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正念溝通:在衝突、委屈、情緒勒索場景下說出真心話》1
2020/11/21 21:37
瀏覽14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 三系統、三步驟以溝通創造前所未有的連結
我們說的話很重要。每個人都能感覺到話語能療癒、撫慰或提升我們。
一句關懷的話語也能創造出「放棄」或「找到力量面對挑戰」的差别。
憤怒或殘忍的尖銳言語可以毀掉一段關係,並持續延燒數年。
語言可用來進行操控、脅迫,煽動恐懼、戰爭和壓迫,
加強種族滅絕和恐怖主義的政治議題。很少有如此強大又平凡的東西。
所有宗教對言語的倫理,都有普世認知—言語有潛力促進福祉或傷害,
進而將恰當運用文字的道德準則收錄在教導中。
在我和越南禪師、詩人,與和平行動者一行禪師一起參加靜心靜修時,
我童年時期對語言的迷戀變成堅定承諾—一定要了解如何明智使用語言。
一行禪師對佛陀之「正語」的現代詮釋,在我內心深處引起了共鳴,
激勵我盡可能多多去學習「溝通」。這些內容至今仍激勵我:
由於意識到不用心說話和聽不進他人說話所造成的痛苦,
我致力於培養帶愛的話語和深度的傾聽,期望為他人帶來喜悅與幸福,
減輕他們的痛苦。我決心學習運用能激發自信、喜悅和希望的文字,
說出真實的話語。我不會散播自己不完全清楚的消息,
我不會批評或譴責自己不確定的事,我克制自己不發表可能導致分裂,
或不和的言論,也不說出可導致家庭或社群破裂的話語。
我決心盡一切努力調解和解決所有衝突,無論衝突有多麼小。
我們活在劇烈改變的時代,背負更重大的責任。人們越來越無法傾聽,
不能確實聽進彼此的話語。那些有不一樣觀點、信念或背景的人,
很容易被塑造成別人。當政治、社會、經濟和環境變化大力席捲全球,
加劇我們與自我、他人和生活的分離時,更需學習以新方式去說和聽。
世代承襲下來的歷史與經濟結構,代表競爭和分裂,
能輕易決定我們之間的關係,我們必須超越,以全新眼光去認識世界。
真正的對話不只是單純交換意見,而是建立於信任和尊重上的轉換過程。
經過這些,才得以用嶄新且更正確的方式去看對方。
就如神學家大衛洛赫海德說:「這是一種知曉真實的方式,
是雙方在對話之前都無法擁有的一。明知我們有能力做好,
卻還是看見那麼多毀滅,怎麼不令人心碎?
日本有句諺語:「櫻花之所以美麗,是因為稍縱即逝。」然而,
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運用生命賦予我們的時間和精力。
我們開始理解身為人類,有多少潛力可以做對的事情,將更多的同理、
智慧和善意,帶入組成日常生活的人際關係中。
幫助我們改變思考模式,也改變把暴力當成策略手段的觀念,
成為創造一個適合大家的世界時,那其中的一步。
🌷 水的匯流
25歲左右,有一次跟非暴力溝通中心的創辦人馬歇爾盧森堡博士
一同參加十天的靜修,最後一日,我與盧森堡夫婦一起用早餐。
數年前我就見過盧森堡博士,他研發的溝通系統讓我產生深遠的改變,
因此我熱切向他表達感激。身為長期靜心者我也非常想要讓他知道,
我認為靜心可以進一步支持非暴力溝通的過程。當時是2000s初期,
正念還沒引起社會大眾注意。我解釋說,正念練習可以培養內在覺知,
這是辨識且有意識關注感覺與需求的先決條件,也是非暴力溝通的核心。
因此,它就是非暴力溝通模組中遺失的關鍵部分。
當盧森堡博士完全同意我的看法時,我既興奮又有點驚訝!
