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辛棄疾藥浸定風波 小軒對大坡 其二 - 稼軒居士
2020/09/07 11:55
瀏覽4,26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漢坊聽詩語】舊愛新歡‧之三十五

定風波小軒對大坡  其二 稼軒居士

作者:朱玉昌(漢光教育基金會顧問)

稼軒居士

論琴棋書畫諸般才藝,後世之人鮮少從史跡裡看到辛棄疾的過人之處,但跨上鐵馬橫刀沙場,史料中卻屢「見」奇功。如果就此將辛棄疾定位成一名文韜武略只擅長帶兵打仗的超級武將,那麼,激情辛粉撻伐圍剿必然可期。事實上,辛棄疾不僅會作戰,文學造詣同等精彩,經他提筆揮灑的每一闋詞作,堪稱詞中龍鳳,環顧兩宋,恐怕連蘇東坡都要退讓三分。

辛棄疾一生詞作風格多樣,內容廣博,筆下無分類別皆作熠熠生輝,豪放詞氣壯山河,瀟洒不羈;婉約詞纏綿細緻,閒淡自然;田園詞語言淳樸,清新通俗。最為動人特色是形象生動且極富浪漫主義色彩。打破詩、詞、散文、辭賦界限,讓詞作表現力度臻至文學新境。他既技冠行伍也是慷慨詩人,充分展露鐵漢柔情。

若說辛棄疾師法蘇東坡,詞作文采常青出於藍完全不為過。蘇東坡在前為豪放詞派立下基業,辛棄疾尾隨在後將其發揚光大;蘇東坡文筆時有橫生妙趣,辛棄疾也不乏詼諧手筆,他就算掉了一顆牙,都能填就一闋令人拍案叫絕的至妙佳作,不只幽默,還罵盡滿朝奸邪諂媚的卑劣小人。蘇東坡與友人共遊沙湖遇雨有感,可以不赤裸地暗伏聲響入詞寫成〈定風波〉,辛棄疾則不遑多讓,懇邀名醫雨岩玩耍,挑戰同個詞牌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信手拈藥材精細配詞。

〈定風波•用藥名招婺源馬荀仲遊雨岩 馬善醫〉

山路風來草木香。雨餘涼意到胡牀。

泉石膏肓吾已甚,多病,隄防風月費篇章。

孤負尋常山間醉,獨自,應知揚子草玄忙,

湖海早知身汗漫,誰伴?只甘松竹共凄凉。

何謂打開天窗說亮話?辛棄疾文思飽滿,遣字周密,貼切顧及懸壺濟世的馬荀仲因臨床繁忙,萬一沒能細看誠摯邀請的用心,豈不讓詞作淪為閉門自嗨,於是緊接詞牌破題「用藥」。這層明示讓後世讀者真正見識到辛棄疾在豪放詞外,即便一份小小「詞帖」都能寫得如此出類拔萃,顯見文創功底深厚而教人感佩。

詞作新譯

「用藥名招婺源馬荀仲遊雨岩。馬善醫。」

以中藥入詞,藉此吸引婺源馬荀仲到博山雨岩一遊。馬荀仲是位醫術高明的醫生。

辛棄疾話術周全,非常誠意地用藥名為馬荀仲量身撰寫了這分邀請詞帖,同時特別加重馬荀仲的專業分量,於是,追捧一句馬善醫。「」動詞,是用廣告或通知等公開方式讓人到來。這裡可作邀請或吸引解釋。「婺源」地名,宋代隸屬徽州,於今江西省上饒市。

「山路風來草木香。雨餘涼意到胡牀。泉石膏肓吾已甚,多病,隄防風月費篇章。」

草木的香氣貼著山風一路撲鼻而來,雨後空氣盈溢的涼爽讓我端坐的內心雀躍不已。我這個喜歡遊山玩水的癖好愈來愈嚴重了,壞習慣也愈來愈多啦,沒法子,眼下帶湖堤邊上的景色就是教我控制不了欲望,想好好拿起筆盡情地書寫一番。

上半闋共置入「木香」、「禹餘糧(雨餘涼)」、「石膏」、「防風」四味藥材。

胡牀」不是床,是一種可以摺疊的輕便坐椅,坐面不是木板,一般是可捲折的布面,類似兩邊腿可收合的小板凳,也稱「交床」、「交椅」。「泉石膏肓」典出《新唐書.田遊巖傳》,意指喜好山水景色成癖好。「多病」字面指經常生病。這裡引作壞習慣或毛病很多的意思。

