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頭套黑襪的台灣
2011/09/21 16:26
瀏覽2,040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頭套黑襪通常是作奸犯科,摀臉遮羞,台灣就是如此。

在比賽現場的採訪記者主控了人們的情緒,台灣的觀眾只看到楊淑君一個小女孩淚灑賽場的委屈、台灣記者與廣州亞運官網記者對罵,以及台灣體委會副主委陳顯宗發言要人們將裁判結果“吞下去”。在這些畫面的影響下,台灣的群眾情緒開始發酵。網路上群眾意見沸騰。南方朔.11.22,明報

楊淑君跆拳作弊失格事,顯示了台灣社會的可恥,整個社會。

這件醜聞鬧成了台灣前後任跆拳協會理事長互控暴力及誹謗,台灣的權格被如此作賤,正說明了亞運的判決正確:「台灣失格」。

運動作弊禁藥並不罕見,一些運動大國也有,但這與國格無關,這是運動員的個人行為,除非是整個代表隊集體作弊,還一再為之。運動歸運動,由裁判依規判決,沒有扯到國家主權尊嚴,要以戰爭殺人決定的。

運動就是不死人的比賽,目的是為健康,不是「死都值得」。

楊淑君穿不合格電子襪被判失格,並不是所有台灣跆拳隊的選手都如此,這只是個別選手教練的誤失與恥辱,但卻成了全台灣人都頭套黑襪,都來挺弊、護短,這就是島恥,全體共犯。

最可恥的是媒體前局後恭,當初瘋狂囂叫,事後又說早知如此就該認錯伏法。

楊淑君案發生在去年11月17日的廣州亞運。在跆拳比賽前的領隊會議,已經告知電子襪的規定和標準,還有圖示說明,說要「表現運動精神和公平競爭」「不能加穿感應片、非法物件、增加電子襪的感應。Not wearing extra sensor or illegal items or increasing the sensitivity of the sensing socks.」但台灣跆拳領隊卻不管,楊淑君仍然穿不合格的電子襪,在檢錄時已被抓出,後來換了一舊款的電子襪,但在上場比賽前的啟動又查出其襪觸有高敏反應,查是多貼了兩塊感應片,裁判乃叫楊把感應片取下,開始比賽。

此兩片隨即交由比賽技術委員判定違規,乃中止比賽,判楊失格敗。楊淑君就霸坐場地哭30分鐘,使後續比賽無法進行。

全台觀眾只看到楊淑君已贏越南對手9分,認為既准上場為何還被判違規?這必是判決不公。在台獨民粹和媒體的鼓弄之下,此事被說是「中韓陰謀」,聯手做掉楊的金牌。因為楊若晉級,會與大陸的吳靜鈺交手,吳是49公斤級的奧運冠軍,大陸為了怕吳敗,就出此招。楊淑君也自稱是吳靜鈺的對手,說:「對方搞這種小動作, 是蠻明顯的。」

若說陰謀,楊在霸場哀哭時,大陸現場觀眾不明究理,想好好贏的怎會判敗?還一直喊楊加油,為她打氣,而這種同胞情竟被如此誣衊,真是好心被狗咬。

楊淑君長得不錯,全台更以「漂亮寶貝」被欺負而群情激憤,把意淫自卑投射到一件單純的運動比賽事上。臺灣的記者在質問亞跆盟不果時,竟集體退場抗議以示義凜,記者成了護短的打手而不是中立的報導事實者。

楊淑君回台灣,成了大明星,受到極大歡迎,好似戰場浴血歸來的英雄。台獨大叫要保衛台灣的主權和尊嚴,國民黨也附和說要為楊爭取公道,護楊儼然成了護台的全民心聲。當時適逢台灣的市長選舉,所有的選舉都以護楊為話題,選舉造勢臨時改成了挺楊大會。馬英九在造勢場子裏表示,要給楊淑君「像拿到金牌一樣的待遇」,體委會就遵命給這位金牌選手三百萬獎金,又給她在大學裏的體育教職,讓她有所俸養。民進黨則一面指責國民黨消費楊淑君,一面聲稱「韓國與中國聯手做掉」楊淑君,要求馬總統以「中華民國最高領導人」身分召開國際記者會。

