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飛呀,賀利斯朵先生! (娜芝莉‧耶秅著,東年譯)
2006/05/17 22:10
瀏覽5,280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飛呀,賀利斯朵先生!

娜芝莉‧耶秅著/ 東年譯

譯注:娜芝莉‧耶秅,是我的同學。我在《寫給伊斯蘭》裡大約談了她的寫作觀和我們的友誼;她從十六歲開始就這樣寫小說,寫了十幾部……

西絢泥那兒的幸福公寓門房,賀利斯朵先生,在一個夏天早上十點二十分變成了鳥,飛往庫列底秕去了。

他的妻子瑪尼娜,那天早上一個人去市場。賀利斯朵先生消失了,這怪事,大約只有符珣娜可能注意到;她是大衛先生的女兒,長有鬥雞眼。那時她自顧自的玩跳房子的遊戲,並沒太注意賀利斯朵先生家飛出了一隻鳥,一會兒也就忘得一乾二淨。

十二點零七分,瑪尼娜太太回家了。她完全沒注意到先生不在家;她在市場差點昏倒,一直到現在還頭昏目眩。休息一會兒,她開始擺餐桌;她坐在桌邊一邊聽收音機一邊做沙拉。無論去任何地方,她先生都一定會回來吃午餐;她非常慶幸自己在中午開始發熱前,回到家裡。她在蕃茄上撒了一點鹽就吃起來,後來喝了一大杯開水。

這時候,賀利斯朵先生正越過迦坷希科德林,飛向圖內栭。他任由翅膀飛行,自己並沒特別想去那兒。他覺得自己年輕了四十歲,自由又快樂;一點兒也不想瑪尼娜太太。快到圖內栭的時候,他才停下來想要去那兒。當他猶豫不決的觀看巴士車站的人群,兩隻年輕的鴿子停在他身旁,開始怨嘆謀生不容易。這話題讓已經年老的賀利斯朵先生窘迫,他跳起來,盡可能的快速向匕約騔陸飛去。

下午兩點半了,賀利斯朵先生還是沒個人影,瑪尼娜太太開始有點擔心。「這傢伙….」她嘀嘀咕咕著:「我倒想知道什麼好事讓他在咖啡館逗留這樣久…..」遠遠的,她聽到了咖啡館模糊傳出的音樂;裡面菸霧迷漫,什麼也看不到。馬路上,奧斯古的哥哥禮希浦正在玩球;她和他招手說:「哎,唉,禮希浦啊,乖孩子,請你幫我去看看賀利斯朵老伯在不在咖啡館。」

禮希浦走進咖啡館,喊了幾次賀利斯朵先生的名子;後來,坐在角落下棋的警衛李凱紛珶才應聲說:「小弟弟啊,賀利斯朵先生今天沒來過這兒。」禮希浦立刻跑了出去;瑪尼娜太太斜靠在一棵修剪過的阿拉伯膠樹等著,他和她說:「瑪尼娜嬸嬸,賀利斯朵老伯今天沒去過咖啡館喔。」

在臨近鞳坷辛的路上,賀利斯朵先生望了一眼鞳坷辛戲院的電影海報,轉向塔拉巴希直直飛去。他喜愛塔拉巴希,事實上,他只喜愛庫列底秕和塔拉巴希這兩個地方;他曾經夢想在塔拉巴希的公寓住宅當門房,可是沒這福氣。

瑪尼娜太太跑到大衛先生開在街上的雜貨店,大衛先生、葧褡太太和他們的女兒符珣娜,正在店面的後面午餐;她才進門,就失去知覺,昏倒在裝著豆子的麻袋上。他們以為她只是絆倒了,葧褡太太跑過去扶她,而大衛先生開始收拾桌上的空沙丁魚罐,扔進外面的垃圾箱。

飛過了塔拉巴希,賀利斯朵先生忽然意識到自己心中十足歡喜。有一隻長得既豐滿又美麗的母鴿正好路過,他就一路追著,再往堤比巴希飛去。但是追到了銻比巴希,這隻母鴿折往卡辛葩莎的山裡,而他差不多已經累垮了;他為此煩惱,也想起自己六十歲了。他停在一道牆上,望著海面陽光閃爍,休息了片刻。

「賀利斯朵把我拋棄了。」瑪尼娜太太說。
「啊,親愛的瑪尼娜,不要胡思亂想,說這樣的傻話!」葧褡太太說。
「他顯然是今天早上,趁我去市場的時候開溜了......」瑪尼娜太太說:「我去問過咖啡館,他今天沒去--他把我拋棄了。」
「不可能的啦,」大衛先生說:「賀利斯朵這個老好人不可能這樣做啦。」
葧褡太太在手帕上倒了一點有古龍香水味的水,弄濕了,幫瑪尼娜太太擦臉和手;說「他也許只是突然外出,去辦什麼差事,妳不要心煩嘛。」

瑪尼娜太太回家默默的流了一陣子淚,然後去洗臉;她梳了頭髮,也拉緊了邋遢鬆弛的長襪。

賀利斯朵先生聽到背後響起一陣音樂,他向那裡飛去;那是堤比巴希這地方賭場特有的,專為女性在午後的日場表演。波里罕蘇若利正在演唱,賀利斯朵先生停在一棵樹上,閉起眼來欣賞,直到節目結束;那時候天已經暗下來了。他聽到遠處響起哨子聲;耶夫利亞西列比小學放學了,學童鬧著、笑著。賀利斯朵先生又跳起來,飛到街上。

瑪尼娜太太、葧褡太太和大衛先生已經議論了三個多小時,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報警。最後,瑪尼娜太太說:「好吧,很好,我不再去想他逃家的事了,沒有誰能勉強誰愛誰,如果他真是追別的女人去了,我也無可奈何嘛。」
葧褡太太和大衛先生一直挽留,但是瑪尼娜太太執意回家了。

飛近珮菈葩檑斯飯店的時候,賀利斯朵先生感覺到自己變成鳥的快樂奇遇已經到了尾聲。街上再看不到人影了,他飛進一個黑暗的角落,落下了街面。

瑪尼娜太太想念他們的訂婚和結婚禮,她將這些照片散在床上一張張瀏覽。

賀利斯朵先生悄悄的開了門溜進屋子。

「啊,啊,賀利斯朵!」瑪尼娜太太喊著。

「我累了,瑪尼娜….」賀利斯朵先生說。

瑪尼娜太太趕忙鋪展床罩鬆軟褥墊。

賀利斯朵先生爬上床,拉起被子,轉過身,唸了聖母馬莉亞萬福之名,立刻就睡著了。


*作者後記:我寫這個故事,是記念我老家的門房賀利斯朵先生;他兩年前去世,現在也許化身在塔拉巴希,變成鴿子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小說創作
上一則: 稻草人(侯生‧高戌里著/ 東年譯)
下一則: 獵山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