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今人賞古雨
2016/02/20 15:10
瀏覽790
迴響2
推薦38
引用0

 

一樣的星辰,不一樣的大地;一樣的月光,不一樣的新店溪!數千年來地球變得如此擁擠,亞細亞的天空變得如此混濁,河流有異味,天空飄下的是酸雨。


清澈的河,輕爽的風,純淨的雨,都只能夢裡尋!

 

春雨綿綿,應該出去看雨、聽雨、賞雨甚至淋點雨。然而環境的污染卻讓我失去出門的興致,寧願窩在家裡賞「古雨」。至於「古雨」長得什麼樣子也只能藉由古詩詞來想像了!


春秋時代的雨:鄭風【風雨】


「風雨淒淒,雞鳴喈喈。  既見君子,云胡不夷?

  風雨瀟瀟,雞鳴膠膠。  既見君子,云胡不瘳?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  既見君子,云胡不喜?」


一位古代鄭國少女在雨天的清晨投奔情郎,古人那種【走在雨中】的浪漫戀情連今人都要羨慕了!


魏晉南北朝的雨:陶淵明【停雲】


「靄靄停雲,時雨濛濛。  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靜寄東軒,春醪獨撫。  良朋悠邈,搔首延佇。」

 

這可是【濛濛細雨憶當年】的最早出處嗎?細雨濛濛中,遠方的良朋好友還好嗎?


初唐的雨:王勃【滕王閣詩】


「滕王高閣臨江渚,  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  珠簾暮卷西山雨。

  閒雲潭影日悠悠,  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安在?  檻外長江空自流!」


王勃,初唐四傑中的短命才子,他和滕王閣似乎已在千古歲月中融為一體。他的【滕王閣序】「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和本詩「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均堪稱千古名句。


盛唐的雨:王維【送使安西】

 

「渭城朝雨浥輕塵,  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  西出陽關無故人。」


大唐盛世,萬邦來朝,重臣大使,陽關道上,絡繹於途。想像我已乘著重力波隨著扭曲的時空踏上唐朝故土。手持葡萄美酒夜光杯,口中輕唱那首【雨中徘徊】,楊柳樹下,嗨!王維!


中唐的雨:

元稹【聞樂天授江州司馬】

 

「殘燈無焰影幢幢,  此夕聞君謫九江。

  垂死病中驚坐起,  暗風吹雨入寒窗。」


張志和【漁父】


「西塞山前白鷺飛,  桃花流水鱖魚肥。

  青箬笠,綠蓑衣,  斜風細雨不須歸。」

 

「暗風吹雨入寒窗」和「斜風細雨不須歸」,一樣是風雨,兩樣的心情。


晚唐的雨:


李商隱【夜雨寄北】


「君問歸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  卻話巴山夜雨時。」


杜牧【江南春】


「千里鶯啼綠映紅,  水村山郭酒旗風。

  南朝四百八十寺,  多少樓台煙雨中。」

 

杜牧【清明】


「清明時節雨紛紛,  路上行人欲斷魂。

  借問酒家何處有?  牧童遙指杏花村。」


世上如真有雅人能和自己剪燭夜話那可是賞心樂事。可惜今人多為生存奔波,只會送簡訊,「剪燭夜話」的情趣大概只有古人才懂。

想那詩人杜牧真是有趣,這兩首詩不論是在看雨還是淋雨,心中想的都是酒。

 

南唐李後主的雨:

【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  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 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  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相見歡】 

 

「林花謝了春紅, 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亡國之君的淒風苦雨,真是點滴在心頭!


北宋的雨:


蘇軾【飲湖上初晴後雨】


「水光瀲灩晴方好,  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妝濃抹總相宜。」


蘇軾【鵲橋仙】七夕送陳令舉


「緱山仙子,  高情雲渺, 不學癡牛騃女。

  鳳簫聲斷月明中, 舉手謝時人欲去。

  客槎曾犯,銀河波浪,尚帶天風海雨。

  相逢一醉是前緣,風雨散、飄然何處?」


東坡居士天才高曠,他眼中的西湖不論晴雨淡妝濃抹總相宜。「相逢一醉是前緣,風雨散、飄然何處?」,豪情乾杯,相逢何必曾相識?


柳永【雨霖鈴】


「寒蟬淒切,  對長亭晚, 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 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 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浪子柳永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晚年窮愁潦倒,連後事都由妓院姊妹料理。雖說「多情自古傷離別」,但醉生夢死,太濫情也是不好!


 

李清照【如夢令】


「昨夜雨疏風驟,  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卷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李清照【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  淒淒慘慘慼慼。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可惜生活不在同一時期,否則我真想建議易安居士試試金門高粱或黑標「約翰走路」。清照低吟「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今人高唱「又是下著細雨,使我又想起你」!


南宋的雨:

 

辛棄疾【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 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台,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 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這可是千古浩歎!


蔣捷【虞美人】聽雨


「少年聽雨歌樓上,  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  江闊雲低, 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  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  一任階前, 點滴到天明。」

 

蔣捷身處國破家亡的年代,心情想必沉重好不了。這闕詞我從少年讀到壯年,而今聽雨大屯山下,鬢已星星也。


千古江山,雨打風吹;兩岸三地,東海起風,南海翻浪,統獨戰火難料。


冷天「聽聽那冷雨」,哼哼那首【亞細亞的孤兒】,唱唱那首【皇后大道東】,再想到那大陸同胞雖然生活不再水深火熱,但空氣一路由烏魯木齊髒到深圳,地下水源污染,環境破壞嚴重,難免心情沉重。今人賞古雨,歎悲歡人生,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馮紀游(陸游:歡喜樓/三皇三家)
2017/01/06 02:45
陸客不來,小綠人拚命製作文宣,誇讚台灣變乾淨了.....才見鬼!.....古雨只得空追憶!
1樓. 隱居的陌客
2016/02/21 09:43

再想到那大陸同胞雖然生活不再水深火熱,但空氣一路由烏魯木齊髒到深圳,
地下水源污染,環境破壞嚴重,難免心情沉重。 

現在是台灣同胞生活在水深火熱了。
台灣空氣已經被政治污染,從台灣頭髒到台灣尾。
台灣人已成生化人,百毒不侵了。
台灣現在已不需要良心生活,所以沒心不會沉重。

我當兵時是這樣呼口號的:

「奉行三民主義、服從政府領導、消滅萬惡共匪、解救大陸同胞!」

這可能需要改成:

「奉行環保政策、改善政府領導、消滅藍綠分化、解救台灣同胞!」

竹林過客2016/02/21 09:5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