一犬吠形,百犬吠聲。

誰也不敢講真話、講常識,全台發瘋般不講理,不想這裏何來陰謀?運動比賽又何來國際打壓?大陸是非常想辦好亞運,不想台灣因弊而招嚴懲,因此大陸的亞運跆拳道技術委員召集人趙磊還為台灣講話,若不是他斡旋,台灣隊早被全面取消參賽資格。台灣行政院長吳敦義略講了此節,就遭到台獨的強烈攻擊,說他是媚中壓台,媒體還做獨家揭發「中國趙磊陰謀」,吳敦義馬上說要捍衛台灣的尊嚴到底,不達目的決不鬆懈。體委會副主委陳顯忠說了一句:「這樣的判決,只好吞下來。」竟被撤職。

民粹法西斯魔咒

楊淑君成了媒體寵兒,她父親去支持蔡英文,台獨選邊,也成新聞。連趙少康、陳文茜都邀請楊上節目,以沾台光。當時敢講真話,敢說楊淑君根本就是違規有錯的人非常少,只有李敖說:「大家都穿正確的襪子為什麼就妳一個錯?妳帶著這個舊鞋去幹什麼,好奇怪的事,要不要反省?

連政論家南方朔都不敢在台灣講話,只能求諸野,在香港[明報]發表「泛選舉政治泛到亞運跆拳賽」一文,說:「臺灣是個泛政治的社會,其根源是泛選舉。廣州亞運會的跆拳道比賽糾紛,鬧到馬英九要出來高分貝放話,臺灣“行政院”正副院長也出面大聲抗議指摘。一場體育競賽竟然變成了“國安大事”,在全世界也極少見。臺灣在真正“國安大事”如釣魚島主權問題上都靜悄悄,卻為了一場比賽搞到舉島狂熱,除了選舉因素作祟外,沒有別的。

臺灣跆拳道甚為重要,而跆拳界居然不知舊款電子襪已禁用。群眾意見沸騰,這種意見分成兩類:一類是對外的“陰謀論”,一類是對內的“政府軟弱論”。     

而對國民黨政府最致命的還是體育會副主委陳顯宗的“裁判結果吞下去論”,他的“吞下去論”已成了政府軟弱的代表,除了媒體及網上被罵翻外,民進黨也據以作為馬政府無能的憑據,這才是切中馬政府痛處的關鍵,因為它影響“五都”選舉非常大,於是逼得馬政府立即將陳顯宗“辭職獲准”。接連好幾天,臺灣的府院黨全都變成了這個問題上的激烈好戰派,一方面要亞跆盟公開道歉,並揚言不惜告上洛桑的國際仲裁法庭。      

“愛臺灣”魔咒化。在這樣的泛政治風暴中,任何人如果想要講一點理性的話,都一定會被大罵。臺灣泛選舉、泛政治的民粹法西斯情緒其實是相當可怕的,我寫的這篇文章自認相當理性,但也只能在香港發表,如果在臺灣刊出,一定免不了會成為這一波民粹主義的箭靶!       

這是臺灣選舉性的鬧事風格,和日本的事,臺灣不會鬧,但如果涉及中國大陸和韓國,臺灣就會鬧。而只要涉及中國大陸,臺灣一句“傷害臺灣人民感情”,大陸當局就要忌憚三分。跆拳道競賽的這起風波會鬧成如此局面,和它在廣州主辦應有極大關係。

台灣之光令人反胃

一向公正尖銳,在跆拳裁判鄭大為被迫害事上講公道話的的作家張大春,竟然態度180大轉變,也寫了「楊淑君受屈,臺灣受辱,抵制南朝鮮有甚麼困難?」之文。有個署名「奧客共和國」回應的好:「奧客:將自己的權利無限上綱,然後再反過頭來講道理的人。

為什麼台灣人這麼生氣?說穿了,是看到楊淑君已將對手打爆,這時裁判才出面叫停比賽。奧客心想:我們明明贏了呀!金牌很可能就是我們的呀!一定是陰謀!很可能是大陸與韓國聯合搞的陰謀,為的是讓大陸選手拿金牌,再不然就是韓國為了輸出跆拳,故意要把比賽『做』給越南選手。

在奧客共和國裡沒有是非,只要選對邊就贏。到目前為止,我看到檯面上講出理性的話的只有李敖一個。記者們敢去問他們為什麼用舊襪套、帶貼片嗎?那個說「吞下去」的副主委正是個血淋淋的教訓。民粹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累積出來的。如果日後我們看到體育選手自認裁判不公就一屁股坐在賽場中央,不要忘記,是我們教的。
如果日後政客無視於外在現實,高喊台灣優先,扮演本土義和團,無論有多滑稽、多可鄙,也是我們教的。

