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侯德建的證言
2012/05/12 16:38
瀏覽6,951
迴響18
推薦20
引用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SR9zgY1QgU&feature=fvwrel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4/112012051400405.html

  我在思想法庭作證

  我是侯德建,我在廣場。

  我按著中華民國憲法宣誓,我說的是真相。只有真相。

  民國七十八年六月四號,在我國大陸區北平市天安門廣場,一個人沒死。

  我在廣場,到最後,我安排學生全體安然撤出。我沒看到一個人死。

  我在當時,事後,說出了我看到的真相。世界各媒體,紐約時報、NHK、紀錄片「天安門的故事」,都記載了這個真相。


  我說:「我沒看到死人,至於別人有沒看到,我不好說。」「我沒有親眼看到有人被打死,不管是誰,學生、市民、軍人,打死的沒有,沒有親眼看過」,「很多人說廣場上有兩千人被打死,或是幾百人被打死,在廣場上有坦克輾壓撤退的學生人群等等,我必須強調,這些事情我沒有看見,我不知道別人是在哪裡看見的,我清晨六點半還在廣場,我一點都沒有看見!」

  廣場上是有槍聲,但是是對著人民紀念碑頂做警告射擊,沒有對準學生群眾。

  美國大使館,當時報回的密電,及一些使館,也說了這真相。維基解密也證實了這點。

  蔡衍明講;「沒有大屠殺。」合理合實,我早這樣講。

  是有死人,在廣場外,在長安街,在木樨地,那裡有軍民衝突,正如國務院發言人袁木所說,全部軍民死三餘百人。當時大家嘩然,現在根據事實,沒有太大出入。據紅十字會醫生的統計,也是這個人數。但是西方國家卻放任其記者一直說死了幾千上萬人。

  軍隊是奉命到達天安門清場,不是屠城,哪來的大屠殺?又怎麼殺?街上見人就掃,挨家挨戶搜殺?要殺多久?

  我們如果愛護人權,當然希望六四人死得少,幾百人以下最好,那能希望死得多,至少上萬,還唯恐不夠呢?

  我們希望同胞的血流得只有幾CC,你們卻希望流得是NCC;我們說只有85度C,你們卻想燃到沸點;你們離開了廣場,卻希望廣場血流成河。因為,那不是你的血。你冷血。

  沒有深夜痛哭過的人,不足以談人生。

  二十三年了,當年我在廣場上面臨生死抉擇,害怕發抖的時候,你們在哪裡?你們後來在哪裡?你們後來關心了我們在哪裡?現在,你們又開了思想法庭、宗教裁判。你們有沒有問,我現在在哪裡?

  你們只想有壹種聲音。你們以上帝之名獵巫,迫害異教徒,結果是天堂撤手,地獄再臨。我走過地獄,心有餘悸,先是刺耳的喇叭聲,然後就是槍聲。

  綠色恐怖,白色恐怖,色使人盲。

  民主,是我們的共同理想。我們要的就是這個廣場。在槍口下的思想法庭,把我逐出了廣場,放上一條小船,流放到壹個島,結果,這個島也有思想法庭,也容不下異議分子,把一個愛國的原住民流放。

  同樣是宜蘭人,同樣飲冬山水,卻為了愛中旺台,一個不准回來,一個不准留下。我們的共同理想,何時實現?

  我們不能中嘉,不能旺中?只能中壓,只能壞中?不能旺台,只能敗台?

  在中天之下,民視之間,我們在這裡聯合放著蘋果和米果,難道我們這個年代,還容不下自由選擇的權利?

  這些果子,好又多,我愛買,我要家樂福,我想大潤發,我不想只選壹種,只能到壹家店買。我進統一超商,我也到樓下雜貨舖。我的選擇,沒人可以壟斷。

  我在思想法庭作證,現在,我坐在被告席,當年,我是坐在原告席。

  旺旺,在民主法庭上他是原告,結果他被誣成被告。

  本來,作為此案的證人,我該在原告席,現在,卻坐到了被告席。我的證詞,還會使我也成了被告。

  但是,真理會找到路。廣開言路,實事求是。我講的是我看到的真相,我可能看錯了,但是,我有講的權利。人人有權持有主張,不受干涉。人人有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此項權利包括尋求、接受和傳遞各種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我在廣場,我要作證,旺旺蔡衍明說的沒錯。我不要大膽,我想,槍聲距我很遠很遠了。

  還是,我看錯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8) :
18樓.
2012/09/11 16:41
補充一些資料

許久沒有登入UDN的帳號。 自從那時候說沒有見到有人死,被人罵得厲害,侯德建一直不肯再提六四的事情。這兩年,他又再開口了嗎?

