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5月1日 回家!
2011/05/08 21:24
瀏覽719
迴響2
推薦89
引用0

一切是那麼的突然,就在轉瞬之間現實改變了。

51 回家!

我帶著母親及孩子去探視臥病的岳母,此刻岳母似乎陷入昏睡當中,用嘴巴一張一閤的費力呼吸。母親輕聲喊親家母,只見岳母眼皮微微的顫動,卻是睜不開眼,母親在岳母耳旁細語,然後輕輕握住岳母冰冷的手,而我無語。我看見岳母逐漸發黑的腳趾頭,想起當時加護病房中的父親,腳掌整個黑掉,內心突然有股不祥的感覺。

這一段時間,老婆為了岳母的病痛每天下班後便在醫院、娘家、婆家三方奔波。我無法為老婆分擔,說真的!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長嘆一聲不提也罷。我能做的就是照顧好自家的兩個小孩還有我自己,讓老婆安心的去幫忙照顧岳母,讓她盡她應盡的孝順之心,我不想讓老婆對於孝順母親的做為有所遺憾,於是只能默默支持,鼓勵、安慰衷心的。

從醫院離開,母親問我說岳母的腳是否要截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對老婆來說,是個天大的難題,我能體會。母親說岳母的手好冰,冰的有些不太對勁,我們心知肚明,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很多事是我們必須去面對的。

返家的路上,母親要我要盡全力幫助老婆渡過這段令人痛苦的日子,更要求我常去醫院探視岳母。未來還能見幾次面?母親自言自語的同時,老婆來電告知,岳母要回家了,哭泣的話語亂了我的心情,醒了我的思緒,因為剩下的路,希望岳母能走的順利。

依照岳母的遺願,喪禮希望由鄰居阿伯所介紹某道士的「葬儀社」為其處理後事。

老婆在醫院辦理出院事宜,我則趕到岳丈家中,幫忙清理家中物品,騰出空間準備迎接岳母返家大禮,並且連絡喪葬事宜。回到家我左等、右等等不到某道士「葬儀社」以及其處理喪葬工作的人員,岳父則像無頭蒼蠅一般無厘頭的團團轉。

小姨子夫婦五十分鐘內從新營回到高雄的家,岳母返家的時辰越來越近,我卻等不到「葬儀社」的工作人員,電話一聲聲的詢問,卻如石沉大海久久沒有回應。我們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因為,我們不知道岳母回家後我們該如何處理,有何規矩?雖然鄰居不斷的交代、給意見。但是!多種講法,又該聽誰的呢?「葬儀社」的服務態度讓我氣炸,卻無法形於色。

救護車來到家門口,送回最後一口氣息的岳母,原本聚集在家門口的鄰居全數回避,巷子內頓時空空蕩蕩的,轉變為冷清哀戚的氣氛。岳母嚥下最後一口氣,一切變的很安靜,岳父、小舅子、沒了主意,老婆、小姨子哭到不行,我和妹夫只能等「葬儀社」人員來處理。

因為九年前為父親辦喪禮時,「葬儀社」的人員服務態度很好,一切禮儀、禁忌都會跟我們講解,對喪家表現的非常尊重,全力配合我們的要求,力求事情圓滿。如今,看到岳母躺在大廳之中,我們圍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和我印象中「葬儀社」那積極、客氣的態度有很大的落差。

「葬儀社」的人員姍姍來遲,還一付老大不爽的說:「我們只是人力派遣公司的人員,甚麼都不懂,不要問我,我只是來....的」。原來,主事「葬儀」的是一個道士,他將喪葬禮儀除了法事以外的一切事務,全數發包給人力派遣公司。

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一步一步的跟著往下走。畢竟,這是岳母身前交代老婆,用她所希望的方式辦理,我們也只好尊重亡者的遺願,交由鄰居阿伯介紹的道士處理。只是,看到他們對喪家問問題時那愛理不理的高傲態度,真是讓人氣瘋了,算一算喪葬費用也不會我父親那時少,為何?他們處理事情的態度讓我很不舒服。

我想,他是吃定了「喪家」為求事情圓滿,而不敢對其有所動氣吧!

不過,「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只要是他開口,我們絕不講價,我們只求一個圓滿,不造成鄰居的困擾為主。可是對於我們的要求,他總有一套公式化的說辭,不清不楚應付、應付是我第一次接觸他的感覺。

就是因為太多的事不懂,所以才需要禮儀、葬儀的處理。付費不就是求一個心安,收費的人不就是要讓付費的人心安,不是這樣嗎?終於,岳母的靈堂佈置好了,已是下午三點鐘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有關親情
上一則: 5月2日 奔波!
下一則: 救!還是不救?
迴響(2) :
2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11/05/11 06:53
啊﹗請闔府節哀保重﹗
 
1樓. 浮生
2011/05/09 13:06
專業
 

這樣的經歷很教人難過

當年我祖母的身後事

也是由村內鄰居道士負責

卻甚麼都不齊

後來先父走的相關事宜

我就完全交給熟識又專業的禮儀社處理

讓父親的身後事既有尊嚴又很完善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