理性不能放假,一放,就收不回了。

有人評:「跨年晚會時,看到楊淑君以〔台灣之光〕的頭銜被介紹出場,覺得很難受。

〔台灣之光〕四個字就夠讓人反胃了,楊淑君(還有她的教練!)有什麼特別光彩的事蹟?我們有好多個在亞運拿到金牌的選手呀!為什麼楊淑君成了「超金牌」?

近來台灣人以硬抝為能事,而且要在明知不可抝處抝下去才更見光彩。法院說召妓王子使用的晶片卡也曾在黃睿靚的手機上使用過,黃睿靚的回應是:「這表示我也召妓囉?

勿忘在莒的跆拳

韓國駐台代表具良根,畢業於台大歷史研究所,說台灣人「就是因為太在乎(韓國)了,才會有如此大的反彈情緒。」看來咱們還應該在理智自殘這方面繼續加碼,不然就給人看衰小了。」

又有評:「楊淑君算是被台灣政治給害了。學政客那一套,也算是台灣再次獨樹一格的「成功佔領主席臺」、「達到抗議的目的」吧。

我真的希望到時候,世跆盟最後的調查結果,楊淑君真的是「不知情」,而非跟台灣奇美一樣,事前陰謀,事後硬抝到底,害慘一堆人跟她站在同一邊聲援她的可愛的台灣同胞。

還有就是范蘭欽,他寫了大量的文章,分析法理,直指台灣失格,集體作弊。就如「亞跆盟」在其官方網站上說的:「中華臺北令人震驚的欺騙行為。」

說中韓聯手做掉楊淑君的金牌實在是非常荒謬。大陸金牌多不勝數,怎麼會去做掉一個含金量不高的跆拳獎牌?又是怎麼做掉?那台灣在此賽中的的其他兩塊金牌為何不做掉?楊淑君也不會碰到韓國選手,韓國要為誰做掉?

台獨是把此事往反中上拉,刁民則是往反韓上扯,儼然弄起了一個反韓運動,於是臺灣砸韓國筆記本電腦、砸韓國泡菜速食麵,甚至臺北的韓國學校都被人擲雞蛋洩憤,甚至天安艦被北韓擊沉都叫好!還有棒球投手會故意向韓國對手投觸身球,之後還大言不慚地說:「我是故意的啦!」使得韓國駐台代表還得出來辯護,希望這種民粹情緒不要蔓延。可是楊淑君卻在她的網站裡表示了對韓國的喜愛,打跆拳的一般對韓國較有好感。結果又被網民痛罵,說楊淑君哈韓藐台,賣台求榮,傷了大家的心。

台灣說跆拳道比賽是黑道陰謀,根本是做賊喊捉賊。台灣的運動,如棒球,才是如此。且若跆拳運動是如此黑暗,那台灣為什麼要參加這項運動呢?以前國府一直說中韓是兄弟之邦,這在大陸時尚可,以前的韓國領袖都在中國庇成,退到台灣後仍襲舊邦,但其實已是自慰,跆拳運動就是「韓兄中弟」在台灣發展起來的。1966年蔣經國任「國防部長」時訪韓,看到韓軍中的跆拳戰技很震撼,回來就在海軍陸戰隊成立「莒拳班」,聘韓國教官盧孝永做總教頭,搞個「勿忘在莒」的中國特色的跆拳,這就是中華民國跆拳的鼻祖。如果那時就搞台獨,一定叫「台拳班」。後來的「中華民國跆拳道協會」會長,都是由陸戰隊司令擔任。跆拳奪標選手向旗還是敬軍人的舉手禮,而不是如奧會的敬右手貼胸禮,看來怪怪的。現在國軍虛散獨化,早無過去「剽悍殺敵」的士氣,跆拳已轉為頭碎磚手穿板的表演性質了。

跆拳是韓國的國技,當時的韓國「青龍」「白馬」師,在越戰中手刀斃敵,名震遐爾,所以跆拳與冷戰反共有點關係,台灣一直很積極推廣此運動。以前首爾的「國技院」,掛了韓國和中華民國兩幅旗,現在才加入五星旗,共三幅。

