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何以越來越失去競爭力?--台灣應從勞基法的修正中學到教訓
2017/06/28 20:31
瀏覽1,470
迴響2
推薦8
引用0

   

一次晚上十二點坐計程車經過台北市林森北路。計程車司機說,過去十幾年前,甚至二十幾年前,晚上十二點的林森北路是非常熱鬧的,許多生意人都在這裏應酬,計程車生意應接不暇,沒有想到現在蕭條至此。

 

台灣有沒有越來越失去競爭力?這看台灣的受薪階級實質薪資所得這二十年來幾乎沒有什麼增加,就可以看出來。

 

二十年前,事務所新進律師,一個月五萬元,現在也是五萬元。二十年前報社新進記者一個月四萬多元,現在只是三萬五千元。然而這二十年來,中國大陸受薪階級的薪資,可能增加不止十倍。

 

的確,中國大陸天安門事件後,中國受世界各國經濟制裁,一批批的台商前仆後繼赴中國做生意。

 

台灣一百多萬台商在中國大陸,這些都是最有消費能力的。當筆記型電腦、甚至多數傳統產業、製造業上下游整廠輸出,台灣的餐廳、百貨公司、服務業,怎麼不會消條?因為有能力消費的族群少了大半。

 

為什麼台灣產業要移民中國大陸?民國七十五年至七十九年是一個關鍵。

 

這四年台幣對美金,從一比四十至一比二十五,升值將近一倍,股票狂飆,國泰金達一千多元。房地產高飆四倍,士地成本變得高昂,因此企業成本也相對提高,遠不如中國大陸低廉。

 

加上勞基法上路,企業的勞力工資相較高昂,而且企業因應勞基法綁手綁腳的,於是企業用腳走路出走,走上不歸路。

 

如果問為什麼台灣會越來越失去競爭力?我覺得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人民不那麼愛賺錢,很多時候是在要求別人,不會要求自己。一個是政府變得短視了。

 

記得在民國六十年代,我註居合租室友做貿易,一天工作十六小時,沒有星期假日,他只是專科畢業,經常拿著皮包到中東、菲洲,用半生不熟的英文,拜訪客戶,爭取訂單。

 

當年的台灣加工出口區天天訂單滿滿,工人天天加班,寄錢回家給老父老母在鄉下蓋房子。沒有人會要求休假,只恨沒有班可加,只恨沒有錢可賺。

 

那時候,工人技術熟了,就自己出來開小工廠。公司小職員工作流程熟悉了,就自己出來開貿易公司。

 

曾幾何時,台灣的年輕人,不再爭取當老闆創業,而是只想當勞工,爭取勞工休假、高額加班費和基本工資提高。今年的勞基法修正,不就是勞工團體遊說立法院弄出來的?

 

目前勞力粗活年輕人不願意幹,不少寧可在麥當勞、7-11打工,或在家當啃老族。粗活工作不是中老年人在做,就是外勞在做。我的一個南部親戚現在從事建築蓋房子,工人工資一天三千元,但是就是找不到工人,工地做做停停的。

 

以前學校畢業沒有工作,往往羞於見人,有了工作倍感珍惜,現在我的一些親戚、鄰居小輩則是在家當宅男宅女,表現自己的特立獨行。有了工作,如果半年不換,就感到自己很遜。

 

以前年輕人畢業,一直想出國進修深造,現在年輕人想出國的比例越來越少。年輕人寧可在鍵盤酸東酸西,罵政府無能,怪生不逢時,就是不願意為自己找出路,像馬雲一樣,多找幾個人來創業。

 

我當年考律師,一年錄取人數是二十人,有一年錄取了五十人,已經天大歡喜了。然而現在律師一年錄取九○○人,法律系年輕人仍感到無望。

 

我在研究畢業後的二十年,一天工作十二小時,除了星期六與朋友爬山外,包含星期假日,幾乎沒有休息過。不是在寫狀紙、開庭、會客戶,就是在寫文章、寫書、演講、大學兼課。

 

然而現在年輕人卻有時間在立法院絕食,只為爭取勞工的休假和基本工資和加班費的提高,這是何等的反差。一例一休的勞基法,爭取到更少的工時,和更多的加班費。然而企業不是政府,企業主面對兩倍半的加班費,寧可聘臨時工,也不願意用原來的員工。原來的員工為了勞基法,失去更多加班賺錢的機會。

 

以社會運動推動立法,來使自己收入高,是非常不現實的。一例一休的立法,使85%的資方和70%的勞方反對,就是一個例子。

 

文青學者和左派政黨認為用立法逼使低勞動成本的產業轉型,註定徒勞無功,只會造成更多的失業和更高的物價。尤其產業的出走,會使經濟更消條。天安門事件後的產業外移,就是例子。

 

這二十年來,有什麼年輕人很少出現像當年的張忠謀、郭台銘、詹宏志般地創業有成的企業家?而中國卻不斷出現年輕的企業家?

