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孔維勤老師《石頭混沌,我抹去一臉淚水》
2018/03/30 16:21
瀏覽430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憶洛夫—-

石頭混沌,我抹去一臉淚水。



大學時輕狂少年。讀哲學,以詩解饞。讀洛夫詩最有重量。以洛夫詩伴酒。那醬紅色的誘惑,是過癮的生命陪伴。然無緣與詩人相遇。及大學退休。由於胡樂民兄在台灣演誦洛夫新詩「昨日之蛇」,特邀我參加。我花甲之年,終於見到九十一高齡詩人。其人溫文儒雅而幽默。雖耄耋之年仍身體康泰。詩人多壽。不想詩人塵世緣盡仙逝。我與洛夫詩人僅ㄧ面之緣。情深緣淺。參加詩人一生最後一次詩集發表。一緣一會的靈山。捻花微笑。我聽詩人短短數語。為生命本質的存在而歌而頌。慶幸我買下一本洛夫簽名的「昨日之蛇」,如今讀詩宛爾,詩在,詩人在。



洛夫,人稱詩魔。佛魔本無二。佛魔之存在應運而生,佛者生生不息,魔者生死之間。

讀洛夫詩。必須知其存在。因為風的緣故,如莊子天籟之機。大鵬鳥摶扶搖而上。

讀洛夫詩。如佛詩。他寫李白:你那寬大的藍布衫,隨風湧起千頃波浪。詩中有法身空性一靜,有報身情懷一景,有化身用間一字一句。詩境化被動為主動,植入人心,法報化三身ㄧ體。

讀洛夫詩句,讀活了,「吾喪我」,詩句化彩蝶飛翔。無你我,無彼此。心語相通。同登彼岸,尋常人生,逍遙自在。

洛夫詩若讀死了。不懂。如孤證,言如外星人,無世間物影。如魔詩。有啥無啥。孤零零碎片的印象。瞎子摸象,進不去詩心。苦了一雙耳目。

隨風而逝。我必再來。是洛夫詩魔而佛詩之變:他的人間,如那十字架的印象。一片白色。他卻在白色的憂鬱里,展開由人而天的仰望。如煙囪裊裊白華。

洛夫九十一高壽仙逝。他一生寫詩不斷,37部詩冊。是他「在天空里寫一封長長的信」。他最後一本詩集「昨日之蛇」。如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洛夫長長的信,寫下萬古長空之一圓。終歸一朝風月,返老還童。

生生不息。是生存最後底線。洛夫「昨日之蛇」是他生存記憶。洛夫說自己:「我是火,隨時可能熄滅」。他用戲謔詩句,證明蒼蠅的存在不易,生生不息,是生存與存在的底線,不容踐踏。蟑螂捍衛祂的生存權。一代一代進化綿延子孫,成為地球最強大的生命,因為活著就是驕傲。

洛夫生長在戰火中:「邊界望鄉」是洛夫的鄉愁。「血的再版」是對母親呼喚。「鼻子是北斗。天狼星該是你唇邊的那顆黑痣了」。他回到貪吃的童年。嘴角黑痣向著遠處的燈光。

洛夫剩下遲暮的晚年,他戰火凋零的記憶,洛夫卻在詩中找出自己。一滴血的再版。補足失去的青春與成長的茁壯。

從魔詩到佛詩,讀洛夫詩的再生,必需讀出他詩句的存在,

所以,洛夫詩中別有「小歇處」。有年少,有青壯,有「眾荷喧嘩」的晚年。

他詩中的桃花源,是「我們心之中立地帶」。可以讓爐火上寒喧的酒香逐漸加熱,漸漸化去隔世怔忡與歷史的寒顫,把心中的石頭溶化,接近生生世世,人類靈魂的溫暖。

洛夫的詩,道生之,德育之,物形之,勢成之。如果不能空性去讀,詩句不能化為無念,讀洛夫詩必不能應機。

一分人事九分天,洛夫說:「你我在此雪夜相聚。天涯千里驟然縮成促膝之一寸。」讀洛夫詩最美的風景,是與他促膝長談,如鏡花如水月。鏡中花水中月不可分,混沌滋味。交和契合。如今洛夫已逝。靈魂常在。

讀洛夫詩會心處。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自有他孤絕存在的「詩而有序」。洛夫寫詩。文字意象險絕夾雜。白文深奧。平坦道路可崩塌,懸崖峭壁可化為窗下漂木。時間之傷、靈河、石室之死亡,藍天之上。有了又黑又柔的嫵媚。可不戰而屈人之兵。

讀洛夫詩,有種說不出來的瀟灑。無現代後現代。非創新非傳承。無古今。洛夫創作自己的時代與人生。他的創作。絕非孜孜矻矻、殫精竭慮、枯腸搜索而來。必定天人祥和,心手相應,胸中百感交集,靈感詩句騰空而出。應機而生。

洛夫隱題詩、禪詩、古人詩、小詩。有不能言盡之詩,讀洛夫詩必須心領神會。心思之手削其多也,精神之手補其少。他的詩有造化之妙,具象抽象之機,偶得心源,追問事物最後存在的形式。是洛夫詩之哲學。

如今詩人遠去。其詩常在。洛夫詩句是他ㄧ生所悟。固其形,凝其神,化為詩。快樂深刻的呈現你我之前,洛夫神思運乎手,化為天地大道,ㄧ超直入。契入本質者,洛夫詩,道之所存。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孔老師系列文章
下一則: 孔維勤老師《一件幸福》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