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彌賽亞神曲中的復活
2006/05/06 14:50
瀏覽2,069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東年

耶穌到了,就知道拉撒路在墳墓裡,已經四天了;有好些人來看馬大和馬利亞,要安慰她們。馬大聽見耶穌來了,就出去迎接他,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裡,我兄弟必不死。
耶穌說:你兄弟必然復活。
那墳墓是個洞,有一塊石頭擋著,耶穌要他們把石頭挪開。馬大說:主啊,他現在必是臭了。
耶穌大聲呼叫說:拉撒路出來。
拉撒路就出來了,手腳裹著布,臉上包著毛巾。

——約翰福音一 一:一七至四四 

好多年前的某一天,我從花蓮開車回台北,在蘇花公路這一頭傍山爬坡,幾次迴轉,窗外出現了夕陽返照的蘇澳港灣和太平洋。

那時,車上的音響剛鬧過韓德爾《彌賽亞》中的「哈利路亞」大合唱,一片沈寂中婉轉唱起另一曲女高音。這樂章的女聲唱曲,長久以來,偶爾聽到我都很喜愛,只是不知道,也從未想過要弄清楚這女高音在唱什麼。或因為長途單身行車的寂寞和疲憊,黃昏的光景以及有關海的回憶,這一次聽得更加不同凡響,就發願要找到樂譜,看她為何如此詠嘆,這般傷感。

隨後的夜間,車行濱海公路,這念頭在腦海中幾次浮沈消失了影蹤。

聲樂譜最早都是用拉丁文寫作,這當然不是一般人能閱讀的。我曾經讀過一篇音樂文章談及韓德爾的神曲《彌賽亞》是這類寫作的第一部英文作品,但是我自己長期在出版界工作,也策畫過多場全國性的書展,印象中從沒看過這種出版品。無論如何,這事沒有急迫性。

又過了幾年的某一天,女兒說要去找看看有沒有特別的鋼琴譜。她一向是在大陸書店買琴譜,幾次開車載她去,我也曾經特地檢視聲樂的專櫃。這次,她要去中國音樂書坊;這是一家坪數小很多的音樂書店。這樣,我竟然在一個角落裡無意間看到一冊十六開本的硬皮書,暗紅色的書背上燙了金字:救世主。

啊,這就是了。這英日文對照的樂譜,由日本基督教音樂出版社收在「歷史的名曲の完駅」系列,初版於一九四八年,再印於一九六○年。

這樂譜我買回家一放又是兩三年,因為它有五十三個樂章,而忘了那曲女高音是否確實是緊隨「哈利路亞」大合唱之後的章節;這必須將音樂帶聽一下來比對,但是,那一天我回家沒能找到音樂帶。

一般的古典愛樂者總會聽過韓德爾《彌賽亞》神曲中的「哈利路亞」;第四十四章這曲大合唱,通常被以單曲摘錄,有時也會出現在聖誕歌曲集中。十二月的台北書市,也會應景賣聖誕卡和聖誕樂;我正是如此聽到「哈利路亞」合唱曲,想起買《彌賽亞》的CD片,但是,這一次我回家卻又忘了樂譜放那裡。

「哈利路亞」合唱曲,確實有其盛名。據說,一七四三年,《彌賽亞》神曲在倫敦公演的時候,蒞臨現場的英王喬治二世竟然被這合唱曲震撼得肅然起立。英王所以激動,我想,因為這是第一部英文寫的聖樂。此外,這合唱曲無論聽者懂不懂內容,大概都會感染其中的激情。因為,這大部頭的神曲老半天唱到這裡的內容,耶穌基督剛死,所以這合唱曲再三反覆讚美語:哈利路亞,其間再不斷反覆一些期望,像永恆全能的主或眾王之王。這種場面和氣勢,若以成千上萬的選民面對敗選的陳水扁市長或敗陣的宋楚瑜省長,搖旗吶喊;總統、總統、選總統;以這樣的景況來想像,大概能夠略識一二。

《彌賽亞》寫於一七四一年,是古今最大的神曲,每年聖誕節都會在世界各地被演唱,慶祝耶穌基督的誕生並歌頌他的救世精神。羅曼羅蘭讚譽其為「蘸著淚水揮毫」;韓德爾自己寫這神曲的時候,足不出戶不眠不休,寫到一半,淚水如注,趴在桌上呼喊:我看到了天國和耶穌。全曲分三部,描寫基督的生涯。第一部,主要以「田園交響曲」表現伯利恆之夜的「預言和誕生」。第二部說「受苦和死」,其中的「哈利路亞」合唱被認為是,激勵人類的無價之寶,全曲中的極品,歌詞摘編自聖經啟示錄:「哈利路亞,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基督的國,祂要做眾主之主眾王之王,永遠」,旋律崇高雄偉,和聲諧美豐沛,由於英王喬治二世臨場深受感動起立肅聽,從此以後,聽眾循例,《彌賽亞》神曲唱至「哈利路亞」時都要起立。

我終於弄清楚了,多年來我想一探究竟那女高音所唱的,是第三部「復活的光榮」的首曲,即第四十五章的「復活」。

過去的這兩個月,我連奔兩場喪事;九十五歲的祖父和九十歲的丈母,好在高壽印紅色訃聞,要不然真會是滿目悲哀。無論如何,一在基隆一在高雄,法事很多,每隔幾天就南北奔波,至今仍覺身心疲憊。幾天前的夜裡,整理書桌想繼續寫新書,無意間在幾張稿紙下看到那本樂譜,這樣就終於對到了那曲女高音的「復活」:我明白我的救贖主曾經活著,較後的日子裡祂會重返世間,雖然蠕蟲咀吮我的身體一盡,但是我將在軀殼間看到上帝;現在,基督從死者中復活……

若在黑夜走路,就必跌倒,因為他沒有光,耶穌說了這話,隨後又對他們說:我們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去叫醒他。
門徒說:主啊,他若睡了,就必好了。
耶穌就明白的告訴他們:拉撒路死了。

——約翰福音一 一:一○至一四

從中午十二時到下午三時,遍地都黑暗了,耶穌大聲喊: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
在那裡的人,有的聽見就說:這個人呼叫神呢。就有人趕緊跑去拿海絨蘸滿了醋,綁在葦子上,送給耶穌喝;其他人說:我們來等著看神救他不救。
耶穌又大聲喊叫,氣就斷了。              

 ——馬太福音二六:四五至五○

事實上,拉撒路和耶穌都死了,不是嗎?

我們俗人當然也願意有「復活」這樣的神蹟,但是,如果拉撒路從死亡中被喚醒來,而上帝卻不存在,終究還要一死,那拉撒路醒來又有什麼意義呢?當然,為了神的榮光以利死後復活來分享祂的榮光,我們願意謹言慎行學習模範,但是,從人的立場來說,「活著」比「復活」有意義和希望。我們應該先恐懼的是,是否我們已經裹著衣服在一些水泥大廈的洞裡鑽來鑽去,想想拉撒路從黑暗的洞中鑽出來時的模樣,耶穌還必須再說:將他的「束服」解開,他才能走路。這,大概才是我們最先需要的一次「復活」。

人生在世,應生動活潑,也愛自己,活到死時可以印紅色訃聞那樣的姿態和光彩。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809666
2006/05/06 14:55
一本
從不落排行榜的==> 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