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遙夜水中仙 – 羅襪淩波歸去晚
2016/01/15 21:12
瀏覽4,805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漢坊聽詩語】 舊愛新歡之十

作者:朱玉昌(元智大學中語系兼任助理教授、漢光教育基金會顧問)

 

臘月凝寒,百花岑寂,只見江邊水仙,緗衣縹裙,宛如金盞銀臺,玉立昂然。青瑤叢中,含芳吐翠,縈繫江面清水,淩波曼舞,似一朵脫塵出眾的花中仙子。洞鑒古今,細數騷人墨客,猶未曾吝嗇於筆墨,揮翰臨池,歌詠如雲,為蒼白大地,漏洩著春光。

為何詩人愛詠水仙?那是水仙散發的自我氣韻,形似傲慢負神秘,樣貌純潔顯多情,迷人底處引領遐思,自古以來,軼事不絕於中外,洛神、湘夫人、江妃二女,甚至希臘傳說中的納西瑟斯Narcissus,哪個不是水仙化身,典籍史冊相關記載,更是不可勝紀。

而藉水仙喻人,無非意謂著品格高雅,淡泊中不失堅韌的良善,不畏權勢,不耽溺於富貴虛名,樂於助人和奉獻。若恰巧符合這種人格,無需刻意妝扮自己,都會成為最有魅力的人。

元代書畫名家趙孟頫,曾就詞牌〈江城子〉填過一闋吟詠水仙的詞作,題喚〈賦水仙〉,這闋詞與一般文人喜好歌詠的面向略微不同,避免掉敘事或隱喻上的單一化,採「集大成」式的妝點方法來展現書畫家高段細膩的詠物思維,雖然,將水仙澈底擬人化的,他不是第一人,但能具體落實「詩畫合一」者,他卻是極為罕見的實踐者,透過字裡行間畫面的形塑,逐層地把花姿神韻、特質及其傳說,栩栩如生的描繪出來。

 

冰肌綽約態天然。

淡無言。帶蹁躚。

遮莫人間,凡卉避清妍。

承露玉杯餐沆瀣,真合喚,水中仙。 

幽香冉冉暮江邊。

珮空捐。恨誰傳。

遙夜清霜,翠袖怯春寒。

羅襪淩波歸去晚,風裊裊,月娟娟。 


她那一副清秀風雅耐得住嚴寒的個性,以及柔媚婉約的氣質,根本就是與生俱來的。總喜歡清清淡淡,默不吭聲,還不時帶著婀娜曼妙的身影。從不理會紅塵客夢的紛擾,一般凡夫俗子都會傾力避免和她的美德正面相較。果腹時,吃的是用玉石杯子所盛接來的露氣水滴,完全仙風道骨的模樣,稱她為水中仙子應該是最恰當不過了。

每到傍晚時分,她身上散發出陣陣濃密的淡雅芳香,彌漫住整個江邊。她曾拋棄塵世一切虛幻的金玉華美,內心卻遺憾著知音難尋。經常趁著滿幕白霜的漫漫長夜,搖曳那翠綠輕薄的衣袖,嬌怯在入春料峭的寒氣中。兀自浸淫於柔美月色下,宛若仙子般行進在水面上,襪底漾起環環清漣,氣韻纖弱、步履輕靈地緩緩朝向回家的路上。

這闋詞純就字義欣賞,是一派清柔寫意的側描法,實為作者用心擬人化後,在詠物時具體所表現的斧鑿深度,看似簡單,若不瞭解背景,卻有一點點難。

上半闋從第一眼覺察入手,把物象潛藏於外在底下的性格,進行多面向地刻畫與梳理,前四句和第六句是形容物象主體的「外貌」、「舉止」、「風格」和「生活」,第五句與末兩句,似是「凡俗當躲避」、「目睹真仙來」句意,是讚揚主體的一種映襯修辭。 

冰肌綽約態天然。」水仙天生就有一付清雅耐寒又薄媚婉約的模樣。這一句是形容花的外貌。「冰肌」意指花朵的清雅耐寒。「綽約」係薄媚婉約。「態天然」是天生如此之意。「態」為名詞,情狀。

淡無言帶蹁躚。」恬淡卻默不作聲,姿態輕盈而柔美。這兩句巧寫花的行為舉止。「蹁躚」作儀態曼妙解。

遮莫人間。」懶得理會紅塵俗世。意喻花的那種莫論世事的品性風格。「遮莫」即不管。

凡卉避清妍。」普通花草都會避開和她的美好相比。「凡卉」指一般花草。「清妍」這裡當美好解釋。

承露玉杯餐沆瀣。」拿玉製杯器承接露氣所凝結成的水滴來充飢。這句意謂著花的品味生活。「承露」係承接露水。「玉杯」用精美玉石製成的杯子。「餐」為動詞,吃、食的意思。「沆瀣」指露氣。

