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鬼不需要錢,燒紙錢乃是一種迷信
2016/12/13 00:05
瀏覽5,822
迴響2
推薦93
引用0



宣化上人◎一九八一年六月四日開示
 

錢雖然是假的,可是人人為它所迷。不但人愛錢,就是鬼也愛錢。活人想盡辦法,費盡心機來弄錢;鬼沒有工作,不能賺錢,可是也有生財之道,他令人替他燒紙錢。其實,鬼不需要錢,燒紙錢乃是一種迷信,浪費金錢,將真錢化成紙灰,這種思想真是愚不可及!

 

在亞洲有一種風俗,人在活著的時候,自己燒了很多的紙錢,認為在冥府銀行存款,等死的時候,可以做個富鬼。或者用存款來賄賂閻君,減輕其罪。豈知閻君是鐵面無私的法官,照公審判,不受任何的賄賂,想賄賂他,真是枉費一番心機。

 

凡是有這種思想的人,以為錢能通神,有錢處處行得通,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是大錯特錯的想法。這種人死後,一定墮地獄。為什麼?因為他在世時,一定做了違背良心的事,為了設法挽救死後的痛苦,所以大量燒紙錢,準備給貪官污吏們紅包,買個方便。這種思想,是欺騙自己,多麼可笑!

 

★破除迷信的色彩

為信仰而拜佛,為祈求世界和平而拜佛,為人不為己,這才是真正佛教徒的行為。 

宣化上人◎一九八三年十月十五日開示

 

我覺得中國佛教有很多迷信的色彩存在,有些不合情理的事情,令人起懷疑而不信佛。這種種的地方,必須要改革,如果不大刀闊斧修正一番,佛教的前途就不堪設想了!

 

譬如上廟燒香,認為燒香越多,功德也就越多,其實這是錯誤的觀念。給佛上香,表示恭敬之意,只要虔誠上一支香就夠了,何必上很多支呢!如果心不誠,無論上多少香也不會有感應。佛並不是嗜好香氣的,如果佛嗜好香,那和我們凡夫又有什麼分別呢?這種風氣要改,否則令人懷疑佛有貪圖香氣之心。這樣在無意之中,就給佛高尚的名譽加上了污點,實在是罪過之至!

 

一般愚夫愚婦到佛前叩頭,這是理所當然,但是他們不知道拜佛是怎回事?只知道祈求佛保護他們升官發財、平安,求男求女,求名求利,一切所求,都是自私自利的表現,沒有利人利世的想法。佛菩薩雖然有求必應,不令眾生失望,但是貪求無厭,那就不對了。我看到這種情形,很有感觸,所以要改革這種愚夫愚婦拜佛的觀念,開導他們為信仰而拜佛,為祈求世界和平而拜佛,要有正大光明的祈求,為人不為己,這才是真正佛教徒的行為。 

有不肖的出家人,宣傳燒紙錢有大用處,讓死者有錢可以賄賂獄卒,減輕刑罰。有的人聽法師說,燒紙錢越多越好,就相信法師所說的話,因為他們認為出家人不打妄語。哪知這其中另有秘密,出家人暗中得好處,所以大家心照不宣,狼狽為奸,欺騙當事人的金錢,這種手段多麼卑鄙!所以我要改革燒紙錢的陋習,打倒迷信,不要令佛教受不白之冤,佛教不是提倡燒紙錢的宗教。  

★關於燒紙錢—宣化上人答問錄:  

問:經咒印在往生錢上,是否有效?燒了是否有效? 

上人:燒了變成灰了嘛!變成灰了我怎麼知道有沒有效用?如果說燒了有效用,那西方人沒有燒紙錢,難道他們都是餓鬼嗎?

 

問:燒元寶,燒紙錢給祖先,有什麼道理? 

上人:這個如果有道理的話,西方的人都是窮鬼,你們要研究真理,絕對不可以迷信的。

 

信眾:我上次在金山寺求菩薩醫我的病,現在病好了,我印了三百本白衣大士神咒來結緣,也準備紙錢來燒。 

上人:佛教不燒紙錢,也不念白衣大士神咒。﹝於是他又帶回去了。﹞

 

問:請問上人應如何超度祖先才如法?是不是應該包括他們歷劫的眷屬?或者附在我們家的陰靈,這個地基祖,是不是也應該超度他們? 

