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跆拳的尊嚴
2009/12/17 22:43
瀏覽3,815
迴響8
推薦27
引用0
   

  跆拳道協會開除鄭大為之事實在荒謬。鄭是裁判,不尊重裁判,辱罵裁判,那哪有規則,哪有運動?

  難道法官是台南人,沒偏陳水扁,就可被撤職、辱罵、威脅生命、逐出島、說是「叛國」?

  鄭大為是跆拳道協會推舉出的裁判,著名的八段教練,他是以專業被推舉,不是以國籍、人口、娶韓國太太。

  裁判要根據規則公正執法,不是要「保護我國選手」。對,是要憑專業良心,但不是「愛國心」。那是戰爭,不是比賽。

  戰爭,可以煽動暴亂,可以激勵人心,運動不行,運動是文,文靠裁判。

  教練可以現場抗議,但不能干擾比賽,會被逐出場,判決爭議還是靠裁判決定,不是靠嗆聲分貝。

  是裁判們懂規則,還是愛國人士,選手媽媽?如果運動可以由愛國白痴來公投判定,那怎麼玩?

  裁判不是不會錯,但錯了也要接受。電光火石間要立下判斷,憑的是專業經驗,不是顏色。除非是作弊、打假球,那要法辦,不然必須尊重裁判。鄭大為只是四個國際裁判之一,還有港、澳、韓。

  美國職藍NBA,常有教練抗議、爭吵、逐出場,但從未聽到說「冠戒可以丟,但不能丟掉城市尊嚴」的怪話,也沒有看到那個城市的官員大談比賽與愛國的。

   何況跆拳道協會都認為鄭大為的裁判難謂錯誤,則一個裁判為比賽尊嚴,斥責一個鬧場的觀眾,怎麼裁判反被逐出場?跆拳道協會以「發言不當」、「影響跆拳界聲譽」,給鄭停權三年,斷其生計,剝奪其工作權與財產權,實為欲加之罪。在一個以罵總統、院長、官員為全民運動的地方,竟有此「違規」之怪事。

  鄭大為被無理屈害,不止于跆拳道場,實與憲政法治、人權公義大為有關。

  國際跆拳運動協會應嚴肅處理這件事。既然台灣老是說此運動不公平,誣蔑選手裁判,那就請她離開,除權。台灣可以丟,跆拳尊嚴不可丟。


────────────────

  「中國時報」張宗琦: 「難道我們也需要愛國裁判?當東亞運大會與我國,賦予鄭大為擔任裁判之職務與任務時,代表已經信賴鄭大為的專業與經驗(甚至可再加上信賴他是一個有「良心」的人),足資擔任一個公正而敬業的裁判。運動場上裁判與司法程序裡頭的法官其實很像,最重要的任務及使命就在「依法裁判」,別無其他。當包含鄭大為在 內的所有裁判都堅持他們職務的榮譽與對判斷的信心時,如果一定要求同國籍的裁判應當力挺自己的選手,那運動比賽還有何意義?」  

  JC鮮師: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鄭大為的裁判,被跆拳道協會認定並無不當。既然沒有不當,那進一步要判斷曾志朗的行為。曾志朗認為「金牌可以丟,但不能丟掉台灣的尊嚴。」似乎認為,為了達到愛台灣的目標,就可以在比賽場合上大吵大鬧之邏輯;這種邏輯好像跟某個政黨只要愛台灣,就可以鬧的邏輯一樣!

  曾志朗的行為或許符合台灣民眾敢衝敢鬧的情感,或許也觸動了多年來討厭韓國小動作的情緒,但是筆者看了半天,還是難稱曾志朗的行為是妥當,引用鄭大為的話「囂張跋扈」或「煽動暴動」,或許略有過當,但實在相去不遠。

  既然曾志朗的行為被論為不當或者是過火,因為他的現場反射性動作,使得時任裁判的鄭大為更因而遭到國內嚴厲的批判,所以也在媒體前,對曾志朗有一些火力強大的反擊,與民刑法上有關的正當防衛,也極為類似。

  不論是裁判鄭大為對於曾志朗現場反應相去不遠的評論,或者是根本是個人操守的絕地反撲,在整個推論邏輯過程中都屬於正常的情況,最後卻被遭處停權三年,那就非常奇怪。

  當自己批評韓國人小動作不斷、愛國裁判的愛國判決,卻在國內搞些寒蟬效應,希望創造出以曾志朗行為作為典範的愛國裁判,這種邏輯觀念又讓筆者想起郭冠英(范蘭欽)事件,一個熱烈追求言論自由的政黨,所作所為卻到處充滿著對於言論自由的戕害,實在是很奇怪!」
-------------------------------------------------
       
