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獨份子可笑的「十大獨立法」
2010/02/01 13:36
瀏覽4,045
迴響8
推薦10
引用0

(這是我2007/9/16的舊文, 當時剛進入雅虎部落格世界, 所以寫得不好, 請多包涵.)

民進黨過去每次高談台獨時,幾乎都是快選舉時(很好笑的是,最近的選舉,兩黨都不再吵台獨的問題,而改成「已經是獨立了」,呵呵,明知不可為,於是,就「不為」了。),所以他們的目標其實不是獨立,而是要勝選,因為高談台灣獨立只是假議題,台獨份子才不敢真的搞獨立,他們只是為了贏得選舉才出此下策,而且,我發現全世界的獨立運動者,只有台獨分子的方法是最有趣的,因為除了娛樂性以外,完全沒有任何可行性,我簡單歸納一下他們的「十大獨立法」:

1.基因獨立法---這類台獨分子為防止有人說兩岸都是炎黃子孫,是故發明了此法,還有人說台灣人的基因跟「中國人」不一樣,但他忘了中共也沒規定漢人才是中國人,就算台灣人都是金髮碧眼,兩岸還是要統一。

2.歷史獨立法---想從歷史資料來證明台灣曾經不是中國的,可是,中國自古的版圖也不是現在的全部領土啊!所有的領土都是先後加入的,就像美國建國時也才13州,後來加入的37州也曾經不是美國的啊,難道這37州也能獨立? 所以這招獨立法沒意義。還有人乾脆唬爛說台灣從未是中國的領土,但在中日的馬關條約中,滿清自稱中國,它把台灣及澎湖割讓給日本鬼子,這就證明台灣就是中國的領土,不然,日本鬼子直接佔領台灣不就得了。

3.類舉獨立法---通常最愛以美國獨立為例來證明台灣獨立合理性,但是,請看本部落格文章,就知道這種類舉有多可笑了。而且台獨分子偏偏不敢舉出美國曾打過仗才獨立的事實,甚至也不敢舉北愛爾蘭搞獨立為例,因為北愛爾蘭除了有打、有傷亡以外 ,最後還跟英國政府「一國兩制、和平統一」咧。

4.公投獨立法---就是主張用民主表決的方法就能順利獨立,但李敖曾經想試試民進黨敢不敢玩真的,就用蔡同榮的台獨公投版本提案,結果民進黨才13個簽名同意,其他人都不敢簽,或者假裝沒看到,所以提案失敗,請看證據

5.求救獨立法---這是最丟臉的方法,一些台獨分子不但自己不敢打仗,還妄想美國會出兵幫忙,所以希望政府繼續繳保護費(花大錢買爛武器)去向美國求救,但重點是美國也不可能幫忙台灣打中共這個最強的邦交國啊。看看去年(2007)的布胡會談,台灣問題已成為他們最不重要的議題,中美的經貿問題、環保問題、蘇丹問題、石油、北韓問題等等,早已壓過台灣的胡鬧問題,難怪美國說台灣是trouble maker,根本就是不重要的小島,卻把自己放大到世界之最,動不動就喊「台灣優先、台灣優先」,優個屁先啊!中(共)美之間其實是「台灣最後、台灣最後」,台灣早就被美國出賣啦。

6.入聯獨立法---幻想加入聯合國之後就等於獨立了,但是,第一 不可能進得去,第二 必須先是國家才能進去,但台灣還不是國家啊。這次兩個入聯公投都失敗了,可見,多數台灣人知道入聯是不可能的。台獨分子省省力氣吧!

7.外交獨立法---類似上一個方法,台獨分子以為有了邦交國,台灣就等於是個國家,但忘了邦交國再多也沒人敢惹中共,而且誰要跟台灣建交啊?還不是那些在地球儀上很難找到的的國家才會被台灣收買。這些邦交國全部加在一起,還不如台灣一個小島的實力。想靠他們就能獨立?屁咧!