順便補充一些當時清場時的資料:

天安門廣場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http://sites.google.com/site/sixfourevent/tiananmen

清場圖片

http://sites.google.com/site/sixfourevent/tiananmen-photos

清場視頻

http://sites.google.com/site/sixfourevent/atvnews

四君子力挺侯德建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0ab2R6RLno

17樓. 田英奇
2012/06/05 18:26
這是郭先生的回覆嗎?

首先我想說,郭先生的風度不錯。我寫東西的歷史,從留學時代跟大陸學生打比仗算起來的話,超過二十年,被怎麼罵過祖宗的都有,至少郭先生沒有罵人。

但是郭先生的態度我可不敢恭維。下面是郭先生的回覆:

「我再駁是給你續療了,你需要這些療程,你是個要否認講過廣場上話的柴玲,你的愛國心比她好,這我肯定,但你一樣是逃出廣場,陷在那裡,沒有脫身。我打的@點,是要針灸的地方,但不能根治,根在你腦深處,我不能下針,你一直叫痛,沒輒。我不收費,也沒藥開,祝好。」

郭先生上面這些話,很明顯的是以權威方式定性,而迴避了我幾個簡單的問題。郭先生在我的文字裡打了一堆「@」,說是我該針灸的地方,讓人看了不忍卒讀。真妙,郭先生是醫生嗎?郭先生是六四的權威嗎?郭先生的文字,從頭到尾就提一個侯德健,可連侯德健都絕口不談六四了呢!其他呢?什麼史料,請拿幾個來瞧瞧,看看經不經得起考驗?
至於要找什麼歷史學家,當然免了,一則我從不打賭,再者我提還要郭先生同意,請問有何意義?更何況我還要出一萬塊,郭先生一毛也不用出,真大方!不要搞錯了,我不同意郭先生的看法,但我絕對同意郭先生有這種看法的權力。我所言者,不是六四到底死了多少人--這個問題恐怕永遠也沒有一致性的答案--,而只是幾個簡單的問題,請容我再寫一次:

天安門事件中共處理得好不好?

為什麼二十幾年過去了,中共對六四避之如蛇蠍,視之如蒸汽,彷彿根本沒有六四這件事一樣?

為什麼天安門事件中死去親人的家屬,至今連祭奠的權利都沒有?

為什麼網路上不能談六四,只能談五月三十五號?

蔡董事長在台灣該有的言論權利,在大陸該不該有?

國民黨裡的馬英九,跟二二八一點關係也沒有,為二二八道歉又道歉,還被辱罵唾口水,共產黨怎麼樣?是認為自己一點都沒錯,處理得完美無暇,還是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坦白說,六四跟我個人的關係並不大,我一不在現場,二不是大陸人,六四發不發生,當年的五月我還是照樣退伍,八月我還是照樣出國唸書。我愛國嗎?我自認沒有很愛;我痛嗎?我認為我也沒有很痛(更沒有叫痛)--到底死的人我一個也不認識。問題是上面這些問題,有關的是普世價值,是人權,是人命。

在我看來,郭先生沒有什麼資格自稱可以針灸開藥,除非郭先生真的拿出讓人信服的東西出來--到今天我沒有看到任何一樣--單憑打幾個符號,就說別人還陷在廣場,要針灸吃藥,這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吧?至少至少,我提出來的問題該有勇氣可以回答吧?

