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關於「賽德克‧巴萊」的另一個有意義的論辯‧‧‧不能不嚴肅回覆金郎兄〈增訂〉
2011/09/21 17:18
瀏覽1,035
迴響6
推薦37
引用0

金郎兄,萬謝您的回應,真的。

您提出的問題──藝術必須提供[歷史正確]嗎?

極有意義──金郎兄原文見於http://blog.udn.com/h1234567am/5652611  該欄之回應文第七篇

本文原來只是一篇回覆您的貼文,但是,由於不僅是您的問題有深度、有意義,並且重要的是,我文末所提到的,一進入格子,或上網就看到鋪天蓋地的賽片廣告,倚多為勝‧‧‧如今,真的賽片的廣告已經被撤掉了,似乎由於您的大文,使我的論述受到重視,因而,我想應該把此一給金郎兄的回應文,整理充實,貼成正式一欄文章;讓本文成為對於公眾更有意義的論述

現在,就讓我由您的問題來開始我的質問,請網友參考‧‧‧

首先,對於您提出李安的電影「色戒」,作為高大的防護牆,來保護賽德克巴萊,真是很漂亮的做法,多麼權威的李大導演啊;但是,您欠考慮了,或者功課做得不夠。因為泥人從來不自量力地敢於面對世俗的權威,所以,請不要躲到李安導演的「色戒」的後面;雖然他是一面讓您有安全感的防護牆,而且是美國名廠的舶來品;但是,您可以查一下,泥人過去已批判過他,文見於http://blog.udn.com/h1234567am/1325279至少四篇;

其次,對於世界文學思潮,您提出寫實主義與現代主義的爭論來抵擋,很不錯,果然是學院派的背景──那是著名的爭論,那是許多學者專家喜歡使用的學問;可惜您可能忽略掉了問題已經在現實中質變;我們現在所涉及的不是純文學的爭論;下面我將提出現實中的問題,不是純粹文學流派的問題,因而,請您不要以藝文思潮上的寫實主義或現代主義的糾紛,來做盾牌。

下面,就將由「您的問題」分為兩部分展開──關於「色戒」的問題,有興趣理解的網友,可看泥人前及舊文。

一、關於「歷史正確」

先看您所謂[歷史正確],什麼是「歷史正確」,它應是指文字的記載上可以考察出來的正確性。

不過,泥人要指出,「歷史正確」的意義,不是代表著史實可以全部還原,那是沒有人能夠做到的,而是指重要的的歷史框架,不要太荒唐,甚至有意的扭曲、破壞,例如,不能故意破壞別人的名譽,毀謗別人的父母,說某人與某人當年曾經殺人放火‧‧‧請反身自問,您願意自己故去的親長或家族的故事,被人那樣的玩弄麼?任何真正文明社會的法律,會許可麼?

「賽德克巴萊」中,霧社事件的重要歷史框架,是日本的「滅族政策」是花岡兩先生對日本統治者的憤懣是面對「滅族政策」准許族人犧牲的「祖靈」是「和蕃問題」日本軍方的先進毀滅性武器‧‧‧那是不可扭曲、抹煞的。

此外,由另一個角度來說,文字本身就是歷史的產物,由於它有約定俗成的「歷史正確性」,所以人類的文化才能充分延續、積累而發展‧‧‧因而,如果不是由於有這樣基本框架上的「歷史正確」為基礎,是否人類的文化與文明之充分發展都不可能,包括我們所有偉大的藝術家所願意獻身其中的藝術在內?試問,基本框架性的「歷史正確」,怎能不給予必要的地位?!

同時,我也可藉此指出,您所謂的「意識正確」,就純粹客觀言,個人認為是不必要的;此以「賽德克巴萊」與「海角七號」為例,它們的賣座與聲勢當然已經具備了成台灣電影史的「基本框架」的地位;但是「意識」是否「正確」,要由後人清明的體認來論定,在今天這個賽片廣告滿天,頌歌響徹島嶼上空的環境下,在歡聲雷動、震耳欲聾的空間裡,還有幾個人能夠保有清明的意識?