8.抹黑獨立法---因為很多方法都無法獨立成功,為避免落人口實,讓人說台獨分子不敢真的獨立,所以就抹黑別人,把不能獨立的原因怪到同一小島的同胞,藉此造成對立,例如搞族群對立,說反獨者就是不愛台灣、選馬英九就是選「中國」、共同市場就是「一中」市場,還說外省人是中共同路人(也可以說是抹紅獨立法),好像把外省人趕出去台灣就能獨立成功似的。若真是如此,就麻煩台獨分子有種一點,趕快發動「趕出外省人」的遊行,不要只會喊,卻不敢做。要玩就玩真的吧!

9.早已獨立法---以上方法都無效時,台獨分子又發明了一招,就是改成說「台灣已經是獨立的國家」,用這招除了可以自慰外,還可用以安撫其他根本不想亂搞獨立的人,「反正已經獨立了,就不必再鬧了吧!」,用這招民進黨已成功執政了八年。好笑的是,為了贏得選舉,連國民黨也跟著說「台灣已經是獨立的國家」,呵呵,台灣什麼時候獨立了?拿出證據來啊!

10.春夢獨立法---這是我看到最好笑的,基本上是上一個方法的延伸,嚴格說它不是方法,而是幻想,就是說台獨分子幻想台灣不但能獨立成功,而且中共還會像英美關係般友善對待台灣,甚至還有台獨分子幻想台灣獨立後,中共會跟台灣建交(哇哈哈,寫到這我已忍不住啦,歹勢!),而且世界各國都跑來跟台灣建交,好像已邁入大同世界……為什麼我將此定名為春夢獨立法,因為我想起國中時期,開始對異性產生幻想,常常幻想和心愛的女生有「美好」的關係,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不是春夢是什麼?台灣如果真的宣佈獨立,中共會「和善」對待我們?憑什麼?憑台灣有更強的武器或經濟實力嗎?還是憑台獨分子講道理的能力成功說服中共「別打啦!不然我們要生氣囉!」

以上是我歸納的十大獨立法,我把它們統稱為「口號式獨立法,因為台獨分子永遠停留在口號階段,而不是行動階段,台獨分子存在有多久了?假設以228事件反抗國民黨暴政算起有六十一年,若以民進黨建黨算起也超過廿一年,但民進黨執政後仍舊不敢行動,看看中共建軍超過八十年,建國超過五十年,他們跟國民黨對抗了22年終於推翻「中華民國」,人家可不是只喊口號,還有行動。

台獨分子,真的敢獨立嗎?我很懷疑!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IdiotBallanOut
2011/02/17 13:44
奸商kap細姨
《TGB通訊》第090期(2007.03.) A-gôan
http://taioanchouhap.myweb.hinet.net/090.htm

奸商帶著四姨太跑路了。奸商跑去哪裡,我沒興趣了解;但是前幾天的一個爆料讓我想起台灣人的遭遇。
支那大輸李獒前幾天對著電視鏡頭說:四姨太當年是被奸商強姦後,被迫下嫁當四姨太的。一些演藝圈打滾多年的人也說:「很多人都知道,這不是新聞。」這件事原本跟我們都無關;可是,我發現這件事卻都跟我們有關。
奸商就像中華民國,四姨太就像許多台灣人,其他被奸商姦淫過但不敢聲張的又是另一群台灣人。奸商有權有錢,所以威脅利誘其他女人供其逞獸慾;中華民國也是用錢收買台奸,用強權打壓台灣人。四姨太當年被強姦後擦擦眼淚,看見奸商有錢,心想與其被強姦,不如聽從奸商的建議嫁做四姨太,反正「菜頭拔起,孔原在」,錢最重要。這跟進入中華民國體制當官的台灣人的想法和做法真的太像了!當年,這些台灣人也都感受過台灣人被日本和支那殖民統治的悲哀;但是當他們發現與其抵抗不如進去體制,有錢有權何樂而不為(菜頭拔起,孔原在),民族尊嚴算什麼!
四姨太跟當官的台灣人最大的不同是:四姨太進入體制後自己爽,她沒有上電視開講;也沒有上網呼籲其他曾經被強姦的人,叫她們想開一點,要學她享受被強姦後理性考慮嫁做四姨太的諸多好處。但是台灣人卻比四姨太無恥,自己進入體制分贓,也公然叫其他台灣人要學他們進入中華民國這個殖民體制供其差遣。
笑話!真是天大的笑話!這個無恥的笑話也在網路一再上演。無視於台灣現在還在殖民體制統治下,更取笑台灣人發覺被殖民是一種想像。自甘於被強姦(承認中華民國)也就算了,竟然到處叫大家也要跟其無恥的享受被強姦的快感。好笑的是,這些在「媒抗」叫大家要承認並接受中華民國的人,連當八姨太的資格都沒有(連個鳥官也當不起),只能白白被中華民國這個畜牲隨召隨到。最最最好笑的是,自封基本教義派,卻批別人文章偏激;這個最好笑,全世界的基本教義派都會笑死!哈哈哈哈哈哈……
7樓. IdiotBallanOut
2011/02/14 11:12
民主kap自治?
《TGB通訊》第083期 2006.08. Ui-chì
http://taioanchouhap.myweb.hinet.net/083.htm

