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二二八純是倭獨殺中
2017/03/30 03:24
瀏覽1,702
迴響1
推薦23
引用0

二二八真相的爭議何時了

http://www.observer-taipei.com/attachments/thumb_449be3a97ed1830406c77b2bac3ea1b8.jpg   二二八,共產黨曾說是它領導的人民起義,國民黨也說是共產黨搞的暴動叛亂,台獨則不好說,說是共產黨,那為何不支持統一?說不是,謝雪紅又是最著名的策動者,乃就胡扯一番。不過也有皇民說真相,說台共在日據時代被壓制得很厲害,沒什麼力量,怎會主導二二八?二二八是我們皇民的起義。

 二二八與中共沒關係

 真相是,二二八與中國共產黨一點關係也沒有,謝雪紅是台共,與中共當時沒有組織關係。

而且,謝雪紅逃到香港後說:「當時在群眾運動中,事起倉卒,發展得迅猛,誰也沒料想過。我們身不由己,只恐落後於群眾運動。一旦捲入之後,便像投入海浪中跟著翻騰了。尤其是,當時混入二二八起義的人群中,帶頭起哄、聚眾鬧事、打打搶搶的,後來據善良的老百姓報告,多數是日治時代的地痞流氓、光復後的無業遊民。殺害外省籍的公務員、打劫外省籍的同胞主要是這兩類人。還有第三類人是戰時參加日軍的復員軍人,他們會指揮,又會用槍械。這三類人合起來,在廣大善良的群眾中卻變成先鋒和主力。我們根本管不到啊!」

這是金堯如所記載的謝談話。問題是這真相早在25年前就揭露了,卻一直被隱埋,怕說出來會顛覆台獨皇民所偽造的假相,所以台灣的人都裝著沒聽到。

金堯如當年是中共「台灣工作委員會」常務委員兼宣傳部長,他後來當了香港《文匯報》社長。19935月,他在香港《新聞天地》月刊發表〈我所知道的二二八事件真相〉,香港《明報》也刊登了類似文章。

金文指出:「奉命去建立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的一些負責幹部所得到的指示,其中明確的原則包括團結台灣同胞,不講共產主義,宣傳中華民族和偉大祖國的歷史文化,不批評國民黨陳儀政府,施政若有利於台灣同胞改善生活、提高教育的,可適當讚揚之。…對中國大陸形勢的方針是,宣傳國內和平和建設富強的中國,希望國共雙方不打內戰,以和為貴。台灣工委是在二二八事件後才建立。這些都表明中共本無所謂起義計畫。」

 金親來台了解事情經過

 金堯如194732日抵達台北,住在他的遠房親戚朱瑞祥家裡。朱是陳儀長官公署的副官長(在陳儀機要鄭士鎔的回憶中,提及他與朱瑞祥陪陳儀視察台灣西部,孫運璿也在場。見圖)。朱說台灣暴動是「共匪」、「奸偽」夥同台灣日治時代的土豪劣紳、漢奸浪人、無業流氓搞起來的,妄圖推翻陳長官,實行排外自治。朱叫他千萬不要出去。金堯如當時覺得這樣的暴動,完全不符合黨中央對台工作的路線。

金堯如避居長官公署內近10天,聽到一些高雄和台中的暴動情況。例如高雄有人率領群眾衝進要塞司令部,要彭孟緝繳械,由他們接管要塞司令部。再如台中謝雪紅率領青年隊,繳了警察局的槍,衝進台中市政府等等。長官公署裡的官員說,這完全是共匪策畫顛覆政府的陰謀,謝雪紅就是埋伏在台灣的女匪首。金堯如覺得不像,因為黨中央的方針明明力戒搞左傾冒險的城市暴動,而且根本沒有提出奪取城市政權的任務。所以,他當時完全反對謝雪紅這樣的盲動主義,也肯定她所執行的決不是中共中央的路線。

後金堯如在當年12月得知國民黨要逮捕他就逃離台灣。19481月初在香港的「華南救濟協會」,接待當時從大陸逃亡來港的學生領袖和民主黨派人士。同年5月,金堯如接待了謝雪紅。她偷渡到日本,在日共的接應與照顧下,到了香港,準備去大別山的中原解放區。當時謝已48歲,比金年齡大一倍。金堯如向謝提出尖銳的批評,謝則一直以點頭的態度傾聽。

