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的功課》(二十) 第二部 第三章 母後2
2017/10/21 01:59
瀏覽655
迴響0
推薦28
引用0

 

第二部

 

第三章 母後(完)

 

本以為兩星期內就能辦妥所有手續,卻因度假旺季,去程不論是直飛或轉機,總有一段行程在補位中。承辦小姐積極熱心服務,幾乎每天打手機給李斯廷,主動告知補位狀況外,另有閒談題外話的意味。李斯廷不勝其擾說:「那請幫我改訂九月下旬出發的機位,應該就沒補位的問題了吧?」不出三天,機位全部確認,剩下的就等證件和開票手續而已。

 

李斯廷一面等待遠行的所有文件,一面將當船員時禦寒的舊衣物、鞋襪找出,清理打包準備妥當後,帶了簡單的背包,從金城的水頭碼頭搭小三通的船,直抵泉州後,再驅車、搭船前往莆田市的湄洲島,再一次走訪傳說中媽祖的家鄉和羽化升天之地。他在那年年初小三通剛啟航時,便專程到神往已久的湄洲島參拜,乍見天后廣場上的媽祖石雕像,驚為天人般地著迷,幾日流連附近,以鉛筆素描寫生多幅,直到滿意才打道回鄉。一日,他忘了收拾畫本,丟在客廳角落,被眼尖的許靜蘭發現翻閱,偷拿一幅去裱框,自此掛在家中樓梯的牆面上。

 

金門人向來崇拜民族英雄和忠義人物,文人武將亦多,只要讓民眾感念忠義、武功跟孝廉的先賢,死後為之立廟祭祀。媽祖當然也在此列,跑船多年的李斯廷,數度在驚濤駭浪的險象環生中倖存活下,認為媽祖冥冥中庇蔭有加,對媽祖產生一份超乎民間神祇的情愫。祂真的是位慈悲為懷的天上聖母,盡心傾聽人間疾苦,溫柔關照需要祂的子民。

 

數星期的煎熬等待,李斯廷總算就緒待發。下午的班機到台北松山,轉搭公車到桃園國際機場後,仍有四段長短不等的轉機行程,才能抵達終點。臨行前,他站在從小長大的屋外,父母辛勤工作的身影、手足嬉戲玩鬧的模樣似乎就在眼前,豈料在他未及知天命的歲數,便已踽踽獨行。李斯廷壓抑絞痛的心,準備關門,提早出發到尚義機場之際,忽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喊住他,是送信的郵差。「掛號信,要簽名的。」李斯廷簽完後接過一瞧,竟是給許靜蘭的信,背面寄件人寫陳幼琴,從台北寄來的。李斯廷手摸信封,內附照片的感覺,但他心頭一陣劇痛,將信件丟到客廳的茶几上後,馬上封鎖大門,戴上一頂正面有金門國家公園標誌的黑色遮陽帽,荷上偌大的遠行背包,頭也不回地上路去。

 

接連好幾日搭機、轉機的長途跋涉,李斯廷總算抵達斯瓦巴群島的首府隆雅市。這個台灣人普遍陌生的遙遠北極,領土主權雖然屬於挪威國有,但全世界的人只要有辦法在當地找到住處、自食其力,不需要工作簽證都可來此生活。李斯廷之所以知道這個偏遠的地方,和他大學地理系肄業以及跑船有關。

 

那年,他正計畫到隆雅市求發展時,忽然接到李金榮病逝的消息,立刻趕回奔喪,自此落腳故鄉,認定與隆雅市已絕緣,豈知竟是在許靜蘭過世後,才能踏上這個離北極不遠的人群密集聚落。

 

李斯廷從挪威首都奧斯陸搭了約三小時的直達班機,將近凌晨十二點抵達挪威外島的首府隆雅市,位於北緯78°的她正值秋分過後時節,已經漸漸步向永夜、展現極地氣候的威力。他跟著乘客走下飛機坪,颼颼冷風立即襲上臉頰,卻無動於衷,自小習慣金門的強風,而他急速凍卻的心,就算北極的酷寒也比不上,即使是夏日永晝的太陽,恐怕也無法再融化這顆冰凍透底的心。是夜降起初雪,李斯廷眼神呆滯,對環繞機場四周皚皚積雪的山頭和成片銀光閃閃的冰河視若無睹,壯碩的天然景觀再也無法震撼感動他。

 

他知道已經踏入北極熊自由出沒的領域,漫不經心地跟隨眾人走進館內,在一隻北極熊標本站立的輸送帶前停下,等待提領行李,感覺有人在耳邊用英文問他打那兒來。李斯廷回過神,望了對方一眼,一位頭髮全白、藍眼睛,黑衣裝扮像神職人員的老先生,面帶笑容等他回答。當李斯廷以英文告知來自台灣時,這位老先生眼睛一亮,以流利的京片子中文說:「台灣?我年輕時去過一次,還受邀到金門義診……」李斯廷萬念俱灰的心,被這位說中文的外籍老先生,一點一點的刺激再生起來,不可置信的聽他繼續喃喃說道:「那時竟有一對夫婦抱著出生不久的小娃找我取名,我參考歷史名人,給他取了李斯廷……

/ 童言 2015710日攝於斯瓦巴群島的首府隆雅市機場Longyearbyen

 

相關文章:《人生的功課》(十九) 第二部 第三章 母後1

延伸閱讀:斯瓦巴群島 - 隆雅市

相關相片:挪威 - 斯瓦巴群島 - 隆雅市

              http://album.udn.com/hsuklemsdal/479499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