真合喚水中仙。」真的應該稱呼她是水中仙子。「合喚」翻作口語白話即作應該叫。「合」是副詞,應該的意思。「喚」為動詞,指喊、叫、稱。 

禮讚水仙實體形貌到此暫告一個段落。眾所周知,花有千百種,形、貌相似者應不在少數,若頌揚水仙僅單純作這等介紹表述,似乎稍嫌薄弱,難以滿足鐵粉之口,相信作者是深諳此理的,否則,上半闋結句怎會夢幻地營造「水中仙」三個字,這個尊號一出,立馬區隔出作品別具匠心,也成就了這闋平凡詞作的不平凡,水中仙不是恭維的結束,而是為下半闋美麗加持的開始。 

幽香冉冉暮江邊。」太陽西沉的時候,江邊迷漫著濃密的清香。「冉冉」濃密迷漫的樣子。這是一句由上半闋結句所拋出的仙子伏筆後,在銜接下半闋花神登場前,順勢烘托的過渡準備,雖是過場,卻有色、有味,作為一種氛圍鋪陳,一點都不突兀。

珮空捐恨誰傳。」捨棄虛幻的玉珮,是為了根絕沒人能繼續傳遞的遺憾。「空」指不切實際。「捐」即拋棄、捨棄。「恨誰傳」此處帶有沒人告知或傳遞的遺憾之感。「恨」是怨也,亦作遺憾解釋。「傳」為遞送、轉交,如甲遞交給乙,或從上一代傳送至下一代。從第一句到這兩句,或許場景跳接得太快,留下一種唐突的感覺,好似正陶醉在某種情境時,突然煞風景似地插了件雜事來,乍看不相干,實際是種轉場換鏡的手法。

這兩句是花神進場,典故相傳起於帝堯兩個女兒娥皇與女英,因多次營救孝感動天的姚重華而成就一段夙世姻緣,重華就是舜,當堯禪讓帝位於舜後,姐妹二人便為后妃,三人感情融洽,舜在位三十九年,愛家親民,不幸最後南巡中,於蒼梧積勞病逝,姐妹聽聞噩耗急尋至湘水,在傷痛欲絕下,雙雙投江殉情,此舉令天神動容,將其魂魄歸化為湘靈水仙。

愛國詩人屈原曾將這段故事撰入楚辭‧九歌〈湘君〉篇中,文中寫道:「捐余玦兮江中,遺餘佩兮醴浦。」意思是精神外的物質再美,也美不過心靈相悅,精神沒了,空有物質何用。歎傷楚誰能分解!所以「我把玉玦丟棄在江裡,將玉佩扔在醴水岸邊。」有關這「捐玦遺珮」,在西漢經學家劉向編撰的《列仙傳》裡,也記載了一個「鳴佩虛擲,絕影焉追?」的〈江妃二女〉傳說。

故事略其梗概,說江妃二女神在岸邊遊戲,偶遇書生鄭交甫。鄭交甫一見傾心下趨前搭訕求贈玉佩,雙方談吐有致,一陣禮尚往來後,江妃果真解下玉佩相贈,鄭交甫喜孜孜揣在懷裡,才轉身走了幾步,便驚覺玉佩消失了,再猛然回頭,二女已不見蹤跡。「鳴佩虛擲,絕影焉追?」是玉珮擦出的聲響猶在耳際,怎料轉眼全空,連點兒蛛絲馬跡都不見,能奈若何呀?這不正是千般皆作鏡花水月嗎!警示著虛擲世界豈堪追尋。某種程度與「珮空捐。恨誰傳。」收有異曲同工之妙。

遙夜清霜翠袖怯春寒。」在滿天飛霜的長夜裡,揮動著翠綠輕薄的衣袖,嬌弱地蜷縮在早春的寒氣中。這兩句算得是連結前後故事的間奏,其中第五句作者用了一個相當傳神的「怯」字,藉以對應和延續第二、三句的「珮空捐」和「恨誰傳」,因為虛空,所以有恨,這種難以看破而害怕遺憾的矛盾,讓心緒倍感虛弱,也使得這個漫長春寒之夜顯得更加孤寂。「遙夜」係漫長的夜晚。「翠袖」是水仙莖葉的部分,這裡直譯青綠色衣袖。一般則形容女人的穿著打扮。「怯」有畏縮、害怕、嬌羞、虛弱多重的意思。「春寒」指初春時節的寒意。

