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的功課》(十六) 第二部 第二章 童年1
2017/08/26 02:28
瀏覽878
迴響2
推薦33
引用0

 

 

第二部

 

第二章 童年

 

李斯廷這名字是外籍傳教士取的。金門人傳統上給算命先生批八字命名,李金榮和許靜蘭這對夫妻當然也不例外,只是古寧頭戰役前,這些所謂的江湖術士不知是否真能預見金門未來的局勢,早在宣布戒嚴前,即紛紛離鄉背井,到外地發展。李斯廷出生的那一年二月,金門結束軍管制度,改為實施軍政一元化的戰地政務體制,諸多禁忌因而倍增,包括鬼話連篇、迷信崇拜等等。

 

當李金榮和許靜蘭急著趕報戶口,卻又為了名字沒著落不知所措時,住在隔壁的一房遠親建議說:「我早上看到一群人圍在洋樓附近,聽說是阿兜啊傳教士在幫小孩看病、分糖果,你們要不要去問他?」倆人一聽,請親戚代為看一下家裡的孩子,連忙抱著出生不久的李斯廷趕去洋樓。

 

果然,鄉親們聚集在一處簡陋架起的棚子外大排長龍,不畏八月底的艷陽,幾乎人人一手抱著、另一手牽著孩子,甚至背上還背一個,七嘴八舌地耐心等候看診、拿糖果。

 

好不容易輪到李金榮和許靜蘭夫婦,走進細瞧,傳教士比他們想像的年輕,看起來不過三十出頭,金髮藍眼,白皙的臉龐被曬得紅咚咚,拿著手巾擦拭從額頭不斷冒下的汗。他用滿口京片子的腔調問說:「這孩兒出生沒多久,有何問題嗎?」李金榮正要解釋說:「沒有,沒有……」許靜蘭打斷他,開門見山說:「我們想請阿兜啊你,哦,不,是醫生你幫我們的兒子取名啦!」年輕的傳教士醫生莞爾問:「請問貴姓?」李金榮搶話說:「啊就跟這裡大部分的人一樣,姓李唄!」洋醫生教士笑道:「說的也是。每次聽到李姓,我總會聯想到中國歷史上,秦朝那位有名的李斯左丞相……」李金榮點點頭說:「是喔!」許靜蘭偷偷問李金榮:「老ㄟ,他在講什麼?我都聽不懂。」李金榮瞪眼小聲說:「妳別問啦!我也聽不懂……」帥氣的西洋傳教士口中念念有詞,轉身到矮桌上拿紙條寫字撕下,遞給李金榮跟許靜蘭說:「就叫他李斯廷吧!希望他以後能像報效朝廷的李斯一樣,才氣過人。」

 

李金榮歡喜接下紙條,和抱著兒子的許靜蘭雙雙謝過外籍傳教士幫忙取名,高興得回家去,準備在截止日前報戶口。「李斯廷?」遠親知道名字後,不禁皺眉頭說:「聽起來就很西洋,一點也不夠金門。」李金榮說:「有就好,晚報戶口要被罰錢耶……

 

李斯廷的名字就這樣塵埃落定,外籍傳教士不經意的遐想,多少預示了李斯廷的將來。

 

在李斯廷即將屆滿五歲那年的八月下旬,金門爆發了日後眾所皆知的八二三砲戰。

 

那時學校仍放暑假,李金榮正在山上耕田忙,許靜蘭在家剝海蚵,李斯廷在旁玩耍,順便看顧弟弟、妹妹,等兩位念小學的哥哥上山耙草回來,三兄弟就準備出門去玩。許靜蘭說:「記得要在天黑以前就回來啊!」「好的!」三兄弟連跑帶跳衝出門,一路在村上街道嬉戲玩鬧,好不開心。

 

兄弟仨不知晃了多久,逐漸遠離村外而不在意;突然聽到廈門方向好像機關槍掃射「噠噠噠」的聲響,李斯廷抬頭看到火紅的太陽還高掛在天際,聽到三哥冒出話問說:「這是什麼聲音?在打砲嗎?」四哥說:「應該不是吧?」三人不疑有他,繼續往雙鯉湖外海方向前進,越來越接近險境而不自知;李斯廷只是覺得當時太陽的紅色尤其詭異,像一攤血染紅了整片天空,那樣放肆,那樣憤怒,不似平時那般璀璨亮麗、耀眼明朗……