上人:其實超度父母祖先,就是出自一個孝心,這就是超度。不必給他們燒紙,也不必化錢,不必怎麼樣做其他的事情。那麼當然在佛教里念經超度,是其中一部份的方法,真正超度祖先就要不發脾氣。不要聽一般無知的人,沒死之前就要在陰間的銀行存多少款,等到死了到那兒去用。這是無知到極點!根本不是人所應該有的,這已經是鬼了!

 

我們祭拜祖先時,必須觀想自己,引領來受供的祖先及冤親債主一起拜佛、誦經、念咒,並加以施食甘露水法食,這樣超度祖先冤親債主的功德最大,我們要打從心底就懷著一顆與業障或冤親債主和解之心,因此若欲懺悔消業,自己的「誠心」最重要,如果你參加超度法會,捐錢了事,一點誠心都沒有,那功德是很有限的。  

                    

★印光大師論紙錢錫箔 

佛弟子祭祖先,固當以誦經、持咒、念佛為主。焚化箔錠,亦不宜廢,以不能定其即往生也。即定其即往生,亦不妨令未往生者資之以用耳。(《印光大師文鈔續編捲上.復海門蔡錫鼎居士書三》)

 

錫箔一事,雖非出佛經,其來源甚遠。《法苑珠林》有二三頁說錫箔(此即金銀)及焚化衣物(此即布帛)等事,其文乃唐中書令岑文本記其師與一鬼官相問答等事, 其人彷彿是眭仁蒨,初不信佛,及與鬼神,後由與此鬼官相契,遂相信,並令岑文本為之設食,遍供彼及諸隨從。眭問冥間與陽間,何物可相通?彼云:金銀布帛可 通,然真者不如假者,即令以錫箔貼於紙上,及以紙作綢緞等,便可作金及衣服用,此十餘年前看者,今不記其在何卷何篇,儻詳看,當可見之,其時在隋之初,以 此時岑文本尚在讀書,至唐則為中書令矣。汝之性情,過於自是。古農所說,雖未知其出處,然於天理人情,頗相符合。汝尚不以為然,便欲全國之人廢除此事,儻 真提倡,或受鬼擊。世有愚人,不知以物表心,專以多燒為事亦不可。當以法力心力加持,令其變少成多,以遍施自己宗親與一切孤魂則可。若供佛菩薩則非所宜。 然佛菩薩豈無所受用尚需世人之供養乎?但世人若不以飲食香花等表其誠心,則將無以作感佛菩薩之誠,愚人無知,縱用此以供佛,於一念誠心上論,亦有功德,喻 如小兒供佛以沙,(阿育王前身事)尚得鐵輪王報。若愚人不知求生西方,用許多金錢買錫箔燒之寄庫,實則痴心妄想,以自私自利之心,欲作永遠做鬼之計,恰逢 不問是非只期有佛事得經資之俗僧,便隨彼意行之,故破地獄、破血湖、還壽生者,實繁有徒。然君子思不出其位,但可以此理自守,及為明理之人陳說,若固執不 化之人,亦不得攻擊,以致招人怨恨,則於己於人於法皆無利益也。(《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卷二.復金振卿居士書》)

 