他帶著一點點沮喪的心情跟我分享:
有段時間他試用一頂以招牌玩偶改良的長頸鹿寶寶帽子,教人們靜心。
他坐在餐桌對面,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或許那是你要做的工作。」
就這樣,這段將近 20 年的旅程開始了,
我一直努力把我對佛教靜心的理解和非暴力溝通結合在一起。
我在本書中與你們分享的內容,是三種不同實踐流派的綜合體:
「正念」是最首要的主流,來自於上座部佛教的傳統。
第二道流派是盧森堡博士發展出來的「非暴力溝通系統」,
他的重要著作《非暴力溝通:愛的語言》,在全球已經售出 100 萬本。
非暴力溝通目前已被使用於國際衝突化解及非暴力社會改變、
人際溝通與靜心,以及個人成長和療癒。書中使用的最後一個方法,
是我接受的一種治療技術訓練,由彼得列文博士設計,
稱為「體感治療 Somatic Experiencing, SE」,
特別強調神經系統調節在療癒創傷中的重要性。
我發現,這三道流派集結成一種強大的工具,可以加深自我了解,
改變我們溝通的習慣。剛開始幾年,這些方法和各自基礎理論之間,
有許多同步之處。將方法兩相比對,想找出一致的主系統,
涵蓋全部所學時,我的心靈也經歷了各種轉變。
經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後,這些概念才真正融入我的身體,
並且認知到它們都是對人類經驗的理解,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它們在某些方面有重疊,但不需要完全吻合才能同時發揮作用或支持。
當一個分水嶺上的幾條小溪匯流成大河時,就無法辨識到底來自哪裡了。
這三個系統和相對應的實做方法,都能做為一條完整的河、
一個無縫整體,每個系統都能描述與支持人類整體生活經驗的不同面向。
因此在本書提到的內容是整體性的。雖然我沒有明確地討論佛法,
但熟悉佛教教義的人都能清楚認出它的智慧存在於不同章節中。
同樣,我對體感治療的闡述就更加離題了。我並沒有分析水來自哪條河,
而是專注創造一個可實際應用的指南,涵蓋人際溝通的基礎,
因而得以在一個人的生活中,製造出具體的改變與轉化。
🌷 三個步驟,三個基礎
人類的溝通很複雜。任何互動都有無數的因素,情緒、想法和信念,
也都會出現在言語和非言語的部分。
不論是在兩人之間,還是所屬的團體和社區裡,
我們必須就已經建立的關係模式來進行對話。然而,在這一切之中,
有技巧的溝通都具備一些相同的基礎。
本書採取三個步驟來創造有效的對話。步驟本身非常單純:
一、以臨在引導。二、發自好奇與關心。三、專注於重要的事。
這幾個步驟構成深入透澈的訓練。就像三塊石頭被放在湍急的溪流中,
每一個步驟都只有在基礎穩固且有用的狀態下,才會發揮穩定的效果。
因此想要完全處在當下,就必須訓練自己建立起正念溝通的第一基礎:
臨在。發自好奇和關心,則根植於意圖這個基礎。而專注於重要的事,
是關於鍛鍊我們的注意力,訓練頭腦去辨別什麼才是重要的,
並以靈活回應的方式轉移頭腦的注意力。
🌷 如何使用本書
本書的用意是要你在生活中應用,當成一本對話的野外指南、
一張描述旅遊景點的地圖。每個觀念、比喻和想法,
都應該放進生活中驗證。實際嘗試、仔細觀察,看看什麼方法有效。
🌷 可能會遇到什麼狀況
溝通涵蓋領域相當廣泛:私人與專業方面的人際關係;更高階的技巧,
比如團體輔導與調解;策略應用,比如外交與非暴力抵抗。
本書的焦點在社會與步的訓練,學到的工具是其他應用不可或缺的基礎。
每當我想到2005年,他在瑞士靜修會中說的話,我還是會不寒而慄:
如果我使用非暴力溝通來釋放人們,讓他們不那麼抑鬱,
讓他們與家人相處更融洽,卻不教他們運用自己的能量快速改造世界,
那麼我就是問題。我只是讓人平靜下來,更快樂生活在這個制度中,
所以我是把非暴力溝通當成麻醉劑在使用。
教學令人更謙卑。我知道自己還有更多要學習,別存自身特權的盲點。
在某種程度上,我已經設法超越了自身的制約條件。
這些內容和想法可支持不同社會階層的人們將自己從制約中釋放出來,
更能完整投入互相依存的溝通之舞,這令我非常喜悅。在某種程度上,
我並未看到超越自身制約條件外的事物。我繼續正念溝通的練習,
將其當做學習與轉化的終身道途。
要實踐溝通練習,這種持續性的承諾是最有幫助的方法。
學習巧妙的溝通,不是用一個週末的工作坊、六週的課程,
甚至一本包含四部分的書籍就能完成的東西。它需要耐心、興趣、
勤奮還有謙遜。在過程的不同階段,你可能會覺得自己完全做不到,
這是正常現象。有時你甚至覺得在嘗試這些工具前,好像過得更好。
這全都是你可能遇到的狀況。學習任何事物,都是不斷犯錯的過程。
要做好心理準備:你有時可能會跌得很慘,但跌倒多少次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不能重新再站起來。要記住,每一個小小的成功、
每一次運用其中一項工具或原則的互動,都會為你建立信心,
在腦中留下新的模式。溝通方式的改變不會在一夜之間完成。
養成習慣需要時間,捨棄舊習慣並精通新事物也需要時間,
但是你花在學習的每一分鐘都是值得的。你會在人際關係的品質、
生活的幸福程度,以及有效參與這個世界的能力中得到回饋。
🌷 學習騎腳踏車
我清楚記得自己小時候的熱情和好奇心。我有個非常深刻的記憶,
我的家人滔滔不絕進行艱澀的對話,幾乎沒有給我出聲的機會。
我坐在黑色的餐桌前,胸口感覺很是沉重,喉嚨裡彷彿有個疙瘩,
失望的淚水在內心翻滾著。
找回你的聲音,學習如何說出真正的意思和深入聆聽,
這是你踏上最有收穫的旅程。當你發展出真誠說話與確實聆聽的能力,
就等於擁有了一種取之不盡的資源,可以暢遊和改變世界。
本書中的技巧不是幫助你感覺更有活力、互動時更加投入。
小時候,我有一部藍色的史溫越野車,紅色坐墊紅色手把。
在許多夏日傍晚,我會騎著腳踏車,在我們住的新澤西州郊區,
一遍又一遍跳過路面突起物,沿著老橡樹和梧桐樹下的人行道狂奔。
學習正念溝通跟騎腳踏車也很相似,都需要時間。一開始,
你還在找平衡感,使用輔助輪引導你很有幫助。而當你拿掉輔助輪,
得有心理準備,手肘跟膝蓋可能會瘀血擦傷。可是一旦學會了,
就絕對不會忘記怎麼騎車。因為它可以帶你去到很遠的地方,
到達那裡的興奮和喜悅,就是所有的樂趣所在。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