一位因優秀而偉大的教練──轉貼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數十里外的台北城中,協會裡,幾位較知名的跆拳道前輩正圍坐在會議廳內,討論東亞運時,由於鄭大為教練的言行所引起的軒然大波。但是怎樣的言行呢?卻又說不準確。主要是因為一次關鍵性判決,導致中華隊錯失了一面金牌,中華隊提出抗議,他卻仍堅持其對於專業的信仰,堅稱那是一個得分動作,金牌應該歸於敵對的韓國。
  在這樣一個以「愛台灣」為標誌的未開發地區,這樣的言行哪裡能夠接受。於是漫天輿論頓時將他描寫成一個十惡不赦的罪人,然後,緊隨著輿論而來的是前現代社會特有的民族主義,眾口鑠金,硬是將一個好端端的國際裁判說成了全民公敵。
  其實局勢本來可以全然顛倒。只要當時他願意為祖國盡一分心力,昧著良心扯謊,那麼這個全民公敵的身分很可能就變成了民族英雄。雖說這麼做,大會的技術委員會可能因此紀錄他一個污點,國際跆拳道聯盟也可能因此將他禁賽,但這全然不影響他回到台灣後的聲譽,不管抗議成功與否,是金是銀,那成色中必然有他的身影,全民會以掌聲為他接機,中華民國跆拳道協會會視他為至寶,如果他當時願意昧著良心的話。
  但他沒有。挺直了背脊他說:「要視我為全民公敵,那就來吧!」
  於是有了這麼一場會議。平面媒體不斷預測他將會遭受嚴厲的裁罰,很明顯地未審先判,以民意作為一種威逼的力量,迫使跆拳道協會裡的核心人物,必須這樣地兜坐在一起,討論應該進行怎樣的裁罰?首先,當然需要一個正當一點的罪名,例如:「不愛國」,既簡單而且明瞭,甚至大快人心,卻勢必會引來一些反面批評,畢竟當時他是一個裁判的身份,以「不愛國」的罪名懲處,好像間接承認了骨子裡希望他能夠以愛國為名,以便裡應外合,向我們的選手偏袒一些。雖然至今看來這麼多的憤怒全都源自於此,但畢竟不太光彩。那麼乾脆說他誤判好了!因為他的誤判導致金牌的失去,所以應該直接奪取他做為裁判的權利,以示懲戒。這樣的罪名看似合情合理,但仔細一想卻又全然不是味道。畢竟當時場上有四位複審,他只是按下分數的其中之一,以跆拳道需要三位複審同時給分的競賽規則來看,縱使誤判也並非是他的責任,更何況當時的技術委員全然站到了他的身後,那是很專業的裁量,倘若我們以此為理由將他定罪,終究難以服眾。其實責任較大的是當時的主審,因他並沒有責判對方嚴重犯規的舉措,以致使複審當下給分的判斷成為一個核心關鍵。這麼看來,所有的指責就只能因為他很倒楣的身為台灣的裁判,卻沒有在代表隊提出抗議時,昧著良心為他的祖國說幾句場面話了!
  這樣也難,那樣也難。我想,當時會議廳裡一定進行著一場激烈的辯論,而辯論的最終結果,很可能只是為了平息普羅大眾的憤怒。
  但大眾懂些甚麼?他們當中有很大一部分既沒有段位;也沒有學習跆拳道的經驗,更別說參與跆拳道比賽的執法,熟悉規則的辯證了!因此,如果因為民氣可用而硬要為他扣上一點罪名,這種邏輯的荒誕可想而知。
  但情況仍然很不樂觀,畢竟它牽扯著一個固有文化系統的思維慣性,人們很難從幾句啟蒙式的語言中便豁然清醒,這畢竟需要長期演進,卻已經來不及了!我所看見的,仍然是一雙雙等待著幸災樂禍的眉眼與口無遮攔的放聲高論,甚至縱聲叫囂。彷彿來到叢林深處,一個沒有文化教養的地方。在這裡,文明並不特別顯眼,卻因為它的嬌嫩與脆弱,顯得格外可口。
  那就沒甚麼好說的了!挺直了背脊:「要判就判吧!」鄭教練如是說。
  我不知道在跆拳道協會的會議廳外,有多少人是像我這樣心急如焚的。我始終認為,跆拳道群體是一個較為明智的群落,因為我們尊師重道,並以肢體演練世界運行的法則,因此,我們的思維應當精準而清明,正如同一次又一次我們在比賽場上所作出的旋踢那樣:迅捷而且俐落。
  可惜,這終究只是我的一廂情願。經過這一次事件,我才發現人言匯成愁海的可怕。其實嚴格說來,鄭大為教練與我只有數面之緣。每年的裁判與教練講習,我只是講台下一雙殷切而專注的眉眼,而鄭大為教練則是講台上那認真而且專業的講師。不管是裁判規則或者是品勢動作,因為鄭大為教練的指導,我們總是能夠迅捷地與韓國的跆拳道發展接軌,在鄭大為教練的帶領下,跆拳道近幾年的標準化與專業化有了長足的進步。途中當然還有許多前輩的配合與努力,但鄭大為教練卻是所有基層教練與裁判的共同導師,是一位掌燈教育的領航者。
  每次與他接觸,總是能夠在一種嚴謹而且一絲不苟的態度中,感覺到自信與自豪。那是一種極尖刻而專業的風骨,將一個武術家的神韻穿越遠古隔 閡,風臨摩登現代。我無從得知那些每年敦請他擔任基層教練與裁判指導者的技術官員們,將如何懲處這樣一位特立獨行,卻堅持傳承正統跆拳道的優秀武術家。我只是以一個學生的身分,憂心著這樣一位因專業而偉大的教練,如今卻被質疑著他的專業,被叩問著他的人格,這是多麼嚴峻的指責,卻無從排解,只能等待一次茫昧的裁決,無從申訴,彷彿眼睜睜地看著道之將滅、山之欲崩……
  「要判就判吧!」
  也許,這個世界只能是這樣。
───────────
  網友各評如下:曾委員志朗,如此在媒體前賣力的表現,還真會讓人誤以為他是想參加「五燈獎」,和陳菊尬一下看看誰比較「愛台灣」,爭取衛冕「起乩電音台客SHOW」寶座咧../世界第一,只有台灣會殊殺裁判,没偏幫台灣選手,便以言入罪,借題發揮,斷鄭大為生計,台灣是世上最高壓恐怖的社會,台灣民主是騙人的。/以後還有誰敢代表台灣當裁判,台灣要爭辦東亞運,其他會員國要考慮鄭大為事件,台灣能否公正辦好國際運動會。/無知得可笑。很少有人敢大大剌剌的説自己國家的主審不愛國不幫自己的選手,並以此作為處罰的理由?只有台灣人敢講這麽大聲!果然是蝦米攏無驚啦!佩服佩服!哈哈~~~。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校長
2009/12/25 08:35
臺灣已經進入了全民講政治的時代。