我要刻薄一點,大可用郭先生的話回敬:郭先生文字裡能被「駁」的地方太多了。不過我當然不必這麼做。我的觀點在「回首二十年」(http://blog.udn.com/tyc54/3009537)裡面已經講得很清楚,所有回覆及回覆的回覆俱在。相形之下,我反而覺得郭先生的東西「很客氣」了,不值得駁了,而且,我也不是醫生,當然也不收費。

田英奇

16樓. 田英奇
2012/05/28 21:07
等待郭先生的回應

我的回應寫在五月二十四日。以郭先生為文之速,四天來若非沒有看到,就是不想回應我的回應。我和郭先生素昧平生,只有在有關張學良的文字上交換過一些意見。郭先生的主張我有些同意,有些不同意,我絕對尊重郭先生的言論自由,但是這一篇牽涉到事實的認定,我希望郭先生能看一看,騰個空回答我的問題,不勝感謝。如果不想回答,也麻煩說明一下。

另外郭先生文中提到六四死亡人數的官方說法,唯一的論據是紅會。大陸紅會是否有提供類似的數字不得而知,但大陸紅會碰到像六四這種屠殺時,對於死亡人數能有多少公信力呢?二十二年之後,蔡衍明董事長的中國時報,報導了大陸紅會對玉樹地震各界捐款的明細,簡直是一團混亂,包括葛優捐一元,成龍捐一毛,黃曉明很有愛心,在地震前一個月未卜先知,就捐了二十萬!(請見 http://money.chinatimes.com/news/news-content.aspx?id=20110802000465&cid=1208 )

和二二八一樣,沒有人「希望」六四「該死很多人」,但死幾個人叫屠殺?挪威一個激進份子殺了六十九個人叫屠殺,敘利亞軍隊殺了九十個人叫屠殺,六四呢?

田英奇

「我再駁是給你續療了,你需要這些療程,你是個要否認講過廣場上話的柴玲,你的愛國心比她好,這我肯定,但你一樣是逃出廣場,陷在那裡,沒有脫身。我打的@點,是要針灸的地方,但不能根治,根在你腦深處,我不能下針,你一直叫痛,沒輒。我不收費,也沒藥開,祝好。

 

這是我給好同學的文,他說我:「你坚持六四没死人(或只死了几个人),我还是存疑。下面这篇文章供你参考。」給我法輪功的退伍兵亲历64打越战也没这样惨http://cn.epochtimes.

 

我回之:你的文,雖是法輪功的,但這正自招了黨中央的仁慈,「有武器的同学」,這些人勇敢,武器何來?不是搶殺軍人所得?不該殺嗎?

侯告我,他發現紀念碑上有機槍,趕快叫打掉,否則大家死。故他有下的喊話。你看此文,也沒說廣場死了人啊。我一再跟妳講的是,廣場沒死人,死的在木樨地,全城約三百多人。侯也這樣講,史料也這樣講。

大紀元文:「我弟小波跟同学一路退至天安门广场,我在外边时,他刚好在里边。关键时刻到了1:30,广场高音喇叭传来:有武器的同学,请你们放下武器!有武器的同学,请你们放下武器!广场上稀稀拉拉的枪声全停下来了,人们渐渐的冷静下来。    喇叭里传来一个低沈的声音:我是侯德建,我们已经流了很多血,我们不能再流了。」

再看:30多辆63装甲车,59坦克车和40多辆军车被档在木樨地,沿长安街排了足有2公里长的各种军车陆续被点燃,浓烟翻腾着升空达二、三百米高,将近一个轻装快返师的军车都报销了,整条街都在燃烧,长安街在燃烧。车里弹药被高温点燃砰砰的爆响。」
對這些「勇敢」的暴民或良民,不該殺嗎?他們沒殺軍嗎?将近一个轻装快返师的军车都报销了,只死了三百人,太仁慈了。
其實與「仁慈」無關,軍隊奉命戒嚴清場,不是屠城,不是日屠南京,不是蘇軍打柏林,抱恨報復,怎會濫殺?只有遇阻才反擊,有些兵被打紅了眼,是會痛擊,這也是人之常情,但這是同胞,甚至同鄰,沒大仇,也不會猛殺。
再說,北京人民是神經病?沒武器還與軍猛打,那不自找死嗎,一開槍,人就散躲了,也不可能死千人,你打開窗看看,想想那情景,你樓下開槍了,你還往前衝, 不跑?就算你門前的繁華吧,軍隊一叫戒嚴,大家就躲了,你樓下就是有幾個「勇者」,也不過死一兩個,還有人會在街上?軍會衝到你的lobby殺那櫃臺小 姐?
幾天後,軍方大校向我台灣去的探詢團做報告時,還痛心的説:「這些打我們的都是壞人嗎?如果是,那北京怎麼這麼多壞人呢?如果不是,那他們怎麼那麼恨我們呢?」他也在反省,因為他們視北京為聖地,不知市民怎那麼恨他們。

