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通俗日殖台灣史須知 〈一〉「馬關條約須知」 六之二 ──
2019/03/27 23:37
瀏覽434
迴響1
推薦14
引用0

通俗日殖台灣史須知 〈一〉

「馬關條約須知」 六之二 ──日方的鴨霸與李鴻章被刺的國際代價

甲午戰事之初,清廷自我感覺似乎頗良好,還以為有取勝之可能,但事實上,必要的改革沒有及時進行,軍事現代化遲遲沒有能推動。

1894年7月1日,中日宣戰;8月17日,陸軍失守平壤,18日,海軍在黃海戰敗;日軍勢如破竹;8月20日,負責軍國大事的李鴻章始知平壤失守而被廷臣交劾;28日,傳旨責李貽誤之罪,褫去黃馬褂,拔去三眼花翎,交部議處;9月1日,清廷啟用恭親王,管理總理各國事務衙門。

9月7日,翰林院侍讀學世文廷式等35人力主罷斥李鴻章。清議彈劾李之議論甚多,御吏甚至有主張殺李鴻章者;朝議和戰不定,但當局實已知除委屈求和外,無路可走。

10月初,清廷請美使田貝出面調處,從此美國開始擔負起調停中日之戰的主要任務。而日方姿態極高,採刁難的態度,認為「在中國未直接向日乞和以前,日方不認為戰爭已達該停止的地步。」。

當時,日本居於狂喜自大的情況──據日本外相全權大臣陸奧宗光稱──

「政府當局各部之責任者,……當時海軍部內之希望,與其割取遼東半島,不如割取台灣全島,又同屬此派之中,稍以遼東半島為重者,則主張若遼東半島不能完全由我占領,則使中國讓該半島於朝鮮政府,我國更由朝鮮政府租借,至台灣全島,非歸我版圖不可。反之陸軍部內之見解,主張遼東半島為我軍流血曝骨之結果所略取者,我軍足跡所未及之台灣,不能與此比較……。又管理財政者,對於割地問題,不甚熱心,唯希望鉅額之償金,他日松方侯爵……所主張償金十萬萬兩之說,即基於此。……又奉職海外,目擊歐美強國……其說亦各異……青木公使勸告……『割取盛京省及與俄國不接界之吉林省大部分,並直隸省之部,於中韓兩國間,設五千平方里之中間地,為將來我國掌握亞細亞霸權之軍事上根據地。償金為英金一萬萬磅,一半為生金,它半為銀貨,分十年償清。迄償金清償止,日本軍佔領東經百二十度以東之山東省一部,及威海衛之砲壘兵器,其駐兵費使中國支付,且附言歐洲輿論,若不影響歐洲之利害,或中國之存亡,皆無異議云云……至國民之間,有種種希望,各不一致,固不待言,然於中國之割讓唯欲其大,帝國之光輝唯欲其揚,則殆屬一致。……」

日方拒絕清廷對於張蔭桓與邵友濂之派遣,竟指定清廷派出當政之恭親王或是其前已因陸、海軍戰敗而受到褫奪黃馬褂與拔去三眼花翎,已下部嚴加議處的李鴻章為和議負責人;

1895年2月,清廷啟用已被論罪的李鴻章,開復原職,並為頭等全權大臣,李雖外交老手,但待罪之身,顧忌自然較前更多,尤其,據稱當年清廷的電報密碼早已經被日方破譯,因而,也更受日方之羞辱;學者有稱「總之,視中國為可任由宰割之魚肉」 者。

一〉 日方拒絕停戰──

李鴻章,2月24日首次與日方會議,提出休戰之主張。 25日第二次會議,日方全權代表伊藤回以「馬關遠離戰地,休戰並非必須」;其認定若欲休戰,根據目下軍事形勢並考慮到停戰之結果而提出

「日軍佔領大沽、天津、山海關及在該處的城壘。且上述各處中國軍隊,須將一切軍器、軍需品移交給日軍。天津、山海關間的鐵道,由日軍支配管理之。休戰期限間,由中國負擔日本軍事的費用。」

要求李鴻章若要休戰,必須接受上述條件,且在三日內確答。 2月28日第三次會談,李鴻章對於日方所提如此苛刻的休戰條件,當然無法接受,只能撤回休戰之議。日方拒絕休戰,但表示翌日〈29日〉將提出媾和條件──是不接受停戰,直接要求掠取所欲攫取的土地與高額償金。

