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福島傳奇(小說)----第四十卷 秋風夜卷獨揮毫
2015/10/31 12:19
瀏覽2,953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第四十卷  秋風夜卷獨揮毫

 

全部教室一片肅穆,所有學生陷入沈思中。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過去。教室還是靜默著。

 

幻燈片轉到一首七言律詩:

 

冠吟鞭法聖賢,咨嗟知命惜華年。

紅花綻蕊長追燦,神馬騰空欲逐顛。

吞吐大荒翻怒海,暮朝生死奮鳴蟬。

天傾性賦宜酬盡,造化因緣太古前。

 

再經過兩分鐘,張揚幽遠的聲音,再次傳來。

 

「我沒有答案,這首七言律詩,是我以前寫的。盍各言爾志。這是不可能有標準答案的。」

 

「勉強地說,人存在的意義和目的是什麼?是展現精神演化的多采多姿的過程,整個的生命完全地呈現藝術、科學、哲學及其他高度發展的精神本質,才能使人的生命圓滿。」

 

「六法全書只是法條,法條背後的社會原理才是法律。剛才我們說,展現精神演化的多采多姿的過程,整個的生命完全地呈現藝術、科學、哲學及其他高度發展的精神本質,才能使人的生命圓滿。然而,同樣的,展現精神演化的多采多姿的過程,整個的生命完全地呈現藝術、科學、哲學及其他高度發展的精神本質,才能使法律的生命圓滿。」

 

「上帝造人,是先用自己的形象涅成泥人,泥人是沒有靈魂的。是上帝吹一口氣,才使它有靈魂,而成為會哭、會笑,會悲、會喜,會思考、會憤怒,會創造、會毀滅的活生生的人類。而總統府公報上的法律,只是法條,就像沒有靈魂的泥人一樣。我們必須像上帝一樣,為它吹一口仙氣。只有展現精神演化的多采多姿的過程,整個的生命完全地呈現藝術、科學、哲學及其他高度發展的精神本質,才能使法律的生命圓滿。」

 

「當我們了解到,展現精神演化的多采多姿的過程,整個的生命完全地呈現藝術、科學、哲學及其他高度發展的精神本質,才能使法律的生命圓滿,我們才能進入智慧財產權法的第一課。」

 

「當南半球西洲發生了集體的愛滋病,亟需特效葯品,可是那葯品卻是專利保護的對象,愛滋病的當地國可以強制徵收這項專利嗎?就像國家需要土地來蓋公園、學校,國家在徵收土地一樣。目前我們的專利和著作權法,有這種制度嗎?」

 

「政府的功能是透過租稅和其他制度,劫富濟貧,以使社會穩定。然而全世界未開發或開發中的國家,它們想要改善窮困,脫離貧苦和剝削,他們需要教育,需要知識和技術。然而在已開發國家掌握世界智慧財產權法的公約的制定權和詮釋權,當你要翻譯先進知識的時候,他們說你侵害他的翻譯權;當你要讀原文書的時候,他說你侵害他的重製權;當開發中國家發展技術的時候,已開發國家說,這是有專利的。智慧財產權成為全世界經濟和生活品質機會平等的高牆。」

 

「智慧財產權法的詮釋和發展背後,是否包含著人類發展歷史上高度的哲學問題?即使在同一個國家內,每一條智慧財產權法律的詮釋,需要整個的生命完全地呈現藝術、科學、哲學及其他高度發展的精神本質,才能使法律的生命圓滿。你們同意嗎?」

 

同學一片靜默,陷入深思,不少同學點頭。

 

「好,那你懂藝術嗎?」教室靜默一分鐘。

 

此時幻燈片呈現兩張類似的美術圖樣,一張是充滿和協之美的美術圖,一張是充滿嘲諷的美術圖。

 

「如果你不懂藝術,怎麼懂得這兩張圖,是否抄襲?是否構成侵害?是否是嘲諷性的合理使用?」

 

教室氣氛開始沈凝。

 

「好,那你懂音樂嗎?」教室靜默一分鐘。

 

幻燈片上呈現兩首音樂的五線譜。

 

「如果你不懂音樂,怎麼判斷它們是否具有意義的曲子,這曲子是否達到音樂著作的原創性標準?兩者是否抄襲?在創作的慣例和通念上,這是觀念的沿用,還是表現形式的沿用?」

 