這真是一個諷刺。

鬼島,也真難怪是鬼島!

7樓. 筍子
2009/12/24 11:42
愛國裁判好像一向是韓國人的專利,台灣則專出愛國觀眾

愛國裁判好像一向是韓國人的專利,台灣則專出愛國觀眾,但幸好我們的裁判則是專業掛帥的。所以盧梭的名言: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誠旨哉斯言。

6樓. 沈三少
2009/12/23 07:40
這社會根本令人噁心
好!

見拙著  "這社會根本令人噁心"
5樓.
2009/12/20 23:51
尊嚴

是為了跆拳的尊嚴﹐還是為郭先生您自己的尊嚴﹖雞鳴狗盜的事幹多了﹐您的格調也就定了型。選舉期間聯合報理都懶得你﹐好像登你的狗不理文章就好像會在國民黨候選人臉上擦糞似的。一個一生只會動筆的人被媒體冷落把玩至此﹐如果我是您我早切腹自殺了。

4樓.
2009/12/20 17:57
跆拳道愶會的裁定不能申訴嗎?

根據前面幾位的發言,栽判的言行沒有什麼不對.難道就沒有救濟的途徑了嗎?

若然,真是太不公平了!

3樓.
2009/12/20 16:56
如果被韓國人擊倒的是范蘭欽
我一定會為韓國隊加油的,韓國隊幹得好!!!!
2樓. Wacha
2009/12/18 15:30
台灣是世上最高壓恐怖的社會

台灣是世上最高壓恐怖的社會,你說對了!

有影片有真相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wmDOtZ3WkQ

1樓. 張金龍/終生陸戰隊
2009/12/18 09:27
濫情理盲!!!!!

給范籣欽,鄭大為加油,

也給曾志朗加油,

台灣真是一個濫情理盲的集散地,

台灣要把李登輝陳水扁這兩個魔頭金光黨帶來的

族群分裂惡果丟棄,

或許可以改進一些!!!!!


Alan j.L Chang C M C @ Hawa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