隄防風月」此處宜作帶湖隄邊的風光解釋。按前四句邏輯鋪展,這四個字談的應該是景,而非突兀地告誡須留心歡愛放蕩之事。因此「隄防」即堤防,為岸邊防止水患而築起的土堆。「風月」直指清風明月,為眼前閒適的景色。「」作動詞,為應用廣泛的意思。

「孤負尋常山間醉,獨自,應知揚子草玄忙,湖海早知身汗漫,誰伴?只甘松竹共凄凉。」

現在的我懶得搭理旁人關切,常一個人到博山這座小山裡對著雨岩飛瀑小酌幾杯。我知道你正潛心向哲學家(揚雄)看齊,為著傳世大作而絞腦傷神,何況天下人都清楚一件事,像我這樣沒成就的人妄想邀請有名望的你叫自討沒趣,既然沒人陪,只能認命學習那些高尚賢士,用心和他們共享孤寂中的寧靜。

下半闋一樣置入四味藥材,分別為「常山」、「紫草(子草)」、「海藻(海早)」與「甘松」。

孤負」係違背他人好意。「尋常」八尺為尋,倍尋為常。比喻狹小的地方。「揚子草玄」典出《漢書.揚雄傳》指西漢哲學家揚雄淡泊名利,潛心著作《太玄》。「湖海」泛稱天下各地,此引申為天下人。「」為第一人稱我的意思。「汗漫」本為漫無標準,浮泛不著邊際。此處意指因身分格局不對等而遭拒。典出《淮南子.道應訓》盧敖遇仙請求加好友被當面羞辱拒絕的故事。「松竹」指節操高尚的賢士。「凄凉」形容環境孤寂、冷清。

望穿秋水、等待知音。從詞帖綿密布局中,可以推斷馬荀仲是一位以「醫事」為重的醫藥達人,辛棄疾藉自我消遣的幽默手法來喚起馬荀仲共遊的仁心,上半闋重點說明遊覽正當時,下半闋則用激將法請君入甕。當然,這份詞帖應該沒有達標,也才會有後世得見的〈藥名〉續作,〈藥名〉換了措辭與口吻,將重點放在「事業功過豈由我,當珍惜人生苦短。」用更加卑微的姿態溫情勸誘。

定風波•再和前韻 / 藥名〉

仄月高寒水石鄉。倚空青碧對禪房。

白髮自憐心似鐵。風月。史君仔細與平章。

平昔生涯笻竹杖。來往。卻慚沙鳥笑人忙。

便好賸留黃卷句。誰賦。銀鈎小草晚天涼。

詞作新譯

仄月高寒水石鄉。倚空青碧對禪房。白髮自憐心似鐵。風月。史君仔細與平章。

仰望依稀可見的彎月,俯瞰溪底清澈的水石,日落時分的博山上已然感受到寒涼。大地迎合天色不停地變幻彩衣,與山寺樸實無華的莊嚴恰成對比。就像上了年紀的我雖有歲月無情的感傷,但內心想完成的壯舉卻依然堅定。也許我該放下美麗山河書寫的方式,交給史家好好費心周詳地商討記錄才是。

上半闋依序出現「寒水石」、「空青」、「憐心(蓮心)」、「史君仔(使君子)」四味藥材。

仄月」形容狹長窄小的月亮,即彎月。就天文現象而言,上弦月可於下午看見。「」作狹長窄小解釋。「高寒」係地勢高而寒冷,此處直指在博山上。「水石」即河水裡的石頭。「」字非實指行政區域,而是某種境界或狀態,例如「溫柔鄉」。

」為動詞,配合的意思。「青碧」形容天色。「禪房」泛指寺院,即博山寺。「白髮」比喻上年紀的老人。「自憐」為自傷,自我感覺可憐。「風月」這裡喻美麗的山川景色。「史君」依詞意發展,宜指記載史實的官吏,非坊間流通注解指馬荀仲。「仔細」係謹慎、周密之意。「平章」作商議處理解釋。