我哪「坚持六四没死人(或只死了几个人)」?我講了半天,講的是國語,你該懂啊。

 

田英奇說:

你看錯了 2012/05/24 23:27 (我沒看到,我是看資料。)

(我沒回你,是我根本沒來此文再看,不知你在問。)

(我要駁你,太多了,駁不完,這樣好不好,你出一萬元,我駁,交你開的各三個歷史、政治學者(我也同意的),由他們就駁點打正負一分,統計,若我勝,你付我(你不付我也沒輒,因錢不先放我處),我敗,把這些文及爭點放我格廣知。如何?)

(駁點以下我在你文中打@

(我到你的/tyc54/3009537去看了,我推翻上面的提議,不要駁了,那裡面S與中舟等都駁得很好了,我再駁是給你續療了,你需要這些療程,你是個要否認講過廣場上話的柴玲,你的愛國心比她好,這我肯定,但你一樣是逃出廣場,陷在那裡,沒有脫身。我打的@點,是要針灸的地方,但不能根治,根在你腦深處,我不能下針,你一直叫痛,沒輒。我不收費,也沒藥開,祝好。)

我不談蔡衍明的併購案,只談六四。郭先生這一篇文字,混雜著侯德健與自己的觀點,讓人看起來很費勁 @  。侯的所謂「證詞」,事實上一點意義也沒有,因為他沒有看見@  ,並不代表事情沒有發生,看見的人太多了@   。侯德健是天安門廣場最後離開的人嗎?@   他離開之後,廣場如果都沒有學生,@  請問解放軍還放什麼槍呀?@侯德健移民澳洲之後,絕口不提六四,為什麼?@

再者,六四解放軍開槍殺人,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否認的事實,難道死在天安門才叫死人嗎?@至於死多少人,說幾千幾萬的沒有證據,那麼請問是什麼證據告訴郭先生,共產黨說的近三百人是相距不遠的?@更何況袁木說的話原文如下:

死亡情況,軍隊和地方加在一起的初步統計數字是近三百人,其中包括部隊的戰士,包括罪有應得的歹徒,也包括誤傷的群眾。

請問有多少是戰士,多少是「歹徒」,「誤傷」又是多少?至今有答案嗎?@郭先生從事新聞工作一輩子,滿意這種回答嗎?@

袁木當時還說:

到現在為止北京各個大學死亡的大學生二十三名。@

請問二十多年來,這個數字是否一直停在二十三上面?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十九歲的兒子算不算其中之一?@

侯德健也好,蔡衍明也好,甚至連本文作者郭先生也好,或許我們不能說,你們說了謊話@。但是很清楚的,那絕不是全部的事實@。我在六四二十週年的時候,寫過一文:

http://blog.udn.com/tyc54/3009537

可以充分表達我的立場,要討論要批判,歡迎。上述這幾位,尤其是郭先生,能否回答我自始至終提出的幾個問題:

天安門事件中共處理得好不好?@

為什麼二十幾年過去了,中共對六四避之如蛇蠍,視之如蒸汽,彷彿根本沒有六四這件事一樣?@

為什麼天安門事件中死去親人的家屬,至今連祭奠的權利都沒有?@

為什麼網路上不能談六四,只能談五月三十五號?@

蔡董事長在台灣該有的言論權利,在大陸該不該有?@

國民黨裡的馬英九,跟二二八一點關係也沒有,為二二八道歉又道歉@,還被辱罵唾口水,共產黨怎麼樣@?是認為自己一點都沒錯,處理得完美無暇,還是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真的,摸摸良心吧@,你看錯了@

田英奇


XB: 侯德建的證言 - 范蘭欽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gocrane/6447681#ixzz1wcIRWWqN