二、關於世界文藝思潮

當然,更重要的是,如果就世界藝文思潮來看──請注意,泥人要指出,個人完全尊重現代主義之價值,當代在這方面的論辯很多;個人應該承認自身偏向寫實主義,但是我的寫實主義口味,自青少年以來就接受了當時意識流的觀點,尊重深入的心理層面探索〈若有興趣可看當年拙作http://blog.udn.com/h1234567am/667295〉,所以,作為一個寫實主義的欣賞者,我並不盲目排斥現代主義藝術;因為,我的意識流背景,使我們能發現現代主義其實只是寫實主義在人類意識中幾經折射的成品,那樣我們自然也能開闊地慨歎與欣賞現代主義的成績──

不過,個人認為在此重要的乃是,現代主義的作家怎樣創作都可以,但是請不要創作出以「歷史為號召」,其實卻與我們前述的「基本歷史框架」不符,而可能混淆「基本歷史框架」的藝術作品;既使最偉大的現代藝術,例如,畢卡索偉大的作品「格爾尼卡」,他當然不是寫實主義,但是他那斷手、木然的牛頭、嘶叫的馬臉‧‧‧哪一樣不是說明了「西班牙悲慘內戰」,那令「天地含悲」的「歷史框架」?──然而,相對的,請問,在「賽德克巴萊」中,那讓我們霧社地區天地含悲的「日本滅族政策」,有出現麼?為何消失了──更何況該片還自詡地一再強調那個極為嚴肅的議題──說他是在彰顯「真正的人」啊。

平心靜氣地想想──以「賽德克。巴萊」為例,它推動的各種廣告與座談,都以「霧社歷史事件」中的「真正的人」及「純種台灣英雄」為號召,然而,如我們所指出,其中的幾個要角,莫那魯道、花岡一郎、二郎、鐵木瓦歷斯,根本都不是歷史中「真正」的人,這樣地濫用著所謂「純種台灣英雄」與「真正的人」;對於這樣的影片創作者,他的作品真的會那麼感人麼?真是難以想像‧‧‧如果不是鋪天蓋地的廣告,還能那樣的自然感人麼‧‧‧其密集的廣告,是否正是對自身缺失與弱點,明白地掩蓋,不准觀眾自主決定與獨立思考,因而,才需要不斷地強調著只有他所捏造的「真正的人」,才是「真正的人」啊‧‧‧

已經到了每次登上個人的部落格,就要被強迫收看其廣告的地步〈如前所示,感謝本文初步回應後,目前聯網部落格上的廣告似已撤去了〉‧‧‧個人以為,那樣地以多為勝,那是仗勢欺人,那是文明社會中最值得羞恥的,並且,不只是他個人的羞恥,更是我們整個社會的羞恥,把應該嚴肅面對的「真正的人」,如此喧囂地踐踏著,卻沒有人出來制止!

最後,建議金郎兄不要再用鐵口直斷地說,泥人要求藝術家要

「提供一個所謂的「意識正確」或「歷史正確」給讀者」

因為,如上所述,泥人完全沒有那個意思,泥人所要求的是「歷史框架」;如果拙文中表現了那樣的意思,請接受我的道歉,不過,我自覺沒有那麼糊塗,我強調的重大史實,應該正是撐起整個歷史事件的「歷史框架」!

萬分感謝您努力的回應文,讓敝人有充分解釋問題的機會。

當然,也寄望於魏大導演能夠充分考慮泥人此文如果還不錯的話,也請仔細考慮此文所從出的「魏導演,您是為了「合理化」日本官方屠殺我原住民而編劇麼?能否請告訴觀眾,您採取的是什麼「角度」?」一文http://blog.udn.com/h1234567am/5652611   因為個人覺得,魏導演這樣的做法,實在是一嚴重的錯誤,今天我們的社會缺乏共識,是一極為迫切的問題,然而,倘若不是基於史實,各自依照自己所喜歡的想像、創作,硬要各方對手接受,怎麼可能得到真正的共識呢?!