台灣從跆拳比賽中所得到的金牌是最多的,最先開張的是在1988年韓國漢城奧運會,示範項目跆拳賽(表演賽)中,陳怡安、秦玉芳分別奪金,還有三銅,這才開啟了跆拳道運動的風潮。所以說跆拳是黑拳陰謀,威脅要到奧會告發剔除跆拳競賽項目,不但是對韓國的侮辱,對台也是自辱。

就因為此運動擔負著保家衛國的責任,又是台灣可以摸到獎牌的項目,就與政治島尊糾纏不清。1960年在羅馬舉行的第十七屆奧運,要中國代表團以「台灣」(FORMOSA)名稱,因而在開幕典禮中,中國隊就手持「抗議中」(UNDER PROTEST)白布條走在「TAIWAN」名牌後面。若是到今天,那台灣可高興死了。

以後就爭議不斷,到了1979年,奧會在名古屋集會,決議將「設於臺北的中國奧會」改名為「中華臺北奧林匹克委員會」( 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 ),並規定中華民國奧會不得使用國旗與國歌。於是,大陸順利重返國際奧會,國府則認為此決定為政治歧視,違反奧林匹克憲章,拒絕接受,因而被暫停參與奧會所有活動,包括未被邀請參加1980莫斯科奧運。國府還到瑞士提告。

1981年,改為「中華臺北奧林匹克委員會」,用梅花旗,臺北才准恢復參加。1983年丹麥的跆拳世界錦標賽,陳君鳳奪金後,一再在臺上揮舞禁旗,中華跆拳隊隨即被禁賽,到1987年才恢復資格,第二年才可參加漢城奧運。

這種在國際運動中鬧場失格丟臉的行為,在台灣卻被視為愛國反共,成了奪標其次,振旗為重。再後來台獨借殻,把反共轉成反中,說成是維護台灣的主權,台灣的茍格了。

台灣敗犬,見韓腿軟

其實台灣在對韓國的態度上是最為鄙陋。台灣是世界上最哈韓的地區,韓國的明星、電影、戲劇、風光、汽車、手機、電子產品、都被台灣崇拜。台灣的敗犬看到韓國師奶殺手就腿軟。在台灣常聽到哈韓哈日,從沒人說哈台。每年有160多部韓劇在台灣演出,台灣的傳播委員會NCC,還要禁止東森電視台播太多的韓劇。現在的「最佳愛情」「燦爛人生」「我的公主」等劇仍在搶播。韓國的電影明星是台灣的師奶殺手,為影迷崇拜。「我的公主」演員宋承憲和金泰熙八月來台更是轟動,但金泰熙以前來過台灣,卻全忘了,沒啥印象。

韓國文化在台灣有極大的影響力,韓國餐館很普遍,但是在另外一方面,台灣人又似乎非常恨韓國人,說韓國人小氣,霸道,一切中國的東西都說是他們發明的,對韓國印象又極壞。這種夾著自卑自大,嫉羨交織的心理,表現在跆拳上就是一系列的醜陋不堪。

從08年的北京奧運,蘇麗文單腿奮戰就可看出這種瘋謬。她被稱為「打不倒的孩子。」卻是天生的扁平足,比起一般運動員跑不快、跳不高,且更容易發生運動傷害,但她卻堅持要學跆拳。在奧運比賽初場她的韌帶已斷裂,還要堅持比賽。她的韓國教練幾次想丟毛巾罷賽,因為她的腳已站不起來,不能承重,不能控制,一再跌倒,但她卻說是要為國爭光,為了夢想,做個榜樣,堅持不退,死也值得。大陸觀眾也為她加油落淚,但比賽實在是令人不忍卒睹。

蘇麗文成了台灣打斷手骨顛倒勇的傳奇,全台灣都為她瘋狂,視之為英雄。馬英九親電致意,北京也大篇幅報導她的精神,稱她為「最堅強的女人」,以「女霍元甲」相比。可是這種為奪標死都值得的行為實在是極違運動精神,該場她對羅得西亞選手的比賽,裁判事後遭到嚴厲批評,說根本就應叫停,選手一跌倒就要判警告,警告兩次就扣一分,扣到4分就可判終止比賽,蘇麗文已不適合再賽,運動不能在會造成選手傷害或死亡的情形下還繼續。