學生氣氛緊繃。

 

「你懂得科技嗎?」教室靜默一分鐘。

 

幻燈片畫面又呈現兩組電腦程式。

 

「如果你不懂電腦程式的話,那麼怎麼判斷,這兩者是否能夠達到一定功能?是否具有原創性?是否兩者構成法律意義的抄襲?這兩者是否具有表現形式無可避免的合致關係?」

 

張揚語氣一頓,嚴肅道:

 

「未來各位很多人可能是法官,甚至在座有人就已經是法官。法官決定被告的青春、自由、名譽、財產,甚至生命是否應該剝奪,這是神的權力。可是各位卻是人,是一個只抱著六法全書的人,而且是活在法律人的貴族俱樂部的人。你有將法條展現精神演化的多采多姿的過程,整個的生命完全地呈現藝術、科學、哲學及其他高度發展的精神本質,使法律的生命圓滿嗎?」

 

全班一陣靜默。

 

「讓我們人生浪漫一下,讓我們左手寫詩,右手寫論文,讓我們頭上只有星辰,地上只有良心。讓我們胸如虛空,接納所有我們碰到的萬物,接納所有需要的知識,演化我們所需要的智慧。」

 

「我們一齊來思考如何改變福島的智慧財產權法的環境,使福島以智慧財產權立國,成為科技之島,成為人文之島,成為智慧之島,使福島成為美麗的福爾摩沙之島,使福島成為幸福之島。使五百年後,人們記得今天,有人在我們在這個教室發願,而這個發願的人,成為福島的傳奇。」

 

著,張揚以幽遠而充滿企盼的聲音,緩緩道:

 

「我們希望把福北市締造成像法國大革命以前的巴黎,到處都是玄談文學、藝術、哲學的沙龍,使貴婦成為文藝青年,使整個社會充斥著生命的能量,而不是瀰漫著失敗主義和沒有希望的浮華主義。

 

福北市應能夠產生世界級的思想家、哲學家、詩人和藝術家,就像擁有李白和杜甫時的長安一樣。

 

福島應該有像太陽國的『奧之細道』、像德國的『哲學家步道』,使人在五百年後,還念念不忘福島的某一個哲學家、詩人、思想家,每天在這條道路上散步、沈思。

 

福島應該有自己的羅浮宮和大英博物館。

 

福島應該有自己的類似普林斯頓大學的自由學府。

 

福島的宗教,應該像玄奘的大唐西域記一樣,依賴論証而信仰,而不是依儀式而信仰。

 

福島應該像文藝復興運動時的義大利一樣,重新鼓舞人們生命的理想和希望。

 

福島應有自己的紅樓夢和源氏物語,福島人應重燃信心和希望,而不應只是成為神龍大陸附庸,為神龍大陸的存在而活。

 

福島應有羅貫中,羅貫中製造了三國的英雄,福島的英雄,也應有作家去創造。就像保羅創造了耶穌、柏拉圖創造了蘇格拉底一樣。

 

我們將透過智慧財產權立國的夢想來達成。首先,我們要將法律賦與靈魂,我們要努力充實自己,為我們從立法院出來的這些泥人,像上帝一樣,吹一口氣,而使這些法律充滿靈性,去守護我們的福島,去創造並發展我們的福島。

 

……。

 

幻燈片,從福島的中央山脈,轉到十八世紀的巴黎、佛教全盛時期的印度、太陽國的「奧之細道」、像德國的『哲學家步道、羅浮宮、大英博物館…。一直到最後,只留下一首七言絕句:

 

鴻鵠志在九霄高,鵬翼翱飛疊海濤。

學子知誰天下策,秋風夜卷獨揮毫。

 

再加上一張照片,是一個研究生模樣的學子,正在孤燈下奮筆疾書,旁邊是散落翻開的一些書籍。

 

******

 

下課鈴響起,幾分鐘後,學生才一個一個意猶未盡,從如醉如痴中醒來。

 

此時,從門外門開了一縫,一個美麗的臉孔,探了進來,見已經下課了,就閃了進來。

 

是董雪芬。

 

「過癮,太過癮了。」

 

「我們班花林如雪竟然在抽泣,老師太酷了,太厲害了。」

 

「林如雪已經考上法官,老師說法官是在做神的工作,難怪林如雪壓力大到要抽泣,將來她是女神呢。」

 