關懷島嶼藝文前途與社會前途的泥土敬白

,,,,,,,,,,,,,,,,,,,,,,,,,,,,,,,,,,,,,,,,,,,,,,,,,,,,,,,,,,,,,,,,,,,,,,,,

僅僅是「用心」是不夠的,騙子、小偷、貪官汙吏及強盜都很「用心」‧‧‧

以下,是由於金郎兄對於本文的回應〈請見於本格子的第二篇回應文〉,個人覺得似有「打混」與「訛詐」之嫌,極度缺乏責任感,因而進行補充嚴肅的再批判──


一、他所謂「我們無法奢望一部四小時的電影可以滿足所有史實的探討
作者在給本格的回應文中稱
「我們無法奢望一部四小時的電影可以滿足所有史實的探討」


泥人有做那樣的無理要求麼?人人都應該知道,既使是最身邊的往事,不僅都不可能滿足所有史實的探討,並且更重要的是,沒有那樣做的必要;然而,筆者的文章裡所舉出的,卻並不任意提出的,而是根據霧社事件內涵最重要的暴力問題,而提出的重要史實。


請注意那是與「霧社事件」之所以震驚國際,緊密相關的史實;日本人統治台灣三十五年後,居然受到原住民屠殺性的報復,究竟那是怎樣造成的?史實上可說,有日本人的「滅族政策」,莫那魯道在霧社事件中提出的「殺光日本人」,就絕對缺乏足夠的說服力──無論是對於其內部或外部,個人認為這也是它參加外國影展上不可能引起外國影評人共鳴的部分;在他們眼中,沒有日本人的「滅族政策」,則莫那魯道在他們的認知中,絕對是恐怖分子的印象多過英雄的印象,當然更不是魏導演所自許的「真正的人」了。何以如此?


對於整個事件的定性,會產生這樣重大影響的史實,可以用它所謂的「所有史實」來打混嗎?本來泥人認為批判的對象不是金郎兄,所以不與他計較,但是現在看來,他是有意「打混」,所以在此強調,泥人的研究是針對「重要史實」,絕不是他所謂的「所有史實」,以正視聽。

二、您所謂「它能做的只能「喚起反省」而已,現代藝術作品大略都是如此,」──


我要指出,現代藝術作品「只能「喚起反省」而已」,那是真的嗎?
對於此,真的要論述起來可能又浪費篇幅,不過,幸好顯然您本身是頗心虛的,所以,金郎兄自己在這句話後面加了一個尾巴,那是補充了「大略都是如此」這六個字。
這使得我們很容易發現,顯然作者自己也知道,不是只能「喚起反省」而已,那只是「大略」的現象,並不是所有的現代藝術都是如此,還有許多現代藝術並不是躲在「只能喚起反省」的名義後面,例如,泥人前文所引的名畫「格爾尼卡」,強烈地控訴了西班牙的慘烈內戰,就是一顯例;另外,像孟克的「吶喊」,高度地控訴了現代工商文明下,人類被異化的處境──有誰能說這些藝術家「只能「喚起反省」而已」???
因此,泥人認為,金郎兄所謂「大略如此」或許已表現了他還有若干良知,但是,用此來為「賽德克巴萊」這樣的電影辯護,則是太不負責任了──為何「賽德克巴萊」只是個「只能喚起反省而已」的電影,就有資格動員起整個社會資源來迎接其到來?──是只要能「喚起反省」,就如此尊貴嗎?──請問「社會事件」萬萬千,對於有心人言,那一件不能「喚起反省」呢,而我們社會真的需要這樣扭曲史實,為日本殘酷統治辯護的影片,才能真有價值地「喚起反省」嗎?


三、您所謂「可惜的是,[賽]片出來後,大多數的人都不是依藝術創作的原則或導演當初的期待突破既有價值觀去找尋人性矛盾後的心理糾葛,卻一直要在本片中找歷史正確的答案。」


泥人首先要談,您強調「導演當初的期待」,有沒有先問「導演當初的期待對不對?憑什麼要求大多數人要依照其期待?自以為比他人更理解人性矛盾後的心理糾葛嗎?