等待郭先生的回應 2012/05/28 21:07

我的回應寫在五月二十四日。以郭先生為文之速,四天來若非沒有看到,就是不想回應我的回應。我和郭先生素昧平生,只有在有關張學良的文字上交換過一些意見。郭先生的主張我有些同意,有些不同意,我絕對尊重郭先生的言論自由,但是這一篇牽涉到事實的認定,我希望郭先生能看一看,騰個空回答我的問題,不勝感謝。如果不想回答,也麻煩說明一 下。

另外郭先生文中提到六四死亡人數的官方說法,唯一的論據是紅會@。大陸紅會是否有提供類似的數字不得而知,但大陸紅會碰到像六四這種屠殺時,對於死亡 人數能有多少公信力呢@?二十二年之後,蔡衍明董事長的中國時報,報導了大陸紅會對玉樹地震各界捐款的明細,簡直是一團混亂,包括葛優捐一元,成龍捐一毛, 黃曉明很有愛心,在地震前一個月未卜先知,就捐了二十萬!(請見 http://money.chinatimes.com/news/news-content.aspx?id=20110802000465&cid=1208

和二二八一樣,沒有人「希望」六四「該死很多人」,但死幾個人叫屠殺@?挪威一個激進份子殺了六十九個人叫屠殺,敘利亞軍隊殺了九十個人叫屠殺,六四呢?@

田英奇


XB: 侯德建的證言 - 范蘭欽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gocrane/6447681#ixzz1wcIYZeZC

@@@@@@@@@@@@@@@@@@@@

Seasons:

經歷過六四年代的人,一定知道侯德建吧?六四當天許多民運領袖都離開了,他留守到最後,甚至在大陸坐了三年監獄。以下是他在Carma Hinton 的記錄片《天安門》中講的話。

很多人說,廣場上有兩千人被打死,或者幾百人被打死;在廣場上有坦克碾軋學生撤退的人群,等等。” “我必須強調,這些事情,我沒有看見。那麼我不知道別人是在哪里看見的,我是六點半還在廣場上,我一點都沒看見。

我一直在想,我們是不是需要用謊言去打擊那些說謊的敵人,難倒事實還不夠有力嗎?那麼如果我們真正使用了謊言去打擊說謊的敵人,那只不過是滿足了我們一 時的洩恨,發洩的需要而已。這個事情是個很危險的事情,因為也許你的謊言會先被揭穿,那麼之後的話,你再也沒有力量去打擊你的敵人了。
可惜的是,所有人的都說他在大陸三年被人洗腦了,沒有人相信他。與其他民運領袖走的路不一樣,他自此以後絕口不談六四,去了新西蘭,開始積極研究《易經》。

在網上一幫中國政府講話,就說被中共洗腦了。中共的東西絕對不可信,西方才是權威,這也是一直以來香港人的觀念。我是一個相信自己的判斷,相信證據的人。首先,一個問題,中國政府為甚麼要殺人?然後是殺人的證據呢?

從動機及情理上看,從西班牙攝製隊的清場影片,從各項煽情報導中找到一些片段,還有從那些官方文件及資料,還有文字間的內容,我個人判斷是解放軍的目的是清場,而不是殺人。我們都被傳媒及民運領袖所欺騙了,中國官方的東西反可信過我們這些海外人士所接收的資訊。


XB: 回首二十年──為「六四」二十週年作 - 田英奇觀點:他可能說出你心裡的話!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tyc54/3009537#ixzz1wcapjn4f

 

范蘭欽2012/06/02 16:31回覆
15樓. 田英奇
2012/05/24 23:27
你看錯了

我不談蔡衍明的併購案,只談六四。郭先生這一篇文字,混雜著侯德健與自己的觀點,讓人看起來很費勁。侯的所謂「證詞」,事實上一點意義也沒有,因為他沒有看見,並不代表事情沒有發生,看見的人太多了。侯德健是天安門廣場最後離開的人嗎?他離開之後,廣場如果都沒有學生,請問解放軍還放什麼槍呀?侯德健移民澳洲之後,絕口不提六四,為什麼?

再者,六四解放軍開槍殺人,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否認的事實,難道死在天安門才叫死人嗎?至於死多少人,說幾千幾萬的沒有證據,那麼請問是什麼證據告訴郭先生,共產黨說的近三百人是相距不遠的?更何況袁木說的話原文如下:

死亡情況,軍隊和地方加在一起的初步統計數字是近三百人,其中包括部隊的戰士,包括罪有應得的歹徒,也包括誤傷的群眾。

請問有多少是戰士,多少是「歹徒」,「誤傷」又是多少?至今有答案嗎?郭先生從事新聞工作一輩子,滿意這種回答嗎?