焚經一事,雖有功德,吾人不敢提倡。以粗心人多,每每燒於錫箔灰中。錫箔灰,賣於收灰者,將紙灰簸出,而留其錫以賣之,此經灰不同棄於垃圾中乎。誰肯細心另 用器焚之,而以其灰投之於大江大海中乎。光於初出家時,見放蒙山,燒黃表,內加往生錢者。(印往生咒如錢形,故名往生錢。)點著,隨點隨著,至手不能執則 丟之,每每未燒盡,而每張多有字未燒及。光緒十六年,在北京龍泉寺,晨出寺門,見夜間放焰口送孤魂所燒之紙堆,有往生錢,約二寸厚,只燒一半,光拾而納之 於字簍中。倘被僕人打掃,不同歸於垃圾中乎。是知無論何法,皆須細心人做。若大派頭人做,則益未得,而禍先得矣。前數年,太平寺,為蘇州隱貧會,代售朱書 金剛經,真達和尚,聞光說而止,不為售。如有人送朱書金剛經,不必於做佛事燒,恐無有細心人料理,仍蹈前愆。當在家中清淨處,具一大鍋,或大洋鐵盆,下鋪 箔錠,置經於上,上又加以箔錠,以免飛颺。候其火滅,取其灰,貯於新布袋中。又須內加淨沙,或淨石、淨磚,投於江海深處,庶可無過。若不加沙石於內,則浮而不沈,仍漂之於岸上,終遭穢污。焚經如此用心,必有功德,必無過愆。否則,吾不敢說。彼焚經者,誰不是與錫箔同燒乎。南方錫箔好,人不肯燒之於地。北京 錫箔惡劣,諸寺皆不知敬惜字,凡人家做佛事,每每文疏均於門前車路上燒,並不用器盛貯。人畜踐蹋,其過非小,而相習成風,大可痛悼。此事在吾人分上,當以 緘默自守。如南方女人拜佛手方,印有佛菩薩名號,上打各寺之印,鋪地拜佛,或用墊坐。此種惡風,遍傳遠近。光緒二十一年,光在阿育王,見一女人,用此布墊 坐,因與舍利殿主說。殿主云:「此本地風氣。」意謂光多事。故於普陀志中,說其罪過,不知有人肯留心也否?世間不知有多少不可究詰之事,相習成風,人各以 為有理。如喫葷之人,以喫素為不吉祥,於子孫不利。若喫長素,當令子孫斷絕。竟有信之不許父母喫長素者。此種訛傳之話,遍周各處。又凡生產,有念佛人,概 不敢近。又有不見死人者,不見新娶之婦者。以及破地獄、破血湖、還壽生,此種無道理之事,庸僧為求利而為人作之,無知者為消罪而出資請人行之。至真得利益 之念佛法門,又漠然視之。龍梓修、濮秋丞,十八年,擬以一千六七百圓,在寶華山做一堂水陸,為光說。光令以此錢打念佛七,彼便捨不得用,用幾百圓念佛耳。 使光贊成彼做水陸,則二人均須八百多圓。可見世間人,多多是好鬧熱鋪排,不是真實求超薦先亡,與普度孤魂也。錫箔亦不可廢,亦不必一定要燒多少。須知此濟 孤所用,佛菩薩,及往生之人,了無所用。亦當以佛力、法力、心力,變少成多。若人各得一,縱數千萬萬,也不能遍及,以孤魂與鬼神遍滿虛空故也。若知變少成 多之義,則濟孤之心亦盡,而且無暴殄之過。是在人各至誠以將,則心力周遍,冥資亦隨之而周遍矣。(《印光大師文鈔續編捲上.與李慧澄居士論焚化經灰及往生 錢書》)

                    

★宣化上人開示 

晚間,開車到巴生,離開吉隆坡約一小時的海港,人口僅有幾千。巴生的海濱佛學會是個古廟,香火很盛,佛友以福建居多,約有八百餘人在露天廣場聆聽上人開示。

 

踏進廟裡,迎面便送來滾滾香煙,五六個煙爐上,燃上百餘支香,整個大殿籠罩在煙霧裡。擦擦眼睛,只見數十位老婦人正在占卜問卦,把竹筒子搖得悉悉作響。殿旁堆滿了紙紮的飛機、樓房、遊船、花轎,五顏六色,令人看了眼花撩亂。美國團員從未見過這種民間風俗,都大開眼界。

 

今晚,上人大震法雷,驚醒迷夢。他一針見血、開門見山地揭發佛教裡迷信色彩的漏習:「一般佛教徒除了在佛前叩幾個頭,燃一大把香,不是求陞官發財、延年益壽,就是多子多孫。總不外一個『貪』字,燒香燒這麼一大把,把佛身也薰黑了,是否功不補過?至於燒冥錢,有些人真聰明,先把錢存到陰間去,為自己的將來預算好了。為什麼你不想想,自己可能往生極樂世界?耗費這麼多金錢,也不知燒了的飛機、輪船、高樓大廈,是否真有價值?你怎知鬼魂能夠享用?鬼只不過是一股陰氣,沒有身軀,不需要金錢及其他物質享受;鬼不像我們人類,時刻要照顧這個臭皮囊。」

 

「你們不要被鬼迷了。我常說:『西方有窮鬼,東方無富神』,怎樣解釋?西方人沒有燒冥錢的習慣,他們死後,不都變成窮鬼了嗎?東方人只給鬼燒錢,卻不燒錢供神,這邊的神也窮了,故說東方無富神。」