其次,您直說大多數人「一直要在本片中找歷史正確的答案。」,泥人前面已談過,泥人所強調的,是關於「歷史正確」的主張,泥人要的是霧社事件的「歷史框架的正確性」而已,泥人覺得那是不能任人擺佈的史實;現在,我願藉此進一步說,「歷史框架的正確性」,是容許辯證的,換言之,如果魏導真有其洞見,可以把它所提供的框架與泥人所主張的框架,同時並陳,而提供觀眾選擇,絕對不應該只提供觀眾經過自己抹煞和扭曲後的「歷史框架」,做為唯一的「歷史框架」;然後,卻指謫別人「一直要在本片中找歷史正確的答案。」!

四、您所謂「如果以這個現代藝術觀來說,[賽]片確實嚴守了一個藝術家的本分,而那些希望從作品裡得到一個明確評價的觀眾,是否是黨國樣板標準答案下的產物呢?」


由以上的梳理,我們來看其這裡所謂「嚴守了一個藝術家的本分」,相對於其前所指出的「現代藝術作品大略都是如此」,既是「大略」而已,加上藝術家本以「創作」為天職;如藝術家有任何本分的話,除了我們指出的「歷史框架」之外,還有什麼應該「嚴守」的「本分」可言?
至於,您另所謂的「希望從作品裡得到一個明確評價的觀眾,是否是黨國樣板標準答案下的產物呢?」,明顯地對於觀眾顯出一種輕蔑的態度,這是藝術家真的自以為高蹈觀眾之外,輕蔑觀眾的水準麼,倘若如此,泥人要指出,只怕像魏導這樣只提供觀眾一種偏袒日本暴行的標準答案的作為,才真是過去「黨國樣板標準答案」的另一種複製品──最多只是立場上,魏導他高度地偏袒、合理化日本的暴行,確實是明白地與過去不同吧!


以上,是由於泥人覺得事關公眾福祉,金郎兄不夠誠懇,明顯有「打混」的嫌疑,因而不能不針對其原文,更嚴肅地進行的論難。泥人不知金郎兄能否代替魏導回應,但是都希望能得到您明白誠懇的回應。

謹此   順頌大安

泥土敬白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方正平
2011/09/29 17:04
馬克先生的公仔
馬克先生的職場漫畫常是Email轉寄的熱門作品,每個上班族都於我心有戚戚焉。但是漫畫中的主角做成公仔,老闆公仔卻被以色列代表處抗議,馬克先生受訪時看得出心有不甘,說台灣的創作環境已經夠艱難的云云。

希特勒在德國甚至是整個歐陸都是個巨大的污點和恥辱,它標識著一個自詡為高等文明的民族能做出來的最殘忍、最卑劣的行為,因此,連罵人的負面用語都甚少用到它作代表。

當馬克先生將上班族遇到的豬頭老闆,用Q版的希特勒意象來表達,這種連結確實有些寫實。但看漫畫的人都知道它負面評價的用法,勉強還說得過去;但看在真正受害人──集中營倖存者的眼裡,即使知道它是壞人,仍會激起巨大傷痛。Q版希特勒真的不Q。

當漫畫人物脫離漫畫成為公仔,只有讀者才能知道Q版希特勒的意涵,對於更多非讀者而言,只看到一個好可愛的公仔。對任何一個猶太人而言,他們能忍受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子拿到一個Q版希特勒老闆公仔大喊卡哇伊嗎?
 
馬克先生說公仔真的不是希特勒,除了那撮小鬍子和那紅底$字號的臂章有點像,它還有吸血鬼的尖牙,它真的不是希特勒。但無論馬克先生如何辯解,它真的就像是個Q版的希特勒。

藝術家真的可以天馬行空無止無盡的創作嗎?沒有任何禁忌嗎?