袁木當時還說:

到現在為止北京各個大學死亡的大學生二十三名。

請問二十多年來,這個數字是否一直停在二十三上面?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十九歲的兒子算不算其中之一?

侯德健也好,蔡衍明也好,甚至連本文作者郭先生也好,或許我們不能說,你們說了謊話。但是很清楚的,那絕不是全部的事實。我在六四二十週年的時候,寫過一文:

http://blog.udn.com/tyc54/3009537

可以充分表達我的立場,要討論要批判,歡迎。上述這幾位,尤其是郭先生,能否回答我自始至終提出的幾個問題:

天安門事件中共處理得好不好?

為什麼二十幾年過去了,中共對六四避之如蛇蠍,視之如蒸汽,彷彿根本沒有六四這件事一樣?

為什麼天安門事件中死去親人的家屬,至今連祭奠的權利都沒有?

為什麼網路上不能談六四,只能談五月三十五號?

蔡董事長在台灣該有的言論權利,在大陸該不該有?

國民黨裡的馬英九,跟二二八一點關係也沒有,為二二八道歉又道歉,還被辱罵唾口水,共產黨怎麼樣?是認為自己一點都沒錯,處理得完美無暇,還是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真的,摸摸良心吧,你看錯了。

田英奇

14樓. 我愛夏天
2012/05/16 15:25
總有人哭哭啼啼,沒有出息。
給13013擅長語焉不詳的網友:
1989年六月五日之後直到今天,中國台灣地區一共掛掉了「13013」人,這些人不是被六四氣死,就是被六四嚇死,全都要怪中共!至於外省地區,則是被氣死或嚇死共計「13013 X 10」人,相當可怕。你千萬保重身體,把心情調整好、膽子練壯些,切勿被氣死或嚇死。──否則我會笑死。

給「貓九」:
你中文不好我不怪你,但是在我們高級中國人的網頁上不該亂留言吧?「笑死」快要入榜中國台灣地區的十大死因了。我希望長壽些。

給「UDN吸死」:
不,鬼子政府該找你代言才是。你連「侵略者」跟「統治者」都分不清楚。
13樓.
2012/05/14 21:32
哈哈
日本政府一直否認南京大屠殺。它們應該請侯德建和蔡衍明為南京大屠殺代言。
12樓. Cat 9
2012/05/14 14:25
請侯德建公開的為老馬作633已完全達成的證言!
請侯德建公開的為老馬作633已完全達成的證言!
11樓.
2012/05/14 10:44
拿中華民國憲法 為中共背書
侯德建的證言-我按著中華民國憲法宣誓,我說的是真相。只有真相。 民國七十八年六月四號,在我國大陸區北平市天安門廣場,一個人沒死。

>>
1989年 六月四日這一天  風和日麗 北京天安門廣場 一個人都沒死
真TMD偉大的宣誓啊!
那六月五日..... 之後呢???
10樓. davewang365
2012/05/13 18:09
RE
本來就是 64有好人,又投機者,有野心家,有煽動者,單純的學生運動後來根本變了質,侯德健了不起,不能因為對中共的好惡就模糊了我們對真理和事實的追求,沒有廣場上的碾壓,也沒有大規模的如西方所說的屠殺
9樓. 我愛夏天
2012/05/13 16:24
放逐生?被放逐到我國寶島上了?

誰幫中共「搽脂抹粉」?你嗎?

單純的談歷史,就是「搽脂抹粉」?

文章有說六四沒死一人嗎?

就因中共管制言論,我們中國人就不能說真話嗎?

就算說錯了,不也是我們中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

在中國統派憲法的庇護下,獨派「獨言遍遍」就不是「大放厥詞」?

「護憲促統」合情合法合理,誰跟你「大放厥詞」啦?

有空把中國憲法從頭至尾念一遍,看看有沒有不准我們中國人說話、買媒?

你既然都已經放逐到我國島上,就好好遵憲守法,別再大放厥詞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