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是金門差假士
2008/11/29 00:06
瀏覽1,254
迴響3
推薦0
引用0

11月25日晚上,「烏坵奇女子」高丹華突然打電話給我,要我兩天內寫一篇我在金門當兵的日子,還要提供過去與現在照片「超級比一比」。既然是奇女子,我就必須放下忙碌工作趕快配合。

我翻箱倒櫃找出我的《藏寶盒》,那是我媽媽結婚的嫁妝盒。她不要,我把它拿來裝我兒時的回憶,這裡有放我在金門當兵兩個紙袋,一個收藏文件,另一個是放各種證件、徽章、名片、筆記本等。雖然我在金門約一年半,占不到生命二十八分之一,但在那裡的回憶絕對是終生難忘。

我1987年4月1日入伍,是1535梯陸軍行政40142文書兵,先在台南新化333師新訓之後就分發到金門防衛司令部,於1989年3月31日退伍。

第一次到金門,搭「開口笑」運輸船在風雨飄搖中開往金門航行。蹲在只能容納一人睡的地板上,隨著船身強烈晃動,我吐到癱掉。當搶灘進入那充滿肅殺戰地時,我內心湧起一起一股生命無法操縱在自己手上的心情,好像赴戰場一般,將無法期待回到故鄉。

在碼頭上等待分發,金防部一處處長來選兵,由於我的專長是書法,他希望我在他手下當文書兵。但是當我搭吉普車來到防衛部,發現居然要跟很多軍官睡同一寢室,而且要天天寫毛筆。也不知怎的,竟然拒絕這樣肥缺。結果我只好被下放到金防部後勤支援指揮部指部計畫科當文書兵。因為表現不錯,不到半年,我意外被派去當人人羨慕的差假士,一年後被調回台灣外島服務處,半年後「因某些理由」又被調回金門,直接歸建「後指部無多連」養老到退伍。

二十多年前在金門當兵,當時剛好是三年兵跟兩年兵的交接期,所以三年老兵心理很不平衡,部隊裡老兵欺負新兵的傳聞層出不窮,但我的單位算是非常涼的缺,感覺好像上下班。當時到外島滿七個月可以放假一次,所以兩年兵可以休兩次,累積大功三次也可放一次假。表現比較好的兵,放假可以搭飛機,當年搭飛機約放假七天,有727跟130機型可以選擇,如果搭船約10天左右。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排機位,中午後要將名單依先後順序送到安排機位單位,傍晚前搭機名單會出爐,我會在晚餐後下電話記錄。當我拿起話筒時,總機「西康」馬上知道我是誰,會很熱心回答:差假士你要下達電話記錄,那請等一下。然後沒多久,各營連安全士官就會全部拿起話筒待命,然後我一個營、一個連報放假名單。那對當年在離島休假困難的人,一聽到可以返台,可比中愛國獎券還高興。

第二天上午,我會到機場發機票、送機。當天如果有參謀長以上上校軍官返台或到金,我都會親自去接機跟送機;每半個月要處理搭船放假業務,當年一次搭船人數都是上百人。每次在碼頭指揮軍官放假,真是超威。

那個年代在離島當兵,負責休假的人權力非常大。由於船艦一個月才開一至三次航班,飛機雖然天天起飛,但配額有限,加上天候不穩就停飛。如果碰到親屬病危、重傷,或兵變,那種等待的煎熬是非常痛苦的,所以我們這個職務可是人人羨慕的肥缺。根據傳統,差假士權力太大,我跟差假官配有專屬吉普車跟司機,有上校以上軍官才擁有的各種通行證,還可以進入管制區,也可以直接開進機場停機坪。由於掌握排假大權,因此各方都會討好;需要加菜,經補連也會送些罐頭,車子壞了運輸連馬上幫忙,這樣特別的福利還真讓人驚訝。

我的職務上面還有差假官,但我接職務時因為差假官是菜鳥,所以我雖然是一兵,權力卻非常之大。我擬簽呈有基本原則,喪假最優先、之後是病危、公假、事假,最後才是正常休假。

一般的日子,想排飛機,只要連長同意送上來就會准,但由於天候等因素、大部份排假都要約一、兩星期。因此,在離島放假不搞特權、關說,有時排假會遙遙無期。基本上只要不太離譜,我們都會盡量幫忙。但是我最厭惡的就是花崗石醫院的醫官,他們可真會搞假,動不動就放假,名目還真多。等到我業務上手,我對他們離譜的假幾乎簽不同意居多,他們就動用特權讓參謀長來壓我,碰到這樣情況,我在送簽呈時就給他簽上一大堆理由,讓參謀長很難批准,這群醫官可是恨死我。

最讓我感到為難的士兵親屬病危而又無假可休的情況。親人未過世不能休喪假,這種情況可真讓人為難。有些家屬病危,趕回去沒多久,過一陣子又病危要請假,不准假又不近人情,因此我在排假、寫簽呈時常常會陷入天人交戰。

下面是我的師傅將職務交接給我的時,寫的部分建言,看來還真是忠言逆耳。

一、簽假單時,切要謹慎,三思而後落筆,當人情壓力不勝負荷,一切按規定自可解決。

二、做事先求穩重,根基未固之時,勿標新立異。

三、海運人員協調會前,若有特殊傷患、人犯及其護送押解人員要提出報告。

四、遇不明公差、事假,先像單位查詢清楚,真無法解決時,請單位報文或個人打報告說明。

五、事情真多而忙時,力保心平氣和,不要亂了方寸。自找時間休息,亦可請科內其他文書協助部分謄寫工作。

在離島當差假士,背景、後台要夠硬才有機會。因為又是肥缺,權力很多,搶這位子非常多。我也不知道自己怎會當上這職務,還有機會回台北半年。但這份職務牽連到整個師或指揮部全體官兵權利,務必力求公平公正。對於當年只有二十出頭我,面對很多壓力、關說與誘惑,那種工作的沈重負擔可想而知。

當兵這兩年的歷練,對我出社會懂得人情世故,並看清潛規則有很大幫助。我有時後回頭看當兵兩年起伏,宛如事先為自己人生先演預演一齣戲,事事例證以資借鏡。但不管如何,金門當兵的烙印永遠無法磨滅。

更多圖文 http://www.wretch.cc/blog/hehe77

迴響(3) :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