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轉貼:掐死你的溫柔。
2013/09/18 15:39
瀏覽713
迴響1
推薦9
引用0

轉貼:掐死你的溫柔。

  蔡英文、228、第一次。

  中國的年輕人,台灣的蔡英文,要對你們講話,這是以前未曾想過的事喲!!

  同胞們,你們要知道,一個墨寫的謊言,堅持不懈,溫柔地說,會如何創造一個貧血的事實。

  她說:「台灣的悲劇為什麼要解釋給現階段對岸的年輕人聽?我的想法很簡單,兩岸關係的處理必須建立在對彼此真實的理解上頭。但臺灣是中國的省,這一點,她似乎沒有基本真實的瞭解。

  既然是要真實的理解,當然,這很必要,早該做,但為何以前未曾想過呢?為什麼到現在才要彼此真正理解呢?

  她很會作文,溫柔的掐著你的脖子,希望你們之間有共識,能對話。上次她他在政治活動中敗陣,她就就寫了「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洩氣」,感動了好多人,最奇怪的是,還感動了好多大陸同胞。她知道這些不懂台灣省真相的人最好騙,因此,這次又拿出了白雪公主的鏡子。

  瞭解什麼?她說:「如果不知道二二八對台灣的傷害,對岸人民將永遠不會真正理解台灣,如果不理解二二八之後台灣社會的沈默與扭曲,對岸人民將永遠不會懂得國民黨曾經在台灣使用國家暴力的可怕。這完全是野人獻曝,胡言亂語。

  228的真相,中國人太瞭解了,卻也太被不准瞭解了。在大陸的中國人,一直被教育說這是「國民黨在台灣使用暴力的可怕」,1945年光復臺灣後的窳政,官逼民反,台灣人民抗暴,不幸被鎮壓。這種「真相」,在1949年以後,遠在蔡英文生到這個世界前在大陸就這樣講,60多年了,中國人還不曉得嗎?後來台獨勢猖,80年代以後,台灣省也如此講,只是結論不同。大陸,是因此要解放臺灣,解救同胞;台獨,是因此要分裂中國,出埃及,回日本。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關鍵就是「同胞」兩個字。70年前如此,現在也是如此。

  「真相」就是如此被扭曲,一個是兄弟鬩牆,一個是外侮奴化。前者還能撥亂反正,後者,只有血薦軒轅,血洗國恥。

  真相,就是把異族誤認為同胞的悲劇。本來,我們都是同胞,400年前,同胞們來到臺灣,開疆闢土,篳路襤褸,不幸,甲午戰敗,乙未割台,經過50年的高壓統治,同胞多已異化為倭寇,在奴化教育下,許多台灣人已是皇民,有20萬人參加皇軍,在中國,在南洋,燒殺擄掠,被盟軍殲滅3萬多人,台灣被轟炸成一片焦土,6千多人死亡,戰後盟軍還以戰犯處決了台倭百餘人。可見敵我矛盾的慘烈。

  到日本戰敗,台灣歸還中國,台人又是一片歡欣,慶祝光復。國家派最好的官員,也最知日的陳儀來臺接收治理。陳儀抱著愛護同胞,誠心圖治之心,想把臺灣建成三民主義模範省。他廣開言路,民主自由,管制經濟,想集中力量盡快使台灣復原,他被台胞歡慶回歸祖國的表像所惑,未察日本皇民化思想的隱患禍根,疏於防範,竟允蔣介石之請,把駐台兩軍撤回大陸應付內戰,結果變生肘腋。一件正當查緝私煙執法行為,竟引來全台暴動,對我同胞婦孺恐怖殘害,致死400,傷者無數,幸獲台胞良心未泯者多所施救,才挽救了許多同胞的生命。

  陳儀驚心旦夕,初尚求全,力主妥協,唯暴亂目的已要求去驅中求獨,託管日治,皇軍倭寇橫行街市,耀武揚威,全台基本淪陷,政府才速從上海台派軍21師來台鎮暴,動亂赦平,台人又復重為同胞。政府也顧及此為台人受日奴化教育已久,復受奸黨煽動起亂,除首惡巨梟外,從者多寬釋輕縱,不再追究報復。事件前後暴民死約600人,其中還有拜陳儀開放之賜參加國民黨的頭面人物。

  事後,臺灣恢復平靜,復歸祥和,這不是同胞間的誤解,不是蔡說的「雙方可以同理心的看待彼此,不再有偏見和對立。」是中國自甲午戰爭以來,長久受日寇侵略之果,是中國向侵略者的八年抗戰的最後一槍,當時以為已經熄滅,中日不再戰,但今天看來,這或許太樂觀。侵略者野心不止,每年在扭曲228的真相,年年在賊喊捉賊,年年在努力把228為台灣的國慶。

