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如何取得媽媽的原諒?
2017/02/20 07:23
瀏覽865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最近回了幾封受刑人的來信,其中有幾封都問我,如何取得媽媽的原諒。看到這樣的信,我的心裡好難過。

 

記得10月在南所輔導一位個案。這位個案脾氣暴躁,和室友都處不好。我問個案原因,個案常把過錯推給別人,甚至還直接跟我說,如果不是因為媽媽,他很想揍人了事,甚至放棄自己,在人間消失算了。

 

我問他媽媽為他做了甚麼,給了他活下去的力量? 他說他媽媽常來看他,要他記住一句話,如果他不好好活,她也不想活。

 

一個脾氣如此暴躁好勝的受刑人,提到母親這句話,眼眶馬上紅了。主管在旁邊補了一句:「他的母親為他而活,他也為他的母親而活。」然後告訴個案:「所以你好好活下去就對了!」

 

每次想到個案提到媽媽的那一幕,我的心裡就酸酸的。以世俗的眼光來看,這位個案是十惡不赦的大罪人,但因為媽媽一直不放棄,至少個案因為媽媽,還會控制脾氣,減少傷害了一個人(室友)

 

親情的力量,是很強大的。我PO這篇文,不是要大家原諒受刑人所犯的錯,我沒有資格立場請求別人給受刑人機會,但是我真的很想很想懇求受刑人家屬不要放棄自己的孩子,因為志工老師再怎麼輔導,給出再多的愛,都比不上親情給他的支持。

 

我也回信給受刑人,不管媽媽如何不諒解,甚至連信都不想看,還是要持續不斷的寫信給媽媽,一直寫一直寫,直到取得媽媽的原諒。因為寫了,努力了,就有機會。不寫,不努力,媽媽也許一輩子都不知道他真的已經改過了。

 

一口氣回了好幾封受刑人的信,其中有一封回信時,他已經出獄了,出獄前似乎還沒有取得媽媽的原諒。

 

望著他出獄的日期,我的肩膀突然痛了起來。這幾年輔導受刑人,我的肩膀的壓力似乎越來越沉重。真的,淑文的力量太有限了,身體的體力也很有限,PO這篇文的心情真的很複雜。

 

請大家想想: 如果受刑人出獄後,重返社會,無法回去自己的家,也沒有工作,沒有任何容身之處,他能夠去哪裡呢?

 

我想說的,還是這句話: 「不管孩子有多壞,千萬別放棄他。親情才是受刑人變好恆久的力量 。」受刑人家屬多給受刑人一些愛的關懷,就能為這個社會多帶來一份安定的力量。

 

註: 這是受刑人畫給我的圖畫。但我想說的是,志工老師再怎麼輔導,給出再多的愛,都比不上親情給他的支持。希望受刑人的家人,不要放棄受刑人。(為了這個社會,為了你自己的孩子)

 


 

淑文的新書《人生難免會有傷》在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1976

 

 



淑文親子書《媽媽做自己,孩子就能做自己》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74057 

從 2008年出版最長的辭職信

  採訪雲門流浪者計劃趁著年輕去流浪

 書寫國家文藝獎得主傳記骷顱與金鎖 :魏海敏的戲與人生

   2011年,由圓神出版社出版《媽媽的讀心術》

2013年,由天下雜誌出版《媽媽做自己,孩子就能做自己

2015年,由天下雜誌出版<在愛裡活著>

2016年,由圓神(方智)出版第七本書<人生難免會有傷>

和支持淑文的讀者分享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