無妨,台灣的創作環境並沒有馬克先生講得那麼差,公仔都做出來了,但不表示他不必承擔後果。我還是會看馬克先生的漫畫,但是如果有小朋友拿到Q版希特勒公仔大喊卡哇伊的時候,我會告訴小朋友Q版希特勒真的一點都不Q。

還好超商從善如流,已經把Q版希特勒公仔下架回收。

謝謝您的深刻回應。

泥人這段時候都在忙著處理「賽德克巴萊」,所製造出來的混亂論述‧‧‧

竟完全不知有您所說的希特勒公仔事件發生;謝謝提醒。

可惜的,真是原住民的處境太差了,尤其,看資料會發現很明白的一個現象,原住民自身對於文化的詮釋權,似乎已被基督教長老會所侵蝕,所以,「祖靈」之類的觀念,似有被任意解說,作為工具的狀況。

真是讓人遺憾。

謝謝您的回應。

泥土有感

泥土‧‧‧郭譽孚2011/09/29 18:09回覆

5樓. 未登入
2011/09/24 11:44
現在不也是[滅族政策]
泥土先生您好:
對您引經據典,做學問的功力十分佩服。
只是文章中,您對於賽德克族祖靈GAYA的認知似乎有些誤解。
建議多找些資料,相信對一個被統治35年;知道日本武器的厲害;知道會導致滅族,卻依然抗日的心情會有所理解。
您所看到的是[人口的滅族政策],但忽略了[文化的滅族政策],魏德聖他怎麼想怎麼拍是他家的事,我在心中,莫那魯道最後決定放手一搏的主因之一,是他的文化被滅族了。
以傳統漢人的觀點,祖先牌位何其重要,想像在八國聯軍後的辛丑條約中,要求所有中國人全部丟掉神像和祖宗牌位,禁止進行任何宗教和祭祀儀式,你認為當時的人會怎樣?
以前達悟族相信人死必成惡靈ANITO,不管老爸、老媽、老婆,一死掉,當天就要快速(草草)埋掉。如果要求台灣所有人即刻遵行,不知您會作何感想。(可是反過來,我們卻"希望"達悟人實行我們的殮葬文化。)
現今原住民或許沒有遇到[人口滅族政策],但是[文化滅族政策](例如推行國語)卻達到空前的成果。一個講不出族語的人是[真正的人]嗎?


感謝您雖未登入但仍真誠的回應。歡迎您。

您的觀點,泥人完全理解,雖然您語氣平和,但可以感覺到您的壓抑和控訴‧‧‧

您的感受,我想我能夠理解‧‧‧

但是,有兩點是要與您討論的‧‧‧

其一、

族群之間相處的文化問題,我們今天主張多元文化,但是早在一兩百年前,似乎沒有這樣的呼聲;其原因似乎在於今天的社會資源豐富,人們逐漸覺得族群的衝突沒有像過去一樣那麼激烈,因而造成大家有了可以反省的空間‧‧‧

不過,也有一種看法,認為是由於列強為了壓抑後進國家,因而強調多元化,使得後進國家的發展力量分散‧‧‧他們的主張,其實並不是真為了少數民族‧‧‧如果真為了少數民族的未來,他們應該不只是挑起問題,並且積極主動地拿出他們充足的資源來幫忙解決問題‧‧‧

其二、

既然大家確實基於人權的理由,願意共同面對少數民族的問題;泥人想文化問題固然重要,尤其對於不事生產的祭司階級,影響極大,加上您所提到的文化習慣;此外,物資甚至土地資源的重新分配也是不能忽視的問題‧‧‧各方面涉及的問題實在很大‧‧‧一方面不是短期內可以達成的,另一方面,可能研究很重要;例如,個人讀了林克孝先生的「找路」後,對於原住民狩獵的文化的恢復,很受感動;真的覺得應該恢復‧‧‧其中林先生提到,狩獵文化若能不受大眾消費的影響,在扛負體力有限下,自然有保育的作用‧‧‧泥人真的很欣賞,很欣賞。

以上是我的淺見,終究自身不是原住民,只是早年在南澳鄉住過,那裏有我永遠的懷念‧‧‧

歡迎並萬謝原住民您的寶貴貼文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2011/09/24 12:47回覆

4樓. 天涯孤鴻 ··· 晚天
2011/09/23 13:00

現在的電影,歷史連續劇,統統都在強姦歷史,篡改真相

反正歷史人物不會棺材裡鑽出來告他們

或者什麼真人真事改編,就像摻糖水的3 0/0果汁

娛樂事業,商業掛帥,票房是衣食父母,宣傳是如真包換

可嘆吶~這就是我們生存的世界

天涯藝術家

歡迎您的光臨。並賜回應。

給您說對了,真是如此,尤其,感同身受的是您這「真」字。

最近看到有人在網上硬說泥人指謫「魏導美化日本人」‧‧‧

泥人哪裡談了「魏導美化日本人」?

