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玉山北峰去來 黃瑞田
2021/02/10 22:08
瀏覽412
迴響2
推薦61
引用0

玉山北峰去來   黃瑞田

 

本文刊登於2021210日更生日報副刊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detail/1458441

前言:我登上玉山,是52年前的事,迄今記憶猶新,趁著尚未失智,參酌當年沿途記事,寫下當年的壯舉

……………………………………………………

 

我們一行三十餘人從海拔三八五八公尺的玉山北峰氣象站外庭眺望,玉山主峰和東峰,似乎一蹴可幾,但,說起來委實有點令人不敢相信,我們從玉山主峰走到北峰氣象站,短短二.四公里,竟然足足花了兩個鐘頭。

到達北峰時,每個人都是汗流夾背,貼身衣服都濕漉漉的,外面裸露的臉頰則被冷冽的山風吹得直打哆嗦,氣象站觀測員謝先生出來打招呼,引導我們進入作業室聽取簡報,原來他們的的工作就是從每天早上五點到晚上九點,每小時把氣象觀測的數據傳回台北氣象中心;並將數據轉譯成國際電碼,每天八次傳送出去給國際氣象單位做區域交換,製作全球氣象圖。隨後,謝先生帶我們到外面,站在氣象觀測坪圍欄外面,介紹各種氣象設備,諸如全天輻射儀、康貝斯托克日照儀、溫濕度測量儀、蒸發量測量儀、虹吸式雨量儀、最低草溫計、風向風力儀等等,讓我們大開眼界。

當謝先生知道我們還有北北峰的行程,特別交代,如果風太大或霧太濃,就趕快回頭,不要冒險前進。他認為攀登玉山最值得玩味的是由北峰走到北北峰這一段,短短的不到一公里瘦稜的路程,既驚險又奇麗。

前往氣象站後方的北北峰,必須走在狹窄又尖聳的山脊,沿途黑色板岩、變質砂岩與硬頁岩構成的銳角石塊,表層有白色的花紋斑漬,那是苔蘚曬乾的遺跡。

由於適值中午過後,是玉山諸峰氣象萬千的時刻。我們才走了約三百公尺,冷冽的寒風挾帶著灰白的濃霧忽而從東邊山谷沿著北北峰東側陡坡往山脊升騰,再從山脊上方兩、三尺高往東側山谷流洩,成為雲瀑,使我感覺渾身仙氣,彷彿正在騰雲駕霧;更大的濃霧忽而從東側山谷滾滾湧升,在短短的兩分鐘之內朦朧了我們的視野,呼呼的寒風越來越強勁,幾乎站不穩,大家只好小心翼翼走回北峰氣象站;沒想到氣象站前方卻是陽光普照,對面的玉山主峰頂上,一群如同螻蟻的人影清晰可見;從北峰眺望主峰和東峰,相形之下,屹屼的主峰顯得更加嶮巘,主峰下方狹長的碎石陡坡不生草木,是由板岩和變質砂岩經過冰風與凍融的作用形成的。

但是,主峰與北峰之間的鞍部,卻是一片迷濛,形成了湧動的雲海,一道鮮艷的彩虹,出現在山谷裡。突然,從山谷裡傳來陣陣震撼的霹靂雷聲,偶而閃電還竄出雲層。氣象站的張先生也出來觀察,他說山谷裡正在雷雨交加,我們恰逢其時,他要大家俯瞰雷雨雲霧上方的彩虹,那是人生難得一見的奇景。

負責拍照的夥伴劉昌虔拿出相機,將彩虹奇景拍攝入鏡,然後我請他幫我拍一張以彩虹、主峰和東峰為背景的相片,他剛把光圈和焦距調好,山谷裡的濃霧從我背後瀰漫而來,他按下快門時,嘆了一口氣說:「山不見了,彩虹也消失了。」

其實,並不是主峰和東峰都被霧氣籠罩不見,而是煙霧繚繞,時隱時現。雷聲也逐漸止息,本來霧氣籠罩的山谷,不到十分鐘,雲消霧散,主峰和東峰又聳立在眼前。

氣象員謝先生催促我們趕快下山,因為從北峰回到排雲山莊,大概要三個小時的腳程,今天下午玉山地區氣候極不穩定,越晚下大雨的機率越大,氣溫也會更低。大家立刻集合,準備踏上回程,我們向謝先生揮手道別時,他補充了一句:「下雨時,不要碰路旁的鐵鍊,以免被閃電雷擊。」

從北峰走下鞍部,有大約五百公尺長、四十五度碎石斜坡,由於剛下過雨,頁岩有點濕滑,大家莫不小心翼翼,亦步亦趨,深怕跌倒會被尖銳的岩片割傷。

一路上,有許多被淋濕的玉山圓柏,蜷曲的枝幹像刻意形塑的盆栽,兩旁鋪地的白花法國菊熱熱鬧鬧的綻放著,為鞍部點綴了幾許蓬勃的生機,可惜我們無暇駐足欣賞,因為過了鞍部,就要走上碎石坡前往三千八百三十九公尺高的風口。

這段往風口的碎石坡的結構是板岩及變質砂岩,因受到造山運動擠壓而成皺褶,經千萬年冬天天寒地凍、夏天天乾地燥的天候變化而碎裂。風口碎石坡道長度超過六百公尺,坡度五十五度以上,這對一般的登山客來說,並不困難,但是,北峰鞍部海拔三千七百七十六公尺以上,溫度低、空氣稀薄、風勢強勁,走起來步步維艱。

開始走上潮濕的碎石坡時,我們保持緘默,只有呼呼的喘息聲,因為說話會讓我們缺氧更喘;我們分散前進,不能走在別人後面,以免被前面的人踩落的石片擊中;坡度太陡時,只好手腳並用,往前挺進;空氣太稀薄了,幾乎每走兩分鐘,就要休息一分鐘深呼吸。我們奮力向前,大約爬了一半左右,碎石坡是乾燥的,我們已越過之前雷雨區的上方。

強勁的冷風由鞍部山谷往風口吹襲,颳起飛沙走石,讓我們更加寸步難行;,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快要筋疲力盡,幸好已經到最後一百公尺了,有鐵鍊可以拉攀;沒有下雨,我們就放心的拉鐵鍊使力往上爬。

呼嘯的狂風,讓我們身體搖晃不穩,只能在陣風間隙移步往上。我們要以有限的體力抵擋十幾級颱風般的刺骨寒風,還要努力往風口攀爬。

只要翻越三八六七公尺的風口,我們就可以一路輕歌走回海拔三四O二公尺的排雲山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命運青紅燈 黃瑞田
下一則: 紅岩仙境 黃瑞田
迴響(2) :
2樓. 火巖姑
2021/03/18 04:45
哇!
52 年前的事,還記得那麼清楚。真不簡單。還是我沒讀懂?
1樓. 善良有才華的smileangel
2021/02/22 09:46
爬玉山,很厲害!
爬山,對身體很好喔!
微笑天使,祝福您新年快樂!福杯滿溢!☺️
願上帝賜福您!闔家平安健康!♥️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