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覺天已微明
2014/02/11 01:05
瀏覽1,607
迴響2
推薦29
引用0
 蔣濟翔
每逢佳節倍思親
  歲暮冬寒,一年又盡,期盼許久的農曆新年除夕,孩子們吃完年夜飯即匆匆外出,接續其他的節目,每年都因為內人的潔癖弄得我倆不愉快的大掃除,此刻的淨几明窗卻顯得家中愈加的冷清,兩老相顧無言,也只好早早上床看電視了。
  這一年,社會與國家發生了很多事,遠在:「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的五○和六○年代,我們信誓旦旦要保家衛國而進入軍校,付出一生,如今連自己的年終慰問金也無力維護,眼前國家社會每天發生的不公不義,那個砍慰問金的人都管不了,人微言輕的我們徒喚奈何?
  躺在床上,聽著遠近此起彼落的鞭炮聲,望著黝黑的窗外,甚難不起懷舊的心情,所謂:「每逢佳節倍思親」,此刻,往事故人都上心頭,這一年,有些朋友犯了重病,成了失群之雁,有位好友在生命末期告訴我:「此生曾經很在意的事,現在看來,其實是微不足道的。」
  這一年,有些朋友失去了每日必互嗆幾句的伴侶,剩下一屋子每樣都會讓他想起她的東西,當他一個人端著碗筷的時候,或踽踽獨行在冷風凜冽的長巷,或在黝黑睡房失眠的夜裡,甚至在他躺上床的那一刻,他都知道,她是那麼的不可或缺,那個當初選擇他的可人兒。
  人的一生好像一大塊拼圖,少了一位親友,就少了一小塊,少了越多,你就越空虛。而逝去的父母親人,更像心上一塊永遠不會結疤的痂,碰一次就痛徹心肺一次,特別是在這樣的晚上。
  今夜,我在朱自清散文「匆匆」裡說的:「在來去如飛的日子裡」,一邊深沉的緬懷過去的舊人舊事,一邊後悔哀痛曾經有過的錯誤抉擇,但是我擔心的是,在新來的日子裡,我仍然還會繼續犯下新的錯誤。
  這一夜,剛躺下時,我覺得夜很漫長,在斷續的鞭炮聲裡,思前想後,不覺天已微明,始覺到時間流逝的是那麼的匆忙!就像人生的腳步,你還沒回過神來,它已匆匆走完。〈老蔣於碧溪〉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雜論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張爺
2014/02/14 11:16

徹夜難眠 輾轉反側  想區區慰問金

愛國更愛錢  失眠真苦

 

1樓. 廢棄網頁
2014/02/11 07:12

暗天仍可照明

當年許多戮力為國的軍人,確實都以毫無專長的姿態退入社會,還想創建人生的第二春,就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還能貼文感慨者,算得上是具有文筆專長,當此網路暢旺的時代,大可不必浪費這種專長,可以繼續創作好的貼文,發揮固有專長,貼文當然恆有作用,至少,我看!

什麼時代沒有黑暗?但是,暗中的照明就是照明,自然有人需要暗中的照明。拿出軍人本色,就當它是拂曉攻擊前的等待天明,不是天已微明了嗎?不久,當然就要大放光明。

退伍軍人不必為缺少專長而悲哀,專長是可以培養的,不必在乎苦短的人生,哀莫大於心死而已。我也是軍校退伍軍人,自嘲是壯年就被國軍淘汰,那又如何?年近70,繼續搞研發,當有不少技術是我能你不能時,想找我學?那就看著辦,這不是搞暗社會的人,想要就要得到的東西,這才是老兵不死的人生。