 

「喂!你們三個小朋友在幹什麼?」中氣十足的嚴厲斥喝聲從身後傳來:「你們不知道共產黨在打砲了嗎?……」話還沒講完,一聲巨響在前好幾百公尺遠處震起,李斯廷感到一陣塵土迎面襲來,小小的身軀似乎也要被吹離地面彈出去般;此時,一隻強而有力的手猛然抓住他的肩膀,然後雙手抱起他,一路狂奔,他的眼睛被沙塵嗆得淚流不止,一時難以打開,閉眼大喊:「三哥!四哥!」但耳朵被雷般的陣陣砲響震得聽不見自己的嘶喊聲,頃刻間宛如盲、聾、啞的他,不清楚置身何處,也不知哥哥們的下落。李斯廷幼小的心靈只知道,這雙抱緊他的手,正努力衝出危險區,帶著他逃命。李斯廷可感受到周遭詭異的緊張氣氛,如夢似幻中,抱著他的人漸漸放慢腳步,隱約聽到對方喃喃自語說:「怎麼有個穿綠袍的將軍,站在廟頂揮大刀?這……這不正是關聖帝君嗎?」

/ 童言 2016727日攝於金門古寧頭南山古洋樓

 

相關文章:《人生的功課》(十五) 第二部 第一章 驟逝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盹龜雞~ 迷人的塞維亞 (下) 
2017/09/06 13:50
這麼恐怖的 823泡戰現場  在童言的文章中復活了 , 令人膽戰心驚 。

謝謝大姐。

八二三砲戰時,我還沒出生呢!只能研究史料,發揮想像力囉!

最後那一段,救李斯廷的人看到關聖帝君在廟頂揮舞大刀,是根據古寧頭雙鯉古地關帝廟的傳說而來:八二三砲戰,有位砲兵看到穿綠袍的將軍,在廟頂揮刀擋下四射的砲彈,這座關帝廟才在戰火中得以保存下來。得意

童言2017/09/06 18:28回覆
1樓. 如斯
2017/09/05 19:37

其實這篇童言發表時我就看過了,只是當時自己不知道在忙甚麼,只閱讀沒有留言

既然童言要我聊聊其中的人物,我就不客氣啦

這個外國傳教士非常可愛!從李斯聯想到李斯廷這樣的名字,我又要幫這個外國傳教士請命了

拜託童言不要只讓這阿兜仔「過個水」幫忙取名字而已,他應該還有戲可以發揮吧

我很喜歡許靜蘭這個角色,十分具有金門婦女吃苦認分的特質

我覺得童言對許靜蘭的描寫比李金榮突出,不知是否同為女性的原因?女性作者書寫女性,總是比較深刻,而且會本能地偏愛

謝謝如斯。

妳說的沒錯,我對李金榮的描寫不突出,是因為身為女性的本能,偏愛寫許靜蘭,而沒計畫描寫李金榮,他是附帶的小角色啦!

我對許靜蘭那年代的女性描寫比較深刻,應該是和我從小接觸的女性長輩有關,譬如:我自己的奶奶、我母親的奶奶和外婆,也就是我的兩位外曾祖母,她們三位女性都很堅毅刻苦,尤其我奶奶嫁到台灣後,就沒有機會再回到福建老家,我由小時候的記憶和經歷,想像刻畫在戒嚴金門戰火下生存的許靜蘭。

沒料到如斯喜歡這位傳教士,李斯和李斯廷名字的關聯,是我復習歷史得到的靈感,呵呵!大笑

如斯要幫這位傳教士的戲份請命啊?但我這小說早在去年十月底前就寫完了,牽一髮則動全身耶。偷偷爆料給妳,我在小說的序不是提過挪威的斯瓦巴群島嗎?到現在還沒出廠,請妳有空多來捧場,耐心看下去,應該會有意外的驚喜。得意

童言2017/09/06 01:0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