  它不是蔡英文說的:「國民黨政府拿著槍管瞄準對政府普遍不滿的台灣人民,展開殺戮。驚惶失措的人民在街頭上吶喊狂奔。」相反的,是倭寇拿武士刀,拿打破警局哨所搶來的軍火,對準驚慌失措的中國婦孺殺戮姦辱,其殘忍卑劣,實難以言形。

  228的此一真相,早已理清義明,後來國民黨長期不談,是此為外侮之辱,又是內肇之禍,此一骨肉異化同族相殘之創痛,實不能再撕開追斥。它不是如蔡所說的「用子彈把抗議的聲音抹平」,使「台灣社會陷入沈默,這種沈默讓國民黨政權更為所欲為。白色恐怖開始,往後的幾十年,絕大數的台灣人民因為恐懼不敢說真話,不敢要權利,人性被扭曲,尊嚴被擱置。」它是為了哀衿勿喜,療傷止痛。是中國人為了愛護同胞,才只有如此忍辱求全。

  228的醜劇,中國人本早已不再追究,要不是因為國共內戰,兩岸分治,此事不會再成為民族的傷痛。後來的鎮反肅反,所謂的白色恐怖,是內戰的必然,與228毫無關係。第一個被殺的就是主張江浙和平,停止內戰,愛鄉愛民的陳儀。

  後來的228,是中國人的禁忌,是為了同胞團結和諧,不再去提,也耻於再提此一倭寇侵華事件,不是蔡言的:二二八變成台灣社會的集體禁忌,真相被掩蓋,持續了幾十年。是真相太醜陋,提了又給倭寇分化我中國同胞之機。

  果然,到內戰遙逝,國民黨在台灣治理出一點成績,經濟發展,改革開放,倭寇就又成百足之蟲,假追求民主,在實行民族分化。228成了邪魔歪道,洪水猛獸的基點,打著追求真相之名,在抹煞歪曲真相。暴亂成了起義,暴徒成了義民,中國人的財產又被倭寇掠奪去,作為其勝利賠償的戰利品。

  中國人對228是以德報怨,倭寇反之。這20多年來,倭寇借288發動的醜中侵略,正是228那十天的倒帶慢放。先是說要血債求償,接著就是要政治改革,再來就是嚴膺暴支,驅中獨立,大政奉還。到了今天,終於有「台灣民政府」喊出:「日本回來了。」

  同胞們,切記,倭寇亡華之心不死。蔡英文這封扭曲真相的信,不過是個包裹著箭頭的說降書。但最應警覺的,還是我們自己,我們的年輕人,怎麼會被倭寇所說的假像所惑?怎會看不出倭寇正是破壞我國自由開放的黑手,怎會看不出她的偽善後藏著的怨毒仇視?怎會看不出這些墨寫的謊言後包藏的毒箭,怎會看不見這些血寫的事實?怎麼看不出那些輕輕的敲門聲後,躲著的是一群拿著武士刀的兇殘暴徒?怎麼會讓蔡英文這隻溫柔的手掐上我的脖子?怎麼會相信這是代表整個臺灣省的聲音?

  李香蘭、川島芳子、王道樂土、大東亞共榮圈,怪倭寇之兇殘嗎?還是要怪我們自己麻木不仁,引頸就戮?

  同胞們,我們想過了沒有?

  228?如果哪天,過了幾十年之後,湄公河特大殺人案的兇徒糯康,成了民主鬥士,說是為了反抗中國霸權,暴力統治,為追求湄公河流域的獨立自主,安居樂業,才殺掉中國商船上的婦孺,驅逐中國人。這個「真相」?!同胞們,你能接受嗎?

<<被扭曲的一天 >>

暴民霸起鬧街市,皇軍兇然堵路口,

若非天兵渡海來,良人恐全喪於寇。

數十年間紛紛擾,單邊史觀一方犒,

所幸蒼天尚有眼,正義之聲正裊裊。

 

@@@@@@@@@@@@

二二八,寫給對岸的年輕人    蔡英文Feb 28, 2013

今天是二月二十八日,在這個嚴肅的日子裡,我想要做一件以往台灣的政治人物未曾想過的事。我要對中國的年輕人,寫下我對二二八事件的看法。

我知道這樣做有點突兀,台灣的悲劇為什麼要解釋給現階段對岸的年輕人聽?我的想法很簡單,兩岸關係的處理必須建立在對彼此真實的理解上頭,而如果不知道二二八對台灣的傷害,對岸人民將永遠不會真正理解台灣,如果不理解二二八之後台灣社會的沈默與扭曲,對岸人民將永遠不會懂得國民黨曾經在台灣使用國家暴力的可怕。諸位年輕的肩膀上承擔著未來中國自由民主的重擔,我由衷希望藉著這篇短短的文章,打開一扇理解的窗,讓對岸年輕的心靈感受台灣過去的苦痛,也讓台灣的年輕世代衷心的祝福自由民主在對岸可以實現,而終究有一天雙方可以同理心的看待彼此,不再有偏見和對立。