第二次就是在2009年9月的「聽障奧運」,台灣在跆拳賽裡塞了21名裁判,其他國才有6名,台灣隊總教練邱共鉦還要說裁判不公,偏袒南韓選手。他對媒體指控:「金牌用分配的,是一種惡例」,還說:「我們是地主國,要做弊也應該是我們做,怎麼會讓南韓在我們的場地動手腳,這口氣真的吞不下。」這使得6位國際裁判及技術委員認為受侮辱,集體罷賽,必要臺北隊書面道歉更正,折騰了一小時,台灣伏法,馬英九妻周美青枯坐在臺上等。

這件事連台灣裁判多認為是台灣選手明顯輸給對手,裁判並沒有袒護南韓。有裁判就說:「如果真如邱所言有『分配說』,那雅典奧運陳詩欣、朱木炎的雙金也是靠『分配』來的嗎?」

接著就是當年12月香港辦的東亞運,台灣選手曾敬翔被打到胸部,可是從電視的角度來看,好像是被打到脖子,四位副審裁判一致判台灣選手擊倒敗,台灣抗議,全台觀眾看電視激憤公審。隨隊顧問是行政院的政務委員曾志朗,他跳到場裡大聲抗議,說要大會摸著良心,曾這下成了台灣的護權英雄。但這是極不當而且違反運動規則的事,只有教練或者是領隊可提出異議,場外的人是不能如此做的。

副審中有一位是台灣派出的鄭大為,這位曾訓練出多位金牌選手的名教練,就指責這種鬧場的行為的不當,依運動規則是屬有「煽動暴亂」之嫌。鄭大為此言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民眾怒責鄭「不愛國」。說他是偏袒韓國,是台奸,還說他太太是韓國人。體委會主委戴遐齡「聞訊震怒」,「要求跆協立即召開紀律委員會,將決議向體委會報告」。隔日跆協做出停權三年的懲處,理由是「公開中傷侮辱政府官員,破壞跆拳道社會形象,造成社會大眾負面觀感。向大會媒體發表個人意見,有違裁判職責」。處罰鄭大為「道館停止招生並不得參加晉級測驗、不得參加各項比賽及會議、不得擔任教練及裁判任務。」雖然他們承認該判決無誤。

這件事情「亞跆盟」已經極為不滿,認為一個公正的裁判竟會因不愛國而受罰,不可思議,要台灣做出解釋並判5000美金的罰款,台灣也交了,被迫恢復鄭的裁判資格,但卻說絕不派薦鄭做任何國際比賽的裁判。這就是跆拳協會理事長陳建平所做的決定。

曾志朗這位愛台英雄,也去參加亞運,他後來轉去哥倫比亞開會。楊事發,這位鬧場老手被緊急召回,到廣州坐鎮慰君。他連賽場都進不去,只能在外面對記者發表助選談話,說是「加油支持,伸張正義。據理力爭,還她清白。真相弄清,平反委屈。國家尊嚴,不能退縮。」還說:「發生楊淑君事件後,我們還能在跆拳道獲得兩面金牌,這就是堅持。」

黑襪罩頭,跆戲拖棚

4月30日,「世界跆拳道聯盟WTF」懲戒委員會,以楊淑君意圖擾亂比賽遭到失格,又霸佔場地讓比賽無法進行,判楊淑君禁賽3個月,他的男友教練禁賽20個月,罰款5萬美元,台灣又是一片嘩然,不過這下聲小氣孬了,體育委員會乖乖伏法交錢,否則就會被除籍。

當時就有說既然認罪,就不要再交國際仲裁,瑞士打官司耗資巨大且贏面不大。「世跆盟」也說如果台灣還要繼續不講理,即便國際仲裁也將給台灣除名,台灣也不能參加倫敦奧運,這對台灣跆拳是致命的打擊。但這已成了關係茍尊民粹的大事,成了汝愛其襪,吾愛其臭,騎虎難下。這就如為「世衛」在瑞士吵一樣,入衛是假,出世為真;健康是末,求毒乃本。「世衛」與「世運」一樣,不是衛運,是想世國。

在這種情緒目的下,這件事始作俑的跆拳反可犧牲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為台權寧可放棄跆權,被除籍禁賽也不顧。但這不合跆拳界的利益,他們皆知此錯硬拗會致瓦碎之局,他們這時又成了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的考量者了。

