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此花不與群花比 – 聰明自薦的李清照
2018/06/04 13:47
瀏覽3,474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漢坊聽詩語】 舊愛新歡‧之三十三

作者:朱玉昌(元智大學中語系兼任助理教授‧漢光教育基金會顧問)

十七歲易安的寂寞,猶如少年維特的煩惱,揮之不去也心靜不下。女孩側坐在鞦韆上,望著梅樹遍結的梅子發呆,距離她寫下譽滿京華的〈如夢令〉轉眼已近一年,但又如何?芳心不也依然寂寞?

大門處傳來片刻喧譁,只聽得客套的交談聲朝院落而來,女孩回神掩蔽不及,迅疾躍至梅樹下,散著髮光著腳丫,佯裝細數枝頭青梅的嗅香丫頭,見一位翩翩儒雅的青年尾隨著家丁從面前走過,兩人眼神相視,青年嘴角揚起一抹微笑,女孩泛紅著臉頰瞧著青年背影直入了大廳。此生,只是初見。

某日,女孩堂兄與青年結伴逛遊汴梁相國寺後街的書畫市場,巧遇女孩,在堂兄熱情引介下,女孩得知眼前二度相逢的青年就是御史中丞趙挺之之子趙明誠,而青年也才知曉這位曼妙女孩,原來就是自己讚賞不已的才女李清照。兩人再次見面,又在堂兄李迥的穿針引線中,彼此頓生愛慕之意。

情竇初開的李清照,將兩人初遇時,自己那分慌亂尷尬的心境,唯妙唯肖地寫入了〈點絳唇.蹴罷鞦韆〉,每每想起就有幾分地羞怯。轉眼春去又將春回,在新梅綻放花期的尾聲降了場瑞雪,十八歲的李清照定神注視著窗外,見白雪皚皚,梅樹白玉般的枝椏,枝上點點寒梅傲雪吐艷得挺秀壯美。少女情懷難免見景情生,身旁卻少了互傾衷腸的「他」,辜負了滿腹文章。且以梅「自喻心跡」,婉轉生動地填了闋〈漁家傲〉。

 

雪裏已知春信至,寒梅點綴瓊枝膩。

香臉半開嬌旖旎,當庭際,玉人浴出新妝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瓏地。

共賞金尊沈綠蟻,莫辭醉,此花不與群花比。

正是心有靈犀,當趙明誠讀到這闋詞,內心澎湃、雀躍至極,這等才女可是提著燈籠也難尋,隨即委婉地面報父親,說明心意,趙挺之聽后,即托媒向李家提親。

【上闋】

雪裏已知春信至,寒梅點綴瓊枝膩。香臉半開嬌旖旎,當庭際、玉人浴出新妝洗。

這場瑞雪捎來了春天信息,又是一年新歲的開始,放眼萬籟俱寂的銀白大地,還有什麼堪比枝頭那朵姣潔的新梅,能把世界妝點得如此豐潤美麗。這朵初綻的梅花含苞半開,恰似柔媚帶羞半遮著顏面的美女,分外迷人,將她帶(摘)得廳堂來,即使卸除了剛修飾好的容妝(浸染的雪末),也滌蕩不掉她那與生俱來的聰慧質地和神采。

梅花因生長區域不同而有開花先後的差異,自嚴冬十二月到次年春天三、四月皆作花期,所以梅花盛開的季節,時序上就是冬末春初。第一句與第二句在順序上並非倒裝,而是創作技巧上的懸念伏筆,作者能在酷寒的冬雪裡,立馬點出春臨的訊息,原因就在梅花報春。

「點綴瓊枝膩」係指花苞綻開時,撥散了覆蓋在花體上的積雪,而花朵在點點殘雪映襯下倍顯豐潤嬌貴。「瓊」本是一種美玉,此處擬作披雪。「嬌旖旎」形容柔媚含羞的美女。這裡「嬌」字作美女解釋。「旖旎」為輕盈柔順的意思。「當庭際」即在庭院中,或者在廳堂之內。