我一直覺得「民進黨是本土派」是個很弔詭的問題. 只要講台灣認同的東西就是本土派嗎?
國民黨現在也講台灣認同的論述呀! 雖然很多熱心人士或關心台灣前途的, 會指出哪個歷史環節不是這樣的, 是國民黨斷章取義; 但我們這一代, 1980前後出生的這代, 我們還有依稀印象, 過去未解嚴時台灣籠罩的高壓氣氛.
但愈年輕這代, 她們愈搞不清楚; 她們出生時, 台灣就處在解嚴, 開放黨禁報禁, 自由選舉的狀態. 不談清楚歷史脈絡, 他們直接拿英美的例子來比對的話, 他們根本看不懂: 大家都在講認同台灣, 怎麼會拼得你死我活, 而且還不是一邊左派一邊右派, 一邊保守派一邊自由派咧!
因此我覺得說, 民進黨是否是本土派, 應該由整個台灣人反抗運動(不是反對運動)的脈絡來談. 民進黨很明顯是承繼台灣民眾黨或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自治派, 不是反體制派; 正因為中華民國體制未解決, 才有與國民黨輪替執政的問題.
也難怪精神錯亂的所謂「台派」, 以前1996年批李登輝是台奸, 而現在卻稱他為台獨教父; 一下說1992年國會全面改選, 台灣已經事實獨立; 一下說1949年後國民黨撤退來台灣, 台灣從那時獨立; 一下子又說1996年第一次民選總統, 台灣已經獨立!
這樣精神錯亂, 無法理出路線, 或許才是台灣認同愈來愈窄的癥結點. 我們追求的是中華民國體制下的台灣認同嗎? 解嚴後, 中華民國體制承認治權只剩台澎金馬, 也就是中華民國跟整個台灣完全重疊, 這是複雜的邏輯問題. 殖民母國失去母國, 直接寄生在殖民地台灣, 因此現在很多舊體制的殘餘可以直接轉換成那就是台灣的東西, 如中華民國外包裝直接換成台灣外包裝, 中華民國文學直接變成台灣文學, 中華民國國語直接變成台灣國語, 也不用再談過去的華語霸權了!
因此我怎麼也看不懂追求民主等主張. 中華民國體制的問題沒解決, 怎會有民主? 日本時代沒把日本體制趕走, 我們可以選議員, 我們會說這是民主嗎?
台灣到底獨立了沒? 在哪一年獨立的? 還沒獨立, 還沒瓦解外來的中華民國體制, 怎麼會有民主? 國民黨的台灣人執政(比如王金平), 算不算外來政權? 李登輝的權力從何來? 民進黨組政黨是合法的, 合誰的法? 陳水扁接續了李登輝政府, 李登輝的權力來自蔣經國, 蔣經國的權柄來自蔣介石! 民進黨的路線是本土化嗎? 還是把中華民國合法化?
印度人會跟英國政府要民主嗎? 印度人、韓國人的自治運動是要包裝民族獨立運動, 但台灣人卻真的只要自治不要獨立?
6樓. IdiotBallanOut
2010/12/09 10:12
台灣平民政府國務院會議
凃桂英質疑:
據說沈建德的「台灣臨時政府」曾向國際法院提出「政府認定」許可,國際法院回函表示:只要擁有兩個邦交國以上,才給予政府認定。
下文提到,會中邀請美國政府以及日本政府相關人士參加。為何只有外國政府相關人士而已?
請問「台灣平民政府」,你的邦交國在哪裡?
城仲模曾經是中華民國司法院院長,照理說,應該精通國際法基本常識;曾幾何時,也淪落到跟人玩起政治把戲?頗令人感到無比驚訝!