 

說到這兒,觀眾中已呈現出強烈的反應。前排多半是學生、年青人,無不鼓掌喝采。後面有幾十位老太婆,聽了很不順耳,良久便沉著面孔一同離去。上人的開示,言詞鋒銳,句句擊中要害。陽氣充足的青年,無不聽得出神。「僧革」也具足幽默,人生猶如舞臺般,遞嬗演變。 

譬如夢中見,種種諸異相;世間亦如是,與夢無差別。 

──《華嚴經十忍品》

                    

★聖嚴法師開示

佛教是主張焚燒紙庫錫箔的嗎?不,佛教中沒有這一項迷信的規定。 

中國人用紙錢焚燒的習俗,是自漢朝以後開始,比如唐朝的太常博士王嶼說:「漢以來,喪葬瘞錢,後世以紙寓錢為鬼事。」這是說從漢朝開始,人死之後,喪葬之 時,要用錢幣與死人同葬。因為中國自古以來,都以為人死之後便是鬼,所以《說文解字》也說「人所歸為鬼」,人死既為鬼,擬想鬼的世界也同人間一樣,只是陰 陽兩界不同而已,故以為鬼也需要生活,也需要用錢,所以就用錢幣殉葬。後來有人覺得用真的錢幣太可惜了,便用紙來剪成錢的形狀,以火燒了給鬼用。到近代, 由於紙幣的流通,「冥國銀行」的冥幣,也大量發行了!(註)

 

這種低級的迷信,幾乎是各原始民族宗教的共同信仰,以物器、錢財、珠寶、布帛,乃至還有用人及畜牲來殉葬的。

 

至於用火焚燒,可能與拜火教有關,相信火神能將所燒的東西傳達給鬼神。印度教《梨俱吠陀》中的阿耆尼(火神),就有如此的功能。

 

中國民間,用紙錢、用錫箔,當作錢幣、當作金銀,又有用紙糊篾紮的家具、雜物、房屋乃至現代的汽車、飛機、輪船等等,以為焚燒之後,就被鬼去受用了。

 

事實上,佛教不以為人死之後即是鬼,做鬼僅有六分之一的可能。佛教更不相信經過焚燒之後的紙庫錫箔能夠供鬼受用。佛教只相信死人的親屬可以用佈施、供佛、齋僧的功德,迴向亡靈、超度亡靈。其他的一切,都是毫無用途的迷信。佛教不唯不主張以物品殉葬,佛教更主張人死之後,不可用貴重的棺木、不可穿高價的衣服、 不可動用過多的人力與物力;應該換上日常所穿的乾淨舊衣服,將好的新的衣物全部佈施給貧苦人家,如果有錢,應該多做佈施貧窮供奉三寶的功德。唯有如此,亡靈才能得到真正的益處。否則把好好的東西埋了燒了,那是最愚痴的行為,更不是一個正信佛教徒的作為。 

可惜的是,今日的許多僧尼,並不懂得這一層道理,甚至從大陸到了臺灣的佛教徒,還發明了另一種叫作往生錢的紙錢,在一小張的黃紙上,用紅水印上梵文字母的〈往生咒〉,就當作鬼用的錢了。其實誦咒的功效,與燒紙的作用,根本是兩回事。如果根據佛經來說,印好的經是燒不得的,燒了是有罪的。

 

再有,現時的僧尼們為人家誦經、拜懺、放焰口乃至打水陸,都要寫文疏,宣讀之後,即予焚化,這是學了符籙派道教向其所崇奉的神祇們奏疏及化符驅鬼等的迷信,於佛教教理毫無根據。佛教一切都主張虔誠心的感應,如果心力到了,不用焚疏,必然有用,否則的話,縱然焚化了千百張的字紙,又有什麼用處?

 

註參閱《佛祖統紀》卷三三〈法門光顯志〉第十六,「寓錢」條(《大正藏》四九.三二二頁)。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小肉球
2016/12/13 11:42

小肉球也不燒紙錢. 因為:

1. 不認為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2. 反對汙染環境.

沒錯, 它是迷信, 與佛教無關.

1樓.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
2016/12/13 00:23

已拜讀全文!於吾心有戚戚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