 

這二十年來,中國越來越像資本主義國家,台灣越來越像社會主義國家。

 

資本主義國家追求利益和效率,人民希望政府不要干預經濟和企業。社會主義追求分配,人民仰賴政府,希望政府萬能,希望政府在法令上可以要企業照顧勞工。甚至連股票輸錢都要怪政府。

 

資本主義是自由經濟,政府干預越少越好,社會主義國家卻吃大鍋飯,國家不患寡而患不均。

 

這二十年來,中國追求經濟成長,追求企業的效率,人民或企業希望政府管越少越好。然而這二十年來,台灣透過選舉,勞基法越訂越嚴。每日、每週、每月工作有一定時數,即使勞工想要多加班也不行。

 

台灣的勞基法社會主義化,公務體系化,就像和尚在廟裏撞鐘一樣,以為勞力是用時間換取金錢,而不是用效率和工作成果換取工資。

 

依勞基法,上下班要簽到和簽退,公司企業一定要備簽到簿,不備的話,就要重罰。不管藍領或白領都是如此。

 

試問醫師開刀一開往往十幾個小時,中間無法休息是常事,這符合勞基法嗎?

 

試問整天出差的外務員,怎麼簽到和簽退?

 

前一陣子永豐金董事長何壽川被傳訊問案,一問前後五十小時,受雇律師隨時要待命,如果適用勞基法,如何簽到和簽退?如何不加班逾時?

 

台北書展基會會的員工在書展期間無日無夜,忙得要死,書展完後,又很清閒,集體休假,如何適用勞基法?

 

會計師最忙的是報稅的五月,常常日夜加班,六月份又閒下來了,勞基法根本不適合他們。也難怪也些會計師要職員在下午五、六點按時下班,但是東西要帶回家做。

 

文化創意產業或軟體創意人才,往往一工作三天三夜,然後又休息三天三夜,如何像工廠一樣一天上班八小時?像和尚撞鐘一樣的勞基法,適合用腦力的行業?設計程式靈感是可以隨時被打斷的?

 

難怪美僑商會認為台灣勞基法不應適用所有行業。

 

台灣不是高度已開發國家,卻在適用成熟已開發國家的藍領工廠才適用的勞基法,當企業變成公務員化,就失去企業效率,企業就失去了國際的競爭力。

 

民主國家往往為取悅於多數選民,所以政策往往短視。我們的法令,包含勞基法,往往就是這樣。

 

我們的公務員制度,就是在防弊,而不是在興利,所有公務員施政的第一考慮,是會否有責任,而不是會否對人民有利。

 

同樣的,我們國家的退撫制度,也是社會主義化,都是在怎麼保護老人,而不是怎麼使年輕人工作有效率。結果是沒有工作的退休老人,領的錢比正在努力工作的年輕人多的多。年輕人提撥的退休金,是在養這些老人。這樣怎麼會產生效率?只會生產撞鐘的和尚。

 

總之,我們目前的文化,無論政府和人民,都是在看誰有責任?而不是在思考怎麼使明天更好。我們人民和政黨的所有心力,都是在指責別人,何不是創造更大的餅,勞資關係如是,政府與人民的關係也是如是。

 

當共產中國變成資本主義。所謂「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變成「資本主義只能做,不能說」。當自由民主的台灣,變成「社會主義不能說,只能做」。雙方的經濟競爭力就丕變。

 

全世界的共產主義國家一個一個垮台,原因不是因為政治,而是因為經濟。是因為經濟在吃大鍋飯,企業習慣像和尚撞鐘。

 

而台灣越來越走向社會主義,人民要求政府萬能,人民要求政府干預企業。這十年來,除了投資股票外,外國人投資台灣企業一年一年銳減。

 

商人無社國,全世界資本都在流動。而台灣越來走向社會主義,人民越來越驕傲,人民卻越來越不為自己負責,而不斷習慣依賴政府、指責政府。

 

更不幸的是,想利用社會運動去干預市場自由經濟的左派政策,成為年輕人的流行。

 

你說台灣會有競爭力?

 

 

 基本工資怎麼訂?

 

一例一休的問題在哪裏?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華碩
2017/07/18 14:53
我們的公務員制度,就是在防弊,而不是在興利,所有公務員施政的第一考慮,是會否有責任,而不是會否對人民有利。痛哭
1樓. 魯直
2017/06/29 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