台灣住民個人前途自決會秘書長凃桂英敬啟
2010年10月29日
http://blogs.yahoo.co.jp/dd2200541/20701783.html

----- Original Message -----
寄件者:
收件者:
傳送日期: 2010年10月28日 下午 12:57
主旨: [GlobalForumIntl]
101101台灣平民政府
召開第一次國務院會議通知(中文版)

謹訂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星期六)上午十時召開台灣平民政府國務院會議,主席城仲模先生、副主席蔡明法先生、副主席曾根憲昭先生、國務總理大臣蔡吉源先生、國安參謀聯席會議執行長林志昇先生、國策委員們、國務委員們、國安委員們、宜蘭州州長李元武先生、台北州州長蕭曉玲女士、台中州州長鄭智仁先生、台南州州長何嘉雄先生、高雄州州長林義憲先生、澎湖州州長高植澎先生以及三十位部會大臣將出席會議,會中邀請美國政府以及日本政府相關人士參加,特此佈達。

台灣平民政府 發言人 鄧芬慧
2010/11/01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傅雲欽
Date: 2010/10/28
Subject: Fw:台灣平民政府國務院會議
To: @msr30.hinet.net

平民政府卻和貴族政府一樣有「總理大臣」,怪哉!我看城仲模的「主席」職位要改稱為「皇帝」,才能和「總理大臣」相配。
台灣已有馬英九的政府和沈建德的政府,再加上這個城仲模的政府,一共有三個政府。真是泱泱大國。
請三個政府好好協調,只向平民抽一次稅、只徵一次兵;不要三個政府都來抽稅、徵兵,以免平民吃不消。

傅雲欽 2010.10.28
5樓. IdiotBallanOut
2010/12/03 13:54
在奇摩知識搜尋自己的名字 會有什麼結果?
2008/01/21 王淺秋
http://tw.myblog.yahoo.com/aa_anne0803/article?mid=1&prev=-2&next=-2&page=1&sc=1

