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們佛教徒都希望虐童、殺人、酒駕、性侵、政治說謊者唯一死刑!
2013/11/12 18:19
瀏覽296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NOWnewsNOWnews – 2013年10月14日 上午11:49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小男童王昊被虐致死案,引發社會關注,尤其是台灣近年來高呼人權,廢死聲浪不斷,不久前同樣震驚社會的台南遊戲場男童遭割喉事件,凶嫌的理由正是反正殺人又不會死,此問題確實值得正視。

被毒蟲虐殺的男童王昊姑姑在10月13日凌晨2:40發表「不談死刑,只談憐憫~給廢死聯盟的公開信」;她說,十月十日是世界反死刑日,公共電視做了一個 (NGO觀點)節目「談台灣死刑存廢爭議」。「你們在節目上也說,要讓不同的聲音對話,社會才能有共識,節目名稱取得很理性客觀,但是這個節目邀請的來賓卻是一面倒的只有一種聲音。這種荒謬的『理性探討』讓人發噱,但是我笑不出來。」

她寫道,節目中,叩應的觀眾問「如果受害者是你們的家屬,你們做何感想?」廢死聯盟的理事長瞿海源一再強調「請不要用這個來詛咒我的家人」,然後說「雖然機率很低……假如我的家人被殺,我不敢保證我一定還是支持廢除死刑,可是我會堅持我的理念」,「瞿先生你知道嗎?你所害怕的詛咒,是已經發生真真實實地將每一個受害者家屬的心扎成了千瘡百孔。你這種毫無同理心並且前後矛盾的『大仁大義』讓人痛心,但是我哭不出來」。

「我以為我的眼淚已經流乾了。但是我終究還是哭了。長夜哀哭。」

王昊姑姑寫道,「你在電視上說,兒虐慘案中被害者王昊的生父在獄中寫信給為了王昊案奔走的我,然後你唸著新聞報導中的片段,說『王昊的生父要王昊姑姑放下仇恨,判主嫌死刑只是讓他解脫,面對自己良知的折磨卻是一輩子』。將信件的片段說成一個很動人的說法,彷彿你找到了一個來自於被害者家屬的背書,證明了即便這樣一件殘忍的虐童致死案件,兒童的生父也能放下仇恨,所以廢除死刑是一個高尚的、正確而確實可行的道路。」

「你不知道的是:你什麼都不知道!」、「你不知道我弟弟的悔!他有多後悔,後悔自己的荒唐錯誤,讓孩子這樣子受盡痛苦地冤死!」、「你不知道我弟弟的恨!他有多怨恨,怨恨自己不能親手殺死那些喪心病狂的兇手!」、「你不知道我弟弟的痛!面對昊昊殘破冰凍後的大體,心如刀割卻還要承受各種莫名其妙的的羞辱汙蔑!他有多心痛,心痛姊姊頂著烈日絕食抗議司法的荒謬不公、欲伸張正義卻不可得!」

「你不知道我弟弟的愧!他愧對自己的孩子、愧對家人、愧對用盡心力、受盡煎熬的我這個姊姊!他勸我放下,是因為不希望我繼續背負這個責任、承受這些苦楚!所以信中說著聖人才能說出的話,要我寬恕,要我放下!」、「你什麼都不知道!」

「既然你什麼都不知道,你怎麼敢拿著報紙上的隻字片語斷章取義,在被害者家屬的傷口撒這種讓人痛亟哀亟的鹽?兇手21天凌虐王昊還不夠?你們還來凌遲被害者家屬傷痛的心靈?」

姑姑說,「你不是被害者家屬、你甚至不敢『想像』如果你是被害者家屬!如果你們之所以嚴重的缺乏同理心是因為這個原因,我不怪你!但是當你們自以為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寬大為懷地為死刑犯求其生時,能不能也給被害者家屬一點點卑微的憐憫:能不能請你們不要一再地傷害被害者家屬!」

「我這樣的要求很過分嗎?」、「不瞭解內情的人用各種毫無根據的揣測誣蔑我這個被害者家屬、冰冷僵化的司法制度挫折凌遲我這個被害者家屬、廢死人士的各種言論一再的傷害我這個被害者家屬。一次一次,每一次的痛哭之後,我都以為我的眼淚終於流乾。」

「但是事情總是超乎我的想像」。王昊姑姑說,「現在我們新上任的法務部長公開地說『我是佛教徒,希望台灣能廢死』!兇嫌用泯滅人性的方法虐殺我們的家人,而我們只能在體制內溫和的、理性的、漫長的、痛苦而煎熬的陳情、抗議、打官司。羅部長有沒有想過她的一句話,會抵消掉被害者家屬們多少的努力?法務部長的任務究竟是執行法律?還是修改法律?這就是社會體制給予被害者家屬的回應?」

她寫道「今天我不想談死刑存廢!我只卑微的要求各界給被害者家屬一點憐憫一點喘息空間~~請不要一再傷害被害者家屬!如果你們還有一丁點的同理心~~~」


 

評:

如果我是法官,當我看到該判死刑的犯人在法庭態度良好,我會認定他已接受他的應該被判死刑,所以我判他一個死刑。

如果我是法官,當我看到該判死刑的犯人說他在犯案時精神耗弱或什麼屎尿理由,我會認定他不接受他的應該被判死刑,所以我判他二個死刑。

新上任的法務部長公開地說『我是佛教徒,希望台灣能廢死』?

我也要公開地說『我們是佛教徒!我們都希望台灣永不廢死!』

不但如此,我還要公開地說

『我們是佛教徒!!我們佛教徒都希望台灣從現在就開始迅速實施嚴刑峻法!

我們佛教徒都希望虐童者唯一死刑!

我們佛教徒都希望殺人者唯一死刑!

我們佛教徒都希望酒駕者唯一死刑!

我們佛教徒都希望任何的性侵(包含誘姦或迷姦)者唯一死刑!

我們佛教徒都希望政治說謊者唯一死刑!

(不知道是誰先前說總統不兼黨主席的?不知道是誰說大埔不拆卻還是給他拆了?不知道是誰說那幾個弄死洪仲丘下士的都沒罪?)

我們佛教徒都希望虐童者也是唯一死刑!

死刑是佛教終止這些惡行的唯一方法!

犯人要演出懺悔戲嗎?去向地藏菩薩或城隍爺或閻羅王演呀!法官不是神明~怎知犯人是否在偽善?所以法官無權以犯人的法庭態度良好而判減刑!

讓我們一起高喊!

劉金龍!該死!

劉金龍!該死!

劉金龍!該死!

劉金龍!該死!

劉金龍!該死!

............

王姑姑說「我以為我的眼淚已經流乾了。但是我終究還是哭了。長夜哀哭。」


我說「我以為我的憤怒已經耗盡了。但是我終究還是怒了。長 夜 憤 怒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