平昔生涯笻竹杖。來往。卻慚沙鳥笑人忙。便好賸留黃卷句。誰賦。銀鈎小草晚天涼。

轉眼人生就要靠著拐杖過活了,想到每天忙進忙出的生活,反倒慚愧起不如眼前沙洲上那群自在棲息的沙鴨而教人苦笑不得悠閒。真該把剩下來的時光痛快地寫上幾卷書,留下些滿意的章句,但有誰會在意和沉吟呢?望向頭頂如鈎的弦月,四盼腳邊無涯的蔓草,在這博山上的傍晚內心又是一陣惆悵。

下半闋分別寫入「笻竹」、「慚沙(蠶砂)」、「留黃(硫磺)」與「小草(遠志苗)」四味藥材。

平昔」為過去的時間,比喻光陰似箭。「生涯」本喻人的生命有止境,此意指所過的生活。「笻竹」竹子名,因高節實中,常製成手杖,是杖中珍品。「來往」呼應下一句的笑人忙,有出出入入瞎忙之意。「」是副詞,反、倒的意思。「」形容羞愧。「沙鳥」棲息在沙洲上的沙鴨。「笑人忙」嘲笑因瞎忙而不得空閒。

便好」為妥善運用。「賸留」賸通剩,餘留下來的。「黃卷」即書籍。古代防止書蠹,多用黃蘗染紙,因紙色黃,便稱「黃卷」。「誰賦」係什麼人會吟詠。「銀鈎」指如鈎的弦月。詞人下闋收尾句以「銀鈎」對應上闋起始句「仄月」,這種起於月而終於月的完整性,讓詞境更添優美。「小草」是草類植物的泛稱。「銀鈎小草」應作眼前景物的實指,而非突兀地如一般流通注解作暗喻王羲之善於草書的鐵畫銀鈎來解釋。「晚天」即傍晚。「」形容內心的悲苦或惆悵。

《稼軒詞》在宋代雖有多種版本流通,但時至今日,原宋刻本早已遺失殆盡,現存可考版本,無論信州本、四卷本、四印齋本、辛本、毛本或者疆村本等皆屬複刻範疇,因此,許多作品詞句,在不同版本皆有出入。

〈定風波〉「藥名」兩首便是足以讓理解方向全然迥異的作品,如「馬善醫」裡的「隄防」、「山間」多數流通版本作「提防」、「山簡」。隄防是建築,提防為警示。山間指山裡,山簡則是人名。又如再和前韻「藥名」中的「黃卷」,更多版本寫「黃絹」,前者是著書,後者談的是曹操與楊修的一段歷史典故,這些一字上的差異都是造成失之毫釐,差之千里的關鍵。

此處賞析的兩闋〈定風波〉,選用的都是《欽定四庫全書》版本,這個版本雖未必能真正還原辛稼軒原詞面貌,畢竟是經過大清乾隆朝數十位學究共同研究討論後所制定的版本,至少在邏輯思維與結構鋪陳上,無論「信度」跟「效度」,都比其它版本略高。

在面對相對複雜棘手的詩詞公案時,研究者可以堅持己見,但宜符合單純人性思維,若考量創作者風格,也應本著即便創作者喜愛跩文、慣用典故或者經常巧使特殊技法,亦不至「跳痛」(tune)而背離基本邏輯性原則,就像李白可以隨興地打破格律、章法與結構,但絕不會無厘頭,因此,解析上實有必要適妥地予以正本清源,切莫只顧單詞注解而忽略了全文合理的流暢。

詞末彩蛋

馬荀仲最後是否因「詞帖」接受了邀請而與辛棄疾同遊雨岩,史料並無明確佐證,結局只有留待讀者自行想像或由有心學者進一步找出資料填補。

【詞人簡介】

辛棄疾,字坦夫,後改字幼安,別號稼軒,南宋歷城人,是中國歷史上集文學、政治和軍事於一身的愛國者。出生時,中土即為金人所占領,青少時期,曾隨祖父督察軍務,目睹淪陷區黎民疾苦,憎恨侵略者,遂起雪恥報國之心。成年後投身義軍抗金,未幾,南歸宋廷,力主抗金,惜提議均被擱置,且屢遭評擊,一生雖歷受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使等要職,但終究壯志難伸。其將濃厚愛國熱忱化作詞章,作品擅用典故,舉凡心懷國家統一、譴責時政屈辱、吟詠祖國山川,盡皆入題,可謂抒寫題材廣泛,因文風類於蘇軾,後世將其並稱「蘇辛」,是宋詞「豪放派」代表。現存詞作六百二十餘首,著有《稼軒長短句》。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