「她現在已經是女神了,那等到將來。」

 

「還好,我有錄音,在宿舍中誰要聽這錄音,必須要一客牛牌交換。我至少一個星期不愁吃了。」

 

「這樣不是營利嗎?侵害老師的智慧財產權。」

 

「我也有錄音,這錄音帶我將整理出來,貼在牆壁上每天自勵。」

 

…。

 

此時,張揚的前面早已排成一排。當張揚再簽完五個加選學生,就揮揮手,說:「我只共收十個學生,其他的明年再來,或來旁聽也可以。」

 

其他沒有簽到加選的學生一臉失望,慢慢離去。

 

除了目瞪口呆的董雪芬外,另有高健行和兩個研究生尚未離去。

 

那兩個研究生,是博士班的,剛才聽張揚說有工讀機會,想和張揚談一下。

 

那兩個博士班研究生,一個叫施文霖,一個叫呂尚智。

 

張揚見這研究生教室下兩堂沒有人上課,就在教室中稍微問了一、二十分鐘,見這兩人都是對智慧財產權法有興趣,而不是只為找一個工作,就決定留用。

 

這兩人除了懂英文外,德文、日文都可以閱讀。每人每月五萬元。上課和寫論文都自由。

 

張揚要他們做的工作,就是把目前全福島的圖書館的二十年以前的智慧財產權法資粦,全部複製一份。因為依目前法律,1965年以前發行未註冊的著作,並無著作權。而這些老資料,不可能有註冊。

 

況且,張揚要兩人在圖書館影印的這些資料加以整理裝訂,是要研究用的。

 

另外,二十年內的各國資料,不管國內圖書館有沒有,全部購買,如何購買,以及購買經費,全部由高健行自行處理。

 

張揚特別交待,如果原來一千萬元周轉金不夠,馬上跟他講。

 

另張揚要兩人分配一下,找米、英、德、日的著名智慧財產權案件,分別翻譯成中文,作成爭點整理,這個計劃,打算持續做下去。而做出來的成果,它的著作權歸維揚事務所。

 

這樣才能累積成果,而且由團體運用。

 

有關這個部分,張揚交待高健行做一個工作計劃和進度,與施文霖,呂尚智討論細節問題,並以事務所名義,與施文霖,呂尚智簽書面契約。

 

張揚準備以事務所的經費,用團隊的方式,來完成國家研究工作上做不到的事。

 

這些處理完,見董雪芬還在,忙道歉,問:「很抱歉,讓董姊久等。是否有要事?」

 

董雪芬本來只是興緻勃勃地來找張揚,告知張揚昨天他教的方法,在學生身上,真的很有效,今天早上的課,就有好幾個學生加選。

 

不過看剛才張揚班上研究生的熱情狀況,董雪芬又覺得深受挫折。董雪芬一直等著,就是想再問,還有沒有絕招,是她不知道的。

 

當張揚知道董雪芬又來挖寶,不禁失笑。忙轉頭問高健行:「老高,你剛才有無錄音?」

 

高健行一面點頭,一面在私下比著大姆指,意思是說:「老大,你真行。」

 

張揚暗踢他一腳,把錄音帶交給董雪芬,道:「董姊,自己聽吧。聽完要還高健行。」並把幻燈片資料交給了董雪芬。。

 

張揚並把高健行介紹給董雪芬認識:「這是要和我一起做律師的同事高健行,未來是我的事業好伙伴。」

 

然後對高健行說:「這是我新認的義姊董雪芬,是政治系的副教授。」

 

高健行忙道:「董姊,您好,張揚是我老大,所以您是我老大的姊姊,我還是叫你董姊。」

 

董雪芬一聽,嫣然笑道:「小高,你真有趣。以後有什麼麻煩,來找老姊,小揚的老弟,就是我的老弟。」

 

張揚含笑對高健行說:「老高,要趕快道謝,這個承諾含金量很高。我老姊是福西公主。」

 

高健行哆嗦了一下,道:「董姊,失敬了。以後真的要多多指教。不,不要指教,而是多多照顧。有老姊罩著,我走路都有風。」

 

開玩笑,叫董雪芬指教,尤其是她福西兄弟的「指教」,不是骨頭都要拆了嗎?

 

張揚笑著對董雪芬道:「老姊,別聽他的,老高是沒有膽子做壞事的。」

 

******

 

 福島傳奇前面連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