歲的男女青少年皆被動員起來,必須參與地區組織成的自衛隊,定期接受軍事訓練教育、地區的演習。演習期間,白天和晚上還得站崗,每年也有定期實彈射擊操練。

 

李宏廷升國三那年滿十六歲後,也從義務役的自衛隊分發到一支沒附子彈的步槍,和李斯廷兩年前得到的那把都放在家裡,各自負責保管;每逢出操集訓,務必先將槍枝分解開來、擦拭乾淨光亮後,再組合成一體,打靶練習時,就使用這把跟著自己的槍。

 

光輝的十月,向來是警總以及調查局風聲鶴唳的時刻,因而青少年自衛隊總在每年十月晚間出勤,任務就是巡邏是否有人到處亂寫字、亂貼反動標語,蓄意加上「人」、「共和」字眼在「中華民國」的國名間,或是多出一個「不」字在「中華民國萬萬歲」的標語口號裡。


一晚,兄弟倆奉召,和鄉里其他幾名青少年自衛隊去養老院巡邏。十月的金門已入秋,那晚月亮被烏雲遮蔽得全然無法露臉,天上亦沒半顆星斗,燈火管制下烏七八黑,風勢又比平日強,咻咻聲不絕於耳;走路又得小心翼翼,以免發出過大聲響,或是不慎踩空跌倒,擦槍走火的意外。

 

「嗚嗚嗚嗚……」一行人赫然聽到淒厲的哭聲,嚇得膽戰心驚,皆有棄槍溜走的念頭,但念及來日被追究槍枝去向、吃不完兜著走的後果,個個腳底倒像上了強力膠般,緊緊貼黏在泥地上,動彈不得。

 

「誰?快出來!」李斯廷拿出手電筒,小心照亮周圍斥問:「別在哪兒裝神弄鬼的,否則我要開槍了!」「快別開槍,我是住在這裡的老人啦!」昏暗的光線中,看到一位雙手抬高做投降狀的長長身影。

 

巡邏隊成員見狀,人人鬆了口氣。李斯廷厲聲問道:「晚上不睡覺,在這兒鬼鬼祟祟做什麼?」「還能做什麼?就尿急啊!」老人支支吾吾回說:「黑黑的看到你們一群走過,槍比人高,影子好像黑白無常戴的高帽,我以為我要死了,閻羅王老爺專程派人來帶我上路,才忍不住哭起來……。」

 

先前被這位老人哭泣聲嚇得魂不附體的青少年自衛隊,也誤以為撞邪遇上鬼,教人搞不清楚到底在巡什麼邏、保什麼衛。

/ 童言 2016726日攝於金門瓊林

 

相關文章:《人生的功課》(十六) 第二部 第二章 童年1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