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領悟,在母親老了以後…
2022/01/27 10:43
瀏覽1,577
迴響1
推薦75
引用0

 

我是在母親失智的過程裡,體會到該怎麼面對生命的最後階段。

 

母親出嫁之前,和我沒見過面的曾祖母、我的外公外婆、舅舅們,四代同堂生活著。

 

在我小時候和母親回娘家的記憶中,外公外婆的家是一座大宅,有一道牆包圍起來,裡面誕生了許多這個家族的故事。

 

打開大門,一個大大的庭院,往內走,面對大門的是,一棟有著可以容納好多人回家過夜的二層樓房。靠近房子前方有一棵蓮霧樹。或許沒有特意修剪樹葉,樹枝和果子任意延伸,只要一上二樓的走廊,隨手就能摘到。

 

小時候,每當我回到那個家,年齡幾乎大我一輪的表哥表姐們,總是喜歡把我當他們的小跟班帶進帶出。帶著我上二樓走廊,手伸出牆外摘顆蓮霧,手帕擦一擦後,遞給我,看著我咬一口,表哥表姐們隨及問我,『好不好吃』。

 

『這蓮霧長在我的房前,是屬於我的』。表哥喜歡這樣唬我,代表只要跟著他走,準有好吃好玩的。

 

後來外公意外去世了,舅舅們分家了,搬離那個大房子,外婆開始每個月輪流在舅舅們的家生活。我也漸漸長大,小學、國中、高中時期,還是陪著母親每個月到各個舅舅家探望外婆。

 

正如母親所說,七歲就有大嫂了。她口中的大嫂,也就是我的大舅媽,到老一直視母親為長女一樣疼惜。

 

每次看到母親和舅舅、舅媽們相處,表哥表姐圍繞這位小姑姑(即是我母親)身邊開玩笑、說說他們從前怎麼調皮,未出嫁的母親怎麼管教他們。

 

母親和他們在一起時總是笑得燦爛,大家在一起說著只有他們才知道的生活點滴,彷彿又回到那個圍牆內的歡樂時光。

 

母親是十個兄弟姐妹中的老么,從眾多家人身上,學到了許多做人做事經驗,與父親結婚後,家裡許多大事都攬下來處理,也是爺爺最看重的媳婦。

 

我已經有二年半沒回台灣了,這幾個月來,母親的失智退化速度變快,現在完全不記得我了。

 

母親剛被判定失智初期時,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甚至逃避現實,害怕看到母親失智前的照片。以前會懊惱,該怎樣做,病情才能不惡化?雖然我父母親和哥哥一家人同住,再加上照顧母親起居的莉莉,生活也算熱鬧。

 

但事實上,延緩病情的辦法還沒想出來,母親已經誰也不記得了。

 

每當和她視訊時,她總是向莉莉介紹說,我是她姐姐。

 

莉莉也隨著母親說,『對阿,姐姐找妳聊天了』。

 

就這樣,我成了母親「姐姐」角色。

 

母親腦裡的年代,回到從前,雖然她忘了許多單詞和人名,和我這個「姐姐」說話時,總是滿足微笑著,偶爾會問起「兄さん」(是指我的姨丈)出去上班嗎?

 

母親眼角笑著,彷彿,她在那瞬間,帶著小小的我,回外公外婆都在的大宅院。

 

最近的幾個月,和母親視訊,我一直扮演著「姐姐」,傾聽她模模糊糊的記憶裡拼湊出來關於她家庭的種種片段。

 

在母親腦海裡,存在著許多事情的激盪,失智巧妙的過濾掉了她人生中的糾結,抹去了宛如幽谷般的曲折心事。剩下的是,最幸福的年代。

 

莉莉勸我,『忘記沒關係,只要能吃、能動、還能說話就好了,忘記就忘記,沒有其它生病就好了』。

 

生性樂觀、隨遇而安的莉莉,一席話點醒了我。

 

我們總是想,有什麼辦法可以回到完好,卻忘了,那是一種生命的流程,我們自身是一條不歸路,一條單行道。

 

正如莉莉說的,『忘記就忘記,沒有生病就好,姐姐就姐姐,沒關係啦』

 

母親認識的我,是她的「姐姐」 ,她開心就好,心中感到幸福就好。

 

重要的是,我知道她是我的母親,這就夠了。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tzi
2022/01/28 07:44
聽說 丟球 讓她接

訓練動作

吃飯改成椰子油

是否能有幫助?

祝 新年快樂!🌹
好方法,我們來試試。
謝謝您微笑 chia chia2022/02/14 21:4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