二二八事件本質上是一件人民的抗議遭遇國家暴力鎮壓的血腥慘案。1947年的二月二十八日,國民黨政府拿著槍管瞄準對政府普遍不滿的台灣人民,展開殺戮。驚惶失措的人民在街頭上吶喊狂奔。暴力政權不會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對待抗議的人民,他們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用子彈把抗議的聲音抹平。許多手無寸鐵的台灣人民死於國家暴力,許多當時的知識菁英被國民黨政權有計畫的逮捕與屠殺。台灣社會陷入沈默,這種沈默讓國民黨政權更為所欲為。白色恐怖開始,往後的幾十年,絕大數的台灣人民因為恐懼不敢說真話,不敢要權利,人性被扭曲,尊嚴被擱置。

從那個時候起,二二八變成台灣社會的集體禁忌,沒有人敢談論,人民即使要哭泣,也不能讓別人知道他們哭泣的原因。很長的一段時間,它不會出現在教科書,當然也不會出現在媒體,真相被掩蓋,這種狀態就這樣在台灣了持續了幾十年。

這樣的故事各位一定不會陌生,事實上,類似的情況也在對岸發生過。不過,在那恐怖的國家暴力統治期間,台灣人民並沒有灰心喪志。從一開始,我們是很少數的一群人,慢慢的,反對的力量從零星的對抗匯聚成一股團結的政黨。這就是民主進步黨的起源。透過真相的釐清,透過不懈怠的努力,我們與國民黨長期對抗,我們不是洪水猛獸,我們也不是邪魔歪道,我們其實是一群熱愛民主自由,堅信人有權利與尊嚴的反對人士。

我私底下常常跟在台灣的陸生有交換意見的機會,我問他們,在台灣看到了什麼。我最常得到的答案有三個,第一、台灣很自由;第二、台灣人很友善;第三、沒有來台灣之前,他們認為國民黨就代表整個台灣,但是,來了台灣之後,他們才發現這不是事實。我今天這一篇文章其實就是想告訴各位一種國民黨不會告訴大家的真相與史觀。

走過二二八,台灣今日有了民主自由。現在在台灣,已經沒有一個人會認為,政府有權武力鎮壓人民,也沒有一個人會認為,批評政府的思想可以被暴力消音。這一條路我們走的很漫長,很辛苦,今天我們在台灣追思二二八,我相信有一天民主的中國也會用同樣慎重的心情來追思六四。台灣能,中國沒有理由不能。「一句真話能比整個世界都重,一個夢想能讓生命迸射光芒」,我希望有一天真話能在對岸被大聲說出,中國人民的民主夢想也會在世界上綻放光芒。

 

Shih-Diing Liu 分享了 House News 主場新聞相片

今天在課上講什麽是意識形態,説到其欺騙性和扭曲。剛好又看到你寫給對岸年輕人的公開信,有些想法就出來了。你說,希望台灣的自由民主可以在對岸實現―――我在想,台灣兩黨分贓政治、維護財團利益、脫離群眾、立委民代利益輸送的體制,再加上一個愚民的媒體環境,真的比對岸好到哪兒去?想把這種問題百出的產品輸出到對岸,恐怕人家還拒收呢。

你又說,80年代反抗國民黨的種種不同反對力量,匯聚成一股團結的政黨。這就是民主進步黨的起源”―――這話也說太過了,那群當年參與社運和學運份子大概會有意見。我很好奇,除了想執政,1986DPP成立以來,究竟是對這個製造社會不公的權力結構和體制的反抗還是維護?你們改造了什麽社會?你們的政治,究竟比老K”進步到哪裡?還是如有些人說,根本是在渾水摸魚,和KMT唱雙簧,玩弄人民?

你還提到228對台灣的傷害和痛苦―――還把這事攬在DPP上作為政治資源,動員我們台灣人的團結(投DPP一票),似乎有點老套過時了。國民黨遷台後所迫害的人,有一大堆大陸過來的中國人,也有一大堆(如果能活到現在的話)會站出來堅決反對你們這種反動政治的左翼份子。先是把那個時代普遍出現的國家機器暴力事件說成是台灣人獨自承受的痛苦,簡化事件內在複雜性,然後把反對國家暴力的不同主體性和訴求說成全是民進黨的,把悲情挪用來打造民進黨的意識形態基礎…..你以為大家真看不出來啊?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abcteddy
2013/10/04 08:24
奇怪某些臺灣人

臺灣有些人很怪,日本人當時殖民臺灣時期屠殺了數十萬臺灣人,現在沒有人和媒體為此事聲討日本。卻糾著一個死亡人數少許多的228大做文章。雙重標準?還是已經被日本人馴服?

他們既是「雙重標準」,也是「被日本人馴服」。 我愛夏天2013/10/04 10: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