你有沒有想過:以自己的名字搜尋奇摩知識,會得到什麼答案?
代表「王淺秋」的答案真是光怪陸離,而且老跟呂秀蓮副總統連在一起....
區區市井小民憑什麼跟堂堂副總統扯在一起?說起來這也是托什麼台灣茶黨、南方快報之福。
這些自稱獨派團體的『團體』有沒有什麼爭取理念的動作,我是沒看過;
倒發現他們專精在網路上找對象罵人,讓我的名字在網路上倒楣『紅』了六年,到現在還沒完沒了!
這回憶現在想來實是好笑!!!
六年多前還是個操勞到死的電視台記者,公司臨時找人出差,我被抓去跑了呂秀蓮副總統的印尼行程。
因為副總統行程一路遭打壓,所有行程都是保密又隨時變動,
搞得隨行記者雞飛狗跳、連半夜都不能睡覺,要掌握副總統動態,也要注意台灣尊嚴有無被照顧。
行程中有一天,公司傳來訊息,說是中共發表譴責呂秀蓮副總統談話,要我問副總統回應。
又是一個只睡兩三個小時的清晨,民視跟另一家記者去吃早餐了,只剩兩家媒體打著瞌睡守在現場。
好啦!副總統一出現,我當然趕緊轉述中共談話,請問她有什麼回應。
她一聽立刻大罵中共憑什麼管她,怒罵一堆情緒性語言之後,又回頭把氣出在我個轉述談話的記者身上:「你代表中共嗎?」「副總統,我當然不代表中共,我只是代表台灣媒體轉述中共談話。」
呂后總算平息怒氣,沒再說什麼;隨後幾天還跟我有說有笑,聊天合照,甚至還說要買泳衣送我。
但故事還沒結束。
首先,漏新聞的民視去拷了別台的帶子傳回台灣後,卻被電視台裡一位叫賴玉萍的主管因為個人好惡作成斷章取義的新聞,(也許是漏新聞面子掛不住吧!)
把我跟副總統在池邊的聊天說要去游泳池游泳,寫成我要她跳蓮花池。
把我寫成無厘頭記者,同業沒道義也就罷了;
更不可思議的是呂副總統,為化解自己失態大罵的難堪,一回國居然拿我當墊背,在記者會上說是因為記者問題才會發飆....
我真是招誰惹誰啦!!難怪人家說伴君如伴虎...
接下來,搞不清楚狀況的少數獨派人士開始在網路散佈惡意言論。
但妙的是,雖然當時也有一些正面報導或者聲援的聲音,還有民視新聞部當時的主管也正式跟我道歉了;但最後在奇摩知識的篩選下只留下獨派團體的言論,而且還歷久彌新.....
我要告訴這些獨派人士們:
嘿!你們把我歸類為外省統派記者,但偏偏本姑娘是道地本省人,講台灣話,
學生時代到台灣教授聯盟幫忙作媒體監督,野百合時參了一腳,學生時代也主張台灣獨立!!
當然隨著閱歷的增長,看盡更多政治人物嘴臉。
現在我這個當媽的,只在乎台灣能不能和平,什麼獨派統派干我屁事!!
沉默了六年沒回擊,現在不幹記者了,很希望台灣茶黨啦、南方快報啦這些人好好看清楚!!!!
還有所有正常人也要注意,誰知道自己哪天也會被不正常人在網路上隨意抹黑!?會不會跟我一樣倒霉????
4樓. IdiotBallanOut
2010/12/03 10:05
張勝興:沒幾個人比我更愛台灣
2010年9月3日 蘋果日報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785932/IssueID/20100903

哪講到愛台灣,沒有幾個人真正比我更愛台灣啦!別看我現在好像人生很落魄,但我年輕時很有理想;講起來,算是黨外人士。八○年代台灣解嚴後,為了替二二八事件平反,很多人都走上街頭,那時的我也是滿腔熱血。
那時是台灣黨外運動最興盛的時候。我最記得有次遊行,是鄭南榕、黃昭凱帶隊要替二二八事件討公道,我也去了。當時,大家都是為了理想,根本不去想明天會不會被抓走,更不用想說要什麼名利。
我年輕時很熱中政治活動,總覺得那是我的使命。我沒學歷,只有體力,在瓦斯行幫人載送瓦斯;但一聽到有遊行,我就會請假衝過去,哪裡有遊行我就往哪裡去,幾乎全台灣跑透透了。我碰到人就講:「台灣不獨立,我不甘願死!」
但也可能是這種衝動的個性把我害慘。我曾經有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仔細想想,那是我人生最接近成家的一次;只是我當時更重朋友,跟人講義氣、幫人打架,結果就是被抓去關。
她來監獄看我,跟我說她有小孩了;但是我人在裡面,根本不能做什麼。後來她沒有等我,帶著孩子嫁給別人。我出獄後,她有讓我見過孩子幾次面,對我說她過得很好。我跟她講:「如果過得不好,我大門開著,妳和孩子隨時可以進來。」不過,她從此沒再出現。
現在我老了,哪裡也去不了,當然也不再參加遊行。我偶爾靠朋友找我去做「開路鼓」,替廟會或喪家出殯時在隊伍最前頭敲鑼打鼓,每次可以賺800元,好的時候1個月有5、6場,不好的時候整個月都沒活動,有一餐沒一餐勉強過日子,一天吃兩餐就很多了。
去年有個民進黨議員發現我一個人住在這個5坪小房子裡、生活很辛苦,幫我申請2級貧戶補助;現在每個月有1萬1000元可以領,這是黨對我最大的幫助;我總算三餐溫飽沒問題了,只是沒錢生病而已。
我一生都在等,從黨外等到民進黨執政,才發現上台當官的都是為了私利而已,哪有人真的在推動台灣獨立;還有人怕選票會少,不敢喊出聲咧!
記者蔡孟妤採訪整理

