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逃避虛無
2011/10/21 22:46
瀏覽623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今天起了大早,搭車前往十多年前服役時曾經受訓過的學校開會;對我來說,參加會議可能不是最重要的,再次回到青春的現場,於我來說才是最令人期待的。

  會議內容暫且略過不述,不過一整天討論下來,頗令人疲勞虛弱。

  還好中午用餐過後,主辦單位貼心地租借一台巴士,帶著有興趣認識校園的老師們去看看。我當然很快就跳上車,想當然爾,車上沒有幾個人。(因為大多數的人都熱衷於社交,其它相對來說就不重要了)巴士緩緩地在校園裏行駛,隨行的還有極熱情與認真負責的主辦單位師長,為我們介紹校園重要的景點與歷史。

  各位右邊看到的是本校主要的禮堂(對啊,我當年就在這座禮堂前基本教練和學踢正步的);右邊是學生宿舍(是啊,那間廁所就是我們當年趁夜裡睡不著,偷偷爬起來看山邊一輪明月的地方);前方是某某教室(沒錯,我們那時都覺得那間教室的冷氣好強好冷);左手邊目前看到的是新建的(不對啊,那棟房子以前不是營站嗎怎麼變了)......我在導覽老師的聲音裏,重新複習了我新兵的歲月,我彷彿又聽到班長叫喊集合的聲音,嘹亮的軍歌和答數聲,還是那許多不眠的夜裏,同袍間彼此鼓勵的話語。

  我最終還是沒有撐到最後會議結束,我逃離了那個會場;在綜合座談前,我選擇自己再慢慢地走一趟校園,思考回顧過去的種種。

  三位年輕的學生穿著軍便服向我敬禮喊「老師好」,我竟也精神抖擻地回「同學好」,我和他們說,十多年前我也在這裏受訓,回到這裏像是回娘家,有點緊張,有點期待,他們說,「老師,你會不會忍不住想要小跑步?」

真是天真可愛的學生。

  那裏只是想小跑步而已呢?我好想再和大部隊跑三千公尺、在五百障礙訓練場不斷地失敗與練習、想要在連集合場前被機車班長罰唱軍歌、就算只剩下三分鐘也要跑到營站買一條巧克力、排隊排了半個小時只為了打一通電話回家……

  在繞著校園的路上,我望著那座精神堡壘,對照著那還在進行的,令人虛弱疲累的會議討論,這洋溢鼓動著生命最原始與真實的躍動,不才是教育所要追求的某種目標嗎?

  走出校門前,我再次回望了這座校園,校門似乎沒有我記憶中的大,許多地方也不像我記憶中那樣,森嚴與充滿禁忌了。我想,也許是因為我已距離年輕有段不小的距離了,但那寄放在這裏的青春記憶,卻永遠鮮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我們究竟需要什麼樣的語文教育?
下一則: 記憶中的外野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