7月,禁賽期滿,楊可以參加巴庫的奧運資格賽,「聯合報」的報導是:「楊淑君又要出發了!這次目標是為我國拿下奧運參賽權,她有機會再一次對戰中國選手吳靜鈺尋求復仇,這次期待不要讓自己留下遺憾。」台灣不但不感到羞恥,反而當基度山恩仇記,報紙上都是「漂亮寶貝、過關斬將、對手頑強抵抗、技高一籌、氣勢不凡、倫敦奧運門票到手、用實力讓曾質疑她作弊的世跆盟閉嘴。」

結果楊以七比十五敗給吳。差距那麼大,楊與吳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今年五月間「中華跆拳協會」改組,陳建平意闌去位,由許安進接任理事長。他上任就說有錯就要撤告,又發問卷給225跆協會員,有207認為應撤告。許安進找楊淑君談6小時,楊簽下「一切尊重跆拳道協會決定」的聲明,7月21日共同舉辦記者會宣佈撤告。

許安進說不要讓台灣成為跆拳界的頭痛麻煩,要撤告,但又不能認錯,就把錯推給襪子,說是襪子有錯,但沒人有錯。為了大局,為了大家好,到此為止。

楊淑君還說希望她這個顧全大局的舉動,能讓她男友恢復教練資格,與她一起去參加倫敦奧運,又說得到奧運金牌就能洗刷她的恥辱。

就為一雙作弊的黑襪,台灣付出了上億代價,包括襪子、獎金、罰款、官司、遮羞、、養楊一輩子。

當初喧鬧的理由都講不通了,鼓動跟瘋的媒體又裝著無辜,大家都說被騙了,當初不該政治考慮,搞到如今自取其辱。一副「我早就說了」的前侷後恭的嘴臉。

體委會的另一副主委陳士魁說,“從這件事學到的教訓:當時如果沒有被民粹牽著走,委託體育專業單位中華奧會處理,就不會演變成今天的局面。”這又被台獨痛批,要他辭職。很多人則問那前面那位先知,說要「吞下去」被撤職的副主委陳顯忠,應不應該平反復職?

殆戲拖棚,鬧劇還沒完。那被鄭大為、楊淑君案搞得灰頭土臉的陳建平,又來一記回馬槍,說許安進是用黑道暴力強迫楊淑君撤告,許則去告陳誹謗。台灣社會又一陣騷動。果如真,一件主權尊嚴事可如此輕易被黑道踐踏毀棄,也沒見台灣司法做任何調查,這是什麼鬼地方?可見那些嘶喊的愛獨口號都是假。

既然說是涉及台格尊嚴,國際仲裁官司費也是由公帑出,那怎會由楊淑君一人代表,任其叛台,辱尊貶格,「尊重她的決定」?

事情鬧到這樣終於有人敢說真話,敢現後見之明瞭,說這件事情一開始就是選手作弊違規,被抓出來了已是可恥,但錯了尊重運動裁判處理即可,怎可把它鬧成了主權與尊嚴的情事,似乎要發動戰爭?可是向誰宣戰呢?向大陸?向韓國?這件事情顯現出一個很可怕的現象,即如果台灣有美國那麼大的武力,它就會為這個事件發動戰爭,死人無數。但正因為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又想自稱是,本質又畏虛軟弱,所以就自卑自大,乖張抓狂。

台獨還在吵有陰謀。他們找出兩位亞奧會終生榮譽副主席,大陸的魏紀中去年給他的好友張豐緒的一封信,說是中國施壓撤告。張豐緒說魏信其實只是好意:「第一,他不認為我們在向國際仲裁庭告亞奧會有勝算,其次,亞奧會在楊淑君事件上,沒有對不起中華臺北。」但台灣卻胡告一通。張說:「魏紀中一貫都對我們很友善,楊淑君在廣州發生事情當下,也幫了我們不少忙」。體委會也說,把這封信說是陰謀,是邏輯荒謬的指控。

這些乖謬與錯亂,都是基於台獨心態,做不到就怪國際打壓,孤寡受欺,這已成了這二十年來台瘋的邏輯,就是拗到完全走不下去了,還可怪是大陸作祟,因此更要台獨,整個社會就在卑亢中焦慮折騰。從根本來看,只有徹底解決國家的分裂問題,才能終結這些荒唐魔咒。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教育文化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