張勝興 小檔案
年齡:69歲
學歷:小學畢業
家庭:未婚
現況:2級貧戶
資料來源:張勝興
3樓. IdiotBallanOut
2010/08/19 10:26
[轉貼]台灣屬於中國的理由 (下)
例如國際法上的「托巴原則」(Tobar Doctrine)認為,依革命方式成立的政府,他國不得予以承認,須該政府舉行大選、得到大多數人民的擁護後,才可以加以承認。
台灣人民1945年張燈結彩,歡迎祖國接收台灣,對台灣被歸為中國的一省興高采烈。台灣人民長期以來,尤其民主開放以後,不斷以選票選出民意代表去認同「一中憲法」(把台灣列為大中國的台灣地區的憲法)。台灣人民選出的總管陳水扁於執政時一再強調「不宣佈獨立」。最近選出的總管馬英九認為兩岸非兩國,台灣只是地區,反對台灣獨立,更不在話下。也就是說,台灣人民六十多年來行使人民自決權的結果,不是如一些傳統獨派說的因所謂「人民的有效自決」而使台灣進化成國家。相反的,歷史事實在在說明台灣人民同意中國外來政權統治台灣,以及台灣在法理上歸為中國的一省。
請問:一個人認賊作父、開門揖賊,然後又同意這個賊在房內吃喝拉撒、作威作福時,我們能說這個賊非法占領這個人的房屋嗎?再問:那個賊要求這個人把房子的產權給他,那個人就同意照辦了,我們能說房子產權不屬於那個賊嗎?
因此,在探討台灣的領土主權的歸屬時,我們不能忽視六十多年來台灣人民同意中國占領並擁有台灣的事實。我們甚至要重視這個事實,並認為這是論及台灣領土主權歸屬的關鍵所在。不此之為,僅在一些歷史文件上咬文嚼字是沒有意義的。
2樓. IdiotBallanOut
2010/08/19 10:20
[轉貼]台灣屬於中國的理由 (上)
◎ 傅雲欽 (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2008.09.23
註:本文已刊載於「新台灣新聞周刊」2008.09.25 第653期「建國相談室」專欄。