「玉人浴出新妝洗」是一句出色的語法倒裝結構,實為「洗新妝、浴玉人」之意,以此襯托梅花天生樸質的俊秀神韻,同時意謂著作者不靠粉妝打扮一樣氣質出眾。「玉人」不作美人解,是指質地聰慧,神采俊秀之人。「浴」是浸染、洗滌。「出」作副詞,承接「浴」字動作的趨向。「新妝洗」指花開剎那撥散掉剛剛覆蓋下來的雪片。

【下闋】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瓏地。共賞金尊沈綠蟻,莫辭醉,此花不與群花比。

或許是化育萬物的大自然刻意栽培的吧!才讓這朵如明珠般晶瑩靈透的梅花閃耀在大地之上。當彼此表象看似專注著花把玩著酒杯,心底卻都迷戀在杯子裡新釀的美酒,這是何苦來哉?倒不如爽快地暢飲,來個一醉方休!要知道眼前這朵梅花,不是平平泛泛地花兒所能等值媲美的,真要錯過了花開堪折的時機,終將遺憾。

「造化可能偏有意」的潛台詞是「命中注定」,而「故教明月玲瓏地」的「明月」指的是「明珠」,這兩句主要在暗喻上蒼讓作者這顆剔透的明珠遇上了意中人,應該是命中注定的結果。接著「共賞金尊沈綠蟻」則直接挑明了「醉翁之意」。「賞」字有「欣賞」和「把玩」兩層含義,「共賞金尊」即一起賞著花且把玩著酒杯。「沈」同沉,為迷戀的意思。「綠蟻」指新出的酒,新釀的酒尚未濾清時,酒面會浮起微綠的酒渣,其泡沫細如螞蟻。

年齡剛滿十八歲的李清照,心底仍保有含羞帶怯的赤子之情,相較於亭亭玉立的外表,她更自負於文采,哪怕在眾人面前,自己散發出來的氣韻,根本無需任何妝飾就能顯出不凡的優質。她自比一顆閃亮的明珠,但在冥冥中遇見了趙明誠,她願與他攜手共賞、共醉,不過,仍自傲地擺個姿態,她這顆明珠可不是普通的明珠。

在古典詩歌中,發現最早的「詠梅」詩,記載於《太平御覽》第九百七十卷內的〈荊州記〉,敘述北魏陸凱折梅贈詩給《後漢書》作者范曄的一段故事,此後文人詠梅訴情,以梅寄託對故人思念的詩歌源源不絕。李清照這闋詞作,雖不出多數詠梅作品的範疇,同樣作移情於物,寫梅實寫人;依託著景物寄意,賞梅也自賞,唯一妙處,多了點「自薦」的成分,本文詮釋之所以異於坊間諸多流通版本,關鍵即在切入的觀點。

【詞人簡介】

李清照,號易安居士,宋代齊州章丘人,為中國文學史上著名女詞人,亦有「千古第一才女」之雅譽。出生書香門第,年少即工詩善詞,十八歲出嫁,婚後潛心文學藝術與金石研究。北宋覆亡前,生活優渥,靖康難流落江南,接連遭逢夫歿;蒐藏書畫被竊;金石古卷散佚。受創未久再嫁,卻於數月後離異,生計遂陷困頓,晚景淒涼。一生歷經國破家亡,創作風格丕變,由天真明快轉為沉鬱悲愴。但對詩詞分界嚴謹,提出「詞,別是一家」之說,主張作詞須尚文雅;協音律,鋪敘、典重與故實,將婉約詞派推進高峰,開創了「易安體」風格。其著作據《宋史‧藝文志》載,計有《易安居士文集》七卷、《易安詞》八卷,惜俱散失。現存《漱玉詞》輯本約四十五首及存疑十餘首。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文化創藝
上一則: 破解犬之島
下一則: 翻轉教育再出發 – 翻轉教室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