羅襪淩波歸去晚。」穿上綾羅絲襪,起身漫行於水面上,襪下激起細微的漣漪,緩緩朝返家的方向而去。「羅襪」用絲織成的襪子。這裡含有著襪行水波紋四溢的意思。「淩波」指在水上踏著波面而行。常用來形容女子步履輕盈,婀娜多姿的樣貌。「淩」為動詞,即乘、順應。「波」係水受風吹或自然流動時所產生的起伏現象。「歸去晚」此處是慢慢回家,而非很晚回家。「晚」因下半闕第一句先使了「暮」字,暮、晚意相似,重複談時間率不高,所以宜作副詞,當遲、緩解釋。

這一句是詞作安插的第三個神話故事,是關於「宓妃」的傳說,敘述河洛地區有兩大部族,有河氏與有洛氏,因長期不睦而成為宿敵。宓妃是伏羲帝之女,因嫁有洛氏首領洛伯而引發有河氏首領河伯嫉恨,河伯意圖強佔宓妃,於是挑釁發動戰爭,有洛氏不敵,河伯開出誅滅全族與獻出宓妃兩種選項,洛伯寧死不屈,在宓妃曉以大義規勸下,接受以全族安全為最適選擇,宓妃喚使者轉告河伯,請遣花船迎娶,迎親日,宓妃在族人哀泣中辭別登船,船到河心,宓妃迅疾躍水殉身。伏羲驚悉大怒,派軍殲滅了有河氏。宓妃義舉,遂成洛神水仙。

漢魏文學家曹植依據傳說原型交融自身際遇,寫下膾炙千古的〈洛神賦〉,今人首見於南梁昭明太子蕭統收錄的《文選》中,「羅襪淩波」便是引用賦中句「淩波微步,羅襪生塵。」該句形容洛神步履輕緩地徒行水面上,襪底蕩起片片漣漪,猶如在路面行走,腳下會揚升微微塵埃。「羅襪淩波」搭配詞情切題,理指飄然若仙行徑,藉以渲染出一幅如入仙界之境。

風裊裊月娟娟。」在一彎柔美月色映照下,那股輕盈纖弱的神韻,不斷地在夜空中款款縈繞迴旋。下半闋尾聲,仙子緩步回家,鏡頭由近而遠,逐漸移向一片空靈景象,餘韻嫋嫋,畫面就此停格。「風裊裊」形容神韻輕盈柔弱,縈迴繚繞。「風」指氣韻、神態。「裊裊」亦通「嫋嫋」,係輕盈柔弱,隨風搖動的樣子。「娟娟」為柔美的彎月。 

下半闋原則維繫著上半闋風格,進一步闡述主體未曾臻至的面向,從起句「清香」氣味,逐一點析「高潔」(拋卻物質華美)、「遺憾」(知音難再尋)、「色澤」(白花綠葉)「本性」(嬌怯於寒涼)、「姿態」植根水中而身立水面的渺渺仙風),到最後兩句「神韻」(嫋嫋娟娟),由外層透入裡層再回到外層,這樣巨細靡遺穿繞裝飾主體的方式,在詠物詩詞中確屬特別,而妙筆生花的價值,是淡入三段上古淒美的傳說,瞬間將想像躍然在亙古的浪漫時空之上。趙孟頫這闋〈賦水仙〉堪稱總其成的典範佳作。

【詞人簡介】 

趙孟頫,字子昂,號松雪道人,又號水晶宮道人,世稱鷗波,畫史則稱趙吳興。為元代書畫家,是宋宗室秦王趙德芳後裔,太祖趙匡胤之十一世孫,因孝宗朝賜該支系子孫宅居吳興而成吳興人。宋亡後歸隱,自元世祖至元時期奉詔任兵部郎中起仕元,歷授集賢直學士、濟南路總管府事、中奉大夫、翰林學士承旨、榮祿大夫等職。死後,元英宗追封魏國公,諡文敏。一生聰穎,過目成誦,且熟律呂,鑑古器物擅玩金石,懂經濟又能詩善文,作品為當時之冠,工於書法,凡篆、隸、楷、行、草均筆法森嚴,史稱「趙體」。精於繪藝,技法開創元代新畫風,受譽「元人冠冕」。世稱詩、書、畫三絕。明初畫家夏文彥在《圖繪寶鑒》中盛讚「榮際王朝,名滿四海」,是元朝文人中最爲顯赫者。今傳世作品有《松雪齋集》十卷、《趙公行狀松雪齋外集》一卷。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