台灣是否主權獨立的國家,這個現狀認定的問題,在台灣內部眾說紛紜。
統派當然認為台灣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屬於「中國」(或者說「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至於傳統獨派,大多認為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只是尚未正常,要正名、制憲之後才能正常(正名制憲派)。但有些人認為台灣雖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但也不屬於中國、美國或其他國家,迄今地位未定(地位未定派)。有些人則認為台灣是美國的屬地,台灣獨立是要脫離美國而獨立(脫美獨立派)。有些人甚至認為台灣是在聯合國託管狀態下,台灣獨立是要脫離聯合國託管而獨立(脫聯獨立派)。
哪一個說法才對呢?很不幸的,傳統獨派都錯誤,統派才是正確的。在現狀的認定上,我和統派看法一樣──台灣事實上(de facto)獨立,法律上(de jure)統一,屬於中國。但我不是統派,因為在理想上,統派主張走向事實上統一,我則主張法律上獨立。我是新觀念的獨派,姑且稱為「脫中獨立派」。
為什麼台灣屬於中國呢?這要先從法律的條文或原則的基本結構談起。
一項法律的條文或原則有兩個部分──「法律要件」和「法律效果」。某項具體的法律事實符合法律的條文或原則所定的法律要件,就會自動產生該條文或原則所定的法律效果。所謂法律效果,通常指權利或義務的取得、喪失或變更。例如不動產買賣契約的簽定是法律事實,產生的法律效果就是出賣人或買受人各有各的權利或義務。買受人支付價金(清償)是法律事實,產生的法律效果就是支付價金的義務消滅。
台灣的領土主權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屬於日本,應無疑義。問題都發生在終戰之後。終戰後台灣的領土主權如何變動,牽涉到哪些法律的條文或原則,以及發生哪些法律事實,必須逐一考查、整體衡量,才能妥當。傳統獨派在台灣現狀的認定上,不是犯了「邏輯演繹,昧於事實」、就是犯了「瞎子摸象,以偏概全」的錯誤。
有人說領土的移轉必須依據條約,也就是說只有「條約的簽訂」這項法律事實才能產生領土變動的法律效果,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簽訂的舊金山和約的第2條只記載日本放棄台灣的領土主權而已,沒有說要把台灣的領土主權移轉給中國,因此中國不能取得台灣的領土主權云云。按條約固然是領土變動的依據,如1895年的馬關條約使台灣的領土主權由中國移轉到日本。但國際法的法源,除了條約之外,還包括國際習慣及一般法律原則,甚至判例、學說(見國際法院規約第38條)。因此,領土的變動並非只有經由條約一途,經由其他法律事實,如時效、先占、人民自決等,以適用有關的國際法原則也可以發生。
又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之後,有關台灣領土主權變動的法律事實陸續發生,不僅舊金山和約的簽訂這一項而已。傳統獨派都很重視舊金山和約,幾乎把它當作帝王條款。脫美獨立派、脫聯獨立派甚至單從舊金山和約的條文加以演繹,而把六十多年來發生的其他法律事實及其法律效果棄置不顧,最後得出台灣現仍由美軍占領中或聯合國託管中的結論。台灣現仍由美軍占領中或聯合國託管中嗎?天啊,真是活見鬼!去街上走走看看、問一問路人吧!脫美獨立派、脫聯獨立派就是「邏輯演繹,昧於事實」的概念法學派。
美國已故最高法院法官霍爾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 Jr.,1841-1935)在他的名著「普通法」(The Common Law)一書中,有一句名言:「法律的生命在於經驗,而不是邏輯。」這是對只會咬文嚼字、在概念上邏輯演繹、而不顧經驗事實的「概念法學派」的批判。當然,霍爾姆斯的意思不是說法律的運作可以違反邏輯,他只是強調經驗事實的重要而已。也就是說,法律的運作也要從經驗上、事實面出發,不能只是從抽象的條文概念作邏輯演繹而已。
台灣的領土主權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日本轉換到中國的法律依據,除了條約拘束的原則之外,尚有先占原則、有效統治原則、人民自決原則等。相關的法律事實有三:一是中國占領(不只受降,還想建省),二是日本拋棄(投降時及簽和約時),三是台灣人民同意(人民自決權的另類行使)。其中台灣人民同意這項是關鍵。如台灣人民不同意,中國占領也沒用。台灣人民既已同意,日本不拋棄也沒用。
為什麼台灣人民同意是關鍵呢?尊重被統治的人民的意思是國際法的一般原則(人民自決原則)。違反被統治的人民的意思的措施,在國際法上往往會被認定為違法。反過來說,順應被統治的人民的意思的措施,在國際法上往往會被認定為合法。西方法諺說「同意不生違法」或「同意不生侵害」(That to which a man consent cannot be considered an injury.),就是這個意思。
1樓.
2010/02/13 02:29
This is really wonderful!
Absolutely wonderful paper. You made a  fabulous conclusion for those gu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