 謝雪紅口中的二二八

 謝雪紅對金堯如說:「地痞流氓、無業遊民、復員軍人這三類人背後,還有一種人,是日治時代的既得利益者,有野心的政客、地主中的土豪劣紳。他們能操縱前三類人,指使他們造反、鼓勵他們暴亂,好讓他們同省政府、市政府討價還價,要官要權要利益。對這一種人,我們怎麼辦呢?我們只好一面同他們敷衍面子,一面設法奪取起義的領導權。我組織熱血青年奪取武器、衝市政府,其實是想把局勢控制在我們手上,把領導權奪取過來。但是,誰料到不知不覺走上了城市暴動、奪取政權的左傾盲動道路了。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我謝雪紅,或者講我們台共同志們,根本沒有取得領導權、掌握領導權啊!哪裡談得到好好領導、正確領導?」

她繼續說:「等到國民黨大軍一鎮壓,我和一些台共同志便不知如何應戰。那三類人也立即潰不成軍。那些地痞流氓、復員台兵,他們跑得快、躲得好。只有那些有野心的,想在政壇上混水摸魚的政客和紳士,老的跑不動、年輕一點的自以為有靠山跑得慢,於是被殺的倒不少。這些善良的有志青年,像我組織起來的那許多人,犧牲很重。有不少還為了掩護我撤退、逃亡而犧牲的。我認識到武裝鬥爭搞早了、搞錯了。」

 「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

 主編第一份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1992)的賴澤涵表示,金堯如的說法印證我們的推測,中共不可能介入二二八。研究小組訪問過彭孟緝、柯遠芬等人,他們也都認為中共的作用不大。賴澤涵說,他們還找到1947年中共派至台灣,成立「省工會」的領導人之一洪幼樵。

洪幼樵說,當時幹部之間彼此幾乎沒有聯絡,也都不知道中共到底派了多少人到台灣來,更不可能說策動事變了。在227日當天,他剛好散步到延平北路,看到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判斷事態不妙,後來就決定帶妻子躲了起來,按照當時洪自顧不暇的情況,中共幹部根本不可能介入二二八。

1947年時,中共尚盤據在西北,另一方面也還在進行「國共和談」,不可能跟台灣有密切的關係,也不可能對二二八事件有所指示。在那個時代,台灣人對「紅色」其實很敬畏,會對他們保持距離,所以身為台共的謝雪紅,能影響的人並不多。賴澤涵說,其實是台灣某些替她寫傳記的學者,「太過誇大謝雪紅的影響力了」。

另外,針對金堯如在長官公署時對陳儀的觀察,賴澤涵說,他也曾在資料中看過,陳儀在台灣曾訓令警察外出時不可佩槍,可以推測陳儀應該會反對警察亂開槍,可惜這個命令並未全面執行。

彭孟緝不肯執行陳儀軍隊不出營的命令,在36日斷然開槍下山平亂。彭受到白崇禧讚許為模範軍人,以後青雲直上,退休時蔣中正以「處理台灣二二八事變,卓著功勳,特授青天白日勳章。」白崇禧嘉獎高雄、基隆、澎湖各要塞司令及嘉義機場地勤官兵,是因為他們「鎮壓最為得力」。

 70年後爭議仍未休止

 從以上史料來看,二二八與中國共產黨無關,事後被殺的所謂台灣精英,幾全是中國國民黨黨員或三民主義青年團團員,若說損失慘重,國民黨最甚;若說陳儀是窳政該反,那國民黨不是首義主功?

二二八也不是政治貪腐所引起的反抗起義,貪腐的確有,但微不足道。真正的原因可能是日本不甘敗戰,不肯終戰的一次反撲,是中日民族的鬥爭,不是中國內部一省內的民權、民生爭執,爭的是中國還是日本?台灣是光復,還是淪陷?這個爭議,在二二八那10天以後還沒結束,一直到今天,70年後,還持續在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追憶年華似水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2017/04/03 21:28
新陳儀版的 二二八來ㄋ
二二八首版是國民黨版 只有三個月 兩蔣創造五十年和平繁榮

二二八修訂版是李登輝版至今三十年 李扁馬蔡掏空祖產 人民苦

否極泰來 真相出現 陳儀再次救國救民

因為它將是兩岸最大公約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