真是打混的,有意胡扯的,什麼樣的做法都有,就是沒有求真的‧‧‧

那樣社會怎能出現共識呢‧‧‧真是讓人遺憾。

謝謝您的關切。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2011/09/23 22:13回覆
3樓. 貞妳別嚇我啊!
2011/09/22 13:38
泥土兄真用心
讀大作  頭大
你可是說的有憑有據
這不是寫文章  小說...
人  擇善固執  有時擇不善也故執
公  婆  各有理
但泥土兄就事論事精神最有理
我就無此能耐喔

1751張照片挑選好~整理好後~與我好友分享!
恕更生有時候沒拜訪ㄟ‧


謝謝長者的鼓勵,萬謝。

各種事情都要有人做,泥人正好有這方面的基礎,就不揣固陋地擺個攤子;

感謝大家支持;萬謝。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2011/09/22 21:22回覆
2樓. 林金郎(林劭熹‧伽藍兒)
2011/09/21 22:40
用心是社會進步的動力

譽孚 前輩:

感謝您的用心,雖然意見不同,但我相信「用心」還是最珍貴的,

也是社會真正進步的動力,祝您

老而彌堅 仰之彌高!

(我是看到大頭圖才這麼說的,不要打我!)

不敢當,泥人在網上很怕被稱為「前輩」,

因為自己每每為自身的沒有成就而感到沮喪;

泥人自知愚蠢,不敢想要年輕人步我之後塵,尤其您是堂堂碩士之尊,家國社會培養您們不易,請勿誤我,兼以自誤。拜託。

不過,對於您這回應文,我是蠻失望的,作為有學院背景的中壯一代,居然如此打混,用「用心」最可貴,來處理本文這麼嚴肅的問題,真是令我感到失望。

只是「用心」是不夠的,魏導真是「用心」,但是其「心」用在何處,故意抹煞與捏造,如我文所及,真是「用心」,但是完全缺乏基本的社會責任感,只是為社會製造問題──這簡直就是當年那「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缺乏責任感的變相而已,當然是泥人很難容忍的。

由於您們的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我想我應該加強本欄的開欄文,訴諸於更多的公眾了。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2011/09/22 08:48回覆
1樓. 安心
2011/09/21 18:19
歷史是文化的軌跡,藝術是文化演進的要素,歷史與藝術是難捨難分.

1.歷史是文化的軌跡,藝術是文化演進的要素.藝術工作者,本身就是來自於社群生活的一份子,其作品不論是在闡述既有文化,或是前衛性的創新文化,或批判舊有文化,其藝術概念大都承襲舊文化,或於舊文化中蛻變新生,或對舊文化的反省革新.因此藝術,有可能一方面對歷史的文化再加以發揮,卻也一方面注入文化演進的養分及能量,而在寫未來的歷史.

2.藝術是否必須提供歷史的正確?或許又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雖然我不是藝術工作者,但是,我想純就藝術工作者的族群而言,當然在藝術創作時,能不受任何條件羈絆是最好.不過我想,也不是所有藝術工作者,在擷取歷史事件為創作主體時,會認為不必尊重史實,不必考量歷史正確.這部分,應該是一個歷史博碩士生很好的研究題目.

3.就一個平凡的觀眾而言,我認為,如果是擷取歷史事件為創作主體時,應當要尊重史實兼顧歷史正確,因為這是對歷史人物,及其繼承者必要的尊重,再者避免以訛傳訛,甚至形成負面的民粹.藝術對人文涵養有極強力量,正確的呈現歷史正面,或負面的事實,都是很好的人文教育,所謂三人行"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

 

謝謝您的呼應;

個人尤其在乎的是文末的社會現況──

今天我們的社會缺乏共識,是一極為迫切的問題,然而,倘若不是基於史實,各自依照自己所喜歡的想像、創作,硬要各方對手接受,怎麼可能得到真正的共識呢?!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2011/09/21 19:0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