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風月未央,我已傷
2013/06/04 16:15
瀏覽147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浮生長恨時光如馳,卻不想在思念裏綿延了距離。說好的喜歡你,在相逢時截然折斷了應有的情節。曲高和寡,你不懂其間幽思。世間千年,便如一瞬,在這一刻便生成了意義。不是高處偏寒,而是我不懂你。明月之上,仍有清風徘徊,相思無畔。我們是天涯裏偶然相逢的孤獨,彼此未曾謀面,卻在一首清曲裏,彌和了傷感。每一次遇見,都如一陣青煙,在淡薄的人情裏消散了。然後便是揚長而去,失意帶來罹難漂泊的items or gift & premium愁苦,將心中滿腔憤慨一並傾瀉出來,植入虛構的故事中,便有了孤寒的生命。

吟唱著吳歌的少年,經曆過一樣的江南,只不過左手缺了一只青蓮,右手少了你的溫暖。或許,這本就是一場夢,望過去仿佛雲深不知處,是一片茫茫,美得遺世而悠長。可思念總在,而愛卻是姍姍,菟絲兀自繁盛,而相會無期。仿佛無論是困守還是盛開,最終走向的終是流逝,蒼老的是是華年和你我。最終不過一場永寂。在覺醒的舊夢裏,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如是顛簸。荏苒歲月覆蓋的過往,白駒過隙,匆匆鑄成一抹哀傷。在這哀傷裏,你是一條匆匆流失的溪澗,還是一株停駐在心中的松柏?歲月的殘花,它落到了何處?是否還於歲寒中吐露,於淒清處說香濃?

世間難有一場相聚,不訴離傷。謝了縱橫的牽絆,卻唱不斷內心三千癡狂。一相逢,終難忘。不相識,又何妨。世事本來就是這樣。夢裏開幾多桃花,書生夢醒,唏噓不已。也許夢裏唱歌的人是你吧!在那一段美好而憂傷的聲線裏,是悠揚,是清冽,是刻骨銘心,是我深切的Claire Hsu挽留和疼惜。整日糾纏在字裏行間的愁緒,如桃花流水裏的一條遺失的青荇,青一去,留下一川碧綠。流離的何止是身軀,更是原本有序而整飭的靈魂。思量的痛讓人體無完膚。

生亦何歡,若你明白?不,很多人不明白。“嗨,又寫新詩了?給我看看。”這是我身邊重複發生過的事。可又有幾人能讀出那種感覺,那種心傷?仰天長歎,忽略了荒唐和可笑。生亦何歡,只有自己才知道。兒時,我總是爛熟於唐詩宋詞,錦繡佳句。只是因為詩句中看得見繁花似錦,亦看得見白骨森森,可是看不見他們愛有多深。即使是“執手相看淚眼”的淒涼。很謝謝,我能用這種文字寫出一種你能看懂的感情。謝謝你來填補了這未央的風月。於是指天為誓,援引山水為證,將誓言上了鎖,不可解。

有人說,誓言不可信。誓言荼縻,而愛情開得正酣;或者誓言依舊,愛情已頹痞不堪。不過,愛得堅決,痛得也應該堅決,難得的dvd to ipad是內心,從含蓄裏遁出,這樣直白又這樣泫然。我想痛痛快快地讓自己有個漂亮的轉身,只是轉過身去已淚流滿面。穿過那些粉黛繚繞的鶯鶯燕燕,誰能望見一身素衣停在內心的彼岸?月下燈火無限,誰能只剪那一片清影裏的闌珊?越是追問,便越是不解。千江水有千江月,我在一瓢裏便有所念。翻越萬水千山縱身一躍,就只為見你一面。是的,我的絮叨總是那樣悠長。就如這青青河岸,延伸到天涯的彼端,卻延伸不到你的心裏。讓我們隔著風煙記起,依然有微溫的餘悸。所思者為何?也許是離別時的昵語悲啼,牽掛,惦記。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美麗之說
上一則: 心靈的城堡
下一則: 陪你一起看南海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