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李敖有話說 
2018/04/11 01:27
瀏覽1,633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我就是要解放軍來整治這個鬼島。什麼愛台灣都是假的,我就是要國家統一。」李敖對我說。

  聞他逝,張立義,U-2飛行員,打電話給我。張是李敖介紹給我的,本來我們要合寫本張的書。

  我與李認識,好像是因為「江南案」和張學良,後來又識梁肅戎。梁逝時,李敖說難過,梁要連戰堅持撐下去,及早訪問大陸。李敖感動,當即贈梁一千美元壯其行色。李讚梁是「了不起的抗日英雄志士」。

  當時我常在「中時晚報」寫短評論,李為之「擊節讚賞」,有次說,你的短文比我寫得還好。我說那你寫下這話,那可會值點錢。他說,對不起,只能電話講,不能寫。

  有日我得一重大歷史情報,知當年安全局本要先殺李敖的,後因白景瑞的飯局轉殺江南了。我想此故事應可向李敖敲筆錢,也不負他教我要錢要緊的忠告。我叫他出價,他叫我先講,最後全講完了,他說不值一文錢,僅請了我喝果汁一杯。

  李還說他是大預言家,早說過江南是代他而死。當天是韓戰五十週年,他說江南案對他是韓戰,插進來改變了命運。又如孔明在峽谷中設伏,射死了張郃,叫降卒回報司馬懿曰:「吾本欲射馬,誤中一獐。」

  李敖的長處,就是博聞強記。他有才又好財,這點很招非議,但為了大節,他又會仗義疏財,有次他小時好友,拿了五百萬元給他酬謝,他不收。

  在他的66歲生日宴上,大家都吐他苦水,卻有謝聰敏說,與李敖交友,多受其累,被他所害,只有我害他坐牢,可驕天下。當時警總叫謝編李台獨罪名,不編也要編,李敖就成了台獨五常委之一,其實他根本是個左翼統派。

  講完了有位大家皆不識的一位老者站起來,李敖說:「我也害了你嗎?」老者說:「你忘了?你害我也坐牢。」原來是鄭錫華,當年文星書店的總經理,他被警總找去,蔣經國來談,要鄭咬出蕭孟能及李敖。鄭說實在咬不來,蔣經國還勸他不要死腦筋,年青人要好好想。關了鄭一天半。

  鄭錫華後有日與王又曾打高爾夫球,王很高興的說他們簽到了李敖,並已約法三章:一不罵李登輝,二不罵連戰,三不罵我。鄭想:「這不像我所認識的李敖,你就走著看吧!」果真,一個個照順序罵,誰也不免。

  李敖的伯樂,「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說:「我們的《李敖有話說》風險極大,兩岸關係敏感,一旦涉及言論底線,覆水難收。因為有風險,廣告商不願投。有時,他故意錄一些讓人頭疼不已的節目,要求必須播出,否則就讓你們開天窗。每當這種時候,都是我出面協調,好言相商。我們的態度,感動了先生。有一次,他在節目中說:“我們這種人,為了一個理想的實現,犧牲別人在所不惜,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我想,犧牲就犧牲吧,沒有胸懷,怎麼能讓政治觀點尖銳對立的兩岸真正實現文化交流呢?通過這個節目,大陸黨政軍商和知識精英得以深度瞭解台灣,對台灣的社會真貌有了總體把握,領悟了兩岸交往的玄機。」

  後來,劉長樂請李敖去大陸,說:「很多從大陸出去的文化大師,如胡適、錢穆、林語堂、于右任等,最後都沒能再回自己的故鄉。如果您能回來,不僅了卻自己的心願,也能讓整整一代人圓夢。」

  但我對李敖在大陸的講話卻不滿意,在「中時晚報」寫了「李敖失言」一文。

  劉長樂還是像找到了「和氏壁」一樣說:「李敖,這個發誓不離開台灣的“大陸人”,這個永生難忘大陸的“台灣人”,終於回家。這是文化人對“文化原鄉”的認同,這是海峽兩岸對一個中國的認同。

  陳文茜說,李敖“一直被埋沒了,要等到70歲,人書俱老,才在奇特的兩岸氛圍下,站上了沒有人可以否認的歷史舞台。”

  在這舞台上,有個李敖的大投影,隨著屏幕一直飄動,久久不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洪仲丘案,太陽被判無罪。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