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的功課》(十四) 第一部 第五章 揮別 2
2017/08/12 02:47
瀏覽881
迴響1
推薦34
引用0

 

 

第一部(完)

 

第五章 揮別(完)

 

想到這兒,陳幼琴回說:「我半信半疑。」許靜蘭接著問:「那妳怕鬼嗎?」陳幼琴不假思索說:「我沒遇過,所以我不知道。我雖然很大膽,但不鐵齒;從小看親朋好友間嚼舌根,吵一些有的沒有的事情,我反而覺得人比鬼還可怕。」許靜蘭聽到陳幼琴表示「人比鬼還可怕」,似乎放下心地說:「我跟妳說一個故事,是我兒子告訴我的,聽說還被收錄在『台灣民間鄉野故事』。」陳幼琴專心靜待許靜蘭娓娓道來:「好像是他一位姓林的朋友,住在後浦,附近一家美容院的事。美容院的老闆娘晚上要關門前,忽然出現一個中年女人說,她家的小姐要來燙頭髮,準備當新娘出嫁。老闆娘覺得晚上結婚很奇怪,但有錢賺就好了。燙頭髮時,老闆娘發現新娘子臉色特別白,一句話也不說;燙完頭髮後,付給老闆娘很多錢,等天亮後,老闆娘才發現收的都是紙錢。」陳幼琴聽了衝口說:「那老闆娘不就是遇上『阿飄』了……」話一說出,忽然聯想故事裡「燙頭髮準備出嫁的新娘」,以及傍晚在山灶遇到的「迎親辦喜事」,莫非她自己也遇上好兄弟了?

 

許靜蘭見陳幼琴呆滯疑慮的神情,接著說:「妳第一天晚上就知道我是山灶人,我也跟妳說了山灶廢村的原因。我很希望山灶有一天能恢復像我小時候那樣有人住,因為我們祖先的墳墓都還在那裡。山灶姓許的最多,廢村以後,很多姓許的就搬到後浦、后沙了。」不等陳幼琴回答,許靜蘭繼續道:「妳昨天不是參觀了北山古洋樓嗎?古寧頭大戰時,在那棟樓附近死了很多人,是浯島有名的鬼洋樓,我們晚上不會到那裡的。」陳幼琴恍然大悟:「難怪在那棟房子的角落有石敢當碑文……」許靜蘭笑說:「對啊,但現代人偏偏不信邪,發生怪事就推給鬼神;從我這裡到北山古洋樓不遠,還不是住得好好的?」陳幼琴想了一下說:「李媽,妳說的很對,我想,山灶總有一天會復村的。」許靜蘭淡淡說:「幼琴,不怕妳笑,我也認為應該會有這樣的一天。」

 

兩人相談許久,吃了蚵仔大餐、喝了幾杯高粱後,陳幼琴自覺不勝酒力,當下感謝許靜蘭這幾日來盛情款待,道了晚安,微醺爬上樓梯,打算回房睡去。她的眼睛不知何故被掛在樓梯牆壁面的一幅裱框鉛筆畫吸引,這幾天怎麼從未注意到?停下仔細端詳畫裡的一座神像,印入眼底服飾飄逸的神采讓陳幼琴清醒過來,這不正是她在料羅灣追尋的那位古裝婦人嗎?

 

陳幼琴激動地大叫:「李媽!李媽!」許靜蘭衝出飯廳問:「發生了什麼事啊?這樣大聲?」陳幼琴指著牆上的畫追問:「這是誰?」許靜蘭鬆了一口氣,大笑說:「幼琴,我看妳是喝多了,連媽祖婆都認不出來!這是我兒子到湄洲進香時,隨手畫下來的啦!」

/ 童言 2016726日攝於金門料羅灣媽祖公園

相關文章:《人生的功課》(十三) 第一部 第五章 揮別 1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17/08/12 12:20

陳幼琴聽了衝口說:「那老闆娘不就是遇上『阿飄』了……」話一說出,忽然聯想故事裡「燙頭髮準備出嫁的新娘」,以及陳幼琴傍晚在山灶遇到的「迎親辦喜事」,莫非她也遇上好兄弟了?


這段敍述有點看不明白。是誰在聯想呢?不是陳幼琴嗎?若是她,怎會出現「以及陳幼琴傍晚...」及「莫非她...」這種字眼?似應為「以及那天傍晚...」與「莫非我...」。

非常感謝無★言看得這樣仔細,幫我校對,揪出錯誤。

這一段是陳幼琴自己的想法,我把畫蛇添足的「陳幼琴」去掉,然後在「莫非她」後面加上「自己」兩個字就好了。請參考已修改的文句,應該很清楚才對。

我本人寫文多少盲目,不及旁觀者一目了然,這個長篇小說仍然有許多缺失,有勞您以後繼續幫我抓漏喔!感恩!

童言2017/08/15 02: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