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鉛華過盡方識紅塵 - 從慶山尋訪安妮寶貝蛻變之路
2017/08/11 15:54
瀏覽2,506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作者:朱玉昌(元智大學中語系兼任助理教授‧漢光教育基金會顧問)

「一生太短暫,也太漫長,經歷過的事情太多,也太少。可確認的是,我們最終記得的,一定只有少數的幾個人、幾件事。人生,其實至為寂寥。」咀嚼這段文字,不由自主地會被一股透徹紅塵的淡定所吸引,「人生,其實至為寂寥」八個字落筆得如此斬釘截鐵,惟有身處過擾攘塵世間的沉靜修為者懂得。

二○一六年六月,正值荷滿池塘的季節,一本名為《月童度河》的著作在大陸出版,消息業經公布,各大網路書店預購量立即登上排行榜,陸媒不遑多讓,爭相加入焦點報導行列,其魅力足夠震懾華人文壇,不免令人好奇,一位名不見經傳的作家,如何辦到凝聚讀者和媒體青睞的分量?

作者署名「慶山」,乍看是個圖書市場裡陌生的名字,事實上,「慶山」不是生面孔,她是華人作家群中極為罕見、鐵粉數量突破千萬人,去年才摘下百度「網紅」十年總排名的冠軍霸主「安妮寶貝」。

大膽捕捉現實的面向

自一九九八年十月開始,安妮寶貝以孤寂、虛無,挾帶濃郁頹廢的風格筆調,在榕樹下文學網進行創作,處女小說《告別薇安》一戰成名,此後《七年》、《七月和安生》、《八月未央》、《彼岸花》、《二三事》等一篇接著一篇發表和集結出版,故事多傾注於漂泊都會中不安的靈魂,大膽捕捉現實下人際脆弱、殘破背叛、自虐性毀滅的面向,有意勾起潛藏人心深處的空虛迷茫與絕望情感,勇敢解放出人性蒼涼的宿命色彩。

論書寫大時代下城市男女悲歡離合,談愛情不同於瓊瑤般夢幻溫暖,營造類似張愛玲筆下陰鬱的氛圍,卻有別於張愛玲的文字,虛無縹緲裡釋放著村上春樹淡愁的氣味,跳躍式絮叨語調中蘊結了瑪格麗特.莒哈絲(Marguerite Duras)似曾相識的身影,文句不時夾雜著警世哲理,種種堆疊逐漸形成自有獨特的文風品牌。

依托著網路而生,以通暢字句,用都會愛情打動讀者的心,作品廣受白領與學子喜愛,尤其,大陸稱謂的「八○後」與「九○後」青年世代,「安妮寶貝」這個名字,正標誌著和這群世代成長青年人密不可分的青春印記。

十多年來,文字細心多角化經營,文類觸及小說、散文、隨筆、遊記和圖像攝影,即便小說文字,多屬碎片式結構,雖然文思泉湧出來的跳躍邏輯,常令人困惑於文章整體所欲表達的完整性,但流連片斷語境的當下,一分發自內心撫慰的召喚,足夠供應讀者心融神會半晌。當作品生命不再局限於網路,低調褪去網路作家外衣的同時,也意味著跨向真正文壇作家的殿堂。

潛心旁觀世間和自我

從文青走入婚姻再為人母,歷經人生三個重要階段,筆鋒由初期一慣銳利的套路,反復發洩想愛而迫於無力去愛的苦澀青春,長此以往,卻在作品《蓮花》與《春宴》中,轉趨不失陰鬱的樸質溫和筆性,憤怒消失了,多出人性間的關懷和更多形而上的哲思探索,其散文作品《素年錦時》、《眠空》,處處展露著修行之道,隨著寄心於宗教,大量感悟融入字裡行間,為自我取得新定位,待《得未曾有》出版,輕輕宣告「安妮寶貝」時代步入歷史,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蛻變後的作家「慶山」。

「人必須在自我的意識上先死一次,才能重活。」因此,目睹慶山親手割捨掉安妮寶貝瀝血構築女性出走與矯情的都會基調,潛心旁觀世間和旁觀自我,在新作《月童度河》裡她如此寫道:「文字的質地需要靈魂的重量。」又反思道:「小說中的智力在生活中用不著,沒有可用之地。生活有其不可言盡的規則。寫作者若沒有些許出世之心,只是盯著生活的物質層面,會成為作品寫不好、生活也過不好的人。」由不同篇章隱約重複的哲句中,可以拼湊出作家轉身的手勢。

猶如隱身凡塵的智者,《月童度河》涉獵人與人相遇、來往;談自我禪修、精進;聊親子對等看待、尊重生命的情感;寫學習後個人參悟的所得。也許,長期跟隨安妮寶貝的讀者無法適應如今慶山的樣貌,但,這就是成熟作家有為有守的成長路徑,無須眷顧太多外在複雜的好惡,回歸本心,讓滌蕩後的心靈文字趨近簡單、澄淨、明瞭。

【作家年表】

安妮寶貝 時期

2000 《告別薇安》(短篇小說集)

2001 《八月未央》(短篇小說和散文集)

2001 《彼岸花》(長篇小說)

2002 《薔薇島嶼》(攝影及散文集)

2004 《二三事》(長篇小說)

2004 《清醒紀》(散文集)

2006 《蓮花》(長篇小說)

2007 《素年錦時》(散文集)

2011 《春宴》(長篇小說)

2013 《眠空》(散文集)

2013 《且以永日》(十五年精粹散文集)

慶山 時期

2014 《得未曾有》(散文集)

2016 《月童度河》(短篇小說和散文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