二〉 日方貪婪的和議條件──

如前述,當時國際的情勢是「附言歐洲輿論,若不影響歐洲之利害,或中國之存亡,皆無異議云云」;同時,日本國民的自大與狂喜是「至國民之間,有種種希望,各不一致,固不待言,然於中國之割讓唯欲其大,帝國之光輝唯欲其揚,則殆屬一致。……」;更加上前述,日方已經破解清廷的電報密碼,等於對於李鴻章的談判底線完全清楚。自然李鴻章在會議中所受的壓力極大;簡直有如「貓戲鼠」的情境。

三〉 日方輕蔑我全權代表

清廷望先休戰,日方拒絕;日方全權代表伊藤博文時年五十五歲,清廷全權代表李鴻章七十三歲;李鴻章在此首次會談時就借20年前,大久保為牡丹社事件來華時的說詞「兩孩相鬥,轉瞬即和,且相好更甚於前」 ,強調了中日兩國相鄰近,為了日後的仍需相處,應該彼此留些餘地;然日方記錄,對於李的這些實際而可入情理的論述,籠統蔑稱李鴻章「務引起我之同情,間以冷嘲熱罵,以掩戰敗屈辱之地位,其狡猾卻可愛,……」 ;七十三歲的李的處境確實頗有難處,而被其談判對手如此輕蔑;更加上前述日人有竟視清廷為俎上肉的自大,難怪就在此時,該類輕蔑引來了日人自大的蠢動──即,自由黨壯士小山豐太郎 的刺李事件。

四〉 意外的結局──日本刺客震驚國際社會與李鴻章

27日會議後,李鴻章返回居所途中忽然遇到日人行刺;刺客是慶應義塾的輟學者小山豐太郎;李左頰中彈,血流滿衣;所幸,雖幾至不省人事,尚無大礙。然在日人指定來日談判時,竟受到日人狙擊;在國際社會交往慣例中,絕對是日方嚴重失職的大事;對於所有外交官而言,若真開此例,誰人還肯來日本會議?──

此時若有強國出面干涉,明治維新的國家發展機運可能真會受到重大的打擊。 據稱當時日本外相陸奧曾經寫下當時的心境──

「余察內外人心所趨向,此際不施善後之策,即發生不測之危害,亦所難料。內外之形勢,已不許再交戰矣!若李鴻章藉口負傷,於使事半途歸國,非難日本國民之行為……不難得歐洲二三強國之同情。若招致歐洲強國之干涉,則我對中國之要求,陷於不得不大行讓步之地位,亦所難料。」

因而,原本被蔑視的李鴻章,雖不再受到譏諷,而充分掌握清廷弱點的日方,不僅兩位全權代表皆對李慰問,天皇也下御旨,表示「朕踐國際之成例,為國家之名譽,……,曾特命有司勿稍怠弛,而不幸竟有加危害於使臣之兇徒,朕甚憾之!其犯人有司固應按法處罰,勿稍假藉……」 ;皇后則派人至行館負責看護;日方兩使並且聯名表示──「關於至今所進行懸而未決之談判,本大臣等可遵照所請經由李參議辦理之,……」 。

那是,次日〈2月29日〉,不但陸奧立刻向李表示,「此後和款,必易商辦」 的安慰,三日後〈3月3日〉,日方先正式同意「休戰」;再兩日後〈5日〉,簽訂休戰條約六款;限期21天;但過期和議若不成,停戰條約即立刻中止。再兩日後〈7日〉,在這樣的國際氛圍下,日方提出了比較有自我節制與示好心態的和約草案十款。即,北方割地不及天津、大沽,僅及於東北三省;南方割地則雖強索台灣,但給與我台人兩年的國籍自由選擇期間;但賠款則為庫平銀三億兩。要求清廷於四日內答覆──

這割地與賠款都是清廷過去所未曾遭遇過的苛待,但兩年國籍選擇的自由是特殊的寬限,應可視為前述李鴻章被刺後,陸奧所稱的「善後」策之一,應確實是會讓李鴻章與國際社會有感受若干「善意」的重要細節──至於,那償金三億兩,則應該是日方破譯中方往來密碼下,為可還價而預設的高價格,也是給予李鴻章可以做為談判成績的「善後」吧。

待續──六之三──日軍「善後」的「攘逐殺戮」手段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天涯孤鴻 (半夢半醒)
2019/04/21 22:21

以前讀歷史故事,為知歷史真相,和歷史人物的生平事蹟。

如今所有的電視劇為收視率,隨意篡改歷史,加油添醋,扭曲史事,已經混淆到萬劫不復的地步。(副作用:許多人不感興趣也不知真正的歷史)

李鴻章出現在許多劇本上,現在讀真正的中日關係,有感而發。誰理你

是啊,因此才把自己研究的故事,整理出來。。。

謝謝回應。

泥人敬白

泥土‧